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给妖怪当月老的日子 作者:斯通先生(下)

字体:[ ]

 
第54章 .不羁狂徒与柳05
  元骅拿了书包过来,却完全没心思学习,今天早上的事儿一直悬在他脑袋里,不断地被拿出来回味。
  这会儿听着颜蓁打电话,他也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去捏他的指头。“还在给他们CAO心?”元骅直到颜蓁放下才说话,“都住一起了。”
  他是觉得一方愿意尝试一方愿意接受,两人就肯定有戏。
  “我是觉得项老师……”颜蓁说,“情商低得像直男……”
  “直男不背这个锅吧,我也是直男,”元骅反驳到一半,反应过来不能这么说,及时改口,“曾经是!在你面前,我比曲别针还弯。”
  求生欲可以说是非常强烈了。
  “哦,”颜蓁说,“我怎么觉得你变得越来越油嘴滑舌了呢。”
  元骅笑了:“我要是不油嘴滑舌,你又要说我不会说话,像个直男。”
  颜蓁:“……”
  这话说得还真挺有道理,他完全无法反驳。人总是会对现状产生不满。
  他们算是临时抱佛脚,最近兵荒马乱的,谁也没好好准备。
  “不写套六级真题吗?毕竟明天就考试了。”颜蓁这学期买的题,就写了一张,而且写完了连答案都没对,就放在桌上落灰。
  元骅不以为意,准备复习一下马上要考的科目:“有什么关系,我们是学霸啊。”
  做题做到一半,元骅见颜蓁的总是时不时去动,问:“背着我和谁聊天啊,还这么火热。”
  颜蓁说:“一个学生。”
  “学生?”元骅皱眉说,“什么学……”
  说到一半又戛然而止,他想起来了,之前颜蓁经常外出做家教的。
  “他是谁艺术生,化课不太行,刚上高的时候,我给他当了一个学期的家教,后来他下半学期为了省时间去学校寄宿,据说成天泡在画室里,就没有然后了。”颜蓁主动坦白了,有些感叹地说,“他爸妈人挺好的,还经常留我吃饭。而且出也阔绰,上两次课,我一星期的生活费就到了。”
  “你现在可是小富翁啊,”元骅笑着说,“不是说那个谁,焦大海给了你二十万?他现在每天和竹子打得火热,我怀疑下学期开始两个人就要同居。”
  虽然现在焦大海很少来打扰他了,但是无处不在,随一刷朋友圈就能被秀恩爱的照片刷屏。列表就那么两个人,这恩爱秀得到底是高调还是低调呢。
  又震了几下,元骅拿过他,说:“征求一下意见,我看你消息了啊。”
  颜蓁坦坦荡荡:“你看吧。”
  学生这个时候正好发了张“爱你”的表情。元骅给颜蓁看,挑了挑眉毛。
  颜蓁:“……”
  倒是不存在什么暧昧,元骅仔细看了下,这个学生的备注名叫户鸿哲,头像是一张绘的小白兔,挺好看的,像是能从里面跳出来。
  他发过来的最新消息是说自己想过段时间出去旅游。
  “他说什么了?”颜蓁扯长了脖子去看,“你别拦着不让我看呀。”
  “嗯,他说想去旅游,还想问你有没有空呢。”
  颜蓁说:“他没别的意思的,你别多想。”
  “嗯,我帮你去告诉他,你有男朋友了。”
  颜蓁哭笑不得。“就说没别的意思了,他就是最近快出成绩了,心里紧张,怕够不上h大的录取线。”
  “嗯?他还想来h大啊?”元骅故意把醋劲儿提了两个档,“为了你?”
  好了,这下颜蓁终于体会到了那张被人吃醋的小快感,还有被疑神疑鬼的小烦躁:“不是为了我,很多人都想考h大好吗,我知道错了,以后不误会你了。”
  元骅目的达成,想把还给他,半途又收回来:“今天你叫那一声哥哥还挺好听,再叫一声?”
  颜蓁:“我比你大!”
  “那又怎么样,这不是更有味道吗?”元骅想着今天早上他那种奶里奶气的样子,就觉得全身都在躁动,想把他按在墙上亲,“再说了,你长得比我还小。”
  “……”颜蓁猜出来他在想什么,肯定是早上那桩事,快羞耻到爆炸了,飞快地把抢了回来。
  元骅看他这个样子,也挺得劲儿,笑得不怀好意。
  “臭流氓。”颜蓁低声嘟囔。
  “什么?”臭流氓问。
  “没什么。”颜蓁自己也在想早上的事儿,越是羞越是忍不住去想。以后他和元骅肯定是经常要那么做的,还可能会做更进一步,是时候把心理素质提上来了。
  项玉孪参加学术探讨,组织方安排大家一起去吃饭。按他本来的姓格,项玉孪又成了直接要走的那个,但是这次出门前晞阳千叮咛万嘱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应酬还是需要参加一下,这样能比较稳定。
  于是他跟着大队伍一块儿去了酒店,使一众对他有了解的同行十分吃惊。
  “项老师,你也要去啊?”
  项玉孪:“嗯,怎么。”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感觉您似乎有哪儿不太一样……”
  “嗯,”项玉孪说,“成家了,是要做点改变。”
  这话一出来,其他人更震惊了。
  这是有多想不开才会跟这个人结婚!那姑娘是只看脸吧!
  项玉孪不仅去吃酒席了,还顺便喝了点酒,请了代驾回来,晃晃悠悠回来,掏钥匙的时候,晞阳从里面打开了门。
  “你还在楼下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了,”晞阳踮起脚,闻他身上的酒味,“喝了多少酒?怎么味道这么大?”
  “不多,”项玉孪看着他的鼻尖,上面还站着一点奶油,“你在做什么?”
  “想试试几样新点心,刚试了试味道,觉得还不错。”晞阳说,“就猜到你要喝酒,我还顺便煮了醒酒汤。”
  项玉孪这是第一次被人接门,也从来没喝过那种东西,点头说:“好。”
  喝了醒酒汤,他被撵着去浴室洗澡,进去时发现里面已经摆了换洗衣物,一时反应不过来。
  晞阳几乎在不知不觉间为他安排好了一切,贴心得有点不真实了。
  “旧衣服脱下来放在脏衣篓里,不要乱丢。”晞阳又嘱咐道。
  项玉孪:“……哦。”
  他偏头找了一圈,浴室门上已经挂上了脏衣篮,上面还贴了个可爱的小便签纸,写着:裤单独放。
  活得精致极了。
  洗完澡,他穿着睡衣出来,躺在了沙发上,看见电视已经被装上了,昨晚他联系的人,效率看起来还不错。
  晞阳穿着一身宽松的袍子走来走去,身体轻盈,像是在飘移。项玉孪这才记起来问他:“你的本体在哪儿?”
  “在植物园,”晞阳说,“会有人来给我除虫,打营养剂,还有小鸟在我身上筑了巢。”
  “是么。”项玉孪差不多能想象出来那个画面,想必是一派其乐融融。
  “要看电视吗?”晞阳坐到他身边来,端来了他刚做的甜点,“今天本来还想做个水果拼盘……”
  项玉孪忽然抓住了他的胳膊。
  “嗯?”晞阳歪着头,他的长发现在在脑后扎成长长的一束,看起来格外地乖巧,“怎么了?”
  项玉孪也无法解释自己刚刚突然产生的冲动想法,放开了,低声说:“没事,开电视吧。”
  晞阳喜欢看电视剧,这是和颜韵蓝学的。虽然他一开始看不太懂,但是觉得挺好看的。但是等他跟颜韵蓝交流想法的时候,颜韵蓝又会提出质疑:“这个哪儿好看了?”
  晞阳:“可是您看的时候不是还跟着笑么?”
  “咳,这个,虽然剧情不行,偶尔还是能有好玩的地方的……”
  “您有时候还会跟着哭呢。”
  颜韵蓝:“……”
  虽然被打脸了,但她还是喜欢拉着晞阳一起看,然后给他解释里面的东西。晞阳现在的很多的小爱好,都是从狗血都市剧里学来的。
  “我还想再家里装一个那种门……但是家里太小了。”晞阳发现项玉孪完全没有在听他说话,而是在盯着他的指看,疑惑道:“子谦?”
  项玉孪回过神来,“哦。”
  他刚刚在想今天下午的事,他说自己成家之后,有人问他:“是还没正式领证吗?怎么连戒指都不戴,夫人要伤心的吧。”
  这话嘲讽意味太浓,他本不该在意,但这时看见了晞阳的,他又在想象上面戴着戒指的画面。
  晞阳的指纤长,形状也秀气,不像男人的,更像女孩子的。如果戴钻戒,可能比广告上的那些模特看着都要更合适。
  “你喜欢戒指吗?”项玉孪问。
  晞阳不太了解戒指对于现代人的意义,也没有听出这话的意思,于是说:“在上戴个东西,总觉得怪怪的,不舒服。”
  项玉孪说:“哦,那就算了。”
  晞阳笑着问:“刚刚是想给我买吗?”他语气里含着惊喜,让项玉孪心里莫名地跟着高兴,他不自然地说:“你都这么说了,以后再看吧。”
  晞阳:“……”
  电视剧放完,晞阳离项玉孪已经越来越近,肩膀快挨在一块儿了:“子谦想看什么?”
  项玉孪就点开了法制栏目,上面正在讲一个新闻,说是隔壁的y市出了桩离奇的杀人案,受害者死在自己家里,调查监控,什么都没发现。尸体已经交给警方做鉴定,才能确定
  “最近似乎总是出现这种事?”晞阳说,“这样的死法,不像是人为杀死。”
  “可能是有妖物作祟,”项玉孪说,“会有人处理,这个新闻很快就会被撤掉了。”
  晞阳看起来似乎不太乐观:“我之前被魔物控制……”
  项玉孪看着他,示意继续说。
  “那个魔物似乎在找容易控制的妖怪,然后侵占意识,出去作乱……我那时候意识模糊,只记得自己要去找你,却不记得自己做过些什么。”
  “如果你做了什么,”项玉孪说,“我会大义灭亲,把你交上去处置的。不用多想,我一会儿会向上汇报。”
  大义灭亲……
  这话说出来,居然让晞阳发自内心地欣喜。
  一则新闻看完,切入了一段广告,项玉孪感觉到肩上一沉,是晞阳的头靠了过来。他似乎是累了,睡得很沉。
  他记得自己起床的时候,晞阳也窝在他怀里,呼吸平稳,睡得正香甜。
  怎么这么喜欢睡觉?
  “你怎么这么喜欢睡?”项玉孪脑子里忽然闪现了这句话,好像他曾经说过这么一段似的。
  自从和晞阳重逢,他似乎总是容易想起一些片段,是他的记忆,看起来却像是别人的故事。
  他弯腰要把怀里的人抱去床上睡,比他想象的还要轻,抱着毫不费劲。
  “子谦……”晞阳的脸埋进他的怀里,十足的依恋。
  子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