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三界婚介所 作者:鱼之水

字体:[ ]

 
文案:
     晋江抽啦,没看见更新的话点进目录就可以看见啦。
 
温瑢捡了只鸟,主职牵线保媒,副职收鬼打怪,以此养家糊口。
 
做成的第一对,人鬼情未了。
 
第二对,跨物种恋爱。
 
第三对也惊悚,给天帝相亲了解一下?
 
凡是他牵的线都成了,万万没想到,他的终身大事也被人CAO心了,什么仙子娘娘都上门。
 
温瑢掏出他养的鸟:不用了,男友自带了。
 
凤凰:我家温瑢天下第一好!(吹爆!)
 
温瑢:别人养鸟是宠物,我养鸟是男朋友。
 
护妻狂魔凤凰攻×温柔人|妻会吐槽受
 
日更甜文,作者卖糖哒,坑品有保障,欢迎跳坑!
 
隔壁新文《网红的妖怪淘宝店》求收藏!
 
文案:震惊!某站著名游戏主播开店不卖外设卖美食!
 
顾客A:“老板,为什么肉脯这么快就告罄了?求补货啊!”
 
顾客B:“水果超滋润的!吃完脸上的痘痘都消了!”
 
顾客C:“为什么这家的所有东西都那么好吃!”
 
戚夏深:“妖怪出品,必属精品。^-^”
 
继承了家中古旧摆件的戚夏深发现摆件中自成天地,各方的妖怪们为了其中丰沛的灵气,拖家带口来投奔,交不起房租的乡下妖怪们上供了自家出产的各种美食。
 
仲夏淘宝店,所有美食都不正常,如有正常,全额退款。
 
山里还有个祖传男友,活了数千年的大妖怪沈阅微:“劳烦也继承一下我。”
 
白切黑腹黑攻×人前怼天怼地人后可爱软萌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灵异神怪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瑢、陆淮卿 ┃ 配角:很多啦 ┃ 其它:甜文,日常,轻松向
 
==================
 
  ☆、冥婚
 
  初秋的夜风凉得惊人,整条街上没有任何行人,除了路灯还不屈不挠地试图冲破黑暗外,也只有天上挂着的月亮还兢兢业业地播散冷光。
  温瑢揣着鸟在一家门面前,放下自己的行李箱。温瑢摸出钥匙打开门上挂着的大锁,推开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尘土气。
  他怀中的鸟忍无可忍,一振翅飞起来,小小的室内顿时华光乍然,收敛后原地已经多了红衬衫的年轻人。
  “这都什么破地方。”陆淮卿阴着脸,看了半天,勉强伸出两根玉白的手指擦过柜台,再抬起的时候白皙的指腹已经被灰尘染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陆淮卿低头凝视着沾了灰的手指:“……”全身气压逐渐降低,凤目里渐渐凝出肃杀之意,眼看陆淮卿要将面前这个罪大恶极的柜子碎尸万段的时候,边上递来一块干净的手帕。
  温瑢擦干净陆淮卿的手,另一手还端着水盆。
  陆淮卿握起手,湿润的触感浇灭了他的不满。他拿过温瑢手里的手帕,浸湿了默不作声转头开始擦拭桌椅。
  他一身整洁的衬衫长裤,黑发一丝不乱。昏暗室内只剩一盏小灯还能亮,灯光微弱,陆淮卿站在室内,干净整洁纤尘不染,衬得这小小门面越发不堪。
  陆淮卿天生里就不像是会做家务的人,但他擦拭桌椅,收拾家具的动作开始生疏,后面居然很熟练。
  温瑢收拾完了卧室,出来时被震了一下——就这二十多分钟,外面不说焕然一新也整洁了许多。反而是陆淮卿,俊美的面颊上落了两道灰,头发也有些乱。
  陆淮卿哼哼唧唧扔掉手帕,正要抱怨两句,耳边听到嗒嗒的声响,而且越来越靠近。
  温瑢好奇走出去。
  路灯有些昏暗的光下,身着职业套装的年轻女人脚下踩着六七厘米的高跟鞋,跑得头发散乱。他们听到的急促的嗒嗒声就是年轻女人的高跟鞋发出的。
  温瑢的目光落在女人左手腕戴着的玉镯上,成色极好的镯子上却附着丝丝缕缕的阴气,里面显然藏着一个银魂。
  女人身后追着一红色厉鬼,那红色极浓重,厉鬼眉心钉着一只红色高跟鞋,,汩汩鲜血从血洞流出,顺着鼻梁流过双唇,被厉鬼伸舌卷入口中。厉鬼所过之处,周围的路灯发出撕拉之声,全部熄灭。
  这是一只犯过人命的厉鬼,生前好色,女干|□□杀,死后又作恶伤害了无辜少女,成了无恶不作的鬼物。全身上下都是孽障,带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陆淮卿嫌恶地皱起眉。
  温瑢捂住左手,他的左手尾指带了枚尾戒,温润的白色质地里却烧着一线赤红,犹如火焰燃烧,跳动不息。尾戒中的赤红在捕捉到阴气后越发激动,在戒指内游弋着想要冲出去一饱口福。
  厉鬼口中的鲜红肉舌,湿滑黏腻,沾着血水与口涎,嘀嘀嗒嗒地伸向套装女人的后颈。
  女人可以感受到脖颈后的阴寒,裹挟着腐朽的氵朝湿气息。她几乎想放声尖叫,可手腕上玉镯冰凉的触感让她陡然清醒过来,转身抬腿就踢,右手还紧紧护着左腕的玉镯。
  可惜厉鬼反应极快,避开高跟鞋,目露忌惮,显然,他在畏惧高跟鞋。
  套装女人一脚踢空,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一步短裙下风光隐约,她紧紧闭合起双腿,试图阻碍厉鬼的视线。两条纤细的臂膀支撑着身体向后挪,声音里带着哭腔:“怎么办啊,鸿殊!”
  玉镯上的阴气聚集在一起,隐约是个男人模样,他发出微弱但急促的声音:“快!到前面有光的地方去!”
  女人一回头,浓稠的黑暗中确实还浮着暖黄的灯光,光下站着一个人,明明距她不过几步,却遥远到不可触及。
  近至面前的各色门面仿佛不见,星辰压落夜色,就沉沉堆积在那人身后,分明衬衫长裤,恍然间却仿佛着轻袍缓带。他很白,唇色浅淡,眉目却漆黑,沉而温柔,正垂着眼眸静静看着她。
  女人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人能有这样的容貌气度,一时间竟然连身后心怀不轨的厉鬼都忘了,呆呆看着他。
  温瑢上前两步,微微俯身,伸出手,示意女人起身。
  十指修长白皙,左手尾指带着一枚白玉戒指,一线赤红游弋其中。女人眨眨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眼花——那红色会动!
  女人扭伤了脚,自己很难站起来,只能伸手搭在温瑢手上,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一触碰到温瑢的皮肤,女人因为阴气和恐惧而冰凉乏力的身体忽然有了力气,指尖也恢复了温度。
  见她还有力气起身,温瑢连忙收回手,侧身道:“站到这边来。”他身后就是温暖的光,阻断黑夜,为惶惶不安的女人辟出一片容身之所。
  女人小心挪动脚步,被温瑢身后的男人吓了一跳。对方俊美得完全不像真人,但神情却非常的不友善。何况对方的容貌也绝非和善可亲类,飞扬眉眼,俊美得过于凌厉尊贵。
  “我叫俞音,谢谢您谢谢您。”女人小心后退两步,避开男人的目光,连连对温瑢鞠躬。
  红色厉鬼先前畏惧高跟鞋,现在又惧怕暖光,但又垂涎女人的美色,直勾勾盯着女人包裹在职业套装中的美好身材,色厉内荏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作对!快把她交给我,否则我就上你的身,杀了你的家人!”
  厉鬼现出死时的模样,可惜他是被高跟鞋钉死的,死得不够凄惨,即便露出幅死相也吓不到多少人。
  只是那血洞里流出的血越发地多,湿哒哒顺着脸往下淋,厉鬼舔都舔不干净,好在他已经是鬼魂,没有实体,血渍也只是死时的假象,并非真实。
  温瑢道:“你既然已经是亡魂就该忏悔自己生前犯下的过错,在地狱里赎清罪过或许日后还有投胎转世的可能。如果死不悔改,迟早要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厉鬼张开嘴发出“嗬嗬”的笑声,“忏悔之后要打入地狱,受尽刑罚折磨最后还要投个畜生道?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忏悔?那些女人穿的那么风骚,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我这是满足她们!”
  俞音紧紧抿着嘴唇,瞪视厉鬼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温瑢摇摇头:“你可以欣赏但不可以起歪心思。”
  厉鬼掰下钉在脑门的红色高跟鞋,血洞没了堵塞物,血流得更多更急,厉鬼长长尖啸,挥舞着高跟鞋朝温瑢扑去!
  俞音下意识想要尖叫,电光火石间想起温瑢的恩情,强忍着惊惧,拽着温瑢向后跑。然而温瑢看着高瘦,她根本拽不动她!
  正惊慌间,那厉鬼已经冲上前,离他们仅一步之遥!俞音的心陡然提起来,脸色刷一下白了。
  温瑢看着血糊糊的高跟鞋,皱眉。
  厉鬼手握高跟鞋,尖利的鞋跟正对着温瑢的眼睛。呼啸而来的阴气重重涌起,俞音在恐惧里都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和恶意。
  铛!
  尖利的鞋跟在触碰到暖黄色光芒的瞬间,鞋跟顿住了。面前的光却成了不可穿透的铜墙铁壁,阻碍了高跟鞋。
  厉鬼没来得及缓下前冲的势头,只能重重撞上去,四肢和脸如同贴在无形屏障上,五官被压得扭曲变形,手上还举着红色高跟鞋,姿势滑稽。
  鬼脸就贴在面前不到二十厘米处,俞音捂住嘴,不知道是想尖叫还是想笑:“……”
  下一秒赤红流光从温瑢身后投来,携万钧之势砸在厉鬼头部。待到流光散去,俞音才发现原本站在温瑢身后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出了店门,一脚踩在那厉鬼头上。
  厉鬼整个头部被踩入地面,只留下四肢徒劳挣扎,“唔唔唔!”大爷,饶了我吧!我有眼不识泰山!
  陆淮卿见他还敢挣扎,踩得更用力,“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放肆!”
  厉鬼:“唔唔唔!”以后都不敢了!
  陆淮卿还是踩着他:“以后还敢不敢?”
  厉鬼头被踩着,脸朝下摁在地面上,摇头不能,开口也不能,只能发出“呜呜”声。
  陆淮卿冷笑:“不服?”他伸手祭出一柄铜钱剑,眼看要教这厉鬼魂飞魄散。
  厉鬼瞪大眼睛:“唔唔唔!!!”服服服!真的服!
  温瑢终于看不下去,道:“他服你也得让他说才行,好歹松一松。”
 
  ☆、鸟和男朋友
 
  俞音坐在室内,小心地避开脚下的厉鬼。
  这家店面很小,两男一女外带一只努力蜷缩到最小的厉鬼,就挤满了这间店面。这样小的门面不知道能做什么,装修简单而且似乎很久没有住人,一股淡淡的霉味。
  “温大师,”俞音一手护着左腕上的玉镯子,“……他怎么办?”
  这个他指的就是厉鬼。
  温瑢盯着厉鬼,也有点发愁。他这儿又不是收留所,但要是放出去,这厉鬼还会继续为祸无辜。
  陆淮卿也将目光落在厉鬼身上,大有温瑢想不出办法就一把火烧了的意思。
  厉鬼嶙峋的身体渐渐开始发抖,最后发展为筛糠模式,哆哆嗦嗦道:“我以后都不敢了!求两位天师饶命!”
  陆淮卿凤眼微眯:“叫阴差拘了他下去,扭送十殿阎罗前,生前死后做的孽一并清算干净,该下地狱下地狱。”
  温瑢道:“不是说现在地府人手不够吗?叫阴差未必叫得上来吧。” 
  陆淮卿挑眉,“那也要看是谁叫,你等我一会儿。”他站起身,本想直接叫本地城隍现身,忽然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老老实实搬了个桌子,敷衍地从行李箱里拿了几袋零食,想想又放回去一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