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刚结婚就死对象!+番外 作者:乔陛(上)

字体:[ ]

 
文案:
谭熙刚结婚不久,对象就意外身亡。
死去的男人整日整夜眼馋地盯着他,赶不走除不掉。
还没适应身边这只大鬼,一朝全身检查,突然发现肚子里多了个小鬼——
谭熙:“???“
 
大鬼温柔而伪善:“孩子出生之时,就是你丧命我口中之日。”
后来——
“你吃我啊吃我啊吃我啊!!”
“……”别生气啊宝贝我错了!
 
百鬼随身佛系人(妻)受X万鬼规避道系病娇攻
PS:同姓可婚设定,灵异恋爱文,攻受都超厉害,但并不打怪,有小崽子出没,注意避雷=w=
 
内容标签: 生子 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熙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天气预报说下午有暴雨,记得把阳台的窗户关好。”
  谭熙是被外头噼里啪啦的雨点子惊醒的,他上午画画累了,倒在沙发上就睡了,这会儿醒来才看到手机上江煊发来的短讯。
  他匆忙爬起来跑去关了阳台的窗户,反手一摸,阳台上原本晒干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淋湿了一半,谭熙有些心虚的回到沙发上,拿起手机给江煊回信息:“已经关了。”
  江煊没回复。
  谭熙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五点钟,江煊这会儿估计已经准备下班回来了。等他回来看到被雨水溅湿的衣服肯定会说他没用。
  但谭熙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他跟傅直在一起的那些年,做什么都超级无敌巨细心,把傅直当儿子似的宠。
  他从大学的时候就追傅直这个大直男,追了两年终于把人追到手,如今两人已经交往五年了,可就在一个多月前,谭熙亲眼看到他跟一个女人滚在自己家的床上。
  他恍惚想了很多,比如说自己当年好不容易把傅直追到的时候,傅直说:“好,我们先试试。”
  然后他们就这样试了五年。
  这五年里面,谭熙把他宠上了天,生活上的大事小事几乎全部都给他包办了,傅直想当明星,他就陪着傅直出来租房子住,陪着他签约,让他还没成为大明星之前就享受私人助理的所有待遇,傅直呆在剧组里面说饿了,想吃他亲手做的东坡肉,谭熙就马不停蹄的坐飞机去,先找个小厨房亲手做好了东坡肉和白米饭,再亲自探班给他送过去。
  傅直签约五年,在圈子里面都不温不火,但谭熙一直给他打气,自己一边做游戏美术策划一边画插画,赚的钱全砸在他身上。
  但傅直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还是直的直指苍穹。
  他们试了七年,傅直喜欢的还是女人,谭熙付出了七年的嫖资,但一次都没真正嫖到过他,撑死了被他亲一口,可笑的是他给谭熙一个吻,谭熙就能高兴一个月。
  傅直眷恋他照顾的无微不至的生活,但却不爱他。
  谭熙彻底死心,与傅直提出分手,傅直并没有特别挽留,他只是十分意外的问了一句:“你确定了?”
  那表情和语气似乎认为他假模假样跟谭熙在一起本身就是对他的施舍一样。
  谭熙平静的点了点头,平静的收拾了东西,平静的离开了两人同居的房子。
  安排好自己新生活的居所第一天,谭熙没耐住寂寞去酒吧逛了一圈儿,与一个男人一拍即合滚上了床,那之后他们约会了两次,第三次的时候对方提出了结婚。
  这男人就是他现在的老攻江煊,身高腿长颜值在线,社会地位也非同一般,论身价,也是谭熙的几千几万倍,从资质来说,更是甩前任一万条街。
  谭熙几乎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可他们结婚才不到一个月,江煊就把他从一个细心体贴的好情人宠成了下雨了连衣服都不知道收的小傻逼……
  谭熙一边唾弃自己,一边面红耳赤的拿着吹风机去吹衣服,还要一面留意着外面的动静,准备只要江煊的车子一进车库,就立刻冲向浴室把吹风机收起来。
  衣服很快被吹干了,江煊却还是没回来。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推送了一个城市新闻:突发!斜阳山因暴雨而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奔驰撞断盘山公路护栏跌落山崖……
  谭熙看到了,也只是随手删除,并未把这件事跟江煊还未到家联系到一起。
  他准备开始做晚饭,先给江煊打了电话,没人接。
  谭熙皱了皱眉,还是做了两人份的晚餐,完了他坐在桌前又一次拿起手机,给江煊发了短讯:“你什么时候回来?”
  等他都吃完饭了,江煊还是没有回复。
  谭熙鼓起脸颊看着对面放着的食物,瞅了约莫三分钟才起身收拾了桌子,把剩饭热起来洗澡床。他靠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又一次看向时间,已经晚上九点了。
  他们结婚这些日子来,江煊只有一次回来超过九点钟,还是给他打了招呼的。
  谭熙望向窗外。风依然在呼啸着,雨噼里啪啦一直没停。
  他皱起眉,有些担忧。再一次拿起手机,刚碰到就收到了新短讯,是江煊发来的:“我被困在了山顶,今晚回不去了,你好好休息。”
  谭熙记得他说今天要带客户去斜阳山山顶用餐,收到短讯立刻松了口气,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刚响一声就被接通,谭熙立刻道:“我看外面的雨那么大,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我没事。”
  谭熙侧耳,好像听到有人在搜救什么的喊声,他疑惑道:“你没在房间吗?”
  江煊沉默了一下,道:“房子被吹倒了,我在外面。”
  “山上风很大吗?”房子居然都吹倒了,谭熙又紧张起来,江煊温声道:“还好,你好好休息,我明天一早就回去了。”
  谭熙放下了心,道:“那行,我明天做好早餐等你。”
  “嗯。”
  挂断电话,谭熙很快睡了过去。窗外呼呼刮着风,雨哗啦啦下了一夜,凌晨五点,谭熙被电话铃吵醒,他打着哈欠接通,声音含糊地道:“你好。”
  “请问是江煊的家属,谭熙吗?”
  “正是。”谭熙揉着眼睛,听着里面的声音,动作突然顿了顿:“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您能再说一遍吗?”
  “昨天盘山公路发生车祸,江先生车子打滑撞断护栏,当场死亡,请您来认领遗体……”
  谭熙白着脸赶到地方的时候,江煊的助理头上缠着纱布,正坐在长椅上眼圈通红,看到他走来顿时就落了泪。
  谭熙的目光望着他,道:“江煊也受伤了吧?他人呢?”
  一侧的小同志用悲悯的目光望着他:“请节哀,我们发现江先生的时候,他已经去了。”
  昨天的车上共坐了四个人,司机、助理、江煊还有客户,车子坠崖途中挂到了一颗老树上等来了救援,只有江煊被甩出车门跌落山崖了无声息,搜救人员工作了一夜,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死亡。
  谭熙跟做梦似的走过去,警员缓缓拉开了冷冻柜,谭熙面无表情的朝里面看,眸子闪过一抹迷茫。
  里面是空的。
  五分钟后,他暴怒地冲出了警局,小警员在后面喊他:“谭先生!我们有照片可以证明江先生的尸体的确被运了回来!”
  谭熙停下脚步,脸色铁青:“你们说江煊是坠崖当场死亡,可他坠崖时间是下午三点半,为什么昨天晚上九点的时候还跟我通过电话?”
  小警员憋红了脸:“这不可能……”
  “好,如果你们非要说服我江煊已经死了的话,就先找到他的尸体送到我面前吧!没有遗体就证明他还活着,他肯定会回来找我的。”
  谭熙一路离开了警局,眼圈才慢慢红了起来,他吸了口气。差一点,他就要以为江煊真的死掉了,可警局内他的尸体却不翼而飞,那是不是代表,这可能是个误会?
  尽管这听上去有些玄幻,谭熙还是不想相信江煊已经死了。
  他手足发软的在路边坐了下来,抬起手捂住了脸,泪水从指缝间落下来,他努力的吸气,却还是挡不住心中无边的恐惧。
  他跟江煊总共才认识一个月,结婚二十天都不到,江煊怎么可能会死。
  此刻的警局也陷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之中,写着江煊名字的冷冻抽屉内空空如也,可是不管是监控还是照片,都能证明他们的确把江煊的遗体送了回来。
  有人提议查冷藏室的监控,但却一切如常,并没有人进来偷盗过尸体。
  “难道是江煊的尸体自己爬出来了?”
  这个猜测让警局上下冷汗直冒,大家都搓着胳膊不愿多想。
  昨天滂沱的大雨之后,今天的太阳也不是那么热烈了,空气里弥漫着清新的气息,谭熙坐在路边吃着馄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他又一次掏出手机,想给江煊打电话,但又害怕万一没人接怎么办。呆呆坐了许久,他才缓缓站起来,徒步走了两个小时回到了家门前。
  “谭熙。”
  熟悉的声音传来,谭熙蓦然仰起头,门前的台阶上站着一个男人,他袖子上搭着西装外套,衬衫上带着血迹,看上去有些狼狈,但他目光沉静,面容俊美,眼眸漆黑,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似乎与往常并无区别。
  谭熙的眼睛慢慢亮起,他三两步走过去,道:“你怎么……”
  “我出了车祸,受了点轻伤,在警局录了笔录就回来了。”
  谭熙没来得及发现他话里的漏洞,江煊又道:“钥匙弄丢了,手机没电了,没能及时通知你。”
  谭熙赶紧打开门,江煊沉默地跟在他身后走进去,他的裤腿被划破了,但从他的走路姿势来看,似乎并没有受重伤。
  “你身上这么多血,有没有哪里受了伤?要不要去医院?”
  “我先清理一下。”江煊脚步不停的朝浴室走,谭熙愣了愣,才道:“那我去给你拿睡衣!”
  江煊没说话,谭熙去往房间停了一步,转脸落在他的背影上,瞳孔陡然收缩。
  江煊后脑勺头发凝结,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里凹陷下去一大块,鲜血染红了后脖颈,将后背都染的血红。
  谭熙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浑身都起了一层白毛汗。
  他拉开卧室的门走进去坐在床上,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他给警局打了电话要求看江煊的死亡照片,对方很快发来了邮件:“这是江先生的尸体照片,请您放心,我们会尽快找到他的尸体给家属一个交代。”
  谭熙的手指无法控制的发抖,他慢慢点开下面的附件。这应该是第一现场的照片,江烜躺在石头边,头部血流了一地,他睁着眼睛,瞳孔却已经涣散,接下来便是工作人员帮他闭上眼睛的照片,他安静的躺在白色的床单上,脸上无悲无喜,嘴唇惨白,如果不是化妆,那就是真的尸体。
  可是……尸体为什么会不翼而飞呢?
  谭熙神情恍惚,卧室的门把手突然动了一下,传来一声轻响,谭熙猛地看向门,心跳砰砰加快。
  他刚才反锁了房门,外面的人打不开。
  江煊的声音轻轻的传来:“我的睡衣呢?”
  谭熙捏紧手机,他不知道该不该报警,他怀疑外面这个就是江煊的尸体……可他明明会说话,警方来了又能怎么办?
  江煊又扭起了门把手,咔、咔、咔,不紧不慢,却敲着谭熙的心。
  外面安静了下来,谭熙捏紧手指,慢慢走到了门边,伸手握住门把手。他把脸贴在门后面,喉头微微发紧。
  身后传来一片阴影,江煊不知何时绕到了他的背后:“为什么要锁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