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神魔血祭 作者:香菜丸子(上)

字体:[ ]

 
  文案
  死魔灭的时代,神魔再临,再续前缘
  熔夜:“据说你杀了我。”
  凌煦:“不不不,你听我解释。”
  熔夜:“有仇不报非君子,先死给我看我们再谈。”
  凌煦:“好,来谈吧。”
  熔夜:“你倒是死啊?”
  凌煦:“刚才不是死过了么?”
  熔夜:“……”
  凌煦:“爽死的,嘿嘿!”
  熔夜:“……”
  【公告】
  1.每天早上十一点(11:00)准时更新,有事无法更新会提前请假哒
  2.V前单更V后双更
  3.魔王攻X战神受(攻上线会比较晚,精灵王是姊妹文中的攻,大家不要站错CP啊)
  4.说明一下,本文一共分三卷,第一卷 和第三卷是现在时,第二卷是过去时,如果按正常的事情先后顺序发展的话,应该是第二卷、第一卷、第三卷这样的顺序 
  【扫雷】
  1.玛丽苏,天雷滚滚玛丽苏
  2.有虐,但是会是HE
  3.文章分三卷,第一卷 第三卷是今生,第二卷是前世 
  4.渣攻贱受,黄-瓜和菊-花都不洁,攻是历尽千帆,受是被迫,不过总之不洁不洁不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orz好这一口的可以下嘴,不好这一口的不要来踩雷啊_(:з」∠)_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前世今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熔夜,凌煦 ┃ 配角:太多了 ┃ 其它:神魔
 
 
第一卷 再续前缘 
第1章 第一夜 主角他总是把天聊死!
  清晨的鸡鸣声将熟睡一夜的百姓们叫醒,熔夜从床上坐起身来,看着窗外泛白的天色,抹掉一头的虚汗。
  时常做梦不可怕,但做的梦都是一个样子就有点奇怪了,而同样的梦境,最近却格外频繁的出现在熔夜的梦中。
  梦境中的熔夜,穿了一身水色长袍,手持长剑,目沉如水,风-流-倜-傥,画面到这儿还挺好,但是细看,就有点不是味道了,因为熔夜发现自己不但提着剑,还长着翅膀,而且不止一对翅膀,是五对、十只翅膀!
  熔夜的对面站着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男人,长什么样不记得了,但是应该挺凶的,要不然自己这副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模样,怎么可能会被对方一剑穿心?对方一剑刺过来还不死心,好像生怕自己没死透似的,紧接着提剑一划,再来个一剑封喉。
  对,在这个梦境中,熔夜是那个被全副武装但是却被杀的那一个,这样的认知其实挺让人郁闷,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周围的场景也从未见过,但是梦见自己被杀,心里还挺伤感的,但是如果这被杀的梦境数十年如一日,隔三差五就在大半夜蹦出来让你重温一下,即便是再玻璃心,也实在没什么感觉了。
  熔夜整理了一下情绪,准确的说,也没什么情绪好整理,只是他有点低血压,每次起床如果起来的过猛,容易晕倒,所以每天睡醒了,熔夜习惯在床-上坐一会儿再起来洗漱。
  最近不怎么太平,朝廷里几个皇子争皇位,闹的是不可开交,幸好熔夜所在的怀城山高水远皇帝更远,对于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而言,影响其实并不大,只是比较好奇待新皇上位之后,赋税几何而已。
  然而适逢乱世,总是容易群魔乱舞的,天象之事熔夜不懂,也不信,但是百姓大多还是相信的,因此,就有不少活不下去的百姓见机起意,有装道士的,有装和尚的,然后拿着一堆自吹自擂多么有效、多么百鬼不侵的符咒,卖出天价来,好让自己再活一阵子。
  怀城南边有一片海,不知道是谁最先开始传出来的,说是战神死不瞑目,在找那些已经忘记虔诚和信奉的人当替死鬼,然后夜里就传出了鬼敲门的声音,第二天,人们口耳相传,皇城里的皇位之争他们不关心,但是妖魔鬼怪之事却被传的绘声绘色。
  “咚咚咚”,木门响起敲门声,这个时间来找自己的,只有明了。
  熔夜揩掉脸上的水,还来不及用帕子擦尽,就被再次想起来的敲门声催促,只好放任脸上的水滴滴答答地去开门。
  熔夜打开门,门外站着的男人显然没想到熔夜会这么快就来开门,被突然洞开的大门已经冷不丁冒出来的脸吓了一跳,身形略微一怔,随即调整心情,道:“又做噩梦了?”
  适逢乱世,朝廷动荡,百姓也不得安宁,皇族内部争权夺利,各地的百姓也有揭竿而起的,因此乱世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孤儿,而熔夜和明,就是诞生在这样一个乱世下的孤儿。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打哪儿来的,他们没有姓,只知道他们算是孤儿中幸运的,被一个好心的女人收养,女人因为不能生育,所以被婆家休了,这也免了熔夜和明不少麻烦。
  随着年纪的增长,常年劳作的养母在不久前过世,熔夜和明再次回到了孤儿的身份,不过他们已经长大成人,在生命中最需要人照顾的岁月,有养母的陪伴和照顾,在他们终于能自立更甚回报养母的时,养母却过世了,不禁让人唏嘘。
  熔夜摸了一把脸上的洗脸水,道:“这么早,做什么去?”
  明指了指南面的方向,道:“今天祭祀,海边挺热闹,不去凑凑热闹?”
  其实熔夜对这种凑热闹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只是反正闲来无事,不去凑热闹好像也没什么事儿能干,于是熔夜应道:“等我一下,马上就去。”
  熔夜应声关门,回房间快速地给自己收拾利索,而明则在门外等候。
  一盏茶的功夫,房门再次打开,熔夜的收拾也就是束个发而已。推开门,熔夜一边整理衣服下摆,一边道:“走吧。”
  祭祀在民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大小祭祀在不同的地方会有固定的时间,其中最为被各地所接受的,便是中元节的祭祀了,至于其他时间,则是看各地的风俗习惯。
  原本这个时节怀城是并没有祭祀的,只是因为最近传言纷纷,且不少人大半夜都有听到大街上的敲门声,或者自家的房门被人敲了,所以事情越闹越大,一位路过的道士在城中装模作样的又是占卜又是画符又是布阵的,最后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说是根源在城门外南面的那片海上。
  一是时间众人又是惊愕又是唏嘘,有些人说那道士是胡说八道怪力乱神,又有些人说果然如此前阵完全,你看老祖宗们留下的话不是都说了么,诸如此类云云。
  熔夜和明并不是本地人,所以并没有所谓的老祖宗们给他们留下什么话这种事情发生,他们是跟随养母一路逃难到这里来的。
  三年前,养母的老家闹饥荒,老百姓们活不下去,就纷纷离开故土,四处流浪讨生活,熔夜和明跟随养母来到怀城,或许是上天终于想起来好心人应当有好报这句话吧,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婆婆收留了他们。
  老婆婆因战乱儿子孙子一家子都死绝了,只剩下她一个,原本他是城里有名的手艺人,女红是一等一的好,但是因为年纪大了,眼睛花看不清了,所以日子过的是一天不如一天,要是再没有人支撑自己的铺子,恐怕不等他寿终正寝就得先被饿死。
  老婆婆看中了养母老实乖巧无依无靠,收留了他们,给了他们三个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养母很感激,日日努力工作,支撑起了老婆婆这个摇摇欲坠的针线纺。
  半年的时间,老婆婆把自己所有的手艺都传授给了养母,养母学成出师,秉承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感恩之心,想要照顾老婆婆终老,却没想到在养母学会老婆婆手艺后的三个月后,老婆婆在睡梦中无悲无痛的去了。
  针线纺就只剩下熔夜一家三人继续支撑,三年的时间,三人过了有生以来最平静且富裕的生活。
  但是好景不长,三年后的某一天,养母终于也支撑不下去了,或许是上天可怜她一生心存善念,没有让她吃多少苦,走的十分安详,同时也就剩下了再次孤身一人的熔夜和明。
  不过还好,两人虽然不是亲兄弟,但多年来相互扶持的感情在,虽然养母去世了,他们也会扶持着继续走下去的。
  这边是熔夜这十八年来的生活,人生的开篇好像全是悲惨,不过却不至于绝路,虽然一步步走的艰难,不过每次都是绝处逢生。
  这一次,随着养母的去世,两个大老爷们支撑起一间针线纺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短时间内靠这三年的积蓄好不至于立刻饿死街头,不过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饿死街头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人生中即将迎来有一个“绝境”,不知这次是否还能“绝处逢生”。
  熔夜和明一路步行出城,路上,明问熔夜:“听说过这片海的传说吗?”
  闻言,熔夜转过脸来,不禁挑眉,脸上的神情颇为玩味。
  这种表情下想让熔夜说出能听的话来,基本甭想,于是明赶紧在熔夜说出他不能接受的话之前抢先开口:“听说过就说听说过,没听说过就说没有,你这是什么表情。”
  熔夜打完表情牌,幽幽地转回过头来,半晌,还是没忍住:“我只是单纯的感慨,没想到你也挺有,嗯,少妇情怀。”
  明:“……”
  一口老血憋在胸口的明默默捂胸口,他只是觉得一路上两个人闷不吭声实在太压抑了,所以才随便找个话题聊一聊,而且别人家里天天都家长里短聊些有的美的,结果自己只是选了一个眼下最时髦的话题,怎么就成了……少妇情怀……一定是我早上的起床方式不对……
  而另一边,等了半天除了一句“听说过这片海的传说吗”之外半天也没再憋出一个字来,熔夜纳闷地转过头去,认真道:“挖坑不买坑,坑品有问题。”
  明:“……”
  所以这话一旦开口,接下来继不继续都是我的问题了呗……
  不说话是坑品有问题,说话了是少妇情怀,明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得出结论:好难抉择。
  不过想了又想,反正说不说都是自己的错,不说话这一路上实在太沉闷了,为了防止内伤加外伤的双重伤害,明决定还是继续刚才的那个话题:“我听了几个恐怖的版本,不过今天早上听到了一个不一样的。”
  熔夜一脸黑线:“铺垫不要,直接了当切入正题。”
  明:“……”
  娘,要不你把熔夜收了吧,要不把我收了也行,随便一句话都能把天聊死也是没sei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的基本属姓:把天聊死
  主角的基本属姓:喜欢男人并且自己还得是个男人主句的基本属姓:开心的时候大家陪着开心,不开心的时候大家陪着哭主句的基本属姓:总结不出来了,赶紧闭嘴去码字了orz
 
 
第2章 第二夜 总是被打岔的传说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然没有憋回去的道理,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明准备直截了当点儿:“传说混沌初开,天地万物以灵气化生,世间大大小小种族无数,为了争夺话语权和主动权,曾有数万载的战乱,最终奠定了神、魔、精灵三族鼎力的时代。”
  虽然只是个开头,熔夜已经开始撇嘴巴了,这么苏的开头,后面少不了狗血,再加上明明显进入状态的表情和语气,忍住了“少妇情怀”的再次吐槽,耐着姓子往下听,反正离城外的海边还有段距离。
  “三族鼎力的时间维持不久,大陆再次陷入战火,三族为了争夺绝对的主宰地位,明里暗里争斗不断,摩擦不断。”
  “数千年前,战况愈演愈烈,神族和魔族正式全面开战,两族势力相当,战事焦灼,魔王率领魔军攻打神族时,竟意外的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天使,两人跨越种族一见钟情——”
  这回可怪不了熔夜了,他已经忍了很久,可是还是忍不住了,吐槽道:“等等等等,首先这个神族、魔族、精灵族三族鼎力就已经很有槽点了,如果真的只有这三族,你我是什么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