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死对头是猫薄荷而我是猫怎么破[娱乐圈]+番外 作者:扶苏与柳叶(

字体:[ ]

 
文案
作为建国前的最后一只猫精,司景的目标一直是:
——做最野的喵,吃最多的小鱼干,有最忠心的铲屎官,吸最香的猫薄荷。
……直到有一天,他和死对头一同参加了一个真人秀。
死对头居然是成了精的猫薄荷。
不幸的是,他是猫。
……
这娱乐圈是彻底混不下去了(摔)
----
司景:他可是我死对头,之前的仇我还记得呢,说不吸就不吸!猫可有尊严了!
后来的司景:噫,真香。(疯狂晃尾巴)
之后,双方粉丝诧异发现,两个死对头居然开始秀恩爱了!天天都闻来闻去,还揉毛!!!
这世界变化,好像有点快啊……
——
受:亲一下吗?
攻:(岿然不动)
受:(晃尾巴)亲一下。
攻:你来。
受:你特么把嘴给我伸过来让我亲一下吸几口!就现在!!!
——
拽天拽地拼命想吸猫薄荷的喵受X冷静地坐等小受扑上来吸的猫薄荷攻
 
排雷指南:
1,原脑洞来源于作者另一篇文《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沿用其中部分设定;
2,双方之前无感情史,1V1。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景,阚泽
 
 
 
 
第1章 猫中第一野
  凌晨三点,小助理在新上任的老板的催促下,颤颤巍巍给自家艺人打电话。
  包厢里的人都喝的醉醺醺,为首的公司老板小崔总大着舌头,“你就……你就喊他过来!”
  电话接通了,小助理的声音都在发抖。
  “喂?喂,司哥吗……”
  那头的人沉默半晌,随后应了声,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困倦。
  “干什么?”
  “司哥,”小助理小心翼翼说,“你……你现在有时间吗?崔总想让你过来这边酒局一趟。”
  后头的人声音更高,叫道:“快让他给我滚过来!别让人家王老板等久了!”
  被称作王老板的是个中年男人,标准的地中海,大肚腩,笑得倒是挺和气,一看就是个富商。他如今是公司一个重要项目的投资人,小助理哪敢惹,听对方说:“让司景过来吧,就陪我喝几杯。”
  “……”
  喝几杯。
  只怕这一喝,就回不去了。
  三更半夜,公司老板把自家旗下艺人喊过来陪酒,这不是相当于明晃晃的拉皮条么?
  更何况,拉的还是司景。
  司景这人,红的很神奇,入圈也很神奇。别的艺人多少都是走艺校出来专门培养的道路,他却不一样,是在烤鱼摊子旁边让经纪人捡到的。那时他的经纪人路过,瞧见烟熏火燎里头桌边客人的那张脸,顿时眼睛就直了,二话不说上前掏出了自己名片。这位爷当时嘴里头还有截鱼尾巴,懒懒散散抬眼,眼尾上挑,慵懒的像只甩尾巴的猫。
  居然就在烤鱼摊上被发掘了,出了道。
  出道后没演两部片,可凭着脸和那身范儿,圈的死忠粉却一大群;如今说起来,也是他们这家不大的演艺公司里的一哥了。
  一哥司景听了这话,又打了个哈欠。
  “我为什么要去?”他反问。
  “……”小助理一愣,小声解释,“司哥,王老板是咱们的投资人——”
  司景眼角愈发上挑,把这一长段头衔和家当介绍听完了,哦了声。
  小助理说:“司哥,我跟您说下地址?”
  司景沉默半晌,说:“行,说吧。”
  包厢里的人大喜。小崔总又给自己的肥羊倒了杯酒,恭恭敬敬双手捧着,“王总,待会儿司景就过来了,我让他好好陪您喝几杯,啊。”
  王老板笑的志得意满。
  桌上剩余陪酒的人也心领神会,最近正是司景当红的时候,街头巷角都能看见他代言的广告。那可的确是个美人,关键是一身桀骜不驯的气质,看起来着实野,陪酒的人舔舔嘴唇,抬起酒杯:“提前恭喜王老板了。”
  他们在包厢里头推杯换盏,等了半天,没等到那个猫眼的小美人儿进来,却等到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破门而入,对着他们亮出自己的证件。
  “不许动!把手都给我举起来,接受检查!”
  在场几个人都是一懵。
  警察慢慢把包厢里的情景巡视了一遍,蹙着眉,声若洪钟,“有人举报,你们这儿有人聚众吸毒!”
  “……”
  什么?
  几脸懵逼,只有其中一个富二代瞬间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包。警察站在门口,把他的小动作看了个一清二楚,嘴一努,瞬间就有人过去搜查了。
  结果还真查出来了东西。想象中左拥右揽的快乐宴会没能实现,几个人齐齐丧眉耷眼去了局里喝茶。
  罪魁祸首却仍然待在家里,半步都没出门,懒洋洋地拨弄着一个毛线团,接了电话。
  “不用谢。”
  “嗯,打击黄赌毒嘛……”他的眼睛眯着,“应该的。”
  “什么,我怎么知道的?”
  视线慢慢下移,地上有一只猫正抬起了眼睛,恭敬地朝着他摇尾巴。
  司景缓缓笑了声,自己身后头毛乎乎的大尾巴也从宽松的睡裤里头探了出来,在后头不紧不慢地左摇右晃。
  “我自然有我的途径,”他说,“放心。”
  这事儿一出,他的专属经济人那里就得了消息,第二天起早来他家敲门,进来时瞅着眼前这位祖宗,张嘴就问:“是不是你举报的?”
  司景懒洋洋往屋里走,没瞧他,“你猜?”
  这就是是了。
  经纪人袁方倒吸了口冷气,跟在他后头往屋里走,“祖宗!你是真不怕他给你小鞋穿?你——景啊,不是我说你,上一回就让你把屋子里的快递箱子扔掉了,你这还摆的满屋都是,是准备干嘛呢?”
  没事儿扫雷玩吗?
  他费劲儿地从满地纸箱子的空隙里挤过去,身后还跟着个新来的小助理,因为昨天被要求着打电话,虽然从局里出来了,但现在还有点诚惶诚恐。咽了口唾沫,也同样喊了声司哥。
  司景说:“我家猫喜欢。”
  小助理手里提着早餐,左右巡视一圈,声音更小了,“我没看见您家猫啊?”
  “他家那猫比他还野,”袁方没好气地说,“你来十回,能见不着十回,在外头疯的从来不着家——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司景的房子很大,里头摆的却满满当当。窗边立着偌大一个猫爬架,地上除了纸箱,还有肥嘟嘟的抱枕。上头做了猫咪专用的小通道,能轻轻松松通过通道在房间里转悠。甚至连挂着的画上,都画着胖乎乎的猫和鱼。
  小助理抬起脚,小心绕过一个快递箱,更羡慕,“司哥看起来很爱猫。”
  “是啊,”袁方说,“跟他命根子似的。”
  他瞧了瞧司景,又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也没让小助理继续往卧室里跟,自己进去了。
  司景没穿上衣,露出线条流畅又漂亮的脊背,拉开衣柜门,正在里头挑衣服。
  袁方说:“崔总昨天又喊你去陪酒了?”
  “嗯。”
  袁方心里有了猜测,“陪谁?——又是那个上回想包你被拒绝的王老板?”
  “嗯。”
  司景把挑出来的毛衣套头上,做这个动作时,身上薄薄的肌肉也随着运动撞击,既有男人的魅力,也具备着独特的清朗的少年感。这两者在他身上,就像是天作之合,融合的相当好。
  袁方叹气,“长久这么着,也不是办法。”
  司景终于穿好了,眼角微挑,扭头看他,“我也觉得。”
  袁方刚把司景签进来时,公司里还是老崔总当家。老崔总为人好,对底下人也大方,挺擅长经营,司景没受过什么苦,再加上名气第一,活的就像是公司捧着的锦衣玉食的少爷。
  但等老崔总去世,他儿子上位,这情形就瞬间不同了。
  原本的名气第一不再代表着好资源,而代表着被拉皮条的好苗子。
  小公司就是这坏处。传统的家天下,哪怕儿子再不成器,那也是接班人。如今公司江河日下,眼看着一天不如一天,袁方心里也着急,“那你怎么想?”
  司景眯起眼想了一会儿,还真给了他个答案,“让他家里闹耗子?”
  “……”
  袁方彻底败给他了,搓搓脸,“成吧。”
  他瞧了瞧表,催促:“快吃早餐,待会儿十点咱还有个通告要赶。”
  小助理听见了,怯生生说:“袁哥,这才六点半。”
  “六点半!”袁方说,“可化妆、做头发、再坐车去发布会,哪一项不需要时间?”
  别说是三个半小时了,甚至连四个小时都不觉得多。
  除非糊了,否则,想要温温吞吞不急不忙过日子,那基本是做白日梦。
  司景在经纪人的催促下,一口吞一个鱼肉包子。一旁的小助理看得目瞪口呆,瞧着他又举起牛奶,拿殷红的舌头试了试温度,随后也举起来,一饮而尽。
  长腿一跨,上了保姆车。
  黑色车窗遮的严严实实的,小助理跟着坐在里头,还在CAO心艺人家的猫,“司哥下那种宠物APP了吗?平常用手机,也能看见猫的行踪的。”
  司景大爷似的闭着眼,靠着软软的车座,怀里抱着抱枕,“没。”
  “可以下一个的,”小助理说,“可方便了。”
  他又问:“司哥养的是什么品种?”
  青年眼睛都没睁开,张口就答:“那种腿比较长的,看起来比较霸气的。”
  小助理想了想,“那是豹猫?还是奶牛猫?”
  还挺像是司景该养的。
  牛逼哄哄连老板都敢举报的大佬就该养同样牛逼哄哄的猫,没毛病。
  “噗”的一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经纪人却笑得彻底合不上嘴了,“你听他瞎说。”
  他揭穿,“他家猫那就是只奶猫,加起来还没俩巴掌大,还长腿——就那腿短的,连楼梯都下不来!”
  经纪人乐的猛拍自己大腿。
  司景的眼睛忽然抬起来了。
  偏生经纪人还没察觉到杀气,仍然在说:“上回他托我照顾两天,我见了。是曼基康短腿猫,知道俗称什么吗?猫中柯基。就那腿,还没我手指头长,桌子都蹦不下去,我走一步它得迈着腿哒哒哒走四五步——哎?哎?”
  他愣了,问司景,“怎么让停车了?还没到。”
  司景没理他。沉着一张脸吩咐司机,“把副驾驶门打开。”
  司机立马开了,经纪人一脸懵逼,俩人都望着他。
  “让袁方下去。”
  经纪人依言下车了,站在路边,仍然很迷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