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迷途 作者:年终(五)

字体:[ ]

 
第235章 最后的告别
  最后的告别
  一瞬间, 如同阳光射入深渊。
  无数闪亮的光层在他们头顶之上合拢, 越来越亮。众人头顶漆黑的虚空瞬间被刺得人眼睛发痛的白光填满。黑色的大裂缝整个暴露在强光中, 岩石赤褐色的原貌第一次显露出来。
  欧罗瑞将血红的魔法辉光全部转为光盾,把燃烧的力量尽数用在的防御上。随后他拿出某个古怪的道具, 在光盾后小心地启动着它——
  就精细的深渊魔法波动看来,那似乎是某种高级传送道具,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尼莫没有留力。将法杖一横,黑影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他试图撑起一片安全空间,可惜失败得非常干脆。
  他的认知尚未完全明确, 就算拥有人类形态能达到的顶尖力量,他终究不是力量全盛期的“完整魔王”。眼下尼莫的黑影越来越不稳定, 在愈发强烈的白光照射下, 黑暗如同热气拂过的冰雪那样迅速消融。
  战场已经乱作一团。
  没有视力的提灯盲虫可能是嗅到白光中浓重的毁灭气息,它们在同一时间停止攻击,逃命似的一边嘶叫,一边飞快向下爬去。
  粗壮的肢体疯狂扭动, 巨石乱飞,尖锐的岩石爆炸般崩裂四溅。在战士们手忙脚乱的护卫下, 侦察队的人们不由地抬起头, 眯起眼睛,望向那裹挟着毁灭气息的明亮光辉。
  戒律主教菲利克斯倒抽一口凉气, 脑髓一阵酸麻,如同被铁锤猛击头颅。
  菲利克斯认得他们的敌人, 穆尼教的领袖同样能够认出。存在上千年,神秘而古怪的恶魔杀手欧罗瑞设下了致命的圈套,他们统统将命丧于此。
  他们早已忘记了这东西,欧罗瑞却还记得,并将它化为武器——
  数百个沉睡的毁灭法阵,全部由杀伤力极强的侵蚀符咒组成。
  最初的远征军队恐惧于魔王利用传送大阵爬出,或者地表某些偏激的危险强者设计放出魔王。数千年前,地表种族在深渊下半部分修建了这样一组毁灭阵。它们在魔王企图爬离深渊之底,到达一定高度后便会自动启动。
  可惜对于魔王这种等级的恶魔来说,比起杀伤,法阵的效果更倾向于警示和抑制。
  强大的毁灭阵法无法真正伤到魔王,只是那磅礴的地表力量足以让它因为不适而另选他路,如同用强光驱散喜暗的猛兽。
  但对于其他地表种族来说,那力量足以毁灭所有存活的希望。
  想来也是正常的。为了不让危险泄露,只是牺牲几支地表队伍,真是再划算不过的买卖。
  可惜数千年来,魔王一直静静地守在深渊之底,从未触发过它。地表没有机会为这些法阵充能,久而久之,这一组骇人的毁灭法阵变为了陈旧古籍中的一行行文字。
  戒律主教咬紧牙关,从口腔中尝到血的味道。之前即使在地表直面过上级恶魔,经历过无数危险而疯狂的战斗,他也从未放弃过希望。
  还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感到绝望,菲利克斯万念俱灰地闭上双眼,被刺骨的寒意钉在原地。
  留给他们的时间甚至不到十分钟,侦察队根本不可能修复传送阵,或者仅凭巨龙离开毁灭阵的影响范围。
  欧罗瑞事先计算好了一切。
  沉睡数千年的法阵很难立即启动。于是欧罗瑞趁地下的魔王接近时引发混乱,拖住侦察队,顺便拖延时间——
  或许是恶魔之间的默契,或许是因为欧罗瑞知道什么特殊的情报。魔王一反常态地被战斗吸引,直冲他们冲来。
  直到它的距离足够近,近到能够触发法阵。
  看来穆尼教的卡拉潘没有老到神志不清。能让毁灭法阵如此反应,正在快速接近的可怕气息毫无疑问属于魔王。
  一切即将结束。
  戒律主教抬起眼,复杂的目光扫过地平线两位年轻佣兵,最终停在还在战斗的风滚草成员身上。
  ……可惜了这些年轻的天才。
  几十米外。
  只获得了深渊教会藏书中的知识,尼莫不清楚毁灭法阵的详情。但按照现在情况,他能猜出个大概——地表应该对魔王做出了某种防护,而欧罗瑞利用了它。
  因为这汹涌的力量毫无疑问属于地表。
  尼莫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从这力量中逃脱,但既然魔王至今没有被彻底杀死过,他八成能够活下来。
  但他知道奥利弗或许不能,黛比肯定不能。
  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恋人,出发前还嚷嚷着要保护自己的亲人,他珍视的人们将会在这光芒中化为尘灰。侦察队会在此全军覆没,如果远处的克洛斯先生他们现在还没能离开……
  真奇怪,尼莫心想。还有最多十分钟,这里便将被这股力量彻底夷为平地。他的恋人和同伴正面对一个死局,最初的慌乱却在此刻尽数消失。
  或许因为他心底已经有了个解决方案。
  自从意识到自己是魔王,并成功解放部分力量,尼莫开始擅长计算这些东西。按理来说,这会儿他应该感到难过,愤怒,绝望。
  然而眼下他内心里却充满了浓浓的不舍,以及能够腐蚀内脏的恐惧。
  “奥利,过来。”尼莫轻声呼唤道。
  奥利弗的脸上还满是焦急,正忙着指挥灰雾,试图立起某种盾。但他们都明白,准备不足的力量在这厚重的毁灭气息前还是太过脆弱。
  强如他们或许不会被击溃,不会因此而死,但他们同样无法保护任何人。如果时间充足,或许他们两人还能够找出一个牺牲最小的解决方案,如今却……
  奥利弗一个闪身,回到尼莫身边。
  尼莫从未如此认真地注视对方——他的恋人脸色苍白,额头满是汗水,但眼底还燃烧着某种类似于希望的感情。
  他的勇者。
  “没关系,奥利。”尼莫尽量平静地开口,藏住语调中的苦涩。“我有办法。”
  奥利弗眼睛一亮,狠狠吐了口气:“需要我做什么?”
  无论目光如何痛苦焦急,在转向自己的时候,那双眼睛永远是温柔的。
  尼莫张张嘴,喉咙里仿佛卡了带毒的刺。他无法直接吐出那个答案。脚下尤里瑟斯正离他们越来越近,头顶过于灼目的光几乎要吞噬一切。他没时间在这里多愁善感。
  像是试图从绝境中逃避几秒,尼莫扫视四周。
  戈德温正分毫不乱地设立防护阵,拖延白光降下的时间。黛比则竭尽全力地用法术治疗被光灼伤的人们,巨龙展开翅膀,将自己的脑袋和整个侦察队护在翅膀之下。尽管看不到任何活命的期望,他们还没有放弃。
  如果在此刻选择旁观与自保,或许他和奥利弗两人能够活下来,然后一同回去。
  只有他们两人活着回去。
  天知道眼下他多么想要回到地表,尼莫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再一次看到阳光。
  尼莫自认不是勇于牺牲自己的类型。作为“尼莫·莱特”的时间里,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个软弱而平凡的普通人。
  如果他还是刚踏出路标镇的那个尼莫·莱特,无忧无虑,对“生命”本身没有强烈的执着。那么为了同伴的存活选择放弃自己,他不会有任何怨言。
  他曾经那样喜欢放弃。
  可是……
  尼莫把目光转回奥利弗的脸孔,强迫自己将话语从喉咙中挤出来:“做你一直做的事情。做出正确的选择,试图让所有人活下来。你会的,对吗?”
  他尽量温柔地说道,认真望向对方翠绿的眼眸。
  奥利弗保持着沉默,他的恋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这么久以来,尼莫还是第一次在奥利弗的脸上看到慌乱。
  可他必须继续。
  “传送阵还在,我可以利用里面残余的回路。我无法直接劈开深渊和地表,但我还记得返程镇的坐标。返程镇在深渊之内。”
  “是的,你可以制造空间裂缝。”奥利弗紧张地舔舔嘴唇,脸色愈发苍白。
  “空间裂缝要求两边坐标明确,奥利。现在我只知道终点的坐标,而这里的力量冲撞太激烈,需要随时调整才行。”
  “我可以帮你,我在伊萨梅尔大迷宫撕开过空间——”
  奥利弗飞快打断尼莫的话,下唇微微颤抖。像是这样就可以拒绝即将发生的一切。
  “是的,但那是在一切风平浪静的情况下。现在的情况……唔,总之我会帮你定位两边的坐标,你只需要撕开空间就可以了。”
  尼莫残酷地继续道,一只手抚上对方的面颊,颤抖的指腹擦过那些泥土和汗水。
  “可你刚刚说过,力量的影响下,这里的坐标无法被简单定位……”
  “是的。”
  毁灭法阵愈发明亮的光辉中,尼莫叹了口气。
  “……但我可以留在这里,亲自作为坐标。”
  他们身边的世界在飞速崩毁,一切色彩都在耀眼的白色中逐渐变淡,而后消失。尼莫已经无法维持住脸上的平静。他的恋人很可能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想法——
  奥利弗站在他面前,整个人看上去脆弱而恍惚。强烈的力量波动还缠绕着安息之剑,但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化为齑粉。
  这是尼莫第一次见奥利弗直接掉下眼泪。
  奥利弗没有出声,眼泪不住地顺着脸颊淌下,目光悲戚而绝望。他微微张开嘴,但没能成功说出任何话。他抓住尼莫放在自己脸颊边的手,握得死紧。
  “奥利,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不会死。这样所有人都能活下来。”
  尼莫艰难地继续道,他试着扯出一个微笑,但没能成功。
  自己不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但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至少尼莫心里十分清楚,如果肉体在这种地方被完全破坏,再出现上次与威瑟斯庞对战时的“魔王状态”,接下来将发生的不会是什么好事。
  如果那份记忆就此恢复。
  如果再次醒来的是完整的魔王。
  如果“曾经的自己”的计划已经到了尾声……
  这次尼莫没有举起法杖,他伸出了右手。那只缩成一团的红龙被黑影缠住,连带搭载侦察队的石台一起被扯了过来。
  黑影钻入传送阵的纹路,强行加入新的纹路,不住涌动。难听的撕裂声后,一个不规则的黑暗缺口凭空出现,里面填满暴.乱而混沌的力量乱流。
  “奥利,我帮你撑起了通道,你需要一路顺着它撕开空间。保护好侦察队,保护好黛比。”
  “我……”
  奥利弗的声音里中终于出现了哽咽,语调浸透了绝望。他仍然紧抓着尼莫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抖得厉害。
  “我想和你一起回去。”他说,“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们……我甚至不能留下来陪你,这不公平……”
  “我知道。”尼莫咬紧牙关,“我明白,我对做个圣人没有任何兴趣,奥利。我甚至想过,我们可以不管不顾地逃开,把亲人的死记在欧罗瑞头上。我不想离开你……我真的不想。”
  尼莫的声音也开始颤抖得厉害。
  “可你撑过了凋零城堡。如果我现在藏起这个解决办法,我无法饶恕我自己——我可不能让你继续喜欢一个自私懦弱的混账。”
  至少在这一刻,他想成为能够问心无愧地站在奥利弗身边的人。
  奥利弗没有犹豫,自他们相识的那一刻起,他就从不会在生死大事上犹豫。灰雾涌进空间裂缝,在乱流中撕出稳定的通道。红龙缩小身体,带领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的侦察队挤进通道。毁灭的气息已经压到他们头顶五米以内,随时可能爆发。
  可他的勇者眼泪没有就此止住。奥利弗徒劳地动着嘴唇,试图说出什么。看口型,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