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关于隔壁住了个死神的这件事 作者:参宿七勺堂

字体:[ ]

 
简介
说出来可能有人不信,住在柯复隔壁四年不务正业的帅哥,是个死神。
对方有个捉魂师朋友,还有个道士后妈,最匪夷所思的是,他上司是阎王爷。
柯复喜欢他,想和他约会。
他却冷酷地说:死神上班时间禁止谈情说爱。
欢乐斗地主赢符咒,50块赌老妖怪攻受,你们灵界的规则这么草率的吗?
什么,要下地狱?什么,他也有灵力?
打扰了,其他的就算了,请问你家那位黄毛死神能带走吗?
【排雷:6岁年龄差,攻撒娇设定有,前期进展缓慢,不好看x3】
*柯复x林将(四声)忱
*寡言人妻奶狗攻x不务正业年上受
*前者为攻,请勿站错w
 
00 是什么人?
 
一息之后,柯复得以看清他的眉眼。
 
湖泊色长衫单衣,蓝底绣薄银浮纹,笔和厚厚一叠账单别在腰间,浑身上下哪点都不像柯复平日见过的他,除了那双熟悉的、仿若匿着光的眼睛以外。
 
柯复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最中意的也是这双眼睛。
 
浅金的瞳孔泛着光泽,澄澈、明亮、毫不闪躲。
 
千言万语堵在喉咙,可柯复还是遵从人设,把震惊惶恐不可置信,缩短成了最精悍的二字——
 
“死神?”
 
“……”一发命中。
 
正在上班的林将忱有些尴尬。
 
在医院病房执行公务期间,被几年里看不到一次人,近来一个星期却起码能打十几次照面的帅哥邻居撞见,并准确戳中了身份。
 
短短数十秒的沉默对峙间,林将忱在猜,这小伙子居然能看到死神,他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身份。
 
柯复则满腔疑问,像好奇宝宝一样上下扫描着林将忱身着的单衣。
 
——质量精美,有点想摸。
 
林将忱调整好心态,深呼了口气,撑着窗沿坐在一侧,嘴角微微抿起一丝弧度。
 
“如果我说不是,你相信吗?”
 
柯复站直了身体,不慌不忙地解释:“我是编剧。”
 
林将忱一脸理所应当:“我知道啊。”
 
死神局所掌握的档案资料里可是有每个人出生以来的记录备案的,更何况柯复还是他的近邻,没理由不事先查清楚。
 
柯复又重复:“我,编剧。”
 
林将忱在空中荡着双脚,琢磨不明白柯复的意图,不耐烦地问他:“行了,你到底要说什么?”
 
柯复笑了笑:“如果你不是——”
 
林将忱呼吸一窒,听见对方继续道:
 
“那台词功底不错。”
 
“……”
 
林将忱为数不多的敬业精神正趋于崩裂。
 
tbc.
 
01 脑洞大开?
 
时间倒流回半个星期前,两人初次见面的那天晚上。
 
柯复把最后两箱行李搬上来,脚顺便一带,把门关上。
 
纸箱统统堆在一边,他从便利袋里翻出瓶刚买回来的橙汁,咕嘟咕嘟两大口灌下去,干渴的喉咙和心灵得到了满足,人生又重新充满了希望。
 
“都搬完了?”听到关门的响动,电话另一头的人才开口道。
 
柯复下楼拿最后一批箱子前,正好接到室友杨帆打来的微信电话,和人交待两句索姓没挂断,就把手机开了免提扔在一边,自己先下楼搬东西了。
 
“你住的公寓可真坑,电梯什么时候维护不好,那么多东西,得折腾几趟才能搬完……”
 
另一头的人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昨天你走之后大哥也喝多了,你也知道大哥那块儿壮得跟牛似的,我和小宇子抬都费劲,我们仨在旁边的快捷酒店住了一晚大床房,差点没挤死。”
 
“唔。”柯复咬着水瓶含糊地吱了一声。
 
那人不太高兴:“‘唔’是什么反应啊。”
 
“就是,倍感同情。”柯复笑着说:“下次换地方,我这方便。”
 
他四年前选了一栋市区内靠近西边市场的单间公寓,距离繁华商业区挺远,整座小区住的基本都是过来养老的,环境算不上宜人,但好在设施齐全,四通八达。
 
地铁口和公交车站在出了小区对面的拐角街口,离柯复现在隶属的公司和学校都近,还挺便利。
 
不过对于那时刚刚经济独立的他,最吸引人的一点就是——便宜。
 
“方便个屁,你就是想成功忽悠我们,你就不用出门了!”对方暴了句粗口:“我还不知道你?!”
 
言外之意:谁还能有你懒?
 
柯复被拆穿后淡定地喝了口水,不可置否。
 
学编剧这一行,柯复可谓同期生中bug般的存在。
 
初中时期开始投稿,高中是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作家。连跳两级,17岁被梦大录取。
 
科班出身,文笔扎实,门面形象又好,大二随便写的剧本被回校宣讲的学姐莫久一眼相中,推荐给她所在的剧组,没过两天便接到剧本录用的签约通知。
 
不知是巧合还是撞了狗屎运,负责柯复剧本拍成电影的导演,是当今名作拿到手软的导演之一,陈锐言。
 
一部电影两个半小时,剧组拍的时候临时缺个群演,便拉了在旁围观的柯复上去,柯花瓶站了五六秒圈了一批粉丝,制作人见他有潜力,建议他是否考虑出道时,柯复只说了一句——
 
‘不出道,太累了。’
 
如上,经典的六字真言不知道怎么在学校传开的,回到院内,看不得柯复出头的人巴不得他赶紧毕业,滚出学校。
 
结果柯复离校跟剧组拍摄没两天就放暑假了,再开学时,带着最佳新人编剧的头衔回来了。
 
不仅没滚,还自带了加血buff。
 
柯复前脚进校门,后脚与他合作过的那家影视公司便第一时间找上门,他本想以大四有论文答辩为借口拒绝,对方一磨再磨,最终以潜力新人编剧的身份将人收入麾下。
 
然而这不过是表面光鲜亮丽的一层,柯复到底是什么样只有和他朝夕相处的室友才知道。
 
柯复看似为人高冷低调,可和他青梅竹马又是同院同寝的好友杨帆却清楚得很。
 
柯复这人,第一不爱动,第二怕麻烦,两者混加在一起才误给人一种高岭之花的气场。实质贪吃贪玩一个不落,随和又没脾气,准老好人一个。
 
柯复的懒是出了名的。
 
明明自己家就在临城,往返不过两个小时,愣是在外面租了新公寓,长假回公寓自己住,不撑到除夕绝不回家,不忙的时候可以做到三天不出门,在寝室鼓捣吃食,自娱自乐,自给自足。
 
要不是这次拿到签约,进了公司的工作量剧增,宿舍门禁后不好工作,情局所迫,柯复估计懒死也不肯从寝室出来,搬到平日闲置的公寓去。
 
杨帆大他几岁,总有CAO不完的心,这些缘由他都懂,可是还是忍不住多嘴:“搬了也就搬了,离签约的公司近点也好,可是你能不能趁这个机会再找个像样的地方?”
 
柯复不解:“这儿怎么了?”
 
“哥你信我,正常人用脚趾头找都找不到比你这间更差的房子了,东边有一排高级公寓你不住非跑到这来。”
 
“……那边远,太累了。”他皱眉。
 
杨帆震惊了:“这么近都累,柯老师你是不是肾虚……那干脆买台车啊,反正也要参加工作了,给自己配辆车不过分吧?”
 
“开车更累,不如不搬。”柯复歇好了,起身从沙发上捞起手机,按掉免提贴在脸侧,杨帆的声音直直撞入耳中。
 
杨帆直翻白眼:“那敢问柯老师干什么不累?出道累不累?”
 
柯复带着新人奖回校,同寝室的时常调侃他,尊称一句‘柯老师’。
 
“能不提出道了吗……”柯复还认真想了想干什么不累,回答道:“睡觉,吃东西,做东西。”
 
他说了一大堆,精简起来还是四个字:在家宅着。
 
“这边挺好的。”柯复强调。
 
杨帆站在阳台,插着腰反复劝说,感觉快要磨破了嘴皮子:
 
“小区旁边有卖菜的小摆摊,大爷大妈的吆喝从早到收摊都不带停的。待在这种环境下,你还搞不搞创作了?”
 
他不甚在意,随便找句话搪塞:“呃,艺术源于生活嘛。”
 
柯复说完,听到那边杨帆猛吸一口气,应该是还准备接着说,柯复吓得及时打断:“晚安,睡了。”
 
然后眼疾手快,毫不犹豫地按下挂断键。
 
杨帆急促地反驳直接被掐断在一阵忙音中。
 
柯复点开锁屏低头算时间,果然电话挂了没几秒,手机又开始‘叮咚’作响。杨帆一口气发了好几条微信来。
 
【巾凡】:CAO,好心当成驴肝肺!
 
【巾凡】:对了,光跟你废话都差点忘了。
 
【巾凡】:我下班碰见咱导师了,她让我转告你,专业课的大纲发到群邮箱了,你记得看一眼。
 
柯复慢悠悠地敲上:
 
【哦,然后呢】:知道了,帆妈。
 
【巾凡】:去你的!
 
杨帆又骂了两句,见柯复没回就没声了,估计是放弃游说去洗澡了。房间顿时陷入一片寂静,静得让柯复有些不习惯。
 
他坐在仍铺着白布的沙发上,左顾右盼,视线落在门口,对着没拆封的行李发了会呆,等半晌身上那股热劲逐渐散去,柯复摸了摸肚子,决定先鼓捣点吃的果腹要紧。
 
冰箱是两年前买回来的,太久没回来,偌大的双拉门里只可怜兮兮地躺着几瓶矿泉水,干净得连头蒜都找不着。
 
这次搬家走得匆忙,锅碗瓢盆寝室里其他人用不上,作为饯别礼全留给了他,邮递要明天才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向主张居家主义的柯复只好将搬家后的第一顿饭寄托在了方便面身上,还是不能煮只能泡的那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