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金玉其外[星际ABO] 作者:冉冉朝阳

字体:[ ]

 
  文案
  瘸腿大佬的落跑甜心
  裴青雀是个进入大学之初就被人圈养起来的beta,毕业典礼刚结束,回到家便撞见了大金主把白月光恭恭敬敬地请进门,最令人惊讶的便是两人竟然顶着同一张脸,于是冒牌货如他只能灰溜溜地从金丝笼里搬出去。
  然而傻乎乎的家雀儿飞出笼子了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被金主宠坏了,脑袋空空,徒有皮相,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但是草包也是有尊严的!
  独立生活第一天,从学会自己洗衣服开始!
  主CP:偏执瘸腿军火商A×娇气可爱小太阳B(孟望川×裴青雀)
  副CP:年下暴娇小狼狗A×温柔欲滴大美人O
  【一定要看的!排雷!碎碎念】
  传统ABO设定,在星际打虫族,具体社会背景架构都是我胡诌(?)
  【强弱】年上,雷弱受的可以退出噜,受不变姓是真b,无生子情节,俗辣替身梗,有【狗血】有【虐受】有【追妻火葬场】
  据说没有车的ABO就是耍流氓,所以只要有儿童学步车均详见@冉冉朝阳rrzy
 
 
第1章 星域十六联合区
  深夜,一辆型号最常见的迷你硬式飞艇正悬停在地面上方,随着发动器的运转而不断进行着小幅度的上下摆动。
  裴青雀站在打开的车门旁边,一只手提着小牛皮做成的小型旅行箱,另一只手压低了自己头上戴着的贝雷帽, 之后伸出食指,在面前投射出来的亮蓝色光屏上迅速地划动了几下,当光屏跳出亮蓝色的“交易成功”四个大字时,几乎是同一瞬间,那扇小门便“砰”的一声关闭了。
  裴青雀被关门时带起的凉风刺激得下意识地揉了揉发酸的双眼,再回过神来时,发现那辆硬式飞艇就连尾气都已经看不到了。
  ……跑这么快,我又不是什么坏人,怕什么啊。
  裴青雀半眯起眼睛,想起从出发开始一路上司机大叔那种防备又警惕的眼神,小气地嘟囔道。
  浑然不觉上车之前,刚刚从孟家别苑后花园的灌木丛里钻出来的浑身杂草的自己对于陌生人来说是多大的惊吓,更何况目的地是星域十六联合区这种臭名昭著的地方。
  是的,星域十六联合区——全星际最“著名”的贫民窟。
  当然,全星际里贫民窟有很多,它们全都是因为联邦政府在五十年前制定的“居民区分级制度”政策而出现在世界上的东西。
  当时联邦政府把整个星域划分成三个部分,政府管辖区、贵族的封地,以及占比最小人口却最多的十六个联合平民区。然而平民区被政府刻意轻视,他们并没有在政策里给出这个区域相应合理的后续发展规划。于是联合区里的居民,要么努力地向上挣扎,到贵族或者政客的家里做个佣人,要么就只能在联合区里过一辈子贫苦的生活。
  所以无论是人口还是土地都没有什么油水可捞的平民区在几十年的积累之下日益贫弱。直到十年前,这个区划彻底沦为了充斥着贵族们所谓的“低等居民”,偷渡客以及星际逃犯的贫民窟,以犯罪案件发生率,人口死亡率最高,生活水平最低而“闻名”全星际。
  可以不客气地说,十六联合区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切负面新闻的代名词。
  穹顶之上,最新款的穿梭机和概念列车在高悬的激光轨道的控制下飞驰而过,在漆黑的夜空中留下闪着荧光的蓝色轨迹,千千万万根线条在十六区的顶空交织成一片绚烂的光幕。
  只不过迷人光幕之下,才是黑暗,贫弱,垃圾堆叠,污水肆意流淌,疫病横生的——真正的十六区。
  *
  下车的地点是一块周围什么建筑都没有的空地,脚底下踩着的全都是经过了无害化处理便随意倾倒的星际废料。软腻的触感加上漆黑的颜色,让裴青雀的胃一阵翻涌。唯一比较值得安慰的是,这些东西除了长得难看了一点,并没有散发出什么奇奇怪怪的气味。
  裴青雀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驼色绒面小皮鞋,鞋面早已经被废料弄得脏兮兮的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不由自主地皱了皱鼻子,很心疼的模样。只是还没来得及心疼多久,就被从自己身后三两步跨出来、迅速地走到自己前方的“男人”给抢走了全部注意力。
  眼看着那人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完全无视自己的模样,情急之下,裴青雀只能抱着自己的小皮箱,冲上去拽住了对方的衣角,小声道:“别走!”
  似乎是感应到了从手部传来的外力,那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了裴青雀一眼,一双无机质的黝黑瞳仁在黑夜之中显得尤为骇人。
  ——果然还是很不适应和人形机器人相处啊。
  被冷冰冰的眼神冻得有些瑟缩,老是忘记对方存在的裴青雀尴尬地把情急之下伸出去拽住机器人西装衣角的手收回来,也不管对方到底能不能扫描识别出人类的表情,冲着机器人露出一个讪讪的笑,还因为对方过于高大的机械身体,只能仰着头和他对话,语气放得小心翼翼:“我的意思是,别……别走这么快嘛。”
  然而对方听了裴青雀说的话之后依旧毫无反应,除了继续用冰冷的“眼神”盯着他,没有半点回应的意思。
  主动示好被无视,虽然知道对方很有可能是程序设定的缘故才如此冷淡,可裴青雀是谁?他可是一个原本一直被人捧在手心里哄,全家上下一致公认娇气包。
  所以被漠视的幼稚鬼还是不可避免地委屈了,抱着自己的小箱子,气鼓鼓地戳了戳仿生人形机器人手背裸露着的、有些发硬的人造皮肤:
  “虽然是我先拿错的……但我在飞艇上都给你道过歉了呀,你怎么还不乐意理我啊?”
  ——没错,面前这个人形机器人,其实是裴青雀从自己的(前任)大金主家里逃跑时,一起偷偷带出来的。
  天地良心,当时他只是为了不做家务活,想把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家政机器人拿出来,只不过正在总控台补充能源的有两只一模一样的金属圆球,时间紧任务重,裴青雀没空把机器人打开切换形态,只能凭直觉挑了一个带走。
  哪曾想百分之五十的正确率还是救不了裴青雀这只非洲鸟,等到机器因为检测到外界环境的改变,程序自动判定需要改换形态时,裴青雀才发现自己带出来的根本不是他的亲亲家政机器球儿。
  逃都逃出来了,哪有再把自己送回去的道理,所以即使拿错了机器人,也只能委屈他跟着自己流浪了。裴青雀理直气壮地想,于是在飞艇到达目的地之前,都决口不和旁边坐着的黑脸机器人提返程的事情。
  等到裴青雀仰着头仰得脖子都酸了,目光在对方线条明朗,五官英俊的脸上扫了一遍又一遍,才终于忍不住低下头来捏了捏自己疲劳的脖颈。
  小鸟儿一边用手捏着肩颈一边神游,虽然这个机器人凶是凶了一点,但做工真的很精美啊!长得好帅,身材也好,唔,似乎还是市面上最火爆的Mop-971……
  摇了摇头,把跑偏的思绪拉回来,裴青雀瘪瘪嘴,见机器人还是只会盯着自己放冷气,于是挺了挺胸膛,绕过人型大冰块,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便迈开步子往前走,一步一个脚印走得气鼓鼓。
  哼……孟望川家的东西,就连机器都和他本人一样臭脾气!
  只是自顾自地没走几步,裴青雀就发现自己手腕上的便携式通讯手环开始按照某种特殊的频率闪起光来。小巧的光屏在空气中投影出来,柔美的人工合成音开始询问裴青雀是否要和陌生信号进行对接传输。
  点击了同意传输的按钮,一道热切得甚至有些殷勤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来:“啊,终于接通了!咳咳,请问是裴先生吗?”
  裴青雀一愣,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即使两人还十分陌生就能爆发出巨大热情的人,一时被冲昏了头脑,反应不过来,只能磕磕巴巴地回应:“啊……对,我,我是。”
  “裴先生您好,我是“多金房地产”的老板,啊对,就是之前和您用信件联系过的严鑫鑫。”
  裴青雀手上这款KIG8091的便携式通讯器最大的卖点就是完美复刻声线音效,因此对方的殷勤即使通过通讯器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失真,甚至可以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冒昧打扰,十分惭愧,请问您是否已经到达了十六区?方便的话您可以给我发个定位,我们公司会派人接您过来。”
  裴青雀抬起手腕,刚想回复这个严老板,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开口,失重的感觉便瞬间窜上大脑。只见裴青雀一脚踩空,怀里还紧紧抱住的旅行箱更是加剧了他不稳的身形。
  眼看着干净白嫩的小美人就要跌落到乌黑粘腻的能源废料里滚上一滚,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机器人几步上前,伸出手来,一把揪住了裴青雀后颈附近的衣领,把人从泥泞的废料里拔出来。
  虽然下落瞬间停止,但裴青雀还是浑身一僵,像是被捏住了后颈的猫咪,一动不动。
  冰凉的指尖并没有人类的体温,更多的是人造皮肤带来的僵硬感。即使接触的面积只有一个指节大小,但是后颈附近被人控制的感觉还是让裴青雀头皮一炸,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在这个时代,后颈可谓是每一个人的禁区。即使他是一个beta,对于“标记”这种行为没有alpha或者omega敏感,却也不代表他能够完全忽视。
  就像现在,即使是最简单的触碰,连“标记”的万分之一都不及,但类似的动作还是会让裴青雀惊出一身冷汗——这是镌刻在基因深处的密码,更是每一个人都逃不脱的本能。
  好在Mop-971是最新研发出来的高智能型类人机器人,大概是这个缘故,他能够更好地感知到身边人类的情绪。似乎是注意到了裴青雀的僵硬和不自然,机器人很快伸出了另一只手,托扶着小主人的肩膀,松开还抓着后衣领的右手,等到确认裴青雀站稳了才不声不响地退开一步。
  “裴先生?您能听到我说话吗?裴先生?”
  ——其实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分钟,却让裴青雀有了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的错觉。他有些狼狈的把鞋子的后跟从泥土里拽出来,期间耳边一道聒噪的声音吵个不停,他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回复那位严鑫鑫老板。
  刚刚的小插曲弄得裴青雀手忙脚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有些气喘地下意识推辞道:“我是到十六区了,不如,您把出租房的具体地址给我吧?我自己找就可以,不,不用太麻烦。”
  “这怎么能体现我们公司对于顾客无微不至的周到服务呢?您就别跟我客气了,给客人提供三百六十度完美服务就是我们公司的宗旨。嘿,不瞒您说我已经派人手出去开车了,只要您把定位这么一发,我保证下一秒挂着我们公司牌子的悬浮车就能出现在您面前。”
  严鑫鑫先生大概是做推销各类保险工作出身,嘴皮子利索得不行,一张嘴像连珠炮似的说个不停,裴青雀本来就惊魂未定,这时更是听得头晕目眩,终于在严鑫鑫还要继续的时候打断了对方的唠叨,含含糊糊地答应了,用通讯器的快捷键发了一个定位过去。
  严老板拿到了地址,终于心满意足地挂了通话,消停下来。
  只是裴青雀就没有这么轻松了,鞋子上挂着厚厚的一层能源废料,每次抬脚都十分吃力,更别提迈步走路。脸上还有未退的氵朝红,柔顺的黑发也被汗湿了,有几缕贴在光洁白皙的额头上,更多的是毛毛躁躁的在头顶上翘起几束来。
  裴青雀偏过头,目光上下打量着身旁仍旧面色冷峻的男人。还没喘过气来似的,嘴巴微张着吐息,唇色即使在漆黑的夜色下仍旧看得出来带着一抹艳红,胸脯因为呼吸而微微起伏。
  舔了舔因为干燥而有些起皮的下唇,裴青雀突然露出一个机器人绝对解读不出来意思的微笑,接着故作乖巧状地拽了拽对方的袖子,冲着Mop-971疯狂暗示:
  “这里的路真的好难走,对吧?”
  作者有话说
  开始更新啦!这次是凶巴巴和软绵绵的组合,车不出意外的话会放微博@冉冉朝阳rrzy
  一个人更新很孤独,可以的话请让我在评论区看到你们的双手~感谢!不出意外的话是日更,请假会提前说,一般半夜更新,不熬夜的小朋友可以睡醒以后来看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