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无所不能事务所+番外 作者:紫舞玥鸢(上)

字体:[ ]

 
文案
段老板的事务所号称无所不能。
生活水深火热的金主们:这么年轻,肯定是骗子!
直到见识到段老板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雷霆手段,众金主们纷纷:大师快请上座!
某天隔壁搬来一个神秘的邻居,英俊儒雅医术高,唯一不好的就是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劲。
随着即将觉醒的血脉,神秘的身世渐渐浮出水面。
终于有一天,段老板开挂开过头,然后……他变身了!
 
段老板:我是变帅了还是变丑了?
言医生:……你变大了。
段老板:???
事务所宗旨:给钱啥都干,包括谈恋爱!
 
※现代架空背景,诸多玄学和妖兽设定,请勿寻找科学
苏爽互宠,皮厚心黑内心强大不羁攻X温润深沉切开黑受,男主开场99级,自己就是金大腿XD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回川 ┃ 配角:言亦君 
 
 
作品简评
段回川是一间灵异事务所的老板,号称无所不能,为了养家糊口,每天奔波在为金主们捉妖除魔看风水的路上,养鸟抠脚赚钱养弟弟。在他玩世不恭的背后,却背负着强大诡谲血脉的秘密。随着一个英俊多金的年轻医生搬到隔壁,神秘的身世和奇异的世界终于慢慢浮出水面……本文以轻松细腻的笔调娓娓道来一个奇幻动人的故事,两位主人公各自背负沉重的过往,但依然坚守自我,在相互救赎、相爱相守的陪伴中,最终获得幸福的回报。本文情节跌宕起伏,感情温馨甜蜜,是值得一看的佳作。
 
 
 
 
第1章 无所不能事务所
  “……玫瑰街14号,就是这里了。”
  青年自手里攒着的招人广告中抬起头,眨了眨乌黑的眼睛,再三确认门店上老旧得快掉漆的几个大字——无所不能事务所。
  “名字看上去好厉害的样子!”青年有些兴奋,尤带着三分紧张拉平衬衫下摆的褶皱,他小心翼翼地推开挂着正在营业标识的玻璃门,探了半个身子进去,“请问……有人在吗?”
  这是一间有些年头的客厅,风格诡异的暗色木质家具和散乱的陈设毫无章法地堆积着,只留下一条狭窄的过道,本就并不宽敞的空间,越发显得拥挤不堪,一看就是常年没有女主人在家。
  “找谁?”
  一个尖利破锣嗓子,吓了他一跳,青年下意识回答道:“我找这儿的老板。”
  他循声望去,却见一个木质鸟笼挂在玄关斜上方,栅栏不知被谁涂抹成了浮夸艳丽的彩虹色,倒是跟笼中那只昂着脑袋、羽毛绚丽的鹦鹉相得益彰。
  此刻,鹦鹉正居高临下地盯着青年,示威似的抖了抖鸟毛,叫声拖着古怪的腔调:“你谁?”
  “……”现在的鸟都这么聪明的吗?青年不由陷入了沉思。
  “这位小朋友,你是……?”一道带着疑惑的男中音拉回了他的思绪,青年回过头,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艰难地从凹陷的沙发里坐直身体,许是他身上烟灰色的唐装跟沙发的颜色过于相似,青年竟一时忽略了还有这么个大活人。
  青年把鹦鹉丢在脑后,一溜小跑过去:“那个,我叫白简,是来这应聘助理的,您是这里的老板吧?”
  “老板?我可不是——”男人一愣,摆了摆手,恰逢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从二楼楼梯间传来,两人齐齐抬头。
  背光里,一个挺拔高挑的身影拾级而下,柔软的棉质家居鞋慢吞吞地踩在楼梯上,缓缓步入晨光中,宽松的休闲裤,浅蓝色衬衫,袖口挽到手肘间,露出一段结实有力的小臂,男人手里端着一杯茶,另一只手伸展了五指随意地梳着头发,半边脸孔被遮住,只依稀瞧见薄薄的嘴唇和瘦削的下巴。
  那人倚在栏杆上抿了口茶水润润嗓子,朝客厅的两个不速之客漫不经心地投去一瞥,恣意敞开的领口和凌乱的黑发,无不控诉着清梦被扰的不快。
  他打个哈欠,慢条斯理地开口:“这大清早的,两位不呆在被窝里,上我这来蹭茶喝么?这可没有早点供应哦。”
  “段老弟!你可算出来啦!”方才还显得异常笨重的胖子,瞬间敏捷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在白简目瞪口呆地注视下,以百米冲刺的劲儿奔到楼梯口,换上一副笑脸,“段老弟,你……你睡得可好?”
  段回川吹着浮叶把茶水咽下去:“你要是不一大早来吵我,我能睡得更好。”
  白简默默心道,这都9点多了,哪里一大早了……
  张盘赔笑道:“段老弟啊,老哥我已经等了你一个多钟头了。昨天跟你说的事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这人命关天,时间不等人啊,再晚,怕是人就不行啦!”
  段回川将印着“勤俭持家,早晚发达”几个大字的怀旧搪瓷茶杯搁在茶几上,懒洋洋往沙发里一窝,似笑非笑望着他道:“你昨天还跟我说,那唐氏珠宝老总的女儿在医院里躺着,身体指征一切正常,怎么,难道是骗我的?”
  “不不不,当然不是!”张盘一脸讪讪,“已经转诊了三家大医院了,各项检查,能查的都查了,确实一切正常,但是至今仍然昏迷不醒,正是因为医院根本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唐氏的老总怀疑他女儿是中了邪,招惹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才托了关系求到我们龙虎山来了不是。”
  段回川一只手托腮,冲他扬了扬下巴,笑道:“你不是龙虎山在这儿的外事弟子么?有老哥你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
  听到龙虎山三个字,在一旁一言不发当着背景板的白简诧异地瞅了张盘一眼,认真地打量起这其貌不扬的胖子,心里直犯嘀咕,传闻龙虎山张氏道派一门传承悠久神通广大,原来是这个模样吗?
  真是人不可貌相,难怪常言说大隐隐于市,这就是高人风范啊!这么一想,白简两眼放光,油腻中年男的形象顿时高深莫测起来,连那圆硕的体型也成了福泽深厚的体现。
  张盘圆润的脸微微一红,轻咳两声,道:“你也知道,我给人做做法事,看看风水还行,一般的邪祟倒是能驱,不过这次这个,确也有那么几分古怪……老哥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外事弟子说得好听,实则不过是资质不佳,得不了真传才外派罢了。要不,也不会拉下脸来求段回川这个油盐不进,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了。张盘在心里唉声叹气,连早餐没吃的哀怨都忘了。
  “段老弟,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白简点点头附和道:“正是!我们义不容辞!”
  “……哎不是,你谁啊?”段回川仿佛这才注意到此处还有第三个人存在似的,朝白简上下扫了几眼,又扭头冲挂在门口打盹的鹦鹉喊道,“招财!怎么又放奇奇怪怪的家伙进来了?”
  名叫招财的鹦鹉哼哼唧唧地拿鸟喙啄那空荡荡的食碗,罢工抗议主人的虐待。
  白简急忙为自己分辨:“我不是奇奇怪怪的家伙,我叫白简,白天的白,简单的简,是来应聘助理的!”
  一张皱巴巴的招人广告递到段回川眼前,他一挑眉,还没开口,便被一旁的张盘抢了话头。
  “孺子可教也。段老弟,多好的小兄弟,给你做助手,你赚到了。”
  段回川不理他,眯着眼盯了白简片刻,问道:“你都会些什么?”
  白简挺直了腰板,掰着指头数道:“计算机、英文、画画都会一点,哦对了,我中学的时候运动会还拿过50米冲刺头名!”
  段回川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还会别的吗?”
  白简绞尽脑汁琢磨片刻,忐忑道:“还会做饭,算吗?”
  “算!当然算!这个好。”段回川脸上如春风化雪般绽放出一个热情的笑容,仿佛适才的冷淡从来没存在过,他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对方肩头,“试用期三个月,包三餐,当然你想住下也行,房租嘛,你要是干得好,就不收你的了,唉,谁让我是个善良本分的老实人呢。工资好商量,加油干,我看好你哟!”
  白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录用了,还让自己白吃白住,他双目亮晶晶地望着段回川,感动地吸了吸鼻子,发出由衷地感激:“老板,你真是个大好人!”
  段回川矜持地微笑:“好说,好说。”
  张盘心下撇撇嘴,这家伙要是本分老实人,那自己岂非是菩萨再世?这可怜的孩子,怕是要被忽悠瘸了……
  段回川敛去笑,对张盘露出一抹忧郁的神情:“张老哥,你的面子我当然不能不给,不过,你也看见了,我穷得都喂不起招财了,家里有个弟弟要养活,现在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
  张盘听得内心抽搐不已,刚才装得大方劲儿去哪儿了?转头就跟他哭穷,这不要脸的东西!
  即便恨不得扯着对方的耳朵咆哮一通,想到自己在那唐氏老总面前信誓旦旦地夸下海口,张盘只好以强大的毅力忍耐下来,面上堆笑道:“这个报酬嘛,只要老弟能帮了我这个忙,咱们兄弟谁跟谁啊?一切好说,一切好说。”
  段回川望着他,并不表态。
  张盘暗骂一声,咬牙道:“一成!只要办好了事,老哥自掏腰包,多给你一成!”
  段回川幽幽地叹了口气,招财仿佛得了指示似的,一下一下把空碗敲得梆梆作响,跟自家主子一唱一和。
  “……”张盘深深吸一口气,竖起两根手指,“两成,不能更多了!”
  段回川这才笑吟吟地道:“老哥真是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你哪里不好意思了?张盘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地拖长了声:“应该的,应该的。”
  “这就出发吧,可别再耽搁,误了时辰。”谈妥了条件,段回川一改懒散之态,利索地起身,一拍白简的后脑勺示意他跟上,风风火火就急着出门:“张老哥,赶紧带路,这人命关天,时间不等人啊!招财,好好看家,回来给你带吃的。”
  三人绕到后门,段回川自裤兜里掏出车钥匙,车库里的银色polo应声打了个双闪。
  张盘脚步一顿,疑惑地问:“你怎么还开着这辆小破车?你这两年虽然出手次数不多,但照理也赚了不少啊,都花哪儿去了?”
  段回川随口打个哈哈:“车又没坏,勤俭节约可是传统美德。”
  白简后知后觉地跟着两人上了车,见段回川一秒都不耽误说走就走,早餐也顾不上吃便直扑医院,感动地握了握拳:“老板可真是个热心快肠的高义之人,我真是来对了。”
  段回川稳稳地握着方向盘,一脸凝肃地直视前方:“分内之事,不值一提。”
  张盘身上的肉抖了两抖,羞耻地捂住了脸孔。
 
 
第2章 诅咒
  时值盛夏,湿热的空气在人来人往的道路上蒸腾,停停走走的车流泡在高温里扭曲变形,连风声似也暴躁起来,刮到一张张或焦虑或忧愁的脸上。
  唐氏私人疗养院。
  两个白大褂一前一后快步走过安静的走廊,走在前面的男人四十岁许,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发际线高的惊人,后面的陪护拎着包落后他半步,两人皆是行色匆匆。
  高医生边走边问:“那位唐小姐,今天还是没有醒?”
  陪护应了一声,又小声道:“据说唐先生在您之前,已经花重金请了三位名医看过了。转诊几家大医院都查不出原因,只好又迁回了他们家疗养院。据说唐先生之前还请了一个坊间有名的老中医过来,又是扎针又是拔罐的,还是没反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