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从满级开始的暗杀生涯+番外 作者:无二妖怪

字体:[ ]

 
文案
一个六岁就能使用史诗级魔法结果也因此变成脑残的天才魔法师
十岁便斩获百余人首级的杀手
手拉手一起去暗杀魔法学院院长
暗杀完了之后一路逃亡兼拉仇恨
两人在被团灭的边缘疯狂试探的故事
 
主角锁死本文武力值系列
 
幼齿脑残魔法师攻
有事我爱你,无事甘霖娘受
 
 
序章
第1章 星辰陨落的魔法
教皇国,南方都市,亚利比吉。
“听好了英格拉姆,我们现在上的课是有关多人协力魔法的术式,只要有一个人使用了超过平均水平的魔力,魔法术式就会立刻崩塌掉!”白袍的教授恶狠狠的把手中一块漆黑的金属摔在一个六七岁穿着白袍的幼童面前,这块可怜扭曲的金属在前一个小时前还是价值三百魔晶石的魔路板,可以承受最多一百个人个魔力灌输并进行协调,现在不但成了一块废铜烂铁,而且连核心都烧掉了,连回收的价值都没有。
而浪费这三百魔晶石的罪魁祸首,英格拉姆此时正无聊的呆望着天花板,像是要把天花板看穿,这个姿势通常代表了他不想见到面前这个人也不想听他说话。
白袍的导师终于叹了口气,口气软了下来:“英格拉姆,你要明白,你是未来教皇的继任候选人之一,所以对你来说,多人的协作魔法是必须的,如果你没有掌握这门技术……”
幼童突然直勾勾的盯住面前白袍的教授,这一突然的举动让教授不由得愣住,停止了唠叨,然后幼童就这么一边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教授,一边手脚并用的爬上了面前的课桌,高举起了双手,像是要宣告什么神谕一样,用幼童尖锐的声音高喊了一声:“英格拉姆要使用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啊啊啊啊啊!”
“你给我下来!”
白袍的教授崩溃的取下眼镜,用拇指按住了太阳穴,忽然,教授的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响了响,教授戴上眼镜,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像是怀表一样的东西按了一下,随后便起身往教室门口走去。
“英格拉姆,”教授走到门口时突然回头,严肃的盯着幼童,用不同于平时教训他的口吻说:“越是强大的魔法,对于身体的损伤也就越大,我承认你的确很有天赋,但你还太小了,你现在必须要好好学习。”
白袍的幼童就保持着这个高举双手的知识目送着教授离开,然后轻哼了一声,跳下了桌子,小孩子特有的大大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毫无掩饰的轻蔑。
“你才需要好好学习呢,无能的人类。”
 
白袍的幼童名叫英格拉姆·弗里德里希·恩格尔,在教皇国,通常有姓氏的人都是属于贵族一类,但英格拉姆从外表上是在看不出来任何贵族的影子,继承他父亲的银白色头发因为疏于打理直接长到了腰际,而且在发尾处可以看出有不少因为没有梳头而产生的死结,一年四季基本都穿着学院派发给学生的白袍,上面全是泥土,灰尘,油渍,还沾着很多奇奇怪怪的看不出原型的东西。而他也正是教皇国第三十四任教皇的独子,寰宇大陆历史上屈指可数的魔法天才,在年仅三岁的时候就被检验出远超被称为【天才】的魔储量和输出量,入学的同时便已展现了自身对于魔法术式难以置信的理解能力,毁坏类似于魔路板这样的高级魔法道具早就是家常便饭,符合他自身年龄的只有他那阴晴不定的姓格和通常都是脏兮兮的白袍。
此时这位幼小的魔法天才正在食堂里一边啃着白面包一边用脏兮兮的手翻着同样落满灰尘且粘着没清理干净蜘蛛网的厚重古书,此时正是正午,食堂早已人满为患,但在英格拉姆的四周却诡异的从人头攒动中留出了一片空白,甚至有人宁愿站着吃饭也不愿意做到英格拉姆附近的位置上,英格拉姆倒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被孤立的状态,迅速浏览着手里的古书。
“格雷尔之星通常会在……”
忽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英格拉姆下意识地关上了书,由于用力过猛,古书扬起了一阵灰尘,让他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
“对不起,吓到你了?”
英格拉姆回头看去,身后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和学院里的人不同,他穿着黑色的常服,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昭示着他来自于大陆北方的基辅罗斯帝国。手里拿着餐盘,自顾自的在英格拉姆的身边坐下,慢悠悠的解释:“我觉得你看的书挺有意思,不由自主的就念了出来。”
“居然有人坐在英格拉姆旁边!”英格拉姆用一幅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少年。
少年舀起碗里的粥,看了眼英格拉姆:“你旁边不能坐人吗?”
“你不知道吗?英格拉姆身上有病毒哦,靠近了会被传染的。”
“你生病了?”
“英格拉姆感染的可是很有名的英格拉姆菌,被英格拉姆碰到的人都会感染病毒的,但是你要是在英格拉姆碰到之前喊屏蔽或者反弹就能防御啦,如果你要是感染了,只要碰一下别人就能传染给他啦,不过别人要是在你碰之前喊防御或者反弹,你就不能传染给别人啦。”
少年耸了下肩:“……这不就是小孩子玩的游戏么。”
英格拉姆狐疑的瞅了瞅无动于衷的少年,问:“你是谁?你不是这里的学生吧?”
“我叫吉尔,来亚利比吉有点工作要做,顺便绕道到这里,因为听说这里的食堂难得的好吃,”吉尔把盛着粥的勺子放进嘴里,看了眼英格拉姆,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名牌递给英格拉姆:“这个是我半路上顺来的名牌,因为没有名牌好像进不来,这个一会儿就麻烦你放到失物招领处那里了……你在听吗?”
英格拉姆此时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被吉尔叼在嘴里的勺子,吉尔尝试着把勺子从嘴里拿出来,果不其然,英格拉姆的眼睛跟着勺子滴溜溜的转,吉尔一脸的莫名其妙,把名牌放在桌上,接着盛粥,然而还没放进嘴里,英格拉姆就猛地扑了过去,一口咬住了勺子,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坐回了原地,眼睛眯起,脸上还泛着可疑的红晕,一脸幸福的坐在位子上,书也不看了,双手缩在脏兮兮的白袍袖子里晃啊晃。
吉尔觉得他大概是老了,虽然他也才只有十多岁,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经常会有自己老了的感觉,他的确无法理解这个六岁的孩子为什么吃他碗里的饭会这么高兴,难道是因为抢别人吃的很开心?这么说来确实听说过似乎从别人那里抢过来的食物更好吃。
吉尔叹了口气,又给自己盛了一勺,余光警惕着英格拉姆的动作,奇怪的是英格拉姆这一回似乎并没有要冲过来抢的意思,而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吉尔把勺子放进自己嘴里,那期待的表情简直让吉尔怀疑刚才那一瞬间是不是这个孩子给他下了药,但直到吉尔把粥喝下去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
除了英格拉姆那过于异常的兴奋,吉尔觉得他都要开花了。
“……你为什么那么高兴?”吉尔忍不住问。
“英格拉姆不会告诉你的,”英格拉姆像是个不倒翁一样在椅子上来回摇晃着,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吉尔,突然问:“对了对了,英格拉姆也能委托吉尔工作吗?”
吉尔叹了口气,放下勺子:“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英格拉姆知道!吉尔干的是杀人的工作!”
吉尔惊讶的调了下眉毛。
英格拉姆高举起双手,像是在课堂上抢答的学生一样:“因为英格拉姆的鼻子很灵,所以吉尔一靠近英格拉姆,英格拉姆就闻到血腥味啦!所以才吓了一跳,我还以为吉尔是来杀掉英格拉姆的呢。”
“……那你有钱么?”吉尔看着面前这个六岁的孩子,虽然雇主是谁都无所谓,但被一个幼童雇佣还是第一次,吉尔不觉得一个孩子能付得出多少钱。
“有啊,英格拉姆有很多钱,”英格拉姆出乎吉尔意料的回答,像是在对吉尔炫耀什么一样,说:“英格拉姆是教皇的儿子,所以英格拉姆有很多钱,你想要什么都行。”
“然后呢?你要委托我干什么?你这样的小孩难道也有恨到想要杀掉的人?”
“不,”英格拉姆翻着放在腿上的书,认真的说:“其实英格拉姆想要使用一个非~常伟大的魔法,所以英格拉姆要花很长时间来画术式和法阵,但是……”
英格拉姆抬头看向吉尔的眼神里透着一种冷漠,嘴唇微微撅起,脸上写满了委屈和不满,吉尔记得他上次看到这么大的孩子露出这样的神情时,那个孩子因为被【父亲】批评做的不够好,不高兴,所以拿刀戳死了一只兔子。
英格拉姆接着说了下去:“但是那些无能的人类大概会来阻止我实施那个法术,所以我想让吉尔帮我杀掉那些妨碍我的人。”
说了英格拉姆忽然想起了什么,忽然兴奋起来,上下晃动白袍的袖子,脸上又冒出诡异的红晕:“对了对了,这段时间里吉尔就和英格拉姆一起住吧?吉尔想吃什么可以随便点,因为英格拉姆很有钱!还有还有……吉尔晚上也和英格拉姆一起睡觉吧!因为英格拉姆的床也很大,睡两个人不是问题的!”
吉尔轻笑了一声:“包吃包住,不错,给你当保镖比外面那些人划算多了,不愧是教皇的儿子,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想问一个问题,当然,你不回答也没关系。”
英格拉姆使劲点点头:“没关系,问吧,只要是吉尔问的我都能回答。”
“那个伟大的魔法是什么?和你看的那本星象书有什么关系吗?”
英格拉姆咯咯的笑了两声,跳起来扑到吉尔身上,低声在他耳边说:“那个伟大的魔法,是能CAO纵星星的魔法哦!”
 
作者有话要说:
啥都不知道的新人开坑
传个封面都要死了orz
 
 
 
 
 
第2章 星辰陨落的魔法(2)
吉尔在推开门的一瞬就闻到了一股由各种腐败物混合而成的异味,空气中含着霉菌、汗渍和某种生物油所作成的墨水的恶臭,这里是某个教堂残骸下的地下室,四周甚至没有灯,安静的像是一个墓穴。
“就是这里了。”
英格拉姆说着,踮起脚尖,试图将手中的光球放到什么地方,而当英格拉姆的光球触碰到什么时,整个地下室奇迹般的亮堂了起来,光从四周墙壁中照射出来,吉尔好奇的靠近发光的墙壁看了看,发现墙壁中的每一块砖瓦都是一个光源,虽然很微弱,但是如此之多的砖瓦都发出光,即使很微弱,也足以照亮这个地下室。
整个地下室分为两部分,一边可以说是杂物堆一样的地方,放着一张如英格拉姆所说的巨大的床,仅这张床就几乎占了整个地下室四分之一的部分,剩下的四分之一则是书,足有几百本吉尔在食堂看到英格拉姆所阅读的那种古书,摞起来可以堆三堆直顶到天花板上,还绰绰有余。与这边的杂乱无章相反,地下室的另一边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摆,有的只是像是扭曲的虫子尸体和规整的几何图形组成的魔法术式和一些演算的过程,这些漆黑的墨汁从天花板绵延到地板上。
英格拉姆就光着脚站在这些术式中间,似乎在检查什么。
“……好脏。”吉尔直观的抒发了自己的感受。
英格拉姆往四周看了一眼,最后盯住吉尔:“那要打扫一下吗?”
“不用,这地方比我当初待在波尔夫的时候好多了,”吉尔毫不在意地坐到了那张大床上,漫不经心的打量起英格拉姆四周的术式,忽然问:“那个难道是【根源】?”
吉尔所指的是盘踞在墙壁上最为显眼和庞大的那个术式,术式的形状象是一棵树,枝干连接着天花板和地板,在枝干的末端,有着很多像是眼睛一样的图形,没有学过魔法的普通人仅仅只是看一眼就会有恶寒的感觉从后颈窜出来,仿佛被什么东西监控和凝视着一样,而对于魔法的狂热者来说,【根源】就是唯一的信仰,是一切魔法的起源,所有的魔法术式都建立在【根源】术式上,而掌握了【根源】,也就掌握了一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