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卦师 作者:落月无痕

字体:[ ]

 
文案:
最开始我问他:你花费时间精力去做的事,可能到头来没有结果,值得吗
他很干脆地说:做我们这行,所谓的结果只有沉冤昭雪
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天向一中分造化,人于心上起经纶
 
所谓卦师,从心而卜
概括一下就是这样的
一个十八流卦师,好管闲事
一个正经警官儿,擅长坑人
一个花哨皮条客,爱好赚钱
三个人在碧琅市认识后,于重重迷案中携手共进的故事
奇人暗藏,诡物伏蜇。人心易变,擦亮双眼。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泽,方皓 ┃ 配角:赵泯,黎天启等 ┃ 其它:卦师
 
 
 
第1章 故人旧案(一)
  一到周末,我的生意就比工作日多两三倍。全靠这当口挣了,这个月的饭钱就指望这么八天。我吧,我就是觉得自个儿吃了青春饭,想法上比较贴合小年轻,在店门口摆个什么角色扮演,时不时搞点优惠打折,来的人就多。特别是小朋友,最喜欢和玩偶合影。
  “您的焦糖玛琪朵,拿好了。”
  对。
  我开奶茶店。
  奶茶店大家伙儿都知道,生意一茬一茬。运气好点能闯出个品牌链,一般的就和我差不多,靠人流,不亏本,勉强赚个工资钱。毕竟店员的开支也得付啊,房租还不便宜。
  外面小王正摆着剪刀手和小朋友合影,我一边调着奶茶一边儿往外看,亏得她不怕热,这玩偶衣服还挺厚的。
  正要叫她进来歇一晌,那头来了个熟人。身形笔挺,眉目如电。我哎哟一声就把脑袋缩了回来。小王捧着她的大熊脑瓜看我:“你咋了老板。”
  我拼命冲她嘘,借着余光瞟,嘿,那人挽着个漂亮姑娘,径直往我这来了。不能啊,我这躲屋里,他应该瞅不见。不过小王脆脆的声音一喊我就懂了,要说成也小王败也小王八,呸,吧。我怎么就忘了人姑娘也好这口呢。
  我想朝小王招招手叮嘱两声说等会来人说老板去方便了,让他们走。小王在熊脑瓜里眨巴着她的眼睛,十分呆萌地:“啊?您说啥?听不见!”
  声音还特别大。
  我:“……”
  得了。
  不用交待了。
  人都到窗口了。
  男人不愧是干刑警这行的,目光如炬啊,在他女朋友还在价目表上点单的时候,他已经把我的名字叫出了口:“黎泽?”方警官显然十分惊讶,没想到在这儿遇到我。他退后两步瞧了瞧,笑了,“一年多不见,看来你混得不错啊。”
  “哪里哪里。小本生意,小本生意。”
  熟人来了,总得招待一下。这两杯奶绿算我请的。好在旁边还有等着的客人,我请方警官稍等一下,顶着他锐利堪比扫描仪的视线压力山大地调好了红茶,为显公道,还特别多加了一勺奶!把前头客人送走,这才给他俩调起奶茶。
  “我不爱甜。给绾绾就好。”
  ……好样的省了一杯奶茶钱,今天盒饭钱有了。嘿哟,还叫绾绾,这不和大唐双龙传里那妹子一个名儿么。我偷摸着瞅了几眼,姑娘化了个淡妆,确实算得上漂亮。我在忙么,看得出方警官不好打扰我做生意,在一边呆了一会,估计着女朋友想走,就只能和我说再见了。
  我心中简直笑开花,给他女朋友大大点了个赞。就见绾绾撩着头发说:“皓皓,既然是老朋友。不如留个联系方式,也好约出来见见。”
  ……
  笑不出来的成了我,给他女朋友点赞的人变成了方皓。风水真是轮流转。
  好不容易把两人送走,在一边看了半天大戏的小王摘了帽子,凑过来八卦兮兮问我:“哎,老板,有什么交待一下的。”
  “交待什么交待。走走走。”
  “心理学上讲你这个叫心虚的哦。”
  “哦哟小姑娘懂蛮多,还心虚。那你这个叫旷工知道伐。”
  “哟哦你这个叫欲盖弥彰。”
  就是平日里对她太好了,这才不怕我这个给工资的人,关键时刻爬到我头上来。还神经兮兮分析说:“刚才那个帅哥很有型哦。老板你表情那么僵硬,不会那是你前……”
  “不是前女友谢谢。”
  “我想说前男友的呀。”
  “……我笔直笔直的谢谢。”
  小王还想再说,被我赶走了。连皮扒下来把整个人赶走了。她还要回学校上课的嘛,大不了这个月的工资,少算她一天好了。黎扒皮我还是能当一当的。今天遇到了老熟人,我这开店的心思就乱了许多。熬到个四五点,就想关门了。早知道我今天出门应该先在祖传铜钱上摸一摸,给自己祈个福。以为早没了交集,哪想得到今天这一出呢。
  方皓是个刑警,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刚毕业没几个月。小年轻一头热血,挺虎的。那时候我也毕业没两年。先开始我是做销售的,但销售这门道吧,要喝酒应酬。我这个人呢,大约是受了点爷爷的影响,他是个赤脚医生,不是啥大医院主任,只在村里还有点名气。他向来教导我们几个孙辈的,不能在年轻时掏空身体。
  这久而久之耳提面命的,保养身体就成了个习惯。
  所以这喝酒应酬一多,我就有些想跳槽。正好做了销售手上有些积蓄。我想自己做点小生意,不过这年头生意不好做,钱老板说我得去调查下市场,多在街坊看看,啥小本生意好起家。那阵正好同事家订奶,我就做了个送奶工。没多少钱一个月,纯粹做调研去了。
  我和方皓就是那时认识的。
  那会儿我记得我送城南一片区,那儿两个小区归我送,另两个小区归小林。早上五点领了奶,我就过去转一圈。把奶送了,和路上晨练的大爷大妈聊聊,看看年轻人喜欢什么,老年人喜欢什么,顺便还能打听下房价。要生意做得可以,我还想买个房。
  新建那小区其实我不太看好,建筑结构比较乱,让人进去后有些不舒服。不熟悉的恐怕要迷路。听说是什么一个前沿的房地产开发的,讲究潮。我过去第一天就没忍住皱了下眉头。纯粹是心里上比较膈应。
  最高那幢楼建在一堆矮楼中间,其实按理说不该,它应该建最后面,比较压得住这小区。我往那楼的803送奶。但奇怪的是,差不多有七八天,我去送奶的时候,发现隔天的奶并没有被取走。我想着可能他们出去旅游了,就没有在意。直到那儿出现了警察。
  一大早上的那楼下熙熙攘攘,被拉了线,还有些人看热闹。
  我停了车,一看,这也进不去了。就问旁边的人:“这怎么了?”
  那大爷我熟,经常晨跑,他神秘兮兮道:“听说楼上出事啦。警察正在查屋子呢。”
  我这会儿心里一机灵,心说该别是那户取奶的人家。就见一个小警察朝我看了过来,眉头一蹙,朝我一招手:“你,对就你,过来。”
  我左右顾了一圈,没发现别的什么人,倒是那大爷推了我一把:“叫你呢。”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赔着笑脸道,“警官你好,你,叫我啊。”
  那年轻人,对,就是年轻了点儿的方皓,冲我笑了笑:“你别紧张。我姓方,是这样,这里有点问题要问下你。”
  “你问你问。”
  “不耽误你事吧。”
  我老实道:“耽误的,我要送奶。差了时间要扣钱的。”
  只是客气一下的方皓大概没料到我很实诚地回答,一时面子上有些难下,咳了一声说:“没事,等下我给你们老板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大家还是能谅解的。”
  这不您是老大您说了算么。难不成我还拒不回答,万一当成嫌疑人,很不划算。方皓就问我:“我刚在楼下看了下,你是负责给803送奶的吧。”
  “对的。”
  “他们多久没有取奶了。”
  我算了下:“八天吧。”
  方皓哦一声皱起了眉头,喃喃道“八天啊”,他又问我认不认识这屋主,我当然是不认识的,大清早连业主的面也碰不到。我看楼上热闹得很,到底没憋住:“方警官,这里头是不是出了命案了。连你们都惊动了,入室抢劫吗?”
  方皓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只是挥手:“这你就别管了。你可以去工作了。”
  我还想再问,他已经不给我发话的机会。正巧这时,楼上传来一阵干嚎,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和白大褂抬着一具担架出来了。那担架一出来,周围的人都退了好几步。我也没忍住退远了一点。味道不好闻。如今是正秋,天气凉爽,能有这味道,怕是有些时候了。
  担架上扑着一个男人,那嚎声正是他发出来的。看模样可能是亲属。他一边哭一边说话,我大概听明白这是男主人。意思是说他出差几天没想到回来这样子诸如此般。
  情真意切的模样让周围人都动容。
  但是他被人架开时,抬了下脸,我心中忽然一动。
  我爷爷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不过还有个兼带的职业,偶尔帮人看看风水、算算卦,上个世纪这种身份抓得很严,这类通常是不为外人道的。我年纪小,在老家随身长大,幼年时没什么图书看,就翻他的老书。偶尔爷爷帮人算卦时,在边上旁听。
  我那时不懂,觉得他特别厉害,就问他到底是怎么算的。他会挑一些简单的东西和我讲。中医和五行八卦有些理论有互通之处,比如面色。
  说实在话其实我不记得什么,只是人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总会对这种事多关注一些。那个男人虽然涕泪横流,但他眼角狭挑,眉心苦皱,看着不大舒服。
  “听说是抑郁症,把自己憋死了。”
  医生把人抬上车,警察也收了线。一边的邻居在那窃窃讨论,我耳中拐到一点。
  “男人家倒是好人,哭成这样,惨哦。”
  看半天热闹才发现自己的奶还没送完。小林的电话声一响我就头皮一紧,忙不迭说来了来了,匆匆忙忙把活干完。等小林问我,我才把早上发生的事絮絮说了一通,感慨:“还不知道这家人叫什么呢。”
  小林不以为然道:“公司登记簿上都有,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他这话有如醍醐灌顶,确实客户单上会有信息。这么一想我突然觉得,搞不好警察顺藤摸瓜会调查到我们这里。回去艳姐倒没说什么,可能是方皓打过电话的缘故。
  我想了想,一时没忍住好奇,翻了翻客户单。查到了女业主的名字。
  她叫杨蕊。
  当时字还是她本人签的,比较娟秀。
  杨蕊……
  我无意识在桌子上划了划,脑中浮过她老公的模样。等回过神,心中不由一惊。桌上被我瞎画出几道痕迹,隐约有些熟悉。我呆了半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以前村子里有个生得很漂亮的媳妇,是外地的,为人和善,和邻里处得不错。
  有一天她失踪了。婆家说她和丈夫吵架走了,也没管。邻里么,别人自家都不管的事,没人赶着凑上去当枪使。这么过了有大半个月,外面有人寻来了。是媳妇的本家。本家还带了警察来,失踪人口超过时间是可以立案的么。
  我当时年纪小,躲在一边看他们吵架。那媳妇平日里会帮我爷奶干农活,和老人家处得不错。我爷爷当时在桌前摸索了一阵,就出去了。我偷偷去看他写在桌上的东西,就和我现在画的这个差不多。
  后来他回来,看到我在他桌前,还训斥了我。最后奈不住我使劲问,才说,这是一幅卦,不适合告诉小孩子听,然后催着我去吃饭。小孩子忘性大,给几颗糖就不追究了。后来只听说,那媳妇找到了,原来是和丈夫起了口角,被一榔头敲破了头,在田里找了个地方埋了。婆家怕生事端,故而隐瞒不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