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迷途 作者:年终(二)

字体:[ ]

 
第69章 试剑
  “……您就这么讨厌我吗?”杰西·狄伦的笑容第一次有些勉强。
  他正挨在一大串熏鱼左边, 而他的左手边是几轮长着成片霉点的奶酪。几串穿成环的干蒜正垂在他的肩膀上,难以描述的浓重味道正在狭小的车厢中飘散。这不是给人乘坐的马车,车轮没有做任何防颠簸的额外措施。只有两位年长的战士神情自若, 奥利弗目光呆滞, 而尼莫看上去整个人都被气味和颠簸夹击得意识模糊——灰鹦鹉也好不到哪里去, 它半死不活地挂在尼莫胸口的袍子上,假装自己是只蝙蝠。
  富勒山羊则挤在车厢正中间, 把整个空间填得满满当当, 这会儿正咔嚓咔嚓地啃咬绑着香料纸包的草绳。大家都忙着稳定情绪, 没人回答金发青年的提问。
  出于不想欠某位新成员更多人情的想法, 他们并没有出钱去搭弗里茨的马车。镇上的杂货商倒是不介意他们的黑章身份,爽快地收下了佣金,只当自己多拉了五袋土豆。
  缺憾倒也有,此刻整个队伍的待遇也和五袋土豆差不多。他们在拥挤的食材中艰难地求生,嗅觉被浓重的混合臭气弄得彻底麻木。
  “你确定要这么干?”现在还有勇气张嘴的人只剩两位——女战士把掉落在膝盖上的几个洋葱塞回原位, 转头望向艾德里安·克洛斯。
  骑士长正在仔细端详那把粗糙的骨剑:“是的,那对他们有好处。”
  “可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安翘起腿,以防更多洋葱砸上她的膝盖。山羊占了太大空间,她的动作有点艰难。“物资可能……”
  “食物不用费心, 我熟悉沙漠, 总能找到。拉蒙先生习惯用冰来攻击, 我们也不缺水。目前的物资足够了——”
  “可你们甚至没有枕头。”杰西沉痛地插嘴, “羽毛的就算了, 连干稻草的都没有。”
  “我可以帮您弄块足够柔软的仙人掌。”安的眼睛直发亮, 满脸都写着“那就下车”。
  杰西刚想接腔,又一串干蒜从车厢顶部掉在了他的头上——他翻了个白眼,悻悻闭上嘴巴。
  “拉蒙先生一直是在比较正常的气候中战斗的。”艾德里安没去理会两人之间不愉快的火花。“沙漠更适合他的训练……这点对于莱特先生也一样,我现在只见他用过黑暗系的深渊法术,沙漠的光照对他也有一定的抑制效果。”
  奥利弗在颠簸中勉强点点头,然后下意识看向尼莫——或许不需要强烈的光照,这会儿莱特先生看起来就已经快要不行了。
  “以及这的确是把好剑。”个头不小的山羊挤在面前,艾德里安只能用手摩挲剑身。“青鸟骨头是相当有名的魔导材料,硬度也很合适。如果是自愿送出的,尸骨里不会带有太多杂质……很适合您,拉蒙先生。”
  他握了握剑柄:“只不过还有点粗糙,我会帮您处理一下。”
  奥利弗想要张嘴道谢,结果只发出了反胃般的危险“呃”声——他赶忙闭上嘴,尽力用眼神表达感激之情。
  他们正直冲着凯莱布村的方向前进。说实话,这不是个好选择——奥尔本和威拉德的这条国界是天然形成的,一片不大不小的沙漠横亘在两国之间。如果按照正常的路线,他们应该老老实实绕过它,顺着沙漠边缘的镇子前行或者传送。
  “如果我们全速前进,横穿它用不了太久。”骑士长的口气平静而轻松。
  而当他们真的下车后,尼莫对这一点产生了巨大的怀疑——面前的沙漠一直蔓延到远方的地平线,沙粒泛着点热腾腾的赤红色,看上去漫无边际。天蓝得惊人,不见一丝云彩。不少巨石斜躺在热沙中,一团团风滚草从沙丘上滚下,扭曲的空气中游荡着毋庸置疑的高温。
  如果只当幅画,景色倒是挺好看,可尼莫一点都不想要把自己的脚踏上去。
  可他们唯一的希望——那辆臭气四溢的马车,这会儿已经颤悠着远去。后面是草丛稀稀拉拉的荒地,前方只剩无尽的沙漠。女战士和骑士长已经开始做预防晒伤的准备,就连杰西·狄伦都脱下外套,盖在头顶。
  “拉蒙先生。”艾德里安确定了下四周的环境,随即伸手指向不远处小山包似的巨石。“您先拿那个试试剑,这把剑应该能发挥您全部的力量……我需要清楚您的真正实力。记住,不要用法术。我得根据劈开的程度考虑训练强度。”
  奥利弗在刺目的阳光中眯起眼睛,这会儿已经开始有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滑落。他握紧安息之剑的剑柄,喘了两口气,接着被滚烫的空气烫得连连咳嗽。
  尼莫则沉思片刻,召出一片黑影,学模学样地盖住自己和奥利弗头顶那片位置。猛一看像两把没有握柄的黑伞——阴影之中,奥利弗终于能把眼睛睁开了。
  “谢了。”奥利弗抹了把额头的汗,掂了掂手中的剑。他长长呼了口气,动作带着些生涩的不确定。
  “不能用法术?”他抬了抬手,忍不住侧过头去再次确认。
  “不能。”骑士长毫不留情,拉了拉刚带上的兜帽。“纯粹的力量——您应该被教导过如何控制。”
  奥利弗再次做了个深呼吸,接着一剑挥了下去。
  事实上,尼莫并没有看清那招式是怎样的——就算那一挥充满力度,他本以为它最多在地面上劈条裂缝。可惜他完全失算了。剑风带起的沙子怒涛般拍上他的脸,尼莫刚好吃了个满嘴,眼睛睁都不敢睁。
  他还好些,女战士和骑士长直接给拍得退了几步。杰西十分有先见之明地用山羊和行李挡在了自己,而灰鹦鹉早不知道被卷到哪里去了。
  等尼莫好不容易吐完嘴巴里的沙子,再次抬起头时,方才那小山包似的巨石彻底从沙漠中消失。一道裂谷般的巨大缝隙凭空出现,尽头消失在天边。尼莫连忙看向奥利弗手中的剑——骨剑安然无恙,剑锋甚至还闪着些许美丽的青光。
  奥利弗冲着那道新鲜出炉的裂谷咽了口唾沫。“对不起。”他下意识说道。
  安抬头望向天空,面无表情。艾德里安双手狠狠揉着太阳穴,脸上带着少见的茫然。灰鹦鹉骂骂咧咧地从他们后方飞过来,看到那剑痕的瞬间咽下了所有脏字。
  “哎呀。”杰西感慨道,“恕我直言,就冲刚刚这一剑,拉蒙先生的悬赏三十万都嫌少。”
  “克洛斯先生?”
  “看来我无法通过对战来指导您——至少对着这把剑不行。”艾德里安幽幽地说道。“现在我可以为您调整下基本练习,但您的对战训练绝对不能落下。拉蒙先生,在掌握力量前,您最好不要随便使用这把剑。”
  “是啊。如果你在文森镇这么来一下,你就是那个灭族原因啦。”安干巴巴地补充。
  “可您无法指导的话,我要和谁对战——”
  艾德里安向尼莫的方向微微扬了扬下巴。
  尼莫下意识往自己身后看去,结果只发现了一株茁壮成长的仙人掌。于是他难以置信地别过脸:“克洛斯先生,我不喜欢这个玩笑——”
  “我听萨维奇女士描述过你们的战斗……如果说这里有谁的实力和拉蒙先生最为接近,答案只有您。根据你们的战斗,我或许也能找到些关于您的线索。”艾德里安的声音十分认真。
  “而您就这么无视了我。”杰西从山羊后面站起身,拍了拍衬衫上的沙粒。
  “那请您上吧。”
  奥利弗脸色瞬间明快了些,甚至有点跃跃欲试的意思。
  “……不!我可不想在这么强烈的阳光下激烈运动。”杰西拒绝得十分果断。
  看得出骑士长很努力地忍下了一个白眼。
  “可我没有怎么战斗过。”尼莫看了眼那把剑,有点发怵。
  “这样最有效。”艾德里安迅速平复了情绪的波动,“看得出你们很喜欢彼此,我想拉蒙先生甚至很明确地表达过这一点。在不会重伤彼此的前提下制服对方,对控制力的提升效果最好——如果你们的目的不是把敌人屠杀干净的话。”
  他顿了几秒。
  “那是你们的目的吗?”
  “当然不是!”两人几乎同时喊道,默契地无视了艾德里安·克洛斯的前半段话。
  “那就开始吧。”骑士长满意地点点头。“我们可以在进沙漠前先休整一下。”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安竖起耳朵,瞬间提高音调。“奥利弗告白了?告白了吗?什么时候——?”
  奥利弗若有所思地盯着剑尖,仿佛突然对它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这不叫休整……”尼莫则发出微弱的抗议。
  “一会儿跟我讲讲。”安拍了拍骑士长的肩膀,“你们两个愣着干嘛,打啊?”
  “可是输赢——”尼莫紧紧绷在原地,活像一个风吹草动就要逃跑。
  “自己估计,差不多就可以。”骑士长捏了捏眉心。
  “我们离这边远点儿吧。”尼莫带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指了指一块相对平坦的荒地。“奥利,要不你……你先出手?”
  “不,还是你先吧。”
  “你看,你用剑——”
  “哦,输了的那个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陪狄伦聊天。”安正把骑士长往远处拽着,突然回过头来补充道。“加油,小伙子们。”
  “嘿!”杰西拉着富勒山羊,声音满是委屈。
  结果下一刻,寒气就和黑影撞在了一起,对碰出巨大的爆风。四周的稀疏草皮瞬间被掀起,地面出现蛛网般的龟裂,直接塌下半米多。安这次反应很快,她直接激活了张防护罩纸页。
  “……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喜欢我!”黑影牢牢缠住剑锋,尼莫的声音十分深沉。
  “这是原则问题。”奥利弗的声音同样沉痛,“是你先动的,尼莫。退一万步……我们不是挚友吗?”安息之剑横向一劈,黑影被苍白的剑锋扯开。“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的朋友?”
  “……这是原则问题。”尼莫干咳几声,然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退开几步,同时绷不住笑出了声。而他们手上的攻势分毫未停——不知为何,尼莫突然感觉到这种气氛有些熟悉。他尽管没有经历过什么正儿八经的战斗,身体却如同早已习惯那样,本能地做出最为恰当的反应。
  冰刺从地面拱起,紧接着是藏在其后的剑风。尼莫蹬了脚阴影,跳跃到空中,踩着破碎的冰块躲过分散的剑气。有几道在他颊边留下浅浅的血痕,继而顷刻愈合。同时黑影们从奥利弗的影子中探出,无数手爪将奥利弗的腿抓得死紧——后者将剑随意地戳进地面,直接轰击出一个坑洞。
  尼莫扑了个空。
  “你就这么不想跟狄伦聊天吗?”尼莫一个反手,无数卷曲的黑色藤蔓向奥利弗缠去。“奥利,你应该遇到过比那个更糟的客人——”
  “你不也是,你照顾过不少孩子吧?他难道能比三岁的小鬼头还讨人嫌——”这次不是冰刺,是平整的半圆形冰盾。影子藤蔓直接轰击在了光滑的冰面上,滑向四面八方。
  尼莫喷了口气,再次踏上地面——结果脚下一滑,直接失去了平衡。奥利弗不知何时在他身后的地面铺上了冰层,而这会儿它们融化得刚刚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