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时间度量官 作者:弱为沧

字体:[ ]

 
 
 
文案:
时间是相对性的——情侣会觉得时间过得快,而心情糟糕的人会觉得时间过得慢。科学家们都在说,哦,这不过是心理作用引发的时间差问题。
当然,如果要这么简单,那就不会有这篇文章了。
在人类未知的领域,有一种人,或者说是神也不为过,他们不老不死,掌控着世间千万人的时间。
他们自称为——“时间度量官”。
大部分的时候,他们都在在家里忙着看表,极极少数的情况下,他们要出差,也就是去人类世界。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了时间的快慢并不是心理作用而是神在调动,恭喜你,你发现了一个秘密。
最后,提醒你一句,请大开房门,恭候时间度量官的到来!
 
看文指南:
☆健气人妻攻X面瘫吃货冷漠呆受
☆其实就是投食play
☆主攻文
☆本文毫无科学依据,只为博君一笑。
☆篇幅不大,十章左右,争取一个星期内完结。
☆因为晚睡而觉得自己浪费宝贵的睡眠时间的所产生的一个小脑洞
☆希望看到此文的你会有所感悟,祝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尔·奥尔科特&时端 ┃ 配角:时帝等等等…… ┃ 其它: 
==================
 
☆、【虽然是个登徒子……】
 
  阿尔是个科学家,还是赫赫有名的科学家,主研病菌方向,与他的那几个震惊世界的研究成果成正比的是他同样震惊世界的外表。
  身为一个科学家,长得这么帅简直不科学。
  米国业内第一的科学杂志采访他后,对他的专业知识大加赞赏,还一改严肃的文风调侃他,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献身科学。
  都说聪明的脑袋和好看的外表不可兼得,阿尔是男同事们又爱又恨的人。
  爱,是因为他们现在可以对朋友说:“谁说献身科学事业的人就没颜值了!那个医学研究院的阿尔·奥尔科特可比明星有看头多了!”;恨,是因为本来科学家们都是内部消化,现在可好,小姐们都不愁嫁了,愣是要暗地里勾心斗角争得死去活来,就算之只有万分之一的机率,也要嫁给这个男人!剩女多了,这也便导致了光棍也越来越多了。
  于是弗兰德某天来巡视发现,怎么最近男同志们意志消沉、工作效率低下,而女同志的妆厚了几层、衣服都大红大绿起来了?
  他暗中调查一番,得知问题出在某个太招蜂引蝶而不自知的人身上,于是他把人叫来,聊聊人生,最后总结:“嗯,都二十八岁了,都说三十而立,你也该找个伴了。”
  阿尔耸耸肩,无所谓道:“没有谁比您更清楚我家的状况了,我无父无母的,这种事情随缘吧。”
  “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再不找个伴安定下来,就是对不起我。”弗兰德黑着一张脸,再不安定下来,他这研究院还能不能好好工作了。
  阿尔有点摸不着头脑,这老师怎么突然催婚了?视线一转,瞧见了在办公室门的玻璃窗口装作路过若无其事地看过来的各个女同事,他眯眼,这都走了第十三遍了,她们可真够闲得…嗯…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想了想,说:“老师,我有办法解决。”
  “无论你用什么办法,给我把这股懈怠工作的风气给赶跑就成!”
  “放心。”
  三天后,弗兰德再次巡查,发觉大家的面貌焕然一新,满意地点头,嗯,阿尔这小子还挺靠谱。心事一松,上课厕所吧。厕所就在走廊拐角处,他哼哼歌走去。
  “阿尔可真帅呢。”嗯?还有他赶紧停住脚步,支拎着耳朵。
  “帅有什么用,花心不说,那地方还无能,能看不能用…啧啧…本来做这一行的就快无欲无求了,现在有个花瓶老公,那真成修女了。”
  “哈哈,花瓶老公,不过要我选查理还是他的话,我可宁愿选他。”查理是研究院公认的最丑的男人。
  这群小姐诶!
  “咳咳”,弗兰德出声,提醒她们。
  小姐们回头一看,惊地花容失色。
  “聊什么这么开心,跟我聊聊啊。”
  她们在弗兰德的威压下战战兢兢地把最近的传言说了。
  于是十分钟后,弗兰德盛怒地回办公室,按下第一号键,说:“阿尔·奥尔科特!来我办公室一趟!”
  阿尔正在观察实验菌体,头都不回地说:“麻烦回复弗兰德院长,我在忙。”
  助手红着脸去回复了,感慨,无论如何,工作的时候真是帅啊。
  于是五分钟弗兰德亲自来了。 
  “尼娜,给院长倒杯茶,让他稍等片刻。”
  于是这一稍等就是一小时,阿尔去解了口罩手套和无菌服,就慢悠悠地蹭去会议室,瞧见弗兰德脸上隐隐的怒色,笑了,问:“老师,来检查工作?”
  “你觉得你有什么什么事要向我解释一下么?”弗兰德手指曲起敲桌面,被他训惯的人知道这是他盛怒的表现。 
  不过阿尔才不怕,依旧漫不经心地笑着,说:“若您指的是我同时约了三位小姐结果被发现了还有所谓的‘性、无能’传闻的话,我可以很诚实地说…”他顿了两秒,挑眉,“那的确是真的。”
  弗兰德被他的大喘气弄得也喘了一口气,气的胡子都炸起来了,拍案而起:“你这小子,要是真有这个能耐!就不会幼稚园被女老师亲了一口就脸红、小学被告白后吓得回家躲了三天、初中之后索性说自己是gay了!…还有啊!你那什么会有问题?你老爸可是我们这些人中的“猛将”,你是他儿子就算没有继承也至于不行吧!”
  “咳咳咳…”阿尔望天,“这种事可以低调点的。再说了,反正也是解决了不是,皆大欢喜,再好不过。”
  弗兰德瞧他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就脑壳疼,按了按眉心,良久,挥挥手:“随你吧,也不定要你找同事,普通人家的姑娘也不错。”
  阿尔继续望天,他平日还真没时间去认识什么普通姑娘,不过就默认了吧。
  总算解决了这为数不多的烦心事,他边叹气边漫步走回无菌室,看了一眼表,心说,这一谈话还真久啊,不过才五分钟,怎么觉得像度过了好几个小时呢。
  重新穿上装备,他去培养皿中拿了菌体,放入显微镜中观察,随即微微皱起了眉。
  刚才才进入的第二阶段,按理说,第三阶段还需要一天…是突变?
  他不由得重视起来。
  只是之后的几天,他尽量还原跟那份菌体一样的生存环境等等,但再没出现过这种状况。而那个病菌也没什么奇怪的变化了……
  他也就当这是个奇特的案例,记了下来。 
  殊不知,这个时候,某个地方,因为他的这一发现,引起了最高位者的注意。
  不管你信不信,在云端的最上层,住着一群人,你可以把他们当作神明,可是他们却没有传闻中的神明那么无所不能,他们虽然不死不生,每天忙碌的不是聆听下界人类的祷告,而是…观察和支配时间。 
  人类常常忽略的东西,他们视若珍宝。
  因为他们诞生的意义,就是守护时间。
  他们自称为时间度量使。
  最高领袖被尊称为“时帝”,他有九个儿子。
  他掌握着人类的所有的时间,惊觉千万年来又一次有人发现了时间的漏洞。
  这是大事。得派个能干的人去完成任务。
  他通过研究这个人的时间得出,这是个相当艰巨的任务,需要找一个能不被他的外表蛊惑的意志坚定的人。
  于是他起身,通过长长的鹅卵石道,经过一个个小湖泊,走过一条条小桥,终于来到了整个时间宫里最漂亮的宫殿。只可惜这所宫殿的主人已经百来年没出门了,从未认真地欣赏它。
  时帝叹气,挥袖,那扇没有一丝灰的暗红色大门轰然而开,他把手收回袖子里,缓步进去,绕过前院正厅,走到了一个小阁楼前,仰头看看最顶上的匾额上的“静雅阁”,虽不见灰,但也没有往日的那般艳丽了。
  自家孩儿已经休息了这么久,也该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
  于是,他一手敛袖,抬手,轻叩三声,可以听见里面空间空旷而传来的回响声。
  隔了一会儿,就听里面一道冷冷的少年声音:“请进。”
  他推门进去,阳光射进仅仅点着八盏长明灯的室内,稍稍驱散了一些阴寒。
  打开门后,你才会发现这里面别有冬天,出奇地大,好似浩瀚的宇宙,漂浮着数不清的钟。而因为环境的大,显得正中间的青石地板上的人格外地小。
  察觉到来的人是谁,那人起身,仿佛好几年没动过一般,动作格外缓慢,良久,他慢慢转身,眉眼几不可见地弯了弯,唤道:“父亲。”
  “端儿。你可宅得太久了。”时帝瞧着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却还带着稚嫩的脸庞,脸上也带了笑意。
  时端微微不解,连带着表情都不那么平淡了,问:“宅?何解?”
  时帝哈哈笑起来,过去摸摸他的头,说:“你这孩子,再不出去可要out了!”
  out又是何意?时端想问,不过怕父亲大人又要笑话他,默默地咽了回去。
  “出去吧,我要派你个任务。”时帝慈爱地看着他,再次摸他的头。
  “非我不可?”时端微微皱皱鼻子。
  “你这孩子,莫跟我讨价还价,这个任务很重要,你最适合,可得给我个满意的答复。”时帝点点他的鼻子,轻笑一声。
  时端这才不情不愿地点点头,说:“知道了。”
  时帝手一挥,把阿尔的时间钟划到时端面前,正色道:“你的任务对象是他。”
  时端打量着那个时钟,半晌,蹦出一句——“最厌恶花心鬼了。”
  于是某天,阿尔大半夜地骑自行车回家。因为是个环保倡导者,所以他再累都会选择骑半个小时的自行车回家。弗兰德曾说要向上层给他批个靠近研究院的别墅,被他婉拒了,对他来说,再豪华舒适的房子,也没有着他和父母回忆的家更好更舒服。
  好在路灯很亮,再加上路况熟悉,他前半段路都很顺利。
  无意中看到天空的星星很亮,他抬头看,想,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忙了一天,吹吹秋风,倒是觉得一身疲惫都被吹跑了。
  他不由得微笑。
  视线一转,看到远处的路灯上,似乎站着……嗯?站着人?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赶紧闭了闭眼,再看,还在!
  饶是他是唯物主义的忠实拥护者也不由得疑神疑鬼起来了。
  先不说正常人爬不上两米高的路灯,他再近了些,发现那人身上穿着奇怪的服装,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唐装啊。正常人哪里会三更半夜穿着白色的唐装站在路灯上装逼,玩cosplay?!
  而且那灯也禁得住一个人的重量?那人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好似没有重量一般。
  没有重量?!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暗自打气,现在是二十一社会!什么鬼不鬼神不神的!
  他硬着头皮加速,低下头专心看路面。赶紧过去吧。管他cosplay还是神经病,看多了铁定会出幺蛾子!
  只是越发近切,那目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心里一咯噔,真是冲自己来的?!他忍不住好奇心了,猛地一抬头。管他什么无脸女鬼还是吐着长舌头的女鬼!直接干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