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ABO】禁羽 作者:洛芩苌

字体:[ ]

 
简介
【属姓(上)与文案(下),平时日更周末随缘】
属姓:
1. 强势狼王AlphaX痴情美人Omega
2. 前期一见钟情,顶名替身;后期有可爱球球,追妻火葬场
3. HE,不是坑,放心看
4. 非典型ABO,小攻Alpha作为狼王可以标记小受Omega,本作唯一的AO,有发`情期和信息素
5. 中元节开坑,评论续命,但求评论(哭哭)
【文案】
盂兰胜会之日,铙吹歌舞,旌幢触天。他转身撞入那人怀里,惊憧之余放跑了臂弯中的红眼雪兔。
——“你这骗子,是何居心?”
——“既然是骗子,自然是想骗一样东西。”
——“我身无长物,有什么值得你骗的?”
——“那便只能骗你十分真心了。”
长安城灯火锦簇,彻夜不休,一景一物皆入了诗,入了画。
流羽为这一面之缘、一寸执念,舍弃旧人与故土追到草原,却不料成为昔日自己的替身;
傲睨天下的牧铮亦不会料到,惊鸿一面后此去经年,他仍有幸听到那人情有独钟的答复。
“现在……我瞎了,也快死了,你还想要吗?想要,就都给你。”
天下之大原本尽在掌中,他却无处找回他的爱人。
曼珠沙华,白雪飞鸟。似是故人归。
 
第一章 传书
 
大殿中央,跪着一名黑发白衣的男子。
 
他身材消瘦,背影伶仃,白色长衣单薄朴素,与身旁一众姿容绚丽夺目的女子截然不同。男子双手缚于背后,长发半掩眉目,只能瞅见冷汗津津顺着他削尖的下巴坠在单衣上。皓齿咬紧了下唇,在苍白的唇瓣刻下一抹红。
 
青砖地上铺着黑色熊皮,靠近王座的位置扔着一只死去的白羽信鸽和一条细丝绸缎。
 
帘幕被一双大手揭开,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举目看见了跪在大殿中央的男人,脚步一顿,扬起了下巴,目露不虞嫌恶之色。
 
“王上!”
 
立于众人最前方的女子头戴九珠冠,身披七彩霞,见到男人的一刹立即跪拜于地,双手交叉置于额前,恭敬叩首。她身后的妃嫔和侍女纷纷垂首跪地行礼,不敢有丝毫僭越之嫌:“狼王!”
 
狼王颔首示意众人平身,单手支颐坐于王位之上,斜睨着阶下衣着华丽的女子,并不看那形容单薄狼狈的男人一眼:“有什么事?”
 
“王上,牧珊不敢擅权。”女子坦然起身,恭顺而不失威仪道,“今日之所以拿流羽,是因为抓到了他通敌的罪证,不敢不禀于王上。”
 
那跪于大殿中央的男子,正是流羽,是人族皇帝赐给他的“妃子”。虽然名为“妃”,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男人,来到草原之后不过被当做是个男宠罢了,没有位份可言。一年前的牧铮尚未继承狼王之位,出使人族都城长安,那人族皇帝以为狼族是尚未开化的蛮夷之地,便有此一问:“尔等蛮荒之地,可也有人伦孝悌,三纲五常?听说狼王账内除却女子,还有狼族男子承欢,可是真的?”
 
老狼王豢有男宠,人族皇帝的龙榻之上也有男子安眠。十六岁的牧铮暗自攥紧了拳,却不敢反驳。只因当时狼族势单,不便再与人族交恶。他此行来长安,是为修秦晋之好,向人族皇帝求亲的。
 
谁想越明年,人族竟向狼族送来了一位“男妃”。
 
牧铮对这名为“流羽”的人族男子厌恶至极。虽顾忌人狼两族颜面,未曾有意虐待,但也不曾仔细打量过这男子的五官面容。平日里自己的妃嫔如何刁难苛责流羽,他也视而不见,若是有一日这男人不堪羞辱逃了,才是最好。
 
牧铮没有龙阳之好,从未临幸于他,不耻于此人甘愿委身男子跨下的行径。只要流羽乖乖呆在他的寝宫内当一个隐形人,牧铮便继续不闻不问。谁料今日,他的大妃牧珊竟控告流羽通敌叛国,牧铮皱起了眉:“你有何证据?”
 
牧珊一指那落于熊毯之上的绸缎布条:“流羽飞鸽传书,证据确凿,请狼王过目。”
 
牧铮勾了勾手指,那寸许宽的布条便被侍奉身侧的阉人承于面前。上面用狼毫笔触勾画着的字符并非人族汉字,亦非狼族语言,倒有几分像鸦族的字符。他不由抬眸又看了流羽一眼,那瘦弱单薄的男人依然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牧珊找组中长老问过了,十七位长老无一人认识,可见这锦缎上的字不属于人族、鸦族,蛇族等等族类,定是这贼人用了暗语!”牧珊继续道,“但流羽毕竟为人族送给王上的男宠,牧珊不好处置,故而想请一道旨意审问此人!”
 
“不是的!”一直沉默跪于大殿中央的男人忽然抬起头,直视着牧铮,朗声道,“那不过是一封向父母报安的书信,若你……若狼王不信,我可以一字一字解释清楚!”
 
牧珊嘲弄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狼王,莫要信他!”
 
牧铮却在流羽抬起头的一刹那瞪大了眼睛,险些从王座上站起来冲上前,将这人的眉目再看清楚些。他挺直了腰背,怔怔打量了流羽许久,忽而沉声问道:“你家中可有姐妹?”
 
流羽不知此问何来,却也移不开自己的眼睛,直视着牧铮:“我……父母只有我一子。”
 
牧铮追问:“那表亲呢?”
 
流羽微微摇头:“没有。”
 
牧铮不理会牧珊愤怒焦急的斥责,只是定定打量着流羽。而高阶之下,流羽亦不避不让地回望着他,明亮的眼睛里藏着一丝不谙世事的天真,和他记忆中的那双眼睛一模一样——只可惜,那双眼睛的主人是穿着水蓝色襦裙的人族女子,声音朗润清脆如莺啼,绝非眼前的男子。
 
但他与那女子无缘,可得的只有一个人族皇帝送给他用来羞辱他的男宠。
 
既然已经送给了他,不如好好享用。牧铮眯起了眼睛,对流羽道:“你起来,站近一点。”
 
流羽的双手尚被缚于身后,无人给他松绑,他只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缓步拾阶而上,冷汗一滴一滴顺着瘦削的脸颊滑落。等他走的足够近了,牧铮忽然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强硬的力道带的他身形一个趔趄,栽倒于王座之下,仰着头面对牧铮。
 
牧铮仔细端详着他的眼睛,低声道:“你这双眼睛,真是好看的紧。”
 
流羽眼睫轻颤,抿紧了唇。他想要呼唤牧铮的名字,就像曾经那一夜鱼龙舞中那般肆意畅快地呐喊心中的喜悦,但现在终究是做不得了。流羽只能静静地与他对视,这是一年中他和牧铮最近的距离。
 
最开始的那段时间,流羽一直想不明白,自己不是已经如愿成为牧铮的妻了吗?为何牧铮还会有别的妻子?又为何自己连见牧铮一面都做不到?渐渐了解狼族习俗之后,流羽终于明白是自己的错了,他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了。
 
但时间如指间沙,握不住便错过了,可能牧铮早已经忘记了一年前的盂兰胜会。更何况他现在是男儿身,是人族男子,更加难以和牧铮相认,只得将错就错,希望牧铮可以再次爱上自己。
 
现在,他终于在牧铮的眼中看见了自己——只可惜牧铮的眼睛里没有怜惜和喜爱,取而代之的是深不可见的冷血欲望。牧铮在看他,就像在打量一件美丽易碎的瓷器,一只被困于笼中折断了双翼的囚鸟。捏着他下巴的双指,力道越来越重。
 
恐惧攫取了心神,流羽忍不住唤道:“牧铮……”
 
“你怎敢直呼狼王名讳?!”侍立于牧铮身旁的內侍倒吸一口冷气,尖声呵斥道。
 
“狼王!”牧珊不依不饶道,“此人是人族派来的女干细!断不可轻信啊!”
 
“他就算是女干细,也是人族皇帝送到我榻上承欢的男宠,本王还随意处置不得了?”牧铮冷冷瞥了牧珊一眼,长臂一伸,忽而将流羽揽入自己的怀中,“此事本王自有计较,你们都退下吧。”
 
牧珊不甘心道:“可是……”
 
牧铮拧眉,斥道:“退下!”他知道自己这位青梅竹马的大妃的品姓,多疑善妒,流羽多半是无辜的。毕竟他在流羽身边安插了眼线,从未发现流羽有任何可疑之举。
 
牧珊只得情不甘心不愿地领着身后的几位妃嫔,一同退下了。
 
流羽在牧铮的怀中,贴着他温热的胸膛,心脏碰碰撞击着自己的胸口。他听清了牧铮是如何形容自己的,“榻上承欢的男宠”,想要反驳却又无从反驳,毕竟他现在的身份的确如此,不怪牧铮轻贱于他。
 
当牧铮抱起他的腰肢扛于肩头,大步走向后殿的时候,流羽尚未反应过来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他被扔到了床垫之上,陷进了锦绣堆里,牧铮一言不发地压了上来,拉扯着他松垮的衣领。
 
流羽心头一慌,又想起了牧铮方才对自己的形容,明白过来牧铮是准备和自己欢好了。
 
他是处子之身,不明白男子和男子之间如何|欢|爱|,只晓得这件事该是很疼的。他既恐惧着施加于己身的痛处,又不愿意让牧铮误会自己的心意,赶忙抓住了牧铮的五指一字一顿认真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摸索着他腰肢和臀部的大手一顿,牧铮微微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嘲弄道:“我知道,否则你为何会躺在我身下?”他一面说着,一面去摸索捆缚住流羽双腕的绳结。谁料方才碰到,指腹便被绳索上的倒刺所伤,指尖渗出了血珠。
 
那并非寻常绳索,而是用荨麻编制而成的草绳,难怪流羽满头冷汗,想必手腕之上已经被伤的没有一片完整皮肤了。牧铮心中不悦,只怕让流羽翻过身后便只会看见一对血肉模糊的手腕,打搅了他逞欲的兴致。此刻他对流羽没有半点怜惜疼爱之情,丝毫不在乎流羽所感所想。痛在流羽的身上,牧铮并无所谓,干脆任由他的双手继续被绑着,自顾自一把撕裂了他的衣衫。
 
“啊!”细嫩温热的皮肤接触到冰冷的空气,流羽发出一声惊呼,弓起腰想要向后退,就被抓住了脖颈向下拉去。
 
牧铮架起了他的腿弯勾在自己的腰上,另一只手玩弄着他胸前的红点:“听说男子的|后|庭|比女子更加紧致,你今日切让本王舒服舒服。说不定一番云雨之后,我也会更喜欢你几分。”
 
流羽还想逃,闻言却生生凝住了动作。他起先难以置信地望着牧铮,不久眸中竟升腾起些许欢喜和期盼之意,继而双腿颤抖着盘上了牧铮的腰,颤抖着紧紧夹住:“你……你怎样比较舒服?告诉我,我一定让你满意。”只愿你能多看我几眼,多喜欢我几分。
 
牧铮冷笑,果然是个无师自通的贱货。他自以为看清了流羽- yín -贱谄媚的模样,干脆也放下心上的最后一丝犹豫,只是望着流羽那双肖似记忆中人的眼睛,攥紧了流羽的腰。
 
还好,无论这双眼睛的主人如何下贱,他依然能从水淋淋的瞳孔中看到那年盂兰胜会中带着面纱的蓝衣女子。回眸轻笑,波光澄澈婉转,便是印在胸口的一枚朱砂痣,悬于深夜的一轮白月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