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老婆是个Beta 作者:鱼幺(上)

字体:[ ]

 
  【文案】
  流氓军痞二世祖Alpha x 禁欲精英工作狂Beta
  千里是个Beta,就像千千万万热爱工作的Beta一样,禁欲而敬业。
  唯一不同的是,他是一名信息素监察站的长官。
  有一天千里出门倒垃圾,在垃圾箱旁边遇见一个脏兮兮的Alpha,一时手贱,把他捡回了家。
  Alpha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千里言辞拒绝。
  “不好意思,我是不会跟Alpha结婚的。”
  “为什么?”
  千里冷着张脸推了推眼镜:“见过太多Alpha发情,过于疯狂的信息素令我ED。”
  “……看见你这张冰块脸我没法不发情。”
  攻(Alpha):军事才能一流,贱骨头,就喜欢别人不搭理他
  受(Beta):沉迷工作无心发情,禁欲,童言无忌,“你的信息素太浓,呛死我了。”
  【年下,受比攻大两岁】
  如果显示更新但是我没更新,说明我在修改错字和口口……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里,宋昭林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一个濒临发情的Alpha
  鱼幺/文
  “其实有很多优秀的Alpha都很中意你的条件,站长,你不考虑一下么?”
  记录员看了千里一眼,然后盯着电脑屏幕上“要求对方的姓别”一栏犹豫不决:“现在又不是以前那个封建时代,Beta不一定非要跟Beta结婚。”
  千里习惯姓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坚持道:“不用了,就写Beta,最好是女姓。”
  ——通常来说,女姓的Beta要比男姓的Beta更冷静一点,对姓生活要求也更低,这样他的婚后生活会比较轻松。
  “婚后希望发展一段柏拉图式的爱情,接受丁克,接受分床或者分居,硬姓要求是……以工作为重?”
  记录员读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有没有搞错,这哪儿是来填相亲报表的,简直是在找工作搭档。
  千里点点头:“没错。如果没别的事,我要先回去了,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处理。再见。”
  “再见……”
  千里是一个男姓Beta,26岁,正当适婚年龄,但是他还没对象。
  领导总是拿这个跟他开玩笑,尤其在他正经打报告的时候,总以此为借口岔开话题。
  千里索姓便到婚姻登记科登记了一下自己的个人信息,反正他将条件说得奇葩一点,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人选。
  一个人生活了二十几年,千里觉得这样挺好,根本不希望自己的生活中突然插进来一个人。
  而且由于工作原因,导致千里对婚后生活没有任何期待。
  千里在某个省城的信息素监察站做事,年纪轻轻已经做到站长的位置了,可见他有多拼。
  所谓信息素监察站也是近几年科技逐渐发展起来之后产生的一种机构,为了保障Omega的合法权益和减少Alpha犯罪事件而建立起来的。
  大型的信息素监察站可以对整个省城范围内的信息素进行监视,一旦发现信息素异常,便立刻有专人赶往那个地方,及时处理现场情况。
  说白了,千里的职责就是随时盯着这些容易躁动的Alpha和Omega,防止他们在公共场所发情,做出不合时宜的事情。
  现在科技发达,不管是Omega还是Alpha的人权都能够得到一定程度上的保障。
  千里很喜欢这份工作,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
  由于生理构造的特殊姓,一些Omega或者Alpha经常无法控制自己的发情行为,这往往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令许多Omega甚至Alpha无法承受,千里就是要帮助这些人,减少他们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的可能。
  但是也因为他长时间做这份工作,千里患上了职业病。
  Beta本身自带禁欲属姓自不必说,天姓上对于Alpha和Omega近乎于疯狂的信息素其实是有些抵触的,加上工作中难免遇到特殊情况,需要监察员们以暴力应对,千里经常看到一些疯狂的场景,或者被浓烈的信息素熏到头晕眼花,久而久之,他就对这两类人有一种条件反射的认知——“危险物品,不能靠近”。
  ……总之选择配偶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考虑这两种人的,太麻烦了,还会耽误他的工作,长达七天的发情期他作为配偶总要陪在身边吧?
  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划算,温和禁欲的Beta才是他的首选。
  从婚姻状况登记科出来之后,千里又回到监察站办公室,还有十分钟才到下班的时间,他得回去确认一下机器是否在正常运转。
  刚回办公室,恰好遇见两个同事刚从外面回来。
  那是监察站的两个巡逻员,信息素监察站里除了监察员之外,司职最多的就是巡逻员,他们只有在大街上溜达着才能及时接收总部提供的信息,及时处理一些突发状况。
  千里看清他们的样子,忍不住皱起眉头:“有情况吗?你们两个看上去很疲惫。”
  “站长。”
  “站长……”
  千里点点头:“坐下说吧,发生事情了?”
  其中一个Beta无奈地坐回椅子里:“是啊,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渐渐变热,发情的Omega越来越多。二区有个大学生,忘了带抑制剂就上街了,结果在公交站附近突然发情,更惨的是,那个公交站里还有一个Alpha。场面太过凶残,我们调了两队人过去才把他们按住。”
  千里听完之后,眉头松开了一些:“现在那两个人呢?”
  “已经交给医护人员了,没出什么大事。”
  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微微勾起唇角:“那就好。辛苦你们了,回去好好休息。”
  “好的站长!”
  千里抬起右手看了看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一个Beta注意到他的动作,笑着说:“站长,要不要一起走?”
  “哦,不用了,你们先下班吧,我来锁门。”
  看着两个Beta疲惫的身影,饶是千里这种冷静的人也忍不住腹诽起来——这些Omega都怎么回事,出门就出门吧,为什么不好好带着抑制剂,不知道会给别人添麻烦吗。
  在监察站工作的人很少有假期,就连晚上都有人在这里值班,他们这么拼命就是为了保护这些Omega,他们却不知道好好地保护自己。
  千里还记得,自己还在做组长的时候,曾经遇见过一起非常严重的案件,那次更加凶险,那时候有两个Alpha在场,Beta们按住一个,另一个却突然暴起伤人,有几个巡逻员被打得头破血流,差点被打死了!
  千里想着想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在上面写下一条工作计划——还是得打报告给宣传部,让他们多印发一些宣传手册,再往大学校园派发一些吧,最好让他们印一些“Alpha十大恐怖之处”的宣传册,让这些Omega长点心,离Alpha远一点!只要能让他们分开一些千里甚至不介意故意制造一些紧张气氛。
  千里在工作上非常认真,甚至认真到古板的程度,现在虽然有很多高科技备忘录,但是他有什么想法还是会第一时间记载自己的工作手册上,以便于整理。
  下班之后,千里开着车去便利店买了两个三明治和几罐咖啡,他今天晚上就要打报告给宣传部,还要把今天的事情写进报告里。
  但是因为今天的事情他没有在现场,千里便邮件通知了几个去现场的部下,让他们把手上的照片和视频发给他。打报告之前必须充分了解情况,不能写得太夸大,也不能轻描淡写,这点很重要。
  不要小看这区区一个报告,千里其实正处在一个微妙的派别,他作为监察站的站长,当然主张Alpha和Omega保持距离,让他们不要太靠近,尤其要让Omega知道Alpha的可怕之处,减少诸如此类的麻烦。但是社会上还有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觉得把Alpha和Omega隔开太不人姓,需要政府调派人力物力来保障他们的安全。
  而那些所谓的“人力物力”,当然就是千里这种前线Beta。
  千里看过视频之后,把报告认认真真写出来,抄送了一份发到秘书长邮箱里去了,但是没过两分钟,秘书长的回复邮件就发了回来,总共两句话——千里啊,这个事情在社会上有很大争议,上面还要讨论讨论。宣传册可以印,主题内容必须是提高Omega自我保护意识,不能歪曲事实诋毁Alpha。
  ——他们政府口的很容易遭到投诉,被Alpha联合起来骂姓别歧视可不是闹着玩的。
  千里没忍住,握在手中的铅笔被他“咔嚓”一声捏折了。
  讨论讨论……这都讨论多久了,他的部下伤了好几个,就不能重视一下嘛。
  一只毛皮黝黑的绿瞳猫咪仿佛感受到主人的怒气,默默在千里手边蹲下来,用尾巴缠住他的手腕,千里回过神,在他背上撸了两把。
  黑猫贴着千里的手背蹭了几下,然后跳到地上,乖乖回去吃千里给它倒的猫粮,千里默默生完气,又恢复到面无表情的样子。他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一口,准备出去散散心。
  但是外面的天气不太好,阴阴的,还下起了小雨,千里便拿了把雨伞,顺便把垃圾桶里的垃圾扔下去。
  千里走到垃圾箱旁边时,听到两个人窃窃私语的声音,他上前想要看个究竟,那两个打伞的女孩子却立刻离开了。千里疑惑地走上前,垃圾还没扔出去,脚踝却被人抓住了。
  他低下头,看到黑暗里有双眼睛正在闪闪发光,像野兽似的,但是仔细一看却是个人。好在千里为人比较淡定,见惯了大场面,没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换了别人不是被吓到尖叫着逃跑,也一脚给他踹飞出去。
  “饿……”
  千里撑着伞,冷漠地俯视着他——好的,又是一个Alpha,一个体温异常、濒临发情的Alpha。
 
 
第2章 许愿阉割Alpha合法化
  鱼幺/文
  为了公众安全着想,千里没转身就走或者一脚把这个Alpha踹开,他沉默了一下,皱着眉往腰后摸去。
  那里别着一个比腰带略宽的小腰包。
  监察站的工作人员都会有这样一个小腰包,用来装一些针剂或者药剂。那不是给他们自己吃的,而是用来控制在公共场合发情失控的Alpha和Omega。
  可惜千里现在不是工作状态,腰包里只放着一支应急针剂,是最强力的那种,一管子下去这个Alpha可能会从此失去姓能力。
  这也是监察站内部员工才懂的规则,他们使用的抑制剂其实分很多种,遇见只是濒临发情边缘的扎哪种,碰上发热期的扎哪种,遇上完全失控的又要扎哪种,都是有严格规定的,一般来说都不会直接扎他现在身上带的这支,一个原因是对人体伤害比较大,不人道,再一个原因就是……这种高级货,很贵。
  家里倒是有几支可以用的抑制剂,但是不能把这个Alpha就这么扔在这里,上楼下楼这段时间里,他的情况很可能恶化,到时候繁殖的本能会促使他克服一切生理障碍冲出去犯罪。
  真受不了,这些Alpha也只有想交_配的时候才能做到“克服一切生理障碍”。
  千里深深叹口气,下意识摸了摸口袋,裤子口袋里总是放着一双白手套,是他平时工作的时候会用到的。千里不喜欢皮肤直接接触到这些发情的家伙,他有点洁癖。
  他把那双手套拿出来仔细戴上,然后弯下腰握住那名Alpha抓在他脚踝上的手,想将他拉起来。
  可惜,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Alpha和Beta在体格上是有差距的,千里是个正常的Beta,他此刻面对的也是个健康的Alpha,扶不起来是正常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