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师父太高冷 作者:冷月死神

字体:[ ]

 
文案
 
御林峰首席弟子萧云言,天之骄子惨死黑手,一代温润君子,竟是死无全尸,被人女干计欲炼成终极武器,却生了岔子,丢失带有七情中的三魂。
 
只剩三魂的萧云言,千万恶灵酝养其魂,百年之后,一代鬼宗,横空出世。
 
据说,他姓情暴戾,满是恶念。
据说,他离经叛道,大逆不道。
 
当三魂七魄得以融合,那个温润的萧云言,还回得来么?
 
ps:估计有大量回忆杀,进度有点快。
杜撰的修道与修仙是不一样的,皆可长生。
 
内容标签: 恐怖 仙侠修真 悬疑推理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云言,林长风 ┃ 配角:林玉染,木癸,魏北洛,程默,田青青 ┃ 其它:缘起缘灭佛难渡
 
 
第1章 楔子
汝为何如此怨气?
只我一人,沉寂百年,无人问津。
道义崩塌,天下人都视我为祸端,呵!
 
汝心中可有道义?
道义?你同我谈道义?若你是我,你只会想着如何才能杀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抽筋拔骨死无全尸又怎样,若我成不了佛,那便成魔。
 
所谓人间善恶,皆由人心,利与怜,如何抉择?
 
御林峰白殿堂
“萧云言,我只问你,这罪,你是认,还是不认!”
“师傅!”
“师傅!”
“师傅,我......认!”
“好,既认罪,那便是确有此罪,如此,这罚,你便得受着……”
 
丁卯三月,御林峰峰主林长风,于御林峰百殿堂各峰长老及人间知名人士前大义灭亲,将座下大弟子萧云言从御林名笺除名,再无大弟子萧云言。
而御林峰众弟子皆无人敢为其求饶,御林峰的名人,众弟子进峰的榜样,就此陨落。
 
三声师傅,却是师徒缘尽。
你为了给天下一个交代。
废我修为,我认!
百殿堂四十九鞭,我认!
天下要的是一个解释,你给了。
可是,我呢?
 
滴答,滴答,滴答......
是夜,黑漆漆的一片,一开始只是几滴水珠不经意间落下,却没给人反应的时间便变成了瓢泼大雨,让人措手不及。此时的御林峰也不如往常的热闹,让人只能感受到一股死寂。雨下得很大,御林峰的弟子按照往常的份额做完手中事务便匆忙回到住处,毕竟谁也不想全身湿冷刺骨。
 
“诶!你说,这雨,是不是来得有点蹊跷?都连着下了小半个月了,我记得以往御林峰可是天是天,云是云的,这自从云言师兄出事就......”
“你闭嘴,现在整个御林峰谁还敢提他的名字,你也不怕闪着你的舌头,快别说了,提到他你就等着倒大霉吧!”
 
两个新进御林峰的弟子手中正在收拾着略微发黄的棉絮,窗外的雨声逐渐融入黑夜,让人越加心烦,逃不脱也躲不掉。
新人总是会被师兄们欺负,所谓的教你规矩,特别还是资质特别差的门外弟子,哪像萧云言师兄,听说,他的资质是极好的,对人温和有礼,如今却变成了御林峰全体弟子无人敢提的人。
以往的天之骄子,却连尸骨都不止去向,据说,御林峰峰主大义灭亲,座下大弟子最终被抽筋拔骨,是死无全尸的,也有弟子传言,萧云言只是被御林峰峰主关在了尧山窖里,永世不得出窖。
这些,都是新弟子听来的,真假无从得知,毕竟,现在的御林峰,提到萧云言,就会是一阵腥风血雨,因为,有人维护他,也有人憎恨他,无论哪边,都惹不起。
 
 
御林峰的峰内,御林阁
在檀木案桌上,昏黄的烛火还在敬业的摇曳着。
此时已是午夜三更,桌旁却还端坐着一人,此人一袭白衣,面容俊逸,一身温和之气,不染纤尘。此人便是现任御林峰峰主林长风。
林长风手执一纸,神情微肃:云言事可真?师祖欲归,三日达。
 
师祖,你就算回来了,也来不及了。
林长风一半的面容隐没在阴影中,看不清表情,只有那温润的眼睛泛出一阵累意。将手中的纸折好叠入衣袖,站起身看了一眼窗外形影交错的黑夜,风吹得门窗发出丝丝哀叫,让人心神无法宁静下来。
最近的天,是越来越不明媚了。
 
御林峰峰主首席大弟子,萧云言,温润如玉,待人温和,处事接物都适当有方,基本上人人称赞,当初的萧云言有多风光,那么此时的萧云言就有多凄惨,人间夺妻之恨,杀子之仇也不过如此,而萧云言,人人称赞的一个温润公子,却落得个尸骨无存的结果,究竟缘由为何?
缘由为何......
 
 
 
 
 
作者有话要说:
哎!看官看官别走啊!能在茫茫书海中点进来,也算是个缘分,我会好好继续努力的,你就收藏一下下吧~QAQ
 
 
 
 
 
 
第2章 第一章 树洞槐
“嘿!我得儿意的笑呀!我得儿意的笑,笑一笑嘛十年少!”
青青绿草,阳光正好。
楼梯状的田间美景无限,一个头上扎着一只冲天发髻的孩童摇摆着手中的狗尾巴草蹦跶着。
孩童名叫何豆豆,是石榴村何老太家的宝贝大孙子,也是石榴村无人不知的小霸王,年岁十一,却胆大得让人无可奈何,顽皮得厉害。
虽然何豆豆的年龄不大,但是却有着不少的追随者,少说也有十来人,都是村里顽皮程度排得上号的人。
不过,今天这一帮追随者并没有跟着何豆豆在一起玩耍。
蹦跳了大半天,何豆豆来到了自己的秘密基地:树洞槐。
 
树洞槐是何豆豆自己给起的名字,据村里人唠嗑的时候说过,后山坡下的那一棵老槐树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了的,长得莫约三人高,但是却十分的粗,两个成年男子和着抱都抱不完,树干十分的干瘪粗糙,却从来不见有鸟禽在上面筑窝。
据老人们说的意思就是,槐树啊,阴气重,特别是后山坡下的槐树,在以前呐!那地方可是经常打仗的地方,每年都在打,死的人那可是数不胜数的,死了的士兵很少能有一个埋骨的地,不是等下一场战争被马蹄人腿什么的踩成肉泥,那就是风吹日晒的变成一捧黄土,反正这么多年了,那个地界是很少有人去的。
至于那棵年岁已久的老槐树,何豆豆是偶然发现的。
在一次趁张老三在自家院儿晒着太阳睡着吊椅的时候偷偷拔了他嘴角痦子上的毛,结果就被张老三提着扫帚一路追赶,跑得鞋都失踪了。
 
等何豆豆缓过劲来的时候,才发现跑到了后山的地界儿。
来都来了,那不参观参观,岂不是白被追了这么久?
何豆豆一直认为这是自己与树洞槐的缘分。
树洞槐的名字的来源是老槐树的背面儿有着一个类似狗洞大小的树洞,在临近树根的地方,大部分被枯草遮盖住,十分隐秘。而何豆豆想着,反正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就先呆着吧!
反正最终肯定会出去的。
就这样,何豆豆就扒开枯草,爬进了树洞里。
直到快傍晚的时候,何豆豆才隐约听到自己小伙伴和何奶奶叫唤自己名字的声音,由远及近,十分清晰。
何豆豆赶紧爬出树洞,向着小伙伴们跑去,当时天色已晚,大家都只顾着看何豆豆身体有没有受伤,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老槐树:并没有风的后山,槐树的树枝却微微摇晃着……
 
至此,何豆豆记下路线,没人陪伴的时候,就经常跑到老槐树的树洞里睡上一觉,特别是难耐的夏日,树洞里睡一觉,绝对是非常惬意的。
不过今天何豆豆并不是来睡觉的,因为何豆豆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树洞槐看着了无声息,为什么却没死呢?感觉就是还活着。
 
何豆豆决定自己去研究研究。
嗯,外部看起来...还是这么个要死不活的样儿,那进去看看吧!
想着,何豆豆便轻车熟路的钻进了树洞里。
 
老槐树的树洞从外边看起来虽然只够小孩爬进来,但是洞内却别有洞天,老槐树外面的槐树皮是呈灰褐色,但是树洞里面却是暗红色,半点不见灰褐色,并且洞内空间还挺大的,当然,这是相对于小孩子来说。
 
何豆豆在树洞里看了看,依旧是暗红色的干燥老树皮,又伸手摸了摸,很脆,双指一碾就碎了,果然,树洞槐是不一样的,何豆豆心里生出几分欣喜。但是树的一圈都看完了,也没发现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树洞槐生存至今。
何豆豆拍了拍手,疑惑的站起身来,却忘记了树洞的高度比自己要矮上一点,一下子撞得头顶发疼。
“嘶...诶?这个硬硬的东西是?”何豆豆抬手摸了摸顶上的树洞中心,其他地方都是脆脆的,但是正中间有一点却是十分的硬。
何豆豆好奇的蹲下身抬头看着头顶:树洞的顶部正中,有一块不大的白色镶嵌在以波纹状散开的年轮内,通过从树洞口透进来的光线,何豆豆发现在那正中的白点周围,有一圈一圈的暗红色年轮包围着白点,逐渐加深,没多久,何豆豆感觉一阵恶心之感涌上胸口,憋闷得厉害。
爬出洞口缓了缓,何豆豆想着,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难道,这棵老槐树其实有...心?
想想都觉得不可能,摇摇头,何豆豆又钻进了树洞,试着扣了扣那抹白色。
“诶?扣下来了?”几乎没费多大的力气,何豆豆就将那抹白色的东西扣了出来,状似短棍,却不怎么大,捏在手中刚好一截,两头呈突出状,只有何豆豆的一截拇指那么长,颜色说白也不是纯白,似乎还带入了点老槐树的暗红色,倒是像自己经常收集的那些彩色的小石头一般。
莫名的,何豆豆就是很喜欢这块东西,想着这是自己找到的,当然就是属于自己的,便安然的将这块小白石装进衣兜里。
在这里折腾了这么久,何豆豆爬出树洞便回到了石榴村。
身后,老槐树逐渐泛起了绿意。
 
石榴村,村如其名,盛产石榴,不过现在才七月底,花期才过,所以石榴村的村民们倒是不用太忙碌,大多都是在家整理一些碎事。
“诶!豆豆,你这又是去哪里野去了,你看看你那小凉衬咋红丝拉糊的。”村口一位正拿着个簸箕颠着陈旧老谷的杜大娘猛然看到何豆豆,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何老太家的何豆豆,真的是让人不省心,你看,这前两天才上身的新衣裳,这没几天呐就给祸祸成这样了,天蓝色都直接变泥红色了。
 
“没事儿,不牢您老CAO心,我还有一件呐!”何豆豆也没大搭理她,这杜大娘,谁都烦她,那嘴就没个把门的,谁有点啥事最好别让她知道,不然全村都得知道了,还特别爱管别人的闲事,这就让人糟心了,何豆豆好几次闯祸就是她去告的壮,可没让何豆豆恨死她。
何豆豆回了一句就跑了,吓得围在杜大娘脚下准备找食吃的鸡群一阵跳串,杜大娘正准备念叨的嘴还半张着……
 
“真是个败家子!”回过神的杜大娘低头继续筛选着。
进村后的石榴村在这个时间段可是异常的热闹,妇人在准备晚饭,男人们扛着砍来柴火对比战况,看看谁家今日的柴砍得多,一些年岁较大的老人则在围在马老六家门口一起下下棋,唠唠嗑儿......
 
“奶奶,我回来了,我饿了!”隔大老远的,何豆豆一进院子就张开嘴干嚎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