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道长,在下已婚+番外 作者:渭洄

字体:[ ]

 
●金泽没别的爱好,就是对长得好看的人总喜欢多看几眼。
他自小就知道自己有个男媳妇儿,是母亲订下的娃娃亲。纵使想当个乖宝宝,心里还是很叛逆,于是新婚之夜,他压抑住那点小爱好,抛弃了美人逃了。
直到遇见了一位好看的道长,那点遗憾有所消减。
只是,他是已婚之人,也只能看看了。哦,道长也已婚?
---
金泽:实不相瞒,在下已婚。
明葱:巧,我也是。
---
明葱:夫人,盖了印,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金泽:不,这不是我认识的道长。
---
金泽:不过了,离!
明葱:离不离你说了可不算。
————还能咋,凑活过呗。
 
1.1V1,HE
2.先婚后爱。
3.有私设,无考据,纯架空,勿深究。
当然有bug也欢迎小天使指出,作者厚脸皮,不blx
4.脑子不好使,随时可能修bug。加更会提前说。
5.围脖:渭洄今天也在摸鱼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泽,明葱 ┃ 配角:钱钱钱钱钱钱钱…… ┃ 其它:先婚后爱,高智商,高颜值 
 
 
 
第一章:落难少爷白衣郎
 
  睁开眼,耳边是阵阵粗犷的叫嚷,嚷的人头痛欲裂。
  明亮的月光从破落的窗口洒进来,金泽费力挣扎着翻过身,看清了他目前的处境。
  破旧不堪的疑似报废厨房的临时牢房,堆成堆的各种杂物,以及被微风一吹就嘎吱叫的木板门,金泽觉得他一脚下去,这门铁定报废。
  这次的绑匪很业余,金泽如是想。
  在他从小到大经历过的十多次被绑经历中,这可以称作过家家级别。
  一声轻响,金泽抬头看过去,是摇摇欲坠的窗棂终于报废,几张印着低级咒语的黄色符纸被扯裂,和几截木头一起掉在一堆杂物中。
  他侧耳听了听,外面依旧很是热闹,那群绑匪应该正在庆祝今日捉的“大鱼”。
  他嘴角微动,一声怪怪的调子从他口中发出,窗户那边探了个脑袋出来。要不是金泽心理足够强大,还真看不出来这是个脑袋。
  只见那一团套着不明物体的不明物把脑袋往里面探了探,发出了银子的声音。
  “少爷,您没事儿吧?”
  金泽示意被五花大绑的自己,冲银子呲了呲牙:“麻溜地。”
  “好的少爷,您别急,马上。”银子说着冲身后示意,接着脑袋一缩消失在窗口。
  银子这人平时不着四六关键时刻还是有点模样的,一碗茶的功夫不到,外面的叫嚷声没了,那嘎吱响的门终于丧命在银子脚下。
  “少爷,”银子畏畏缩缩的进门,随手丢掉路上扯下的破符,“最低级的护符,这帮匪徒也是可怜。”
  “有心思可怜这帮绑匪,就不能可怜一下你被五花大绑的少爷?没眼色的家伙!”
  银子忙蹲下给金泽解绳子:“咱快点,走后门,这废宅贴了这么多符,有点古怪。”
  金泽皱眉看着他的装扮,嫌弃不言而喻:“我看有你在就足够辟邪了。”
  “威风吧!阿秀给新做的。”银子显然没听懂金泽的揶揄,反而笑的春风满面。
  “也就你当个宝。”金泽嘀咕着跟上,“为什么走后门?”他被绑已经够憋屈了,这歹徒已经被制服,还要走后门,他颜面何存?
  银子面如肝色:“少爷,正门拴着一条那么大的狼狗,”他一边说一边比划,“要不是它我早就进来了。更过分的是阿香都不帮我,只会看热闹。”
  “喂,”墙头上坐着的人一身黑色劲装,很是不满,“当着我的面说我坏话,信不信一脚把你踹前门喂狗去。”
  “哎我说的就是实话啊,你就是只会笑我。”
  “放屁!”尽香细长的眉吊着,一手将金泽拉上墙头,“要不是你懒人屎尿多也不会让这帮人钻了空子,你不来谁来?”
  “我,我不是......”银子语竭,他不仅怕狗,嘴还笨,嘴炮向来不是尽香的对手。
  “不是什么?”
  金泽适时发话:“都闭嘴。”瞥一眼银子,“下次再上厕所不带纸,你就用手擦。”
  “哈哈哈哈哈......”尽香一点都不淑女的笑趴在墙头。
  银子嘴角僵硬:“少爷......”
  “走了,我现在就想找家客栈好好睡一觉。”金泽说着撩撩衣摆,跳下了墙头。
  这个跳下来的动作十分潇洒,但在脚接触地面的那一刻,金泽暗叹一声,坏了。
  因为他踩进了一个浅坑里,然后毫无意外在一声轻响后感觉到脚腕一阵刺痛,扭了。
  “少爷。”在听见自家少爷吸气后,银子脱“战袍”脱到一半立马跟着跳下墙头,检查金泽的伤势。
  确定只是轻微扭伤后,银子利索的撕了衣角拿出药包上药包扎。
  金泽由着银子的动作,然后一把将墙头笑的东倒西歪的尽香拉了下来。
  “哎呀少爷,怜香惜玉懂不懂!”尽香捂着屁股叫。
  “不懂。就你了,背我下山。”
  尽香幽怨的蹲下身,顺带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银子。
  银子收拾好背包,翻着白眼跟上。
  主子先被绑架,后又受伤,一般的手下都想要以死谢罪了,然而这主仆三人显然并没有责怪加反思的意思。
  因为对于金泽来说,他实在是已经习以为常。
  习惯突如其来的受伤,习惯躲闪不及的突袭,习惯了,倒霉。
  金泽一度怀疑是自己这名字取得太高调,金泽,金子,如水的金子。摆明了告诉别人他是个土财主。
  没错,他爹是真的很有钱,但他爹钱再多,也和他没太大关系。
  关键是,就算是土财主也要有土财主的命才行,他命薄,压不住。
  所以他打小就过着上街都能被骂街的泼妇顺带喷一脸口水的日子。同样出门,有小朋友和家人走丢了,那一定是他;遇到亡命之徒过境,路上随手挟持个人,一定是他;更甚至,同一筐水果,吃到果核被蠕动的软体物吓得半个月下不了床,那也必须是他。
  大到生命之危,小到喝水呛到。他已经习惯的不能再习惯。
  与他一样,打小跟着他的银子和尽香两人对于自家主人时不时出个小状况都能应付自如,顺带还会嘲笑一番——目前只有尽香胆大包天。
  这绑匪能耐没多大,找的地方很是像样。荒山野岭,一看就是杀人越货、不干正事的好地方。
  主仆三人走了半个时辰,也没能找到下山的路。
  “你们飞上来的?”金泽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偏偏这两位没个争气的。
  “少爷,这天一黑,起了雾,感觉路和白天的不一样了。引路符也没反应,我觉得这山头似乎有点问题。”银子看着前面摇摇欲坠的符纸皱眉嘀咕。
  尽香气不顺道:“山头没问题,是我们的运气有问题。”
  “你们听见什么声音没有?”金泽在尽香背上竖着耳朵问。
  “少爷喂,我只听到了我粗重的喘息声。”尽香疯狂暗示。
  银子屏息听了一会儿,出声道:“是狼!”
  “啧啧,肯定是闻着少爷的味儿过来的。”
  金泽拍拍尽香从她背上下来,今天月亮倒是挺圆,他一边借着月色打量四周一边对尽香说:“你最近越发猖獗,我看这月的份额都给银子了吧。”
  “不带这样的我说你......”
  “酒也禁了。”金泽继续道。
  “呸呸呸!”尽香拍拍自己嘴,“少爷莫气莫气,我这就去给您打狼肉吃。”
  “快去快回,我早就饿了。”银子找棵树随地一坐说道。
  尽香惯例用眼神拧他一眼,几个起落,消失在树木深处,若有若无的狼嚎声仍在四周萦绕。
  “少爷,您坐。”银子从背包里拿出一块毯子铺到地上。
  金泽坐下,伸了个懒腰,折腾了一天,腰酸背痛。
  “少爷,这力度行吗?”银子很有眼色的给金泽捏肩。
  “可以。”金泽借着月色打量四周,此处还算平坦,树木也不多,“今夜就在这里歇了吧。”
  “好的少爷,我这就去找柴火生火。”
  “嗯。”金泽点头,引了一张符驱走蚊虫,靠在树上闭目养神。
  银子没走远,就在四周灌木丛扒拉了几下,少捡了几根先用着。
  前后左右也就几个弯腰的功夫,银子拿了木柴回头,顿时一惊,他家少爷呢!
  而此时只猎了一只兔子就往回赶的尽香也在纳闷,她一路没有换过方向,为什么回头越走越不像来时的路呢?
  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又想不出来,只脚下动作更加利落。
  月色依旧很美,微风吹着,让金泽很想吟诗一首。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金泽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摇头,感觉自已一时学识枯竭。
  正盯着远处的高树发呆,树冠间一抹白光忽现,金泽一个怔楞,迅速环顾四周,在附近拾柴的银子不见了。
  “谁!”强风袭来,金泽靠着树大叫一声,同时手上已经摸出了几张符纸。只见面前白光一闪,不远处一双眼发光的野狼被串在了一把剑上。
  再看那持剑人,金泽又是一声:“鬼啊!”喊着将手里的符胡乱一撒,剑光一闪,符纸全成了碎片。
  那鬼一身白衣,手持长剑,转过了脸来。
  月光下,金泽看清了,这似乎是个人。他的符一般的鬼怪是碰不得的。
  这人黑发如瀑,面色清冷。如果不是一身白衣在黑夜里过于诡异,金泽绝对会赞一句,长得不错。
  “这位,大侠,”金泽抚着胸口起身,拱手道,“多谢救命之恩。”
  白衣人收剑,冲金泽点点头:“跟我来。”
  语毕,那人转身看了看圆月,选了个方向抬步走去。
  金泽皱眉,这人大晚上一身白衣在野山头晃荡实在奇怪,不过他这靠树上睡觉的似乎也不正常。重要的是,长期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如果他离开了这棵树,接下来的事情肯定不会往什么好的方向发展。
  那人走了几步,发觉身后人并没有跟上,回头看他:“怎么了?”
  那美人额头轻皱,眉心一点朱红煞是惹眼。
  金泽收回目光道:“还未请教高姓大名,在下洛神金大吉。”
  美人脸皱的更厉害,眸色幽深:“你是金大吉?”
  金泽镇定点头:“正是。”心里则在腹诽,没想到自己大哥还挺有名,当众穿帮的话他......他还是自认倒霉吧。
  “令弟可好?”
  金泽:“???”
  金大吉的令弟,可不就是他?可他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个人物?
  “原来是小泽的相识。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到晋州正是为了探望小弟。他一切都好,多谢惦念。”
  “在下沉香坞明葱。”
  金泽吸口气,这人竟然来自沉香坞,如今闻名于世的白莲黑煞之一的白莲——沉香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