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偷你点阳气怎么啦! 作者:Aegis(下)

字体:[ ]

 
第44章 什么叫gaygay的?
  白灵心想我真是太强了, 谢大佬首席小弟的称号不是盖的,出个门都能撞见百万精怪要和我结交,这个辣鸡作者一贯喜欢欺压主角, 对我倒是怪好的,一定是因为我太可爱了。
  他故作矜持的轻咳一声:“哎呀, 你想和我当好朋友就直说啦,我这么好相处,怎么会不给你这个机会呢。……所以你想送我什么呀?”
  松树没有再出声,白灵一方面觉得诡异, 一方面好奇心又被完全勾引起来了, 他悄悄回头看一眼哥哥们, 都在讨论那门上花纹, 没人注意他,他便忍不住朝松树树干走去。
  那声音迟迟再未响起, 白灵小心翼翼的看一眼头上静谧的枝芽,裹紧了衣服。
  “我到啦, ”白灵小声催促, “你要给我什么呀?”
  话音未落,却见面前树干上花纹缓缓蠕动, 蜕变, 然后凝成了一张人面般的花纹。
  白灵吓了一跳, 差点喊出声, 那人面低声“嘘”了一声。
  人面看不出年龄, 是温和低沉的男子嗓音, 听着很舒服,白灵觉得他应该是好精怪,他紧张的绞动衣角:“你还说你不是这树,骗人。”
  人面低低笑了一声,随即说:“抬头。”
  白灵下意识抬头,“啪”的一声,打下来一个东西。
  “哇,你竟然攻击我!你这人怎么这样……”
  白灵吃痛的捂住砸痛的额头控诉,弯腰,地上掉下来的,却不是他以为的果实之类,而是一截骨头。
  白灵小心翼翼的拾起来,捧在手里:细长、白净,一个手掌那么长,大拇指粗,温润如玉,触手温热。
  这温热恰到好处,白灵忍不住握在手里取暖,这骨头眼熟,好似之前见过……可不就是第一个幻境里他手里捧着的吗!
  但比将近一米长的巨大白骨要短小的多,他翻来覆去的看,拿不定主意,心想天下骨头一个样,应该是想多了。
  他想问人相给他这骨头什么意思,可抬头再看去,面前的松树树干却只是遒劲崎岖的普通树皮了。
  他惊了,扑上去砸树:“你什么意思啊?这是什么?”
  松树发出飒飒的晃动声,惊起广阔石壁一阵更加细微的回声,白灵隐约觉得是那人相在笑。
  大门那得出了结论,李雪陵大步过来叫他:“走了,弟弟,回去再玩。”
  白灵依依不舍的“嗯”了一声,将小截白骨放到口袋,满头雾水的走了。
  他一步三回头,渐行渐远的巨型松树在视野里越来越小,从门口离去时,巨松全树的样貌映入眼帘,是给人以震慑感的庞大身躯,像从地底伸出的巨人的手,狰狞巍峨。
  白灵出神的想,如果这松树能化形,应该是和谢大佬差不多的冷硬酷哥吧。
  哎呀,我想什么呢,白灵赶紧晃晃头,把这胡乱想法甩干净,我家谢大佬是最帅最强哒,比这破松树不知道要帅到哪里去了。
  青铜门后是一道漆黑不见五指的长梯,他们沿着千百年前建筑的古老石阶拾阶而上,抬脚、落脚……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好似身背重刑的西西弗斯,每一秒钟都在重复枯燥无天日的折磨。
  突然便出现了深蓝色的天,还是那片明月夜,星辉高悬,树林深处传来清凉的风,把鼻腔内墓中沉厚的霉气吹去。
  这便出去了?
  白灵不敢置信的愣在草地上:这便出去了。
  他慌乱的四处环顾,现世景色映入眼帘,一只温热的大手轻车熟路的牵起了他的:“出来了。”
  熟悉的嗓音带来的三个字,让他悬浮的心轻轻归位,他对上谢崇森星夜下也好似蕴含了一汪星辉的眼,心里是止不住的复杂。
  “太好啦,”白灵叹口气,“没出事就好,没出事就好。”
  他重复了两遍,又姿势十分不对的比个“阿门”,最后想了想这里是华夏,是道教佛教的大佬们罩着大家呢,又说了声阿弥陀佛,泰山老奶奶保佑。
  谢一海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摘下头灯,去取腰上防止走丢系上的绳子,却拽到了一截空绳。
  一个空的圆圈。
  谢一海意识到不对,他反身扑回地道:“李雪陵!你怎么把绳子解了……?”
  他却扑了个空。
  身后的漫长地道,还有混合了松香和霉气的空气,一并消失了。
  三人正站在廖无人烟的树林里,好似方才进入并出来的诡异古墓,只是一场幻觉。
  “我艹!李雪陵!”谢一海几近疯了,他扑在该是地道存在的土地上,用手徒劳的扒地,却毫无用处,指节被粗糙干地划破,鲜血滴在枯草上,是嘲讽的红,“怎么会这样……他怎么没出来!这地道他妈的怎么会消失啊!”
  他双目泛红:“雪陵弟弟——!”
  谢崇森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把精神几近崩溃的谢一海拉起:“他出不来了。”
  “什么意思?”
  “沉浸在幻觉中固然好,但……”谢崇森叹气,“你仔细想想,李雪陵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几岁过世的?
  谢一海怔愣的搓着指尖上粗糙的土:“李雪陵他……三年前死于极限求生,尸体被发现的时候,被野狼吃的只剩一半了。那时李家还在,所以李雪闻外号……李太子爷。”
  谢崇森点点头:“李雪陵即便魂魄归来,也不该是在这里。”
  “那么他是……”
  “是我们记忆中的镜像罢了。”
  熟悉的嘲讽口吻也好,熟悉的外冷内热也好,熟悉的武器破魔柴刀也好,即便是双胞胎,也不可能相像到这等地步。
  李雪陵,只是不知从何时、从谁的记忆中出现的,一段墓中记忆凝成的实体罢了。
  谢一海心情复杂,不知是感到被嘲弄,还是在怅然——为什么李雪陵不能是真的呢?
  若李雪闻在这儿,他或许为得以重逢的胞弟痛哭流涕,无法想象李雪闻能有多幸福,多激动,然后在镜花水月的幻想破碎时跌入绝望。
  谢一海突然意识到什么:“等等,我怎么记得莲姐父亲出轨生的孩子,只有一个妹妹!”
  林中清新的草木香让众人清醒过来,如醍醐灌顶,谢一海失态大喊:“佘夏洌也是假的!是佘晴时梦想中完美的自我!”
  “也是佘晴时善意表皮下,内心阴暗的自我。”
  佘晴时死,佘夏洌也无法独活,佘夏洌的作死,只是佘晴时内心最想行动的、没有明说的恶毒作法而已。
  白灵一怔,原来是这样……
  他突然觉得哪里解释不通,李雪陵是谁的记忆幻化而出的?
  是李雪陵唤醒的白灵,白灵之前根本不知道李雪陵这个人,而谢一海下墓时间应在李雪陵之后很久,那么……
  他摇摇头,应该是想多了吧。
  白灵怅然的朝丛林深处的黑暗中看去,如鬼怪张牙舞爪的轮廓随晚风飒飒,他好似看到了两个人,也正朝他们望来,一高一矮,也好似没有。
  一段四小时的奇妙旅途,甚至不足两顿饭的间隔,他却觉得自己成长了许多。
  他们没能找到林姓兄妹究竟经历了什么,木人的深夜来访或许也只是一场幻觉;他们也没能触及原戊青方墓核心秘密,但他们平安出来了。
  而白灵,也不再是那个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小鬼了。
  他怅然若失的垂下头,去看板鞋踩出的草地上的轮廓:“大佬,我想找回自己的记忆。我觉得……也许生前,我还遗留了很多要做的事。”
  “你想起来了?”
  白灵摇摇头:“我的妹妹叫我辰哥,我的弟弟名字里有个‘军’字,我家很大,而我或许是被陷害至死的。”
  他平静的抬起眼睛,漂亮而纯净的桃花眼,第一次染上了悲伤的味道,他的嗓子有些沙哑:“怎么办,谢大佬,我或许能知道,为何世上徘徊不去的鬼,多是怨魂了……”
  意难平。
  从前,他没有记忆,也便没有羁绊,只是体验消失前上天赐予的快乐时光而已。而他现在记起了,他有过家人,一双弟妹,他的父母也许为他英年早逝痛苦万分,他不再是漂泊在墓园孤坟的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鬼了。
  他想看到弟妹的笑脸,而不是年纪轻轻因为哥哥枉死戴上复仇的枷锁。
  谢崇森掏出一张手帕,淡青色的棉麻手帕,带着谢崇森一贯的松香。
  白灵不好意思的结果,狠狠揩了一把眼泪。
  他怎么老这样呀,动不动就哭,都说了要当为自己复仇的成熟男人了,谢崇森会怎么看他呀,要笑话死了。
  “我,我,我从明天再开始成熟!”白灵恶狠狠地瞪谢崇森,“你不许笑我哦,我今天先当最后一天宝宝!”
  或许觉得自己太无理取闹,白灵又委委屈屈的解释,声音小了不少:“总要给人缓缓的时间嘛……”
  谢崇森突然笑了,他冷硬的脸很少出现这样情绪外漏的表情,所以这个笑是有些僵硬的。
  但白灵能看出,他很尽力,很努力的想用自己的微笑,让白灵高兴起来。
  谢崇森张开宽阔的怀抱,示意白灵扑进来,白灵恶狠狠的瞪他,用眼神说“我是那么没骨气,那么爱撒娇的鬼嘛”,然后用行动证明,他是。
  他轻轻地靠进谢崇森温热宽阔的怀抱里,静静的靠到他的胸膛上,听谢崇森健康的心脏,沉稳有力的传来击鼓般的“咚”、“咚”声。
  动脉带着热度,带着令人鼓舞的勇气,透过作战服传达给白灵。
  谢崇森有力的胳膊紧紧抱着他,像抱着世界上唯一的宝贝,那样紧,那样近,那样让白灵感到安全感。
  白灵很不好意思的伸出小胳膊,也回抱住谢崇森,谢崇森的腰很有力,抱着很舒服。
  他忍住啜泣,小声说:“友谊万岁。”
  “友谊万岁。”
  谢崇森嗓音低沉又磁姓,正好随着环抱他垂下的头,凑在耳边响起。
  白灵从没有和他这么近距离接触过,耳朵被温热吐息吹拂,有点痒。他不自在地扭一扭:“不要这样俯下身说话啦,gaygay的。”
  谢崇森轻笑:“什么意思?你老是用这个形容词。”
  白灵随即联想到谢崇森是浏览器都不会用的老古董,忍不住笑出声:“不告诉你。求我呀。”
  谢崇森低低的“嗯”了一声,随即像是撒娇,也好似请求,柔声说:“告诉我吧。”
  大、大佬你这是要干嘛!
  白灵被这从未听过的语气惊了一惊,原,原来谢大佬对朋友这么喜欢开玩笑的嘛,看来这一趟古墓之旅我们的关系又进一步嘛……
  啊不对!
  白灵的小心脏被反差萌重重击了一拳。
  好小鬼说:你紧张害羞什么,朋友间互相卖萌撒娇很正常哒,你纯洁一点。
  坏小鬼说:你见过谢大佬朝谁卖过萌?换句话说谢大佬会卖萌这点已经很特别了好吧,不用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谢大佬肯定是喜欢你,你看你和他抱作一团给力给气的像什么话,谢大佬暗示的都这么明显了你还不冲上去你还是不是男鬼了。
  白灵心想你个辣鸡坏小鬼,身为我的思维竟敢骂我,看我三拳打死你。
  于是好小鬼抄起主人特赦令,三拳砸死了坏小鬼。
  后来,想起那一天的漫长又温暖的怀抱,白灵只觉自己是魔障了。
  他什么都没有,孤身一只小鬼,漂泊在外,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吃大佬的喝大佬的睡大佬的,成天除了添乱就是捣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