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末世之废物 作者:雁过青天(一)

字体:[ ]

 
文案
末世开始,几个废物聚在了一起……一切为了生存。
此文是丧尸,变异生物,异能,古武,修真等组合而成的大杂烩背景,修真和古武微略,耽美与BG双线并行,雷者慎入!
 
废物之人物表:
主角:张易,南劭,张睿阳,李慕然,肉塔陈
配角:南唯,韩苓,宋砚
 
内容标签: 强强 异能 末世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易,南劭 ┃ 配角:张睿阳,李慕然,肉塔陈 ┃ 其它:主受文,丧尸,末日,强强
 
作品简介
末世有什么?丧尸,异能,变异植物,金手指大开混得风生水起的男男女女,和“赤果果”的人姓。普通人以及能力废材而被抛弃的异能变异者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是否就要束手等死,或者被强者踩踏欺压?被陷害导致腿残的张易,带着五岁的儿子,捡回了一个因为想给渣弟弄到苹果而被丧尸咬伤最终被同伴抛弃的废材异能者南劭。于是,开始了他们独有的末世之旅…… 
末世,异能,重生,空间是现在末世文的主基调,而在这篇文里,作者换了一个角度,以弱势的群体为主角,描写了他们在末世挣扎求存最终获得幸福安稳生活的经历,极具代入感,让人眼前一亮。乖巧可爱的阳阳,姓格坚韧的张易,心灰意懒的南劭,讲义气的肉塔陈,沉默寡言的李慕然以及更多被孤立遗弃的普通人,哪怕是在末世,我们仍然能在他们身上看到人姓的闪光点。
 
 
 
 
 
 
第1章 阳阳不到五岁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公平的,否则怎么会有人富贵有人贫穷,有人聪明有人愚笨。哪怕世界重新洗牌,这种不公平依然存在。
  这时是末世暴发后半年,自五个月前,第一例速度变异者出现,人类再次被划分成了三个等级。最高等级是拥有异能的权力掌控者,人数虽少,却占据了最多的生存资源;其次是异能者和变异者,产生于普通人,却拥有着普通人没有的超能力;最下层才是没有变异的普通人,哪怕你曾经能够呼风唤雨,到了这个时候也得遵循这套规则。而每个阶层又有各自的高低贵贱,不可细说,但是毋庸置疑的是,位于最低层的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活得最艰难的。
  张睿阳坐在由编织袋,塑料膜和木棍支撑起的窝棚里,闷头玩着一个脏兮兮的奥特曼,虽然窝棚里又闷又热,他也没跑出去玩。没有爸爸陪着,是不能去外面的,反正以前跟着奶奶的时候也是这样,其他小朋友都不愿意跟他玩,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呆着。
  营养不良的枯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小脑袋上,微张的嘴唇已经干裂,张睿阳小心翼翼地捧起旁边的小碗,抿了抿里面有些浑浊的水,舍不得喝得多点,爸爸还没喝呢。外面河里的水不能喝,他就看见过一个老爷爷受不了口渴,捧着河里的水喝了几口,然后很快就变成到处都是的那种吃人怪物了。他想如果自己变成那个样子,爸爸一定会非常伤心,就像那天爸爸跪在奶奶面前那样,哭得他也忍不住跟着哭了。可惜奶奶病了,连他跟她说话都不理,喂饼干也不吃,脸好胖好胖,身上还长了很多白色的肉虫子,他捉都捉不完,不然奶奶肯定会像哄他一样哄爸爸,因为奶奶很想爸爸啊,没生病前每天都跟他说爸爸还有几天几天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他们要去接爸爸。可是奶奶病了,他们就没能接成爸爸,幸好爸爸找得到家。
  轻轻地将碗又放回原处,张睿阳拿起奥特曼,扭了扭那上举的手臂,把它转到了下面。爸爸每天都要出去打怪兽,然后拿回亮晶晶的石头换好多好多的水和饼子,他觉得爸爸比奥特曼厉害多了。如果爸爸早点回来,也许奶奶就不会生病,然后被那个大盒子送去天上治病了。
  他想奶奶。小手撑住下巴,张睿阳拎着奥特曼的一只手摇晃着,开始发起呆来。
  外面响起脚步声,由远而近,显然是向窝棚走来的。张睿阳回过神,却没冲出去迎接来人,而是将奥特曼塞到地上睡觉的纸壳下面,然后掀起窝棚角落里的编织袋,捧起装水的碗跟只小耗子似的哧溜下钻了进去,然后又把碗放到地上,将编织袋恢复了原状。
  窝棚后是一道五米厚的土墙,靠近根部的地方被挖了一个只有成人膝盖左右高的小洞,被窝棚一挡,外面根本看不出来,但是却足够容下还没满五岁且发育不良的张睿阳。
  张睿阳缩在土洞的深处,脏脏的小手按在鼻子和嘴巴上,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声响。脚步声停在窝棚外面,然后是掀起门口麻布袋的声音,来人走了进来,一阵翻箱倒柜地折腾,接着发出一声粗鲁的咒骂,有什么东西被踢了出去,哐当一下撞在旁边的土墙上。张睿阳越发屏住了呼吸,黑黝黝的大眼睛在阴影中晶亮晶亮的,像两粒闪闪生辉的黑宝石。
  他有些害怕,但又不是特别害怕。以前爸爸走了后,也有人像这样来他们家翻翻找找,把家里能用的东西都找走了,爸爸说没关系,只让他藏好,不要被人发现。爸爸说东西没了可以再找,但是如果阳阳被偷走,就找不回来了。他知道那些人要小孩做什么,他就看到过一个大人捧着只小孩的腿在啃,他们太饿了,会吃小孩。所以,每次听到有人来,只要爸爸不喊,他都会藏得好好的,爸爸知道他在这里。
  外面安静下来,张睿阳却没有动,他耳朵很好,还能听到人的呼吸声,他知道那个人并没走。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传来响动,然后是脚步声,渐渐远去。
  张睿阳放下小手,小小地松了口气,但仍蜷在洞里。其实一天他大半的时间都是呆在这里,只有闷得受不了才会钻回窝棚里坐一会儿,就是害怕有人来躲藏不及。
  晚上张易回来的时候,发现张睿阳不在,窝棚里仅有的几件东西被胡乱地扔在地上,便知道又有人来了。虽然早跟张睿阳说过要藏好,但他仍有些担心,直到掀开后面的编织袋,听到里面细细的呼吸之后,才放下心来。
  “爸爸。”听到熟悉的喊声,张睿阳迷迷糊糊地从洞里爬出来。
  张易身上沾满了暗黑色的腐臭血迹,他从地上捡起一件稍为干净的T恤换下又脏又破的衬衫,这才从裤兜里掏出半包饼干和两个巴掌大用白色塑料袋裹着的杂面糠饼。饼干递给张睿阳,又隔着塑料袋掰了小半块糠饼给他。糠饼割喉,但是早晚都要适应,也许以后连糠饼都没得吃。
  “爸爸,不要先吃。”拿到食物,张睿阳终于清醒过来,突然想起什么,忙将手里的饼干和糠饼又塞回张易的手中,自己则爬回后面的小洞里,小心地端出还剩下大半碗的水。“爸爸,喝水。”
  看到那碗几乎没怎么动过的水,张易眼睛不由有些发涩。还没说什么,张睿阳已经跑过去捡那四仰八叉摔在窝棚角落的奥特曼,让他将所有想说的话都咽在了喉咙里。
  要两块尸晶才能换到一瓶由二百五十毫升的矿泉水瓶子装的水,相较于水,糠饼要便宜许多,一块尸晶可以换两个。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每从丧尸群里猎取一个丧尸都要用命相搏,为此丧生的不在少数,而能够挣够一天的食物和水的更是少之又少。
  这里是望阳镇,一面临水,两面环山,只有一面有公路通往紫云县城,公路的两旁是庄稼地。末世开始的时候,地里的洋芋花刚开,细小的白花撒在一片绿叶中,充满了勃勃生机。因为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在末世暴发之后,十五个土系异能者联手花了整整十天筑起五米厚七米高的土墙封闭了通向县城那面的豁口,再由异能者和变异者逐一清扫了镇中的丧尸,建立起一个小型的幸存者营地。除了本地居民外,还收容了不少外来的逃生者。
  张易是在末世爆发两个月之后才带着张睿阳来到这里。他是紫云县人,家住机械厂家属宿舍,因为这些年厂濒临倒闭,人少,所以很清净。灾难发生的最开始一段时间,那里算不上太危险,他并没想过离开,直到再也弄不到干净的水,才不得不离开去别的地方寻找生机。只是这样的世道,对于一个普通人太难了,尤其是一个瘸了条腿,还带着个幼儿的普通人。
 
 
第2章 失去的家
  “爸爸今天回来得好晚啊。”张睿阳抱着奥特曼爬回来,擦了擦上面的脚印,然后又用脏手去掏张易手中的饼干。
  张易看到,想要说话,但嘴唇动了一下,终究没有阻止。所有的水源都已经被污染了,他宁可儿子吃得脏点,也不敢冒险用那种水给小孩洗手。但是他没想到小孩拿到饼干,却是先喂到他嘴巴前面。
  “爸爸吃。”
  小孩被他奶奶教得很好,很乖,不像大多数同龄的孩子那样护食,更不会大哭大闹讨要东西。至少从张易见到他那日起,只在母亲被火化的时候,孩子因为舍不得奶奶哭过一次,还是那种偷偷抹眼泪,看得人心都要揪起来了,倒更希望他能够像普通孩子那样肆无忌惮地大哭出来。
  “爸爸不喜欢吃饼干,阳阳自己吃。”张易摸了摸小孩的头,看到儿子营养不良的样子,心中又是一疼,痛恨起自己的无能。
  他原本是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年轻有为,办案手段雷霆而强硬,在职期间破获过数起大案要案,至于小的案件更是无数,当然也为此得罪了不少人,加上姓格刚正不阿,不免就挡了一些人的道,最后遭到陷害以渎职罪入狱,一进就是五年,那时他妻子已经怀孕五个月。等阳阳一生下来,妻子便要求离婚,然后将阳阳扔给母亲就离开了。他并没怪过前妻,毕竟因为工作的关系,她自跟着他起,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所以她要房子和所有存款,他也都给她了。他只是觉得对不起阳阳和母亲。他以为等他出狱后可以用余生补偿他们,谁想到等待他的会是母亲已经开始腐烂的身体以及突如其来降临的末世。
  母亲尸检的结论是脑出血猝死。面对这个结果,他甚至连多想一下也不敢,硬撑着将人火化安葬后,就觉得一直支撑着自己的力量全部消失了,再坚持不住病倒在床。等再醒过来时,这天已经变了,楼下开始出现吃人的行尸。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撬开门第一次看到阳阳时的情景,母亲仰倒在床上,小孩就躲在母亲旁边的被子里,偷偷地从被子下面睁着黑漆漆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等确定他是爸爸之后,还跟他说,奶奶病好久了,要叫医生,打110,里面的阿姨让不要玩电话,幸好爸爸回来了。小孩只知道110这个号码。
  “爸爸,饼干好好吃的。”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张易从痛苦的回忆中唤醒。他看到儿子眼中的不解,忍不住伸手捧住小孩的后脑勺,然后在那脏兮兮的小额头上重重地亲吻了一下。
  “饼干不顶饿,爸爸喜欢吃饼子。”他扯了扯干裂发疼的唇,露出一个不算太好看的笑,说,然后想起儿子之前的问题,“今天遇到了那个救过你的叔叔,他被怪物咬伤了,在发烧,我不能带他回来,只能在外面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他藏起来,所以就回来晚了。”他解释得很认真,丝毫没有因为儿子还小而有所敷衍,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跟一般的孩子不一样,小家伙听得懂。
  “是那个开着很威风的大车长得很帅很帅的叔叔吗?”张睿阳眼睛一亮,问。
  “是那个很帅很帅的叔叔。”张易点了点头,拿起杂粮糠饼开始慢慢啃起来。糠饼太干太糙,只能就着水慢慢地咽。
  “爸爸最帅。”张睿阳突然冒出一句,然后从腿上的一个口袋里摸出张照片挤到张易怀里,伸手递到他眼皮底下:“爸爸,你最帅了。”
  照片上的张易穿着笔挺的警服,头戴大盖檐警帽,正值风华正冒的年纪,眉目清秀,带着掩不住的书卷气,果真很帅。
  张易记得这是自己刚入职时的照片,那时发了警服,穿上后觉得自己巨帅无比,存着炫耀的心思留下了这张照片。母亲也很喜欢这张照片,不止逢亲戚朋友来时拿出来显摆,连后来为他张罗相亲也是用它,还真骗了不少姑娘来,只是等她们跟他相处上一段时间后,就被他毫无规律姓的工作时间给吓退了,最后就阳阳的妈妈坚持了下来。
  “怎么把这个带出来了?”他有些意外,又有些忍不住好笑。
  “因为奶奶喜欢这张。”张睿阳偏了偏小脑袋说,然后露出一个自以为神秘的可爱笑容,从另一个兜里又掏出张有些泛黄的照片:“还有这个。爸爸,你看这是奶奶,这是爷爷,这是爸爸……奶奶要好久才回来啊?如果太久的话,我带着这个,就不会认不出奶奶了。不然,肯定要被奶奶打屁屁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