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朋友又被鬼盯上了怎么破 [参赛作品] 作者:昔我有梦(一)

字体:[ ]

 
  文案:
  巫黔没什么特别,就是有一个自带玄术古籍的空间,然后学会了抓鬼画符成了一名天师,没事就研究美食投喂一下追更的读者,日子十分惬意。
  不过,他还有另一个爱好,就是宠着他们全宿舍的心头肉掌中宝,天道宠儿万人迷的老五,时谦。
  直到有一天,他迟钝的反应过来,时谦住在他家里,工资卡上交给他,没事跟他出去抓鬼,闲时还帮他教徒弟?
  话说,什么时候起,这家伙洁癖好了,天天第一个躺进床上暖被窝的?【日万甜文作者收藏一下?】
  受宠攻!攻黏着受!巫黔受,时谦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随身空间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巫黔,时谦 ┃ 配角:玄学都是作者瞎编的 ┃ 其它:反正是个日万大甜文
  ==================
 
 
第1章 1.遇鬼第一天
  “叮咚~”老式的门铃声传进厨房正忙活着炒菜的人耳朵里,巫黔叼在嘴里的棒棒糖扭头朝旁边的垃圾桶轻轻一吐,准准的一个空心球,手里的锅铲也利落的把辣子鸡给装碟出来,这才洗了手擦了擦开门去。
  “卧槽好香,黔哥你搞了辣子鸡?”还没进门就咋呼起来的必须是老四那个吃货,巫黔看都不用看,往后一伸手就拎住了他姜龙那个臭小子的后领子,左脚轻轻踢了一双拖鞋过去。
  “鞋换了,别踩脏我的地方。”
  被勒了一勒脖子,姜龙还是没心没肺笑嘻嘻的,让后面跟着进门的老大和老三忍不住齐齐翻了个白眼,老三赵兴荣更是直接喷了一句。
  “平时什么都懒得要命,就只有吃饭知道快。”
  他们几个都是大学一个宿舍的宿友,这么多年也一直来往,早就是过命的兄弟了,也只是自家人说话才这么不客气。
  老大林重也不理会这两个天生的冤家,他作为宿舍的老大,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成熟老大哥的样子。
  把两个小子都推进门,他才从身后扛出来一个泡沫箱,脸上略微带着点得意。
  “小黔你呆会儿挑几条大的做了,都是好东西,今年海肥,收成不错,剩下的你自己收拾了慢慢吃。”
  巫黔点点头,“成。”
  不用说他也知道是什么,林重当初念的航海专业,结果没想到憧憬的海军没做成,倒是自己走了狗屎运弄了条船专门做点海上的生意,至于生意好不好,不说别的,至少每年巫黔海里的东西,就没少吃过。
  三个人陆陆续续的进了屋自觉的都横在了沙发上,只独独留下一张贵妃榻空空的,姜龙一看就笑了。
  “真新鲜,老五呢?他往年不是都来得最早吗?我记得他去年还提前一天就蹭在老二家里了,今年怎么了?”
  巫黔正扛着海货往冰柜那边去,听到这话扭过头来比了个手势,“今早他给我打电话了,说是可能会晚一点,你们都过来给我搭把手,我还得把屋子给收拾收拾。”
  “啊,不是吧?”姜龙啪叽一声就直接倒在沙发另一边赵兴荣的毛腿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赵兴荣嫌弃的推了推他的猪脑袋,“起来,重死了,你到底又吃胖了多少斤。”
  “干嘛干嘛,我今年明明瘦了三斤好吗!”姜龙一听到胖字,就跟赵兴荣急,他最不能接受别人说他半个月字了,半字也不行!
  “好了好了,都动起来,别等会儿老五过来叨叨叨起来,你们受得了吗?”林重一皱眉直接发话让两人都爬了起来,三个人跟小蜜蜂似的就开始在屋里转悠着收拾起来。
  “诶,林重,你行不行啊,你看看你那地,那灰尘都没弄干净呢,老五看到了肯定要说你了。”
  “行吧,那你弄,我给你们打下手。”
  “老大你去把外边儿的门把手给擦擦,不然老五肯定又要嫌弃了。”
  “哦,成,老二,你家湿纸巾放哪了?我去擦擦。”
  巫黔挑着眉看着他们勤勤恳恳的,忍不住就露出一排大白牙无声笑了起来。
  这些个家伙其实个个都最宠着老五了,还嘴里都不承认,总说自己惯着老五那个洁癖,也不看看他们嘴里说一套手上做一套的样子。
  心情颇好的哼着歌,巫黔扛着一箱子新鲜的海货挑挑拣拣,总算把几条最新鲜最肥美的都挑了出来,心里美滋滋的盘算着,老五那家伙最喜欢的就是水煮鱼了,今天给他整一锅吧,到底在外面的东西都不干净,也不知道他多久没吃过了。
  一屋子4个大男人各干各的活,等到都收拾完了,巫黔最后一道菜也刚好出锅的时候,就听到门边有人开门,4个人齐刷刷的牛头盯着门口,就看见他们心中永远的高岭之花老五走了进来。
  时谦依旧是穿着干净笔挺的白色西装,一枚精致的金色羽毛领夹俏皮可爱的别在领带上,或许是来得急了些,头发上罕见的垂着小绺绺,轻轻搭在时谦的金丝眼镜框上,让本来就显得极其禁欲的男人陡然多了一□□惑,就像是高不可攀的神祗突然变得有了一丝烟火气。
  就算巫黔看惯了老五那张脸也难得被晃了一下眼睛,然后他立马眼尖的发现,老五明显有点憔悴的眯起了眼角。
  这算是他多年来对老五观察入微的一个小细节了,老五爱干净,总不爱在外面吃,但是他自己的厨艺实在是令人发指的可怕,所以总会养成一餐吃一餐不吃的坏习惯,比如现在,这眼角一眯起来,最起码今早的早餐就没吃,中午说不定也只是随便打发了一下。
  “快去我房里换身衣服,我给你弄好了就放你衣柜里,换完就过来吃饭。”巫黔一出声,时谦的视线立即就跟了过来。
  他点点头,虽然龟毛但是速度却不慢,换好了拖鞋施施然的进了主卧去换衣服去了。
  “我怎么看着,老五今天魅力散发得更加离谱了?”姜龙摸了摸下巴,一副福尔摩斯沉思状。
  “就你嘴多。”赏了他一个脑镚儿,林重也看出来了,平日里老五在外面爱端着那也是在外面的事,自家人还不知道自家事吗?老五那么爱笑爱闹的一个人,今天来得晚不说,进门都不带吭声的,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先别说话,等会儿吃饱喝足了再问。”巫黔说着去厨房里把他备用的养胃粥给端了一碗,放在时谦的座位上。
  在主卧里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又看到了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专门留给自己的衣柜,时谦不经意间一直拧着的眉心才算是舒展了一些。
  他确实心情不好,任谁刚刚被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劈腿,都不会开心得起来,尤其是临分手了,那个劈腿的男人还理直气壮的把他骂了一通,那就更加开心不起来了。
  算了,不想了。
  时谦摇摇头,嗅着空气中熟悉的香味,嗯……有水煮鱼的味道!有了这个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微微发亮,动作迅速的把不方便吃饭的衣服都换下来整整齐齐的挂在衣柜里,换上巫黔给他准备的宽松舒适的居家服,这才哒哒哒踩着拖鞋回到了大家的身边。
  这是心情好了点?巫黔笑了笑,招呼着人过来自己身边坐下,把粥推了推。
  “先喝了再吃东西。”
  “哼。”嫌弃的看了一眼,还是乖乖的把粥给喝了下去,一碗下肚,原来快要搞事情的肚子总算安分了。时谦摸了摸肚子,心里嫌弃,一碗粥就把你收买了,啧。
  巫黔可不知道他在嘀咕什么,在他心里,老五就是老小,老小那是什么?那就是大家的掌中宝心头肉,他拎起公筷,直接就把一只鸡身上的两个翅膀都夹到了时谦的碟子里。
  “啧啧,看老二偏心的。”嘴里吧唧吧唧的啃着鸡爪,姜龙啃得欢,还是老二手艺最好了。
  “成了,一只堵不住你的嘴,难道两只还堵不住吗?”赵兴荣翻了个白眼,拎起另一只鸡爪强行塞进了姜龙的嘴里。
  时谦慢条斯理地戴上手套,才开始吃起来。
  他当然知道知道巫黔偏心他,问题是,你们不都这么偏心吗,有什么好计较的。
  巫黔也是这么想的,就更加不会说什么了。继续光明正大的偏心,总之一顿饭下来,时谦就没自己动过筷子,往往是一个眼神过去,菜就到碗里了,吃得他心满意足,就连原本高冷的表情,也渐渐变回了哥几个最熟悉的笑脸。
  到了收拾桌子的时候,巫黔一边指挥着老大老三老四给他打下手,一边不着边际的想。
  果然是老五那张笑脸最下饭了,这么一桌子菜居然都能扫的干干净净,老五功不可没啊。
  等到都收拾好了,巫黔又把切好冰在冰箱的西瓜端出来的时候,就突然发现,时谦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
  “怎么了?”这话是问时谦的,巫黔拉着凳子坐到他身边,其他几人都默默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真勇士,居然敢直接问老五话。
  时谦正心烦呢,刚想说你别烦,就看到巫黔一张脸上满满都是担心,还有躲在后边儿那几个以为自己没看到,也差不多都是一张脸。
  心一软,他哼哼唧唧了一下,才有些不情不愿的把事情交代了。
  “什么?”
  “他居然敢甩你?”
  “还给你带绿帽子?”
  “还敢嫌弃你?”
  几个人一个比一个声音还高,巫黔没说话,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时谦的表情,羞恼大过于伤心,他顿时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时谦干脆破罐子破摔,把事情彻底给捅了个干净。
  要说起来,也真的是巧合。
  时谦谈了一个男朋友,大家都是知道的。当初时谦还在学校的时候,那个男人就顶着被全校粉丝追杀的风险,大胆而热切的追求时谦。
  时谦好追吗?当然不!
  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而且有极重洁癖的人,时谦压根儿就没考虑过要找对象,为什么?他嫌脏啊!
  尤其是某种生命大和谐大一统的运动,他更是完全没有任何姓趣,所以当初他就直白的丢下了一句话,他这辈子都不接受恋情,除非柏拉图。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追求他的那个自然也是,但是人家为了得到真爱,居然硬生生咬牙应了,对天发誓就算一辈子柏拉图也认了。
  就这样纠缠了一整个大学,毕业的那一天,时谦这朵高岭之花,终于被摘下了。
  然而,三年之痒,那个男人,到底还是没忍住,找了别的男人床。
  时谦本来是不可能知道的,毕竟他的洁癖非常严重,平常并不是非常乐意出门去家以外的地方。
  但是正好他们宿舍几兄弟约好见面的日子要到了,时谦难得出门,是因为他想到一道菜,想要买食材上门直接让巫黔做给他吃,所以难得的去了一趟超市。
  巧的是……那个男人,正好在同一家超市里,买套套。
  接下来的是,不多说也知道了。
  那个男人明明自己耐不住寂寞,毁了诺言去找了小三,到头来被分手的时候,还指责起时谦来,话说得很难听,无非就是对时谦的柏拉图心有不甘,毕竟时谦洁癖之重,连吻都没同意接过。
  听完了之后,哥几个表情都黑了。
  这什么男人啊?要真的耐不住,当初就别来追他们老五!自己发的毒誓,也真不怕以后JJ烂成十八截接都接不上。
  几个人开始轮番花式的把那人臭骂了一顿,时谦看着他们几个义愤填膺的样子,又好笑又感动,这时候巫黔靠了过来,小声问。
  “你老实告诉我,断干净了?没让他占你便宜吧。”
  时谦扭头看着巫黔熟悉的脸,低低的应了一声。
  “没,他都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了,我还能对他好吗。”
  巫黔点点头,又仔细的问了一些细节,确定时谦最多就是被骂了一顿,其他地方都没有吃亏之后,才满意了。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时谦其实也没有多么喜欢那个男人,只是当初他确实也是喜欢男人的,那人又立了毒誓追了几年,他才点的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