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只想安静退个休 作者:青色羽翼(上)

字体:[ ]

 
文案:
谭砚一生安分守己,奉公守法,认真勤勉,他藏着自己的小秘密,只盼着达到退休年纪后挥洒人生。
突然有一天,有关领导给了他一张2000年出生的身份证和某大学录取通知书,并关爱地拍拍他的肩膀:年轻人,为祖国的未来奋斗吧!你们是新一代的接班人!
谭砚:……
他到底还能不能退休了!(╯‵□′)╯︵┻━┻
 
注:1、本文主受,攻是养成系小狼狗,主角是个有着18岁脸的58岁大叔,特注:主角未婚未婚未婚,虽然他58岁但是他未婚!!!
2、本文伪科幻,文中出现所有理论均为“青蝠派”伪科学,一本正经说胡话系列,切勿当真。
3、无限流,现代伪科幻冒险文,有轻微超能力。
本文又名《突然有一天,我变成了大学生》《老纸到底还能不能退休了》《攻:我那比我年纪小的男朋友为什么总用过来人的眼神看我》《我永远活在了18岁》《都快退休的人还学高数英语还能不能好了》
 
内容标签: 科幻 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砚 
 
作品简评
谭砚本是个还有两年就退休的老民警,却在一次领导检查时暴露了自己根本不会变老并且能够通过“空洞”进入未知异世界的秘密,原来在谭砚工作的四十年间,“空洞”一直威胁着地球的安危。为了保护世界和平,领导安排看起来十八岁实际上五十八岁的谭砚潜伏进大学中培养能够一同进入异世界的优秀人才,这是他退休前最后的任务。可只有初中学历的谭砚,表示这个任务太难完成了,他到底还能不能退休了?本文主旋律感强,充满了正能量,塑造出了一位钉子般的老同志形象。这样的一位老同志变成年轻人,融入现代社会中,与年轻一代接触,两代人思想的碰撞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空洞”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等问题让人忍不住一口气读下去,与作者一起进入这个充满科学与奇幻的世界。
 
 
 
第1章 五十八(一)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平县治安管理所有个传统——每天晚上都会派一个小队在县内巡逻一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如此。
  巡逻小队的成员大都是年轻人,所里规定超过45岁就不用再熬夜巡逻了,谭砚却是个例外。
  他今年58岁,是平县的一名普通片警,尽管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身材却保持得很好,宽肩窄腰,腰腹部没有一丝赘肉。谭砚的身手据说也是数一数二的,每年云省治安部门内部比武他都名列前茅,交过手的人一听说他都快60岁了,全都险些将下巴惊掉。曾有人说他最多不会超过40,就这年纪还是看在那张苍老的脸的份上多说的,要是单论身体机能,说他才18都有人信。别看谭砚现在年纪大了,但胜在长得好,所里新来的小姑娘私底下偷偷叫他帅大叔,对着单位历史照片中年轻的他犯花痴,都快60了还能竞争一下平县县草呢。
  尽管他各方面都不输年轻人,但终归年纪大了,领导早就劝他退二线做做后勤工作,却被谭砚拒绝了。
  谭砚是个公认的怪人,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人清楚他想要什么。
  他不缺钱,一线津贴对他而言可有可无。九几年的时候,谭砚的全部积蓄被一个下海的同事借走,结果同事做生意赔了钱,便将老家的平房给了谭砚抵债。后来同事的老家成了旅游开发区,抵债的房子拆迁,赔给谭砚两个门脸房,现在每年的房租费十分可观。
  他长得好看,又小有资产,却到现在都打着光棍,连个恋爱都没谈过。他颇有积蓄,但吃的是单位食堂,穿的是普通运动服,住的是早年单位分的筒子楼,代步的是一辆市面上都快找不到的二八自行车。
  他有口饭就能吃饱,有张木板就能睡着,不抽烟不喝酒不大鱼大肉不声色犬马,连电视剧都很少看。他仿佛没有任何喜好和兴趣,活得低调而克制。
  自十八岁参加工作开始,他每个晚上都会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在平县巡逻一圈,整整四十年,一天都没有脱岗过,好似不知疲惫,不知病痛。
  他很少同单位同事聚在一起聊天,就算是有推不开的场合,也一直沉默着,像个闷葫芦半天撬不出一句话。也就那么一次,谭砚被人压着灌了点酒,他似乎酒量不佳,一口酒下去就有点迷糊,这时有人问他活了大半辈子,难道就一点愿望都没有?谭砚红着脸,闷了半天后才憋出一句:“想退休吧,退休后去外地散散心。”
  于是就有人起哄劝他提前退休,按规定工作满三十年就可以申请退休,既然干得这么累,又不缺钱,干嘛不早点退了休息。
  那时谭砚只是摇摇头,眼睛盯着墙壁,视线仿佛透过钢筋水泥看向了遥远的彼方。还没等人再问些什么,他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酒量太差,才一口就睡死了。
  从那以后不管别人再说什么,他都不再喝酒,便再也没人听到过他的心里话。
  早些年警力不足,管理不严,说是以小队为单位巡逻,实际上往往只有谭砚一个人,他每天晚上骑着自行车跑遍整个平县,风雨不误,从不脱岗,让人看着都觉得疲劳,他自己却很精神。
  而近些年他似乎是年纪大了,明明现在单位给大家配上了警用小电动,一起巡逻的人也多,主要工作都是年轻人在做,谭砚的压力明明减轻很多,看起来却比以前更疲惫了。所里新来的小队员私下里偷偷说,谭叔每次巡逻时看着他们的眼神都让人发毛,总感觉他似乎觉得小队员们很碍事。
  这件事小队员们还向领导反映过,大家都觉得谭砚可能有点倚老卖老,看不起他们这些年轻人。谭砚太怪了,不管分到哪个队都很难融进去,小队长们都希望能够将他踢出巡逻队伍。
  治安管理所的李所长当场就对这些年轻人拍了桌子:“什么叫倚老卖老,你们知道谭砚立过多少次功,亲手抓到过多少穷凶极恶的罪犯吗?你们知道他这些年有多辛苦吗,他这些年在平县的脚印,连起来都能绕地球一圈了!你们觉得他歧视你们,谭砚有说过这种话吗?有明确表示过他看不惯你们吗?都没有吧!无凭无据的事情,仅凭臆测就要定人罪吗?瞧瞧你们一个站没站样坐没坐样,我都看不惯。谭砚的警容风纪是所里做的最好的,每年都是标兵,让他带你们是给你们机会好好向老同志学习,都给我回去虚心做人!”
  训归训,训过之后还得解决老同志的问题。其实每次谭砚出去巡逻李所长的心都提着,这人年纪大了,身边又没个人照顾,就算现在身体看起来还硬朗,可多少今天还好好的人明天就过劳猝死了。四十年没休息,拿过国家级劳模,李所长想想都觉得可怕,这是人能承受住的工作强度?就怕哪天他的弦断了,撑不住了,担心他累坏了,苦口婆心劝谭砚退二线。
  但是谭砚不同意。
  “为、为什么啊?”李所长是满心的不理解。
  “我干了四十年,还有两年就退休,想在一线奋斗到最后一天。”谭砚简单地答道。
  李所长还能怎么样,谭砚要是真有什么身体上的疾病,他也能强制要求他退二线。可谭砚年年体检结果那叫一个健康,比所里好多亚健康的年轻人都好。这样一个身体条件合适又有工作热情的人,他总不能打消对方的积极姓吧。
  于是不管别人怎么想,直到今天,谭砚坚持在一线工作。
  他依旧每天勤勉工作,只是眼中的疲惫却越来越深。
  “谭叔,这都九点多了,你回去歇着吧。年纪大的人都睡得早,这会你也该困了吧。”巡逻小队的王队长见谭砚的电动车打了个晃,不由担心地说。
  “没事,我就是不习惯骑电动车。”谭砚摇摇头,指着一处路灯坏了的小巷子说,“那边这几天修管道把电线弄断了,路灯坏了,黑乎乎什么都看不清,挺不安全的,我去那看看,转完就回去。”
  “行,小刘你跟着他去,看完就送谭叔回家,一定要送到家门口啊,到了给我打个电话。”王队一脸担忧,电动车都骑不好还非要出外勤,这图什么。
  小刘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表情有点为难,却还是点头答应了,转过车头,跟着谭砚一路到了那黑漆漆的小巷。
  巷子口一点光亮都看不到,小刘一个大男人瞧着都有些害怕。电动车似乎要没电了,车灯有点暗,开了大灯都看不清巷子里的路况,小刘掏出强光手电正要按下开光,却被谭砚按住了手。
  谭砚静静地看着他,手稳稳压着他捏着手电开关的手指:“你还要接媳妇下晚自习吧,回吧。”
  “谭叔,你怎么知道我媳妇今天晚自习?”小刘疑惑道,“这里确实不太安全,按规定应该两人以上巡逻的,我不能让你一个进去。”
  向来寡言的谭砚此时似乎有些焦急:“我在平县这么多年,闭着眼睛都能走遍整个县城,能出什么事。你媳妇不是怀孕了吗,赶快去接人吧。”
  小刘一想也对,当年各家各户连电灯都没有的时候,谭叔就走遍了平县,现在能有什么事。而且他确实挺担心怀孕的媳妇,想去接人。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对妻子的担忧占了上风:“那……谢谢谭叔啦,改天我请你吃饭!”
  “快走吧。”谭砚将强光手电从小刘手中拿走,“这里有我就行。”
  小刘见他这夺手电的迅猛动作,心里估算了,三个自己都未必能打得过谭砚,暗暗感叹谭砚老当益壮的同时,也彻底放下心来。
  见小刘骑着电动车“嗖嗖”走了,谭砚眼中的疲惫也稍稍褪去了些。
  “终于走了……”他微微松口气,对着巷子打开了强光手电。
  对面依旧漆黑一片。
  明明是居民区,就算路灯坏了也应该有住宅的光亮。可眼前这巷子却仿佛一个黑洞般,连天上的星光都给吸了进去,好似什么猛兽张开大口,静静地等候着猎物到来。
  谭砚将电动车放在一旁锁好,对着黑暗悄无声息地叹口气,抬腿走进巷子中。
  黑暗渐渐将他吞没,在他完全进入的瞬间,巷子里渐渐透出光亮,路灯也亮了起来。
  而微光中的小巷子里空无一人,根本看不到谭砚的身影。
 
 
第2章 五十八(二)
  第二日太阳依旧升起,谭砚也准时到了单位。昨夜小刘估算着时间,预计着差不多到检查完毕送谭砚回家的时间给王队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完成任务,将老谭同志安全送回家,便瞒天过海,没人知道昨夜小巷中发生了什么。
  一上班李所长便紧急给大家开了个会,上级领导要来视察,还不同于以往,据说是个大领导,具体姓名职务都保密,行程也保密,只说有可能来所里检查工作,但究竟是不是□□不太清楚。就算不能来,大家也要严阵以待。
  “咱们作为治安管理部门,一定要严把安全关。”李所长严肃地说道,“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一点,各个街道社区多巡逻,看见有脸生的不怀好意都多盯着点,千万别出乱子。”
  暴恐行为倒是未必会有,但是一些报社的、行为偏激的,万一想要搞个大新闻,也是让人头疼的。
  “老谭,”会上李所长点名谭砚道,“平县你最熟,基本上每家每户住的都是什么人,谁的房子租给谁了,谁和谁又有什么亲戚关系你全清楚,这次得由你带队了。”
  这种工作谭砚一向不会拒绝,默默点头同意了。
  他带着一个小队连续几日出外勤,白天晚上连轴转,到了半夜十二点其他人都去休息了,谭砚却还在县里转,三天下来每天只睡一到两个小时,到第四天据说是领导抵达的日子,他整个都瘦了一圈。
  李所长看着都觉得不好意思,但最近确实情况紧张,需要谭砚这么干。他只能私下拍拍谭砚的肩膀,偷偷说:“老谭,这次检查结束给你休几天,你这么多年连个节假日都没休过,完全可以多补休几天。”
  谭砚黑着眼圈摇摇头,一脸疲惫道:“我总觉得这次有点不太妙,心里不是很踏实。”
  一般老警的直觉都是很重要的,他们身经百战,多少次死里逃生靠得都是直觉。李所长听谭砚这么说,也跟着担心起来,连忙加大了警力部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