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遇魔 作者:酒红色麋鹿

字体:[ ]

 
  简介
  表面阳光不爱作死受X懒汉大魔王吉祥物攻
  灵异单元鬼故事
  “你都被鬼追成这样了为什么不向我求救。”
  “我这不是自力更生么。更何况,我看你这么爱睡觉又不说自己是什么妖怪,猜你大概是只猪精……吃了你这么多同伴,怪不好意思的。”
  “……???”
  命运既人心,命运难改,是因为人心难改。
  CP:沈漠X夏钰明
 
 
楔子
  倩倩已经记不起自己到底是怎么养成这个习惯的了,只是每天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坐在了图书馆对面的咖啡店里,面前是杯热腾腾的拿铁。
  咖啡没有加糖,喝着满嘴苦味。她每次来都会坐在窗边,自虐地喝着这令人讨厌的苦味饮料看着外面人来人往如同在看一场万分真切的电影。
  咖啡馆不大,永远循环播放同一首英文歌曲,桌椅全是原木色系,矮小的书架立在墙的一边,窗外有几盆绿萝。
  倩倩喜欢这里。
  遇见那个男人的时候,她正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喝着她不喜欢的饮料,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把一方小空间裹在温暖明亮的氛围里。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
  那是个难以形容的声音,乍听起来似曾相识,再仔细分辨又让人觉得陌生而独特,独特到单说好听都好像有点对不起这份独特。倩倩莫名地打了个哆嗦,杯里的液体晃了晃,褐色的汤汁在空中起了个小小的波浪又重归平静。
  外面阳光正好店里暖气很足,她在这样的环境里无端端地感到一种恶寒,仿佛有股突然冒出的冷气正抓着她裸露的脚踝一点一点地沁入她的肌肤。
  “不介意。”倩倩不安地握紧了杯子往后坐了坐。
  “你为什么不看我呢?”对面的那个男人又说道。
  倩倩愣了愣,正要抬头就听到那个男人接着刚才的话道,“也是,你该害怕的,死灵比活人要更敏感些。”
  “什……什么?”
  “你还没发现吗?你看看这玻璃里的自己,仔细看。”
  倩倩告诉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理会这种无稽之谈,可她的头丝毫不受她的控制朝玻璃朝着玻璃转去。
  玻璃里什么也没有,正松了口气,她脑子忽然一清,仿佛有根弦突然拨动了一下让她不由自主地往玻璃那边靠近了些。
  平滑一片的玻璃随着她的靠近渐渐显现出一个红色的椭圆形图案来,再近些,这个图案就清晰了起来。那是一个血肉模糊的头颅,右边眼睛的地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布满白色蛆虫的黑洞。
  倩倩没动,定住了一样,拼尽全力也只能恐惧地转动着眼睛对上了玻璃里那唯一一颗凸在外面的眼珠子。
  “啊!”她张开嘴尖叫起来,半个下巴掉到了地上。
  男人合上菜单叫了声服务员,他的声音被外面的滂沱大雨所带来的单调又繁杂的敲击声盖过,没能传到服务员的耳朵里。
  他叹了口气,合上菜单起身坐到了对面的空座上,抬高了声音又叫了一次。这下,甜品店里的服务员终于听到了,笑呵呵地跑过来问,“先生,您要什么?”
  “奶茶和红丝绒蛋糕。”
  “好的,请稍等。”
  “谢谢。”
  服务员转过去的一瞬,那男人皱了皱眉,看着边上空出的地方十分不耐地说,“边倩倩……”
  接着他的声音就被雨声盖过,没有人听到他到底说了什么。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了,打算一共写三个故事,十万字左右。日常求海星(づ ̄3 ̄)づ╭?~
  我很清楚自己的水平,做好了扑街的准备但没有坑文的打算
 
 
第一章 
  昨天遇见那个男人的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天会在自己的床上看到那个男人,还被父母抓了现行。
  夏钰明躺在床上,脑子里浓浓的睡意被砰的一声关门巨响震的荡然无存。
  现在回想起来,他昨天一天的经历像是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言,处处都充满了荒唐的破绽。
  夏钰明今年大三,中文系,寝室里一共三人,一对情侣,王现和李超,加他一条单身狗。
  两个室友是在大二开学的时候好上的,好上以后每天血气方刚如胶似漆,一到晚上就又摇床又鼓掌的,弄得夏钰明很不好意思,只能尽量不在宿舍过夜。
  还好他家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个空房子,坐校一线坐三站就到,夏钰明跟父母打了声招呼搬了进去。
  昨天他早上晚上都有课,想着一个下午这么点时间要家里学校来回跑挺麻烦的,早上下课以后就回了宿舍。
  在宿舍午觉睡醒从床上下来的时候,室友王现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忽然大呼小叫起来。
  “你们知道我现在打工的这家甜品店以前发生过凶杀案吗?”
  “我好像听社团的学姐说过,对了,小明不是本地人吗?知道这件事儿吗?”
  “有点印象。”夏钰明换上球鞋,刚睡醒,脑子还有点钝,嗓音里掺着睡意,“那里原来是家咖啡店是吧?”
  “对对对!就是那里。”
  “嗯,知道。” 夏钰明对这类社会新闻不感兴趣,便自顾自地披上大衣又把晚上上课要用的书挑出来。
  “对,就是那家,那里还是个咖啡店的时候,一对男女因为感情纠葛,男的把女的杀了。”王现又兴奋又恐惧地说,“我刚听学姐说啊,当时那画面惨啊。那男的把女的捅死以后还不罢手,大庭广众之下又毁掉了那个女人的脸。当时那血溅的啊,啧啧啧。”
  夏钰明把理好的书装进了包里,打算等会儿去图书馆预习一下今天晚上要上的课。
  这学期运气不好,选了门据说挂科率极高的专业选修课,他对此十分担心,每次上课都异常认真,课前预习课后复习。
  “不过,我今天主要要说的不是这些,而是,这个礼拜有一个超级大帅哥每天来我们甜品店吃东西,一个人。”
  “有你老公我帅吗?”
  “比你帅多了。”
  “你个死没良心的,现在是嫌弃我了么?”李超哼哼唧唧地做泫然欲泣状,眼里却都是戏谑。
  “你怎么这么说,我跟你说人家帅哥虽然帅,但我还是最爱你啊。我爱你是爱你表皮下那独一无二的灵魂~”
  夏钰明面无表情地听着他们肉麻的打情骂俏背起书包往门口走去,他虽然不急着谈恋爱,但看着这别人恩爱心里果然还是不舒服的。
  也不是嫉妒,只是很想把头别开。
  “所以说,你一会儿帅哥的一会儿又凶杀案,到底想说什么?”李超问道。
  “那帅哥认识那个死掉的女的。”
  夏钰明走到门口正要开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好奇地停了一下。
  “我亲耳听到那男的坐在那里说什么边什么的,这不就是……”
  夏钰明听到这个姓心里咯噔一下,忍不住回头问,“他说的是不是边倩倩?”
  “啊,对,小明你怎么知道啊?”
  “对啊,你不是一直都不关心这种八卦的吗?”李超奇道,“怎么居然还记得那女的名字?”
  还真这么巧。夏钰明想了想还是坦白,这本来也没什么好瞒的,“开始我也不知道,你们说到边我就想起来了,因为我妈也姓边,这姓在这儿不太常见。
  前几天她还在和我叨叨,说是几年前她一亲戚的孩子叫边倩倩,在我们市上大学,因为劈腿被发现,她男朋友一气之下把她给杀了。还说最近那男的要从监狱出来了。
  没想到她就是几年前出事的那个学姐啊……这事儿闹得挺大的,当时登报了,不过没提名字。”
  “诶呦这也太巧了吧,不过这才几年啊,杀人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王现夸张地叫道,“卧槽,不是那帅哥就是杀人犯吧!还认识边倩倩。那,那他每天来店里是要干嘛,吓死我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宝宝别怕。”李超挪了几下椅子蹭过去亲了一口王现,“有我在。”
  夏钰明看了他俩一眼,本来还想告诉他们那男的是快要出来还没出来呢,结果这俩黏黏糊糊的样子让他闭了嘴转头就想出去。
  “诶,大学霸这么最近还没期末就去图书馆去的这么勤?”王现道。
  “你们忘了我选了什么课啊?”
  说完这句话后面齐齐传来两声吸冷气的声音,“大学霸你加油,我们在精神上支持你。”
  “精神就不必了。”夏钰明一脚跨出寝室,“你们在金钱上支持一下就可以了。”
  “滚!”
  “好走不送!”
  夏钰明走出寝室的时候天上没有太阳,北风吹过脸就同冰刀子刮过皮肤一样,又冷又痛。
  他竖起领子把拉链拉到喉咙口,双手插在大衣袋子里,低头抵着寒气快步地朝图书馆的方向走过去。
  到了图书馆的时候,平时不到考试没几个人的自习室已经奇迹般的没空位了,他只好背着书包打算去自己学院的楼里看看还有没有教室空着。
  从图书馆到他们学院还有些路,夏钰明走到图书馆边上的池子那里被迎面而来的冷风逮了个正着。那风来势汹汹,吹的十分有灵姓,也不知怎么的就钻进了他已经被领子围起来的脖子里,不过瞬间就把人身上的热气都散去了。
  他冻的抱住自己,算了一下学院离这儿的路程又想到了刚刚寝室里说的那家甜品店就在附近,于是改换了方向走出了校园朝马路对面走去。
  甜品店的整个装修都是粉色的,看起来浪漫又少女,一眼望去店里都是一对对的情侣。夏钰明看着店里成双成对的人,有种掉头就走的冲动,然而碍于寒风太过凛冽,最终还是作罢。
  他仔细看了看店里的座位,只看到了角落里有个人一人占着一张小桌子。
  夏钰明想也没想直接走过去问对方,“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那人放下手里的奶茶抬起头,看到他脸的那一瞬,夏钰明整个人就懵了。
  这是个美男子,一个让夏钰明看一眼就足够丢了魂的长发美男子。
  夏钰明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个人的容貌,这是一种完全超乎他认知的好看。
  这人眼睛长得不大也不深邃,脸也并非棱角分明,鼻子倒是够挺,可也算不上多出众,锋利的眉形与这张脸很合适却绝不是时下流行的样式。
  但就是这样看起来每一样都够不上审美标准的五官组到一起便有了种难以形容的美感,尤其是他把蛋糕放进嘴里时嘴角弯起的那几不可见的弧度,整个人看上去带了份近乎于天真的邪气,可如果说他样貌邪吧,这人没什么表情的时候这张脸又俊的十足端正。
  夏钰明从来没见过这样矛盾又独特的美人,心里很是稀奇,一双眼挪不开似的黏在那人身上。
  “坐吧。”
  这个人的声音也好听,像是玉石相击,脆中带着点儿冷淡。
  夏钰明莫名地感到了晕眩,跌坐到了那个男人的对面。
  他直勾勾地盯着对方,收不回目光,只觉得对方长得绝美,怎么看也看不够。
  那男人任他看着,也不管他,只是冷淡地喝着自己的奶茶。
  他就这么看着那个男人,直到肚子咕咕一声叫,饥饿感从胃部蔓延开来,肉体的不适让理智稍稍找回了些清明,他这才得以将视线从对方身上挪开。
  夏钰明抬手看了看表,诧异地发现已经五点多了,他竟然看一个男人看了一个下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