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总裁,咱们的蛋丢了+番外 作者:玉案青

字体:[ ]

 
文案
某总裁:你会下蛋?你的蛋还弄丢了?
姬小羽:不,是咱们的蛋丢了!
 
江湖传言,公鸡蛋有大补之效,凡人吃了可以延年益寿,精怪则能修为大增。
山鸡精姬小羽进城一年,某天突然下了一个蛋,却想不起来小鸡蛋的另一个爹是谁。
一边要辛辛苦苦打工挣钱存奶粉,一边要与觊觎小鸡蛋的各路牛鬼蛇神周旋,鸡生实在多艰。
偏偏还有个小心眼的腹黑男人整天夹缠不清,惹毛了小爷就赖上你,就问你怕不怕!
 
本文又名:《媳妇给我生了个蛋他又把蛋弄丢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阅读提示:表面尔雅肚子污黑的人类霸道总裁攻 X 武力值爆表山鸡精受,都市狗血欢脱文,有生子(蛋)情节,不喜慎点。
 
内容标签: 生子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姬小羽,程与棠 ┃ 配角:一堆人和妖 ┃ 其它:生子(蛋)
 
 
 
  ☆、第1章(捉虫)
 
  太阳当空照,小鸟喳喳叫。吵醒姬小羽,别想睡好觉!
  这是小青山上的所有精怪在将近半年来经受了无数次血泪教训后,达成的一个共识。
  那只以往精力过剩、一天到晚招猫逗狗的山鸡精,因为觉得山里生活太过单调无聊,去年年初跑到小青山邻近的兴城打工。结果才干了一年,到年底一个暴雨倾盆雷电交加的夜晚,这家伙突然又回来了,没过几天就和变了只鸡似的,整天没精打采哈欠连天的。
  曾经的吃货面对最肥美的大青虫都没了胃口,像只遭了瘟的病鸡一样嗜睡,谁要是在他睡到一半时吵醒了他,或者弄出什么动静闹得他没法睡觉,那可不得了,那只武力值爆表、山鸡中的战斗鸡会红着眼睛炸着毛,闯进你窝里和你决斗,不打得你哭爹叫娘屁滚尿流三天睡不好觉他就不姓姬!
  所以,小青山上的精怪们很快就屈服在姬小羽的- yín -威之下,变得安静如鸡了。
  可是这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时,就不知道是谁突然放了一串鞭炮,噼里啪啦炸得整座小青山的地皮都在震动,将大大小小的动物全都从睡梦中惊醒了。
  等鞭炮炸完了,大家都既愤怒又疑惑,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和姬小羽公然叫板?
  然而大伙儿等了好半天,都没见到那只炸毛鸡从窝里冲出来找人打架,真是奇了怪了。
  难道姬小羽没听到?不可能吧,那鞭炮少说也是五千响的,但凡不是聋子就不可能听不到啊。
  和姬小羽住得最近的一只兔子精战战兢兢地举手报料:“那个,昨天中午我看到姬小羽从窝里出来,随便摘了几颗果子吃了后就回了窝,到现在一直没再出来过……”
  大伙儿顿时悚然一惊,都过了这么久了,姬小羽不会是睡死了吧?
  现在想起来那小子回来后真的很不对劲,搞不好身上带着病,这要万一昨晚没挺过去……
  精怪们面面相觑,心里都是一紧。
  ……
  与此同时。小青山半山腰一处岩洞内。
  姬小羽既不是聋了,也没有睡死,更没那个功夫找那个大清早乱放鞭炮吵醒了他的家伙打架,他正坐在自己用丝茅草铺的鸡窝里,脸上挂着一对黑眼圈,瞪着自己屁股底下那颗白生生光溜溜、摸上去还有点热乎乎的蛋,整只鸡都傻了。
  这这这,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他没有吃鸡蛋的习惯啊!昨天一整天他就吃了几颗半生不熟的野葡萄,酸得他牙都差点倒了。
  吃完野葡萄后,他就像过去的半年一样回到窝里倒头就睡。结果半夜开始闹肚子,痛得他死去活来满窝打滚,直到后半夜时几乎虚脱过去,撑不住化为山鸡的原形。
  迷迷糊糊中姬小羽感觉自己似乎失禁了,拉在了窝里,肚子里随之一轻,痛感也弱了很多,于是又变为人形……
  当时他太累太困了,根本没力气收拾,就那样睡着了。结果没过多久就被那震天响的鞭炮声炸醒,他正要撸起袖子出去找人拼命,突然发现自己屁股底下多了个蛋,除此之外窝里并没有什么肮脏的便溺之物,除了乱一点,仍和以前一样洁净干爽。
  联系自己最近这几个月食欲不振整天嗜睡,以及昨晚肚子一阵阵作痛的情况来看,真相似乎只有一个……
  哦漏!这比管不住扩约肌把粑粑拉在窝里更加让人无法接受X100倍!
  苍天哪大地啊,他明明是公的,唧唧也好好的长在身上,怎么会下了个蛋呢?
  这不科学!
  活了二十年,姬小羽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离谱的事,何况这事还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犹如被雷劈过一般,顶着一头炸了毛的乱发,瞪着窝里那只比普通的家鸡蛋要稍微小上一圈的秀气小白蛋,就如看一只定时|□□一样,吓得连连往后退,生怕那小白蛋突然爆炸,把自己送上西天。
  “小羽啊,你还好吧?你这么久没动静,鞭炮都没把你炸出来,大伙儿不放心,就让老头子我过来瞧瞧是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一个颤巍巍的苍老声音在岩洞外响起,一只毛色灰白的老猴子走了进来。
  姬小羽吓得“嘎”的一声打了个鸣,一屁股坐到地上,等他意识到自己的鸡窝正中间还躺着一只蛋,想要扑上去藏起来时,已经来不及了。老猴子那双常年眯缝着的昏花老眼睁得有如牛眼般大,先盯了那只小白蛋一会儿,又转头来盯着姬小羽上下打量。
  姬小羽语无伦次道:“侯爷爷,那蛋不是我的!我一醒来它就在那里了,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真的,你相信我,跟我绝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是么,那我拿回去煮了吃吧。”侯长生化成一个干瘪小老头,从茅草上抓起小白蛋,作势要往外走。
  “不行!”姬小羽霎时惊恐万状,想也不想就冲过去拦住小老头的去路,“那是我下的蛋,你不能吃!”
  “哦,原来是你下的蛋啊,不早说。”侯长生慢悠悠地点个头,然后将小白蛋递过来。
  姬小羽捂住一不小心秃噜出实话的嘴,瞪了侯长生手中的小白蛋半晌后才抖着手接过,崩溃地哀号道:“没错,这个蛋是我下的!可是我是一只公鸡啊,为什么能生蛋?!而且你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呢侯爷爷!”
  侯长生高深莫测地说:“公鸡下蛋确实世间罕见,不过我曾经见过同样的事,所以就不是那么惊奇了。”
  “什么?不会吧!”姬小羽难以置信道,“还有哪只公鸡也下过蛋?”
  侯长生说:“你爹姬大花啊,不然你以为你是怎么来的,还不是从你爹生的蛋里孵出来的。”
  这句话信息量实在太大,姬小羽简直风中凌乱:“我、我爹?他在哪里?他还活着吗?还有我娘呢——不是,我有娘吗?还是有两个爹?啊啊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侯爷爷您快告诉我啊!”
  姬小羽完全混乱了,要不是手里还捧着自己的蛋,他就要抓着侯长生的肩膀使劲摇晃了。
  他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从小就是个孤儿,是侯长生把他拉扯大的,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从普通的山鸡蛋里孵出来的,只是机缘凑巧开了灵智能够化身为人,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听到这么让人炸裂的消息。
  侯长生叹了口气,道:“你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
  原来姬大花也是小青山上一只成了精的公山鸡,因为喜欢人类世界的繁华多彩,所以二十多年前装成普通人类进了城,然后爱上了一个男姓人类,与他生活在一起。有一次姬大花无意中暴露原形,他的伴侣一开始吓得不轻,可终究对姬大花的爱意战胜了对妖怪的恐惧,接受了他是只山鸡精的事实,并为此守口如瓶。
  两人在一起几个月后,姬大花也不知怎么的就基因突变,生了一个蛋。结果没过几天又意外走漏了风声,被外人知道了。跟着有传言说公鸡下的蛋有大补之效,凡人吃了可以延年益寿,精怪吃了则能增进修为,因此这颗公鸡蛋引来了一堆人和妖的觊觎和抢夺。姬大花和伴侣为了保护自己的蛋,与一众宵小之徒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最后与最厉害的一个对头同归于尽。
  临终前,姬大花将刚刚孵出蛋壳没多久的小鸡崽托付给小青山最德高望重的侯长生,拜托他帮忙拉扯大。假如小鸡崽只是普通的山鸡便罢了,如果能开了灵智化身为人,就给他起名叫姬小羽,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最好不要告诉他自己的身世和双亲的遭遇,以免陡增烦恼。只要儿子能够平安顺遂地过一辈子,他们夫夫俩就能瞑目了。
  侯长生尽职尽责地当起了奶妈,小鸡崽满月后就自动化形变成了一个胖娃娃,于是得名姬小羽。侯长生一直记着姬大花当年的嘱咐,从来没向姬小羽透露他的身世,小家伙就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地长到了二十岁。他原本以为这个秘密会一直保守下去,没想到姬小羽也天赋异禀,遗传了他爹下蛋的功能,眼瞅着这孩子吓得都快神经错乱了,他只好将当年之事和盘托出。
  姬小羽听着听着就红了眼圈,可怜他的两个爹,为了保护他而牺牲了自己的姓命,他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别太伤心了,你好好活着你两个爹在天上就能安心了。”侯长生看他难过,有意转移了话题,“话说回来,小羽啊,你怎么一个人跑回小青山生蛋了,你老公呢?”
  “……”姬小羽霎时面红耳赤,整只鸡都要不好了,“什、什么老公?侯爷爷你开什么玩笑,我是公鸡,怎么会有老公?!”
  
 
  ☆、第2章
 
  “就是那个让你受惊的男人啊,不然你怎么怀上这颗蛋的。”侯长生不愧是见惯世面的老猴精,说起这样惊世骇俗的话时语气就跟谈论天气一样稀松平常,“母鸡没有公鸡也能下蛋,公鸡可没这个本事。”
  姬小羽脸上红得都要滴血了,“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没跟谁好过,刚才被鞭炮声炸醒我才看到这颗蛋……”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稀里糊涂的。”侯长生摇摇头,只当他有什么隐情,或者脸皮薄不好意思说,“那你之前在兴城打工不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跑回来?”
  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个,姬小羽就满心耻辱加愤怒。
  做为一只成了精的山鸡,姬小羽的本体毛色光鲜亮丽,尾翎又长又绚,是小青山上最漂亮神气的那只鸡。化成人形的皮囊也不遑多让,是个相当俊秀周正的帅小伙儿。
  去年姬小羽满了十八岁,也是因为向往人类丰富多彩的花花世界才下山去了兴城。由于长相出众,加上他脑子好使嘴巴又甜,很容易就能博得人的好感,所以尽管没有相关工作经验,拿得出手的只有以前侯长生托关系给他弄的身份证和青山镇一所中学的毕业证,兴城一家有点档次的酒店还是破格招他当了一名服务员。
  姬小羽很敬业,新工作上手要学的东西也很多,所以每天从早到晚都忙得很。而且为免暴露身份,他很小心地和周围的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因此和同事之间的关系都比较淡薄,一年下来没交上什么朋友,根本不可能和谁——尤其是男人——发展出能够一起生蛋的女干、情来。
  本来姬小羽在那家酒店一直干得好好的,年底一天晚上突然来了个什么背景了不得的客人,老板要他去1616号客房陪酒,说任务完成后会给他发个大红包,他就兴冲冲地去了。结果那肥头大耳的猥琐男人给他喝的那杯酒居然特么的是下过药的,害他全身发软神智不清,被那个恶心男人的肥猪手在脸上摸了一把,恶心得他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尽管姬小羽当时受药效影响武力值大打折扣,但仅剩一成的力气也足够他把气虚体弱的贱男一拳揍趴下了。之后他摇摇晃晃地从1616号出来,实在是头晕眼花走不动路了,就稀里糊涂地拐进了另外一间房去睡觉。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姬小羽就没多少印象了,只模糊记得当时外面正下着暴雨,电闪雷鸣的,就像有大妖怪在渡劫似的。而他如同一张饼一样被人在翻来覆去地烙了大半宿,那感觉就和当时窗外的天气一样让人煎熬而又刺激,直到他受激过度昏睡了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