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米需米需+番外 作者:约耳

字体:[ ]

 
 
文案:
炮灰了29年的数学老师姜淮糯,捡到了受伤的灰色小鸟。 
这是一个小鸟攻最后变成大~鸟攻的故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淮糯,米需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千斤顶与汁液横流的……鸟]
姜淮糯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失恋了。
 
最近降温厉害,他早早从衣柜里找出围巾,也有规规矩矩地在大衣里面加针织背心,却还是染上了感冒,去上班的路上抱一盒抽纸,下地铁的时候就只剩半盒了。鼻子红通通地破了一层皮,讲课的声音听起来也够难听,不仅学生不耐烦,东倒西歪地睡在课堂上,就连办公室里的老师也说:
“哎哟,小姜你看起来好像出门会踩到狗屎一样。”
他洗手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镜子,确实,用印堂发黑来形容都嫌不够的倒霉像。
下课铃打响了,年轻活力的高中生们呼啦啦从他身后跑过,有人举着深蓝色封面的书本聚在一起激动地边走边讨论,姜淮糯只是瞥了一眼那醒目的书皮,就立刻又萎靡了几个度。
那本书是近期大卖的科幻小说,作者在很大跨度的年龄层读者中都颇受欢迎,就算之前姜淮糯除了工具书根本不看小说,也对那个人的名字略有耳闻,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本人,特意去买了对方的作品来看,才发现这个世上还有那么有趣又震撼的东西,怪不得跟那个作者讨论深奥的数理知识,对方也能一点不觉得无聊地跟他聊好久,是个学识渊博的人呢。
总之姜淮糯很少遇到能聊得来的人,在高高兴兴地跟对方交了朋友后,却接收到了让他乱了阵脚的暧昧信息,越陷越深,直到最后,那个人举着酒杯,对他说:“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到头来,也是擅自喜欢上别人的自己,有错吧。
擅自暗恋、擅自失恋,从年少开始就这样了,29岁了仍旧如此,真是没有长进。
那天以后他情绪就一直很低落,感冒病毒会找上他,也一定是因为他看起来太好欺负了,果然就这么被连续欺负了一个星期,除了采购抽纸,一点儿负隅顽抗的能力都没有。
事实上他也有隐约察觉到,科幻作家大概是为了让另一个人吃醋,才跟他来往的,自己被当成了连备胎都算不上的对象,网上好像说,这叫千斤顶来着。
恍悟到这个,姜淮糯更加颓丧了,到办公室收拾作业本打算带到家里批阅,这个时候对面年过半百的女老师叫住了他。
“小姜你周末有空吗?”
“诶,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有个侄女儿,刚刚留学回来,打算在本地定下来,有空见个面吗?”
“呃,定居,是要我帮忙找房子吗?”
“哎哟这傻小子,是给你介绍女朋友啦。”女老师笑吟吟的:“你这倒霉模样,是要交个女朋友冲冲喜气知道不?”
姜淮糯瞬间紧张地抓过公文包,一边往里面塞作业本,一边肌肉僵硬地笑着:“对不起啊唐老师,我、我周末要回老家!”
“咦,那……下个周末?”
“下个周末、下个周末,我要去教补习生!”
“那……”
“唐老师你真是没眼力见。”旁边终于有善良的老师插话,“不要勉强他了,说不准小姜老师早有意中人了。”
他在听到意中人三个字的时候,顿了一下。
随后办公室里一大堆上了年纪的老师都开始揶揄姜淮糯,他哼哼哈哈地抱着公文包逃出来的时候,背后还有补刀狂魔喊道:“来吃我儿子的满月酒也可以冲喜气哦~”
“你分明是为了讨红包嘛!”
 
冲喜什么的,他倒也并不需要。姜淮糯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打开家门,把从超市买回来的新鲜蔬菜和一大袋橘子放好,然后到阳台上拿开盖在鸟笼上保暖的厚绒布,把轻巧的笼门抬起来。
“唧唧”了两声,有小鸟的脑袋从笼子里探出来,打招呼似的在姜淮糯的手指上轻轻啄了下,然后就跳到了他的胳膊上,自在地抖了抖翅膀。
“对不起啊,天暖和一点就不用布给你盖着了。”他把手移到自己的左边肩膀,灰色的小鸟十分娴熟地跳到他的肩膀上,姜淮糯穿了针织背心,它的爪子却从来不会抓坏毛线。
几个月前姜淮糯在小区的草地上捡到了这只叫不上名字的小鸟,灰黑色的羽毛,很普通,看不出来是哪里受了伤,只是倒在草丛里哀哀地叫,姜淮糯蹲在旁边犹豫了一阵,才伸手将它捧起来,一直捧到家里。
姜淮糯现在还能想起来,当时他合拢手心,小东西轻微挣扎后安静下来,剧烈的心跳怦怦怦地,他手掌发热,只能不停地小声说:“我不会伤害你的。”
所幸姜淮糯喂它东西,它也乖乖地吃,一个星期后,竟然在姜淮糯批改作业的时候,从客厅飞来了卧室,已然痊愈。
姜淮糯高兴坏了,到花鸟市场买了漂亮的笼子,虽然有些背脊发毛但还是带回一袋活虫,自此小东西更加活跃。姜淮糯本来听说鸟类需要同伴,但从花鸟市场带回来的颜色艳丽的雌鸟却被它彻底冷落,外加暴力相待,那雌鸟整天缩在笼中一角,看起来太可怜,只好送了回去。
它只跟姜淮糯亲密,在他做菜的时候也能乖乖站在他的肩膀上睡觉,丝毫不受打扰,短小的喙插进胸前蓬松的羽毛里,单脚也不会站不稳。
不需要冲喜,只要每天回到家,都能看到这个一直只依赖他、好像永远都不会抛弃他的小家伙,他就满足了。
“哦,我今天给你买了橘子。”姜淮糯一边收拾冰箱一边这么自言自语似的说,他肩上本来正在打盹的小鸟蓦地睁开眼睛,目光犀利地不像是杂毛雀,鹰一样搜寻房屋,找到那袋放在地上还没摆果盘的橘子,就张开翅膀俯冲过去。
姜淮糯听到响声,回头看的时候,只有破了的塑料袋、滚满地的水果,和抖着羽毛全身汁液横流的鸟。
啊,橘子汁。   
   
 
 
 
第2章 [炮灰的插销君]
姜淮糯第二天去上班,唐老师还试图给他看侄女儿的照片,办公室里自然又是一片打趣调笑。
之所以大家能这么随意揶揄,是因为知道姜淮糯一准要拒绝,办公室里已经有三个老师想要给这个娃娃脸的小老师牵红绳,均以失败告终,久而久之,大家猜想姜淮糯大概是早有意中人,因为不管怎么瞧,都是挺好的一小伙子,不该剩到29岁。
但事实当然不是这样的,也许这会让人觉得跟他怯怯懦懦的外表十分不搭:姜淮糯是个gay,货真价实,初恋男神和众多小姑娘一致,是夜礼服假面。
本来他这样软糯可爱的长相和性格,该是走向极品受的好胚子,奈何实在太软糯了,为数不多地与圈子接触时,那些胸肌都会把他夹死的阳刚1一靠近,他就跟受惊的兔子似的有多远撒多远,再也不敢踏足那些灯光暧昧的地方。
学校与家两点一线的生活,姜淮糯硬生生把自己培养成了深柜,喜欢的人也只会是无法开口的直男,最后还变成千斤顶。
想想是挺惨的。
今天连续两节数学课,学生们早就呵欠连天。室外很冷,教室窗户都关得紧紧的,玻璃上凝了白雾。
姜淮糯嗓子难受,还是尽量提高音量,想把睡着的几个学生唤醒。
他教书那么多年,从来不会做点学生起立这种让孩子尴尬的事情,责骂教训更加没有过,有的学生会因为这点喜欢他,有的却只懂得得寸进尺。
“吵死了……”班上最调皮的叫做筱敏的女生从桌上抬起头,皱着眉睡眼惺忪地瞥了姜淮糯一眼,然后就自顾自站起来收拾书包,从桌兜里“叮叮当当”掏出些化妆品漫画书塞进包里,理直气壮地跟站在讲台上已经呆住的数学老师说:“报告老师,你太吵了我没法睡觉,先回去了。”便开了教室后门走了。
走廊上的冷风灌进来,有后排学生跑去将门关上,大部分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姜淮糯,担心他发飙。
结果姜淮糯只是咳了咳,用他带着鼻音的嘶哑嗓音说:“筱敏同学的违纪事件我会处理,我们继续上课。”
他话音刚落,楼下就隐约传来一声的惨叫,随即走廊上轻微骚乱起来。
靠窗的女生朝下望了望,回头惊慌地说:“是筱敏!”
姜淮糯和学生迅速下楼,看见筱敏坐在楼前的地上,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只是脸色惨白,嘴唇跟手都在发抖。
“怎么了?”姜淮糯过去扶她。
“我被从窗口抛下来了!有东西把我从楼上丢下来!”她说着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经历了什么事一样,惊恐地哭出声,抬头张望装在楼道转角处的窗户,那里确实开着窗。
姜淮糯也抬头看了一眼,教室是在四楼,筱敏刚离开教室,自己一句话的工夫,就听到了惨叫,那么短的时间,好像正符合她走到四楼与三楼的交界处——那扇打开的窗户前。
而且因为气温低,楼梯间的窗户都是被路人随手关上的,这么看的话,那扇打开的窗户更加显得诡异。
这时姜淮糯听到扑打翅膀的声音,他移过视线,正好看到一只很大的鸟从枯萎的树梢飞离。
筱敏还在后怕当中,不由伸手抓紧了他的胳膊,他回过头,发现女生帽衫的帽子上有根长长的散发着深蓝色幽光的羽毛。
 
姜淮糯回到家,第一时间去把鸟笼上的绒布取下,小灰鸟正站在笼子里的横杆上打盹,听到动静睁开眼睛,朝他歪了歪头。
没来由地,姜淮糯注意了下它的尾翎,那是它身上羽毛最长的地方,但果然还是跟那根深蓝色的尾翎没法比。
他打开笼子,小灰鸟照旧轻巧跳到他手腕上,用喙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翅膀。
姜淮糯想起来,之前这小家伙并不是那么乖巧安分的,放它出笼的话,总是要在屋里疯狂地飞好几个来回,还总对着阳台外面跃跃欲试,最近却站在他身上就不愿意挪地儿,很少飞了。
“你怎么越来越懒了,因为冬天的缘故吗?”他凑近小灰鸟,观察它懒洋洋眯着的灰色眼皮。“那么冬天还会有力气非常大的猛禽活动吗?”他自言自语道。
小灰鸟好像被他凑那么近左看右看搞烦了,那短短圆圆的脖子倒是灵活,扭过头来飞快地在他鼻尖上碰了一下,又扭回去,把那轻啄了他鼻尖的喙插进羽毛,继续打盹。
姜淮糯愣在原地,眨了眨眼睛。
他怎么总觉得,刚刚自己好像是被舔了,小东西的舌头似乎碰到他了。
 
把自己和小灰鸟喂饱,批改完作业后姜淮糯抱着电脑看了一会儿电影,就洗洗睡了。
半夜却被“呼呼”的风声吵醒,身上也很冷,他艰难地睁开眼睛,窗帘正被狂风翻卷着,异常明亮的月光洒了一屋子。
他吓着了,以为家里进了贼,立刻翻身起来,刚要伸手去开灯,却看到窗口有个人影慢慢站了起来,身形高大,动作却迟钝,姜淮糯屏住呼吸忘记了开灯,看那人费力地把窗户关起来,又手指笨拙地想要带好插销,结果“咔哒”一声,插销掉下来了。
直到这时,那个人似乎才察觉到身后姜淮糯紧张惊疑的目光,随即背脊顿时僵硬,肉眼都能看出来他绷紧了身体,而后避无可避地,朝姜淮糯转过身来。
他背对清幽的月光,宽阔肩膀局促地微微缩着,手交叉放在身前,看不清面貌。
姜淮糯在“要与歹徒面对面”的惊惧中隐约觉得还有哪里不对,他总算想起来开灯,然而在拍下开关的时候,他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了。
站在窗边的,是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哪有不穿衣服的歹徒啊!!!
他头发凌乱,肤色雪白,身体的轮廓处却有奇怪的暗纹,室内陡然亮起来,他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睛,睁开来看见姜淮糯目瞪口呆的模样,随即眼神慌乱地不知往哪儿放,仿佛赤身裸体的是姜淮糯一样不敢看对方。
然后他好像尴尬的约会中终于找到话题那样,指了指被他掰坏的插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