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在宋朝养妖怪 作者:中原逐鹿

字体:[ ]

 
文案
 
李半溪捡到一枚玉佩,还没看清上面什么字便眼前一黑,醒来后竟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宋朝!
 
穿越就穿越吧,他也不求平步青云升官发财,只想温饱度日等着哪天再穿回去。但怎么老让他看见一群稀奇古怪的小妖怪?关键是这群小妖怪非缠着他要他养……
 
尤其是其中一只大型犬。
 
李半溪:你干嘛老跟着我?
 
连朔:我是捉妖师。
 
李半溪:我又不是妖?
 
连朔:你这个磨人的……
 
李半溪:……你别说话了。
 
本文为慢单元文,不恐怖,妖怪都萌系……温馨治愈向甜文。
 
随遇而安能力强时而嘴贫温柔受vs又粘又缠捉妖师忠犬攻(的确是条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半溪、连朔 ┃ 配角:一群小妖怪 ┃ 其它:
 
 
第1章 穿越
盛夏,空气中都带着燥热。
 
李半溪到家时正是下午两点,他额头沁着一层细细密密的小汗珠,两颊泛粉,在玄关脱完鞋后就迅速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大半瓶,他才缓过来。
 
李半溪是个漫画家,平时多宅在家里对着电脑画图,日常也就两只猫作伴,在别人看来这年轻小伙子长得虽俊姓格却内向到有些自闭,但他倒没这么想,反而觉得自己是个乐天派。
 
除了夜深人静,偶尔想起已经去世几年的父母时。
 
李半溪放下那小半瓶矿泉水,从包里掏出一叠画稿,那是江姐今天要他拿回来修改的,有些分镜和对话还需要再推敲一番。
 
江姐是他的责任编辑,平时负责催稿、修改、审核之类的工作,但这人大大咧咧倒没什么心眼儿,平日里对李半溪也挺照顾。
 
李半溪正从包里掏出那画稿时,突然听到一声脆响,应该是包里有什么东西掉到地板上了。
他弯腰寻找,只见桌子下有一块玉佩。
 
李半溪惊讶,他从没见过这玉佩,怎么会从自己包里掉出来?转念一想这东西可能是江姐的,刚在公司和画稿混在一起后又被自己全部丢进包里了。
 
这般想着,李半溪便想捡起这块玉佩,仔细看这玉佩花纹繁多复杂,玉体通透,内里还带着几丝红色,一眼便可知不是凡品。
 
哪知他刚触碰到这玉佩,就觉得遍体生寒,眼前一黑,随即晕眩过去。
 
李半溪恢复知觉后头痛欲裂,浑身酸痛。他缓和片刻这才慢慢睁开眼,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间空房子里,还是那种古老式瓦房,四道横梁贯穿整个屋顶,再往上一看,那瓦砾堆砌的屋顶上方,开了一个小小的天窗。
 
也亏得这处天窗,得以让原本阴暗的房间多了光线,才让他看清四周环境。
 
李半溪发现自己在一张大床上,床上还有被子、枕头……一应俱全,只是看不清原来颜色的被子上布满点点霉点,那枕头也和他见过的大部分不太一样——那是个瓷枕。
 
这房间倒是偌大空荡,只是破旧不堪,灰尘味很重,好几处都结了蜘蛛网,一看就知好久没人住过了。
 
“该不会是被绑架了吧。”李半溪顺着全身摸了一遍,发现连块指甲都是完好无损的后长舒一口气。
 
直到他准备下床时差点被绊倒时,才发现一个问题。
 
身上的衣服变了。
 
他回想起今天出门时穿的一件白色短袖,但这时竟换上了一玉白色暗纹宽袖长袍,腰间系一同色宽带,只是模样颇为脏乱,甚至还有几处裂口。
 
对这服饰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李半溪这才反应过来头有些重,用手一摸竟又有一髻于顶,外面包着一块布。
 
李半溪用力一扯,头皮剧痛,那一头黑色快及腰的头发散落下来。
 
他见这头发并不是别人恶作剧给他戴的假发,这才慌乱起来,如今自己身处何方并不知情,眼下得先保持镇定。
 
李半溪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房子四梁皆在,开一天窗,屋顶为瓦,加上这身衣服和一头长发,该不会……该不会是……
李半溪下意识否定了这个想法,就传来一阵敲门声,引起一阵心惊。
 
“谁?”他迅速冷静下来,先试探这屋外为何人。
 
只听屋外传来一老妇人声音,格外苍老粗犷:“这位衙内,休息半日未见出行,我家官人担心于你,特意与我过来看看。”
 
李半溪被这古老的语言冲击到了,衙内?什么衙内?还有官人?
 
虽这般想着他还是下床准备开门,只见地上一纯黑半长靴,他边费力套上边对着门口应和:“您等着,马上过来!”
 
终于胡乱将这黑靴套上,李半溪快走到门口,这木门无锁,只用栓关上,他一移动那栓,门就开了。
 
只见那门口站着一对老者,看模样都年过半百,那老伯胡子花白,头发竖起包裹在一深蓝头巾里,穿一身灰色布袍,虽满脸皱纹但脸色甚好,而另一妇人衣服素净,头发也盘成发髻于头顶,那髻上还插着一朵新鲜清香的小黄花。
 
这妇女见李半溪无恙,眉开眼笑,那眼边的皱纹都挤到一起:“你没事就好……”,说完又将手中篮子递上,之间里面有一些馒头和烙饼,用纸半裹着,旁边还放着几件灰色布衣,“这里有一些吃食与衣裳,农家里粗茶淡饭难免不合胃口,但好歹能填饱肚子,另外,这是自家厮儿旧时衣裳,虽都老旧但已洗涤干净晾晒两天,好歹能将那身脏衣换下。”
 
见两位古代装扮的人正站在眼前,李半溪心中“咯噔”一下:该不会被自己猜对了吧!
 
无论想法如何,他还是先接过那递上来的篮子,道了声“谢谢”。那两人见他无碍便准备离开此处,却被李半溪一口叫住。
 
“请问……”,李半溪拖了半晌才问出口,“现在什么年份?”
 
那两位被叫住的老者皆瞠目结舌,一时无言。少顷,李半溪怕被对方怀疑,急忙加上一句:“我……不太记得了……可能……可能……”
 
李半溪还没编出一个可信的理由便被几声抽泣声打断,那妇人竟在低头哭泣:“这孩子长这么俊,怎就先后遇见这番事情?”说完竟还落下几滴眼泪。
 
李半溪被说得一头雾水,但还是先开口安慰那妇人:“您……别哭了,我这还剩下一条命便是最好的。”
 
那妇女见自己一时失控,怕惹得别人心乱,只擦干眼泪说道:“饿不饿?去自家坐着,边吃边说吧。饭马上就做好了,这般站着不方便,且边吃边聊着。”
 
李半溪一来敌不过那妇人热心肠,二来也想知道自己身份以及心中猜想是否属实,便跟在两人身后出了门。
 
待走在路上他才惊讶发现,眼前景色正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一般!
 
几条小路纵横乡里,各种农作物整齐置于形状规则的农田里,周围还有几个小儿嬉戏玩闹,十几间瓦房三三两两坐落在田间,正冒着炊烟。不远处有条小溪,如玉带般环绕着整个村落,眺望远处有座山,山不高,但各色植物郁郁葱葱,甚为赏心悦目。
 
李半溪回头看了眼刚待过的那屋子,只见外面絮败不堪,外围一层篱笆经风吹日晒只剩下不到一半,被肆意疯长的藤蔓缠了个结结实实,那被篱笆围起来的院落也已杂草丛生。
 
显然是个荒废已久的屋子。
 
“那屋子好几年没人住了……”,那妇人见他回头望,便以为他连身处何地都忘记了,“不过那家人搬走了而已,不是什么凶宅,大可放心住,但到时候可要重新修葺一番,再仔仔细细前后打扫一遍方可。”
 
“我和官人到时自会帮你。”那妇人拍了拍旁边老伯肩膀,“官人心肠比我还热些,就是天生不会说话,但什么事都会做的。”
 
怪不得那老伯从始至终都未说话。
 
李半溪连忙道谢,走过几条小路后便见两间瓦房置于半高的围墙后,那屋子虽有些年头却干净明朗又充满烟火气。
 
“这两间屋子便是我家了,昨天你来过的……”,那妇女可能是突然想起李半溪失忆之事,又不禁捂嘴,“瞧我这记姓……不说这些了,等会一边吃饭一边细细说来。”
 
刚说完就拔高声音,大声吆喝道:“二子!”
 
只见从右边屋里出来个穿灰布衣的中年男子,他正满脸灰的走出来,手上还拎着捆柴。
 
“叫你看会儿锅看成这样,哎……”,那妇人怕是心想着要在外人面前给自家孩子留个脸面,便未数落下去,只道,“来客人了!快上桌!”
 
这中年男子应当为两人之子。
 
席间,李半溪也无心品尝这农家无公害的菜肴,潦草咽下几口后便引出话题,他知道时间地点都有问题,便学着他们称呼道:“大娘……请问,现如今什么年代?”
 
那妇人也知他失了记忆无心用食,便也放下筷子,叹气道:“如今为大宋天禧二年。”
 
李半溪苦笑摇头:大宋……原来……原来真的穿越了吗?
 
就因为一个玉佩?
 
对了,那玉佩呢!
 
李半溪这才想起那玉佩来,自从醒来后便再也没见过这东西,如果找到它再次触碰的话,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这期间那被唤作“二子”的中年男子见李半溪时而低落,时而焦灼,有些不解道:“这位公子……是不是早些时辰来过我家,怎么过了会儿连年号也忘了?”
 
那妇人瞪了他一眼,便满是心疼的安慰李半溪:“年号忘了的话,肯定连自己是谁也忘了吧!你上午来敲我家门,我一开门,你便问我讨要口水喝,我见你样貌不凡,衣服虽脏乱但料子极好,便断定你是哪家出身高贵的公子落难于此地。你当时站在门口,满脸通红,表情痛苦,我便请你进屋休息一下。”
 
“接着如我所想那般,你果真为世家子弟,但因为官职调动一家人在山路被劫,结果只有你一人逃出。我见你气息微弱,想让你在我家歇着顺便请个郎中看看,你拒绝后问我这附近有无古庙也借宿一晚,我见你无心留下,便指了那座废屋给你,结果你进去后便不再出来,我和官人怕你出事拿着吃得穿得过去看你,结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