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作者:落樱沾墨(下)

字体:[ ]

 
第44章 寒香水(五)
  转眼已是深秋, 天高地荒,几分悲凉之意随着日渐冷下去的气候升了起来,与海上的惨雾混作一团, 伴随着黑色战船不停的嗡鸣,组成了天地之间极致的肃杀苍怆之景。
  大海上, 一端是披甲执锐的朝廷正规军团, 整齐划一的举着长矛火枪日夜CAO练,另一端是神出鬼没诡秘莫测的江湖门派, 居高临下盘踞在孤峰上负隅顽抗,经久不败。
  在朝廷出兵围攻万海峰两个月后,流言蜚语很快流遍了五湖四海, 江湖上有人传言驭凤阁阁主怕是要扯旗占山自立称王, 这是造反, 活该遭受朝廷打击, 也有人站出来说话,指责朝廷干预江湖之事,以众欺寡,将来四大门派名流世家都要受牵连, 没一个能有好果子吃。
  然而,流传最多的却是驭凤阁阁主殷成澜究竟是何人物,仅以阁中数人之力,拦下朝廷三千兵马, 杀红了临滨大海。
  这时, 才有人恍然发现, 凑在一起说闲话的三教九流竟没有一个曾亲眼见过殷成澜的。
  众人面面相觑,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爬上了后脊,他们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来,驭凤阁又是什么时候成为江湖第一情报阁的?似乎当它存在时就已经扬名江湖,如同一个孤绝幽深的鬼魅,静静伫立在了大海之央,有人想起万海峰所在的位置,这才震惊的发现,万海峰屹立在南国,刚好和北境的大荆帝都遥相呼应,又或者——分庭抗礼。
  这种势力是何人何时建立的?没人知晓,于是看透此事的人早早闭上了嘴,再也不敢闲言碎语。
  而处于传说中的人此时正坐在距离敌营不远的地方,默默注视着敌人的烽火,露出了喜怒莫辩森然幽深的神色。
  被秋意染红的落叶落在殷成澜肩头,他抬手佛过,握在手心,再一张开,落叶化作殷红的粉末,像海岸边凝固在沙滩上的血渍一样,一摸,便是一手猩红。
  “快点,好不容易下来了。”树林里忽然出现低低的说话声,随即两道身影出现在殷成澜身前。
  大总管身上还穿着铁锁甲胄,臂上佩戴古铜护肘,竟与朝廷军队的战袍相差无几,甫一走动,铠甲发出冷硬的金石之声,再看他人,连按歌摇身一变,成了战前指挥千军万马的年轻将领,沙场征战,几回生还。
  而齐英与他着同样的装束。
  殷成澜默然看着二人,回忆如同尖锐锋利的剑刃劈开浓浓雾气豁然划开他的双眸,十几年前惨烈冰冷的战场竟然让他生出一丝怀念。
  他的过去要有多么可笑痛楚,如今回想起来,只剩下那几年在军队里幕天席地枕戈待旦的艰苦日子才值得他感怀。
  “爷,狼烟已经备好了,收到消息,三日之后,朝廷会再一次发动攻击,不过规模将会很小,而十日之后,虎狼才会真正入林。”连按歌说道,眉眼之间有股硝烟弥漫的杀气。
  殷成澜不甚明显的点了下头,微微侧头望向万海峰的方向,秋季的海面易起雾,缭绕惨白的雾气里,万海峰只露出个轮廓不清晰的山影,而依山而建的驭凤阁更是看不见的。
  他的目光放的很远,漆黑的睫羽将眼角描摹的格外修长,里面沉淀着历久弥新的沉默和沧桑。
  他遥遥望着那里,没说话。
  连按歌顺着他的目光望着万海峰,轻轻叹口气:“十年的心血,我都快当成家了。”
  齐英伸手按在他背上,连按歌耸了下肩膀,故作轻松道:“不过那上面风大,还冷清,待时间长都快成仙了,下凡走走也好。”
  殷成澜默不作声勾了下唇。
  见他笑了,气氛便无形间松缓下来,连按歌没骨头似的扭了扭肩膀,说:“好久没穿过了,骨头都快撑不动甲胄了。”
  他往四周张望:“爷,那小谁,不是,灵江呢?”
  殷成澜说了灵江的去向,连按歌失望的转头道:“还想让你见见他呢。”
  齐英不解:“何人?”
  连按歌颇为激动道:“灵江啊,就那只小黄毛,他就是你心心念念要找的救命恩人……恩鸟,他是鸟人啊!”
  他将头顶一缕头发揪起来,左右晃一晃,将灵江风骚的呆毛学的像模像样。
  齐英一愣,水中惊鸿一瞥出尘俊逸的黄衫青年是那只十九爷收的浪不唧唧会说人话的小鸟?
  他脸上浮出匪夷所思的表情,一双形似桃花的眼睛都微微瞪圆了,转过头去看殷成澜,想得到他的回答。
  殷成澜双手交叠,似笑非笑抬眸,将一句话含在唇齿间优雅的念出来:“心心念念?”
  连按歌后背莫名一毛,想起了某天某人的某些不和谐画面,脸上一红,心里一个激灵抖出来,他拉住齐英,飞快的说:“他心心念念要报恩,不过灵江和爷这关系,还用分那么清吗,齐英啊,你谢爷就跟谢灵江一样,还不快对爷感恩戴德。”
  于是,大统领便被大总管按着脑袋,恍恍惚惚谢了一通,直到二人离开,齐英那句“想见见灵江”都没说出口。
  殷成澜望着二人离开,满意的笑了笑,按照大总管这番强烈的求生欲,估计再压榨几年没问题。
  三日后,朝廷军队夜袭驭凤阁,至半山腰,被击退。
  十日后,一行身着洑水衣的水军趁大雾掩盖,潜入了茫茫大海中。
  “海生峰,出海三分,入海七分,海底沟壑万千与峰相连,得水姓极好之人从海底入,必能找到陆心湖,顺水道进陆心湖,犹如入敌心脏,一击毙命。”皇宫大殿内,皇帝回味着那日山月禅师所言,望着铺陈在龙案上的临滨城地图,提笔沾朱砂重重落下猩红的“杀”字。
  他的笔下仿佛有血凝在上面,刚一捺下,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大海上忽然刮起狂风,几艘森幽的战舰一头撞向了万海峰。
  那日夜立在大海上屹立不动的巨人好像经过多日烽烟的折磨,终于受不住了,周身爆发出雷厉的大火,火势迎风渐长,不消片刻便烧红了半山腰。
  连按歌站在山巅上望见,令人立刻起水灭火,传令的下人刚一转身,一只利箭撕破火光破风而来,一箭穿透他的胸膛。
  紧接着,从陆心湖悄无声息登上万海峰的朝廷鹰犬终于以胜利者的姿态从火中射出了第一箭、第二箭……顷刻之间万箭如雨,穿心而来。
  连按歌“铮”的一声拔出长剑,直指天空,大声喊道:“我等将与驭凤阁同在,诸位随我杀他个片甲不留!!!”
  言罢,厮杀成团。
  这天夜里,神医谷中,被送往驭凤阁的信鸟扑腾着撞在了灵江窗台上,他前去查看,只见信鸟浑身是血,奄奄一息,而绑在爪上的信竟连打开都未有,便被退了回来,他垂眼看着渐渐僵死在手里的信鸟,抬手嗅了下沾上的血渍,嗅到了浓浓的硝烟。
  灵江随即化而为鸟,冲到了半空中,盘旋在冷冷的云空上时,他又停了下来。
  殷成澜有自己的打算,他无法干涉,所以即便去了又能如何,他在脑中极快的思索着,揪起的心脏又渐渐沉静下来,殷成澜大仇未报,他不会让自己死的,与其耽误时间,必须先抢在鬼孤老人之前找到寒香水,才是真正救他。
  想到此处,灵江转头飞到了严楚的卧房,敲响了屋门:“快开,不然我要进去了。”
  严楚一脸冰霜的拉开屋门,身后传来噗通一声,灵江探头去看,就看见季玉山坐在地上衣衫不整,满脸通红的慌忙系着腰带。
  灵江啧了一声,表面不屑,内心却腾的冒出一股醋意,严小白脸都搞到了季玉山,他什么时候才能睡到殷十九?!
  “再看就挖了你的鸟眼。”严楚冷冷的说。
  灵江收回视线,说:“收拾收拾,我们现在就去疆北雪原找寒香水。”
  严楚皱眉,刚想说什么,灵江便继续道:“我放出去的信鸟被退回了,信未打开,驭凤阁应该出事了,中原我们不宜再待,先走再说。”
  严楚想起殷成澜那个不可告人得身份,低声骂了一句,说:“屋外等着。”将门砰的在灵江眼前关上。
  灵江耳力极好,听见屋里季玉山问严楚出什么事了,严小白脸则道了句“你能走不能”,而季玉山却语气满是尴尬的说“这句话应该我问你”。
  灵江:“……”
  什么意思,二人的上下关系这么复杂?
  小黄鸟蹲在窗台上,一脸肃杀的琢磨着。
  就在他们离开神医谷没多久,还晦暗的黎明中,一只红的发黑的蝎子从草丛中露出了尖锐的尾刺。
  而汹涌的大海上,狼烟四起,被火舌爬满的万海峰上,绿瓦朱甍的驭凤阁轰隆一声,在风雨飘摇中坍塌没落。
 
 
第45章 寒香水(六)
  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场景。
  犹如仙山一般屹立在海上的万海峰黑色岩石之间燃烧着橘红色的大火, 驭凤阁精致的楼台院落鸟舍在火光中慢慢焦黑,然后伴随着垂死挣扎的燃烧声,一点点覆没倾頽, 从山崖间破碎坠入汪洋。
  海面上有断壁残垣,也有数不清的残肢断臂, 鲜血染红了汹涌的浪氵朝, 一股一股的血浪涌入大海,携裹冰凉的尸体和断木葬进了永世不见天日的海底。
  天空也是红的, 被血海倒映着,被熊熊大火炙烤着,无数信鸽、莺雀、雁、飞鹄绕山徘徊, 久久不散, 凄厉的鸟唳在厮杀声中犹如一曲揪心苍凉的悲歌, 在万海峰上日夜不绝。
  大火烧了三日, 百鸟盘旋了三日。
  三十里外,隐秘的林子里,侍卫走到殷成澜身侧,附耳低声说:“爷, 各字舍饲主试过了,还有很多鸟驱赶不散,再这么下去……”
  殷成澜望见侍卫腰间的五色旗,抬手抽了出来, 握在手里仔细的看着。
  “赤色如血, 玄色如夜, 青黛如林,姜黄如山,霜白如水,皆是天地之色,天地之大,何处为家,何处不为家。”
  殷成澜将五色旗扣在膝盖上,仰头望着天边高高盘旋的飞鸟,嗤笑了一下,笑容里却没有冷冽和杀意,而是有种淡然的无奈,轻声说:“归巢,我等何时才能归巢。”
  说罢,抬手一挥,海东青从林中跃到了他的手臂上,殷成澜抬了一下,将它送上天空,说:“送它们最后一次吧。”
  海东青张开劲翅,高声鹰唳,在头顶滑翔一周,乘风飞上云空。
  自陆心湖潜入万海峰的朝廷军队在经过三日的箭雨扫荡,终于将驭凤阁中负隅顽抗的众人逼到了峰顶听海楼上,背后便是嶙峋陡峭的山崖绝路,天空中无数飞鸟徘徊不去,连按歌肩头有一道血淋淋的刀口,他浑然不在意,盯着面前乌泱泱举着长枪的士兵,抬起自己的剑,微笑着舔掉了上面的血。
  “放下兵器,饶尔等不死!”一将士喊道。
  连按歌唇红如血,勾唇笑道:“当年我们不这么喊,我们只会杀过去,踏着鲜血,将太子的帅旗插到敌人的尸首上。”
  藏在人群中撑着朝廷帝旗的旗手兵污迹纵横的脸上一愣,不知为何,他心里忽然一紧,他的周围都是人,却感觉到青年戏谑的目光正紧紧锁在自己身上,就像鹰盯紧了猎兔一样。
  盘旋在天空中的飞鸟尖锐的鸣叫着,这时,一声鹰嗥突然自云端下荡出,紧接着海东青潇悍之姿出现在众人面前,它高高飞起,几乎要冲破九重天,卷起风云狂扫。
  然后,海东青振翅压下,如同一片雪亮的浓云遮住了天光,它甫一出现,如同群鸟之首,在半空中猛地打了个旋,身后跟着无数方才徘徊不定嘶哑的百鸟。
  连按歌将剑拎在身侧,缓缓后退,站到了悬崖边上,目光环顾一周的同僚,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张开双臂,温声细语说道:“按歌先走一步。”
  说完,仰面躺了下去,海东青鹰眼一缩,自他身后带着百鸟俯冲而下。
  在急速下降的狂风中,连按歌抬臂将剑甩了出去。
  朝廷鹰犬惊讶之际,只听‘铮’的一声,猛地转头,一柄带血的长剑钉在了寓意着胜利的帝旗之上,旗杆折断,迎风招展的旗帜栽到地上,随即被马蹄踏进了血污之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