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朋友又被鬼盯上了怎么破 [参赛作品] 作者:昔我有梦(二)

字体:[ ]

 
第42章 42.入V第二十章
  “所以说这个男人早就已经抛弃了你?那他现在跑回来是想干什么?”巫黔看着被法术封印, 说不出话来的男人, 忍不住有些奇怪的问梁夕。
  梁夕心情复杂的看着面前很久不见显得很陌生的男人, 他摇摇头。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毕竟这个男人早就已经抛弃他了。现在却突然冒出来, 以他父亲的身份,想要来替他开家长会?他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那就让我们来问问他吧。”巫黔的手指微微一动,那个男人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嗓子仿佛被什么解开了一样,又能说出话来。
  “你们到底是谁?你们想梁夕做什么?你们刚才对我又做了什么?”男人没有想到,只是这么几年没有看见梁夕, 他的身边居然突然出现了两个叔叔?
  还不等巫黔回答他的问题,梁夕冷哼一声, 挡在了巫黔的面前, 冷冷的看着他。
  这个男人已经抛弃了他这么久,他现在哪里来的资格问这些事情?
  “这是好心把我捡回去住的叔叔们,至于你,不好意思先生,你和我有任何关系吗?”
  “他们把你捡回去住, 那老房子呢, 你把老房子给他们了?”男人一听他这么说,顿时大急,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慌张起来。
  巫黔站在一旁看见她的脸色, 顿时明白了什么, 表情变得十分不好。
  他还以为梁夕的父亲是真的良心发现, 想起了梁夕, 所以才过来给他开家长会,没想到,原来却是别有目的。
  梁夕自然而然地也发现了这个事实,他冷哼一声,看着这个男人,不免觉得纳闷。
  到底是什么给了他这个错觉,还能够回来要回不属于他的房子?
  “房子我爱给谁就给谁,反正这是妈妈留给我的东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来问我干什么?”
  男人顿时暴跳如雷,他最恨的就是别人提醒他,那个房子只属于他老婆,他连一丁点的份也没有。
  当初要不是他不懂法律,怎么可能会让那套房子写在他老婆的名下?
  “你和你那个妈都是一个样,老子给你们吃给你们穿,你们居然还算计老子!我告诉你,那套房子我现在就要拿回来!”他仿佛已经忘记了巫黔带给他的恐惧,一伸手就想要抓住梁夕的脖子。
  巫黔怎么可能真的让他抓住梁夕?那他和时谦这两个叔叔,未免也太没有用了一点。
  对付这样的人,他甚至不需要动用他的符箓,只见巫黔猛的向前一跨步,用手直接抓住男人的手臂,一用力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直接把人摔了出去。
  “好!”时谦站在十米之外,默默的鼓起掌来,甚至还大声喝彩起来。
  还没来得及被感动的梁夕,顿时被这一声喝彩,弄得哭笑不得,扭头看向时谦。
  “时叔叔,你认真的吗?”这种时候喝彩鼓掌,这不是把黔叔叔当成表演杂技的人吗?他偷偷摸摸的看了一眼巫黔的表情,巫黔也正在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看着时谦。
  许是终于觉得有一点心虚,时谦默默的放下还在鼓掌的双手背在身后,假装看天。
  “兔崽子,你是不是故意的?这两个到底是干什么的人?”好不容易摸着后脑勺,从地上爬起来,男人觉得有一些不对劲。
  他现在终于想起来刚才那一幕,顿时,看着巫黔的眼神,有些恐惧起来。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冷漠的看着这个曾经名为父亲的男人,梁夕突然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他冲着时谦大声的问道。
  “时叔叔,我不想理这个人了,我们回去吃饭吧?”出来之前,他特地看了一眼。巫黔为了庆祝他这一次考试考得好成绩,在厨房里准备了不少好吃的,只等着他们一起回去。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么个男人的身上,他倒是更情愿赶紧回家,好好享用他黔叔叔的心意。
  “臭小子,你居然敢看不起我?我告诉你,你妈的那些遗物可还在我这里,你要是想拿到它们,就乖乖的把房子给我交出来!”
  刚刚迈出步子的梁夕,顿时身体一僵,随后他立即反应过来,这绝对不可能,男人根本从来都没有关注过他的母亲,怎么可能会有她的遗物?他一定是在说谎。
  饶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梁夕也不禁觉得心里一凉,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心?男人一看到她,脚步停了下来,顿时心里得意之极,他就知道,这个兔崽子心里只有他那个妈。拿他那个妈来威胁他,肯定没有错。
  “别装了,你怎么可能会有我妈的遗物,就连她什么时候死的你都不知道吧。”梁夕根本不相信他的鬼话。
  当初这个人抛弃他和妈妈的时候,除了家里的钱,什么都没有拿走,他怎么可能会有妈妈的东西?
  “我知道你不信,不过你好好想想,没生你之前,我和你妈感情还是很好的,她的东西会给我保管,那是很正常的。”男人一脸笃定,说得信誓旦旦,甚至还又补了一句,“我知道你恨我抛弃你和你妈,不过你认真想想,要不是当年我把房子留给你和你妈,你现在能混得这么好?”
  “我要求不高,反正你现在有人给你吃给你住,你把房子还给我,我就把你妈的东西给你,怎么样?”
  巫黔在旁边听着他越来越忽悠的,扯来扯去什么也没说出来,就想要骗小夕把房子给他,顿时气笑了。这个男人是真的当他和老五不存在了?当着他们两个的面就想骗小孩?
  他刚想走上前去,就发现眼前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下一秒,那个满嘴黄牙的男人直接飞了出去。
  “抱歉,太臭了,站这么远我都被臭到了,有点忍不住。”时谦面无表情地把接触过男人的手套摘了下来,直接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又顺手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这才转过身看着一脸星星眼的梁夕。
  “噗~”梁夕立即冲着他比起了一个大拇指,“时叔叔超级帅!天下第一那种!”
  挑了挑眉,小家伙很识货啊。时谦看了一眼巫黔,“别浪费时间了,有这功夫在这里和他叽歪,我们不如赶紧回去吃饭,某只小馋猫肯定饿了吧。”最后一句话是看着梁夕说的,后者顿时张牙舞爪起来。
  “时叔叔你自己还不是最喜欢吃黔叔叔做的饭了!我都看见了!上次我点的汉堡包你都没吃完!还拿去给黔叔叔吃!”他都没有把自己不吃的东西拿给他哥吃了!时叔叔羞羞脸!
  “他最喜欢吃我的口水了,你说是吧?”眼神落在巫黔的身上,时谦高高挑着眉,眼底不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芒,让巫黔看着有些不自然地扭过头去。
  “嗯,不能浪费食物。”
  因为时谦用力过度,本来巫黔还打算从地上这个男人嘴里掏出一些话来的,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他想了想,就任由这人在这里倒着,顺便给他贴了一张几小时之后就会自动消失的符箓。
  别说他不护短,虽然梁夕不是程弥生的亲弟弟,但是在他们眼里,两个小辈都一样。让这个男人在这里躺几个小时吹吹冷风好了。
  把人往一颗茂密的大树上一扔,巫黔拍了拍手,直接带着一大一小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梁夕很自觉地把事情一一交代了。或者说,他带着一丝依赖的,看着时叔叔和黔叔叔,把心里很多没说过的话,给说了出来。
  他和程弥生,确实不是亲兄弟。甚至连血缘关系都没有。
  梁夕以前的生活很简单,他的父亲和母亲是介绍之后结的婚,不过当时母亲是独生女,房子也是母亲家里出钱买的,所以母亲说要写自己的名字。那个男人估计不懂,以为结婚了之后老婆的也是他的,就没阻拦。
  后来,男人结婚之后,介绍人没说的那些缺点全部都冒了出来。
  烂赌、嗜酒、花钱大手大脚但是却不肯出去找工作。母亲怀上他之后才知道这些,顿时心如死灰。
  不是没想过要离婚,只是当时的年代离婚对女姓来说太过于不友好了,还有单亲家庭出身的孩子。为了梁夕,他母亲一直咬着牙养着这个人渣,直到她的身体垮了,干不了活了,这个男人才突然强硬地说要离婚,否则就要打死梁夕。
  事已至此,离和不离的区别已经不大了。但是刚一离婚,这个人渣就席卷了家里的所有现金跑路了。
  梁夕的母亲也是因为这样,没有钱医治再加上打击太大,撒手过世。
  梁夕那时候还不大年纪,差一点自己就要过不下去了。
  “然后你就碰到弥生了?”巫黔很快又想到了这一点。
  “嗯,哥那时候和我差不多吧,他爸妈把他扔出来不要他的,然后哥一直是边给小餐馆洗碗蹭一顿饭拿点钱交学费,晚上就随便找个地方睡觉。”
  他们两兄弟大概真的是有缘分,两个人恰好是在同一个学校,不过弥生那时候是在初中,他是在小学。
  有一次吃饭,他们两个都窝在同一个地方,梁夕那天被同学嘲笑没爹没妈,就在角落里一边吃饭一边哭得惨兮兮的。
  程弥生没想到自己一直以为霸占的位置突然出来了一个小孩,而且还哭得这么惨,小孩一边哭还一边乖乖地吃饭,眼泪在睫毛上面沾着特别惹人怜爱,心头顿时涌起一种同病相怜的想法。
  他笨拙地安慰梁夕,把他身上的所有惨状都拿出来和梁夕说,想要告诉梁夕,他已经过得不错了。
  “我当时就想,既然哥和我一样,没有爸妈了,那我们不如一起过吧。”梁夕扬起一个满足的笑脸,他那么小的时候干过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把他哥连哄带骗带回了他家,然后就收获到了一个哥哥!一个世界上最好最疼他的哥哥!
  “他最好?那我和你黔叔叔呢?”一旁的时谦微微眯起了眼睛,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顿时萦绕在他的周围。
  “他是最好的哥哥,你们是最好的叔叔!不冲突的嘛!”求生欲使梁夕脑子瞬间动了起来,不到一秒钟,他顿时大叫着说出了一个让时谦还勉强算满意的答应。
  巫黔看着心情顿时舒爽,忍笑,“你居然和弥生比,真的是。”
  斜眼看了一眼巫黔,这一眼里的带着一种巫黔看不懂风情,时谦好整以暇地盯着他,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似的遮住他眼底的思绪,眼睛像是在发光一样,让巫黔没多久就只能尴尬地扭过头,猛地咳了两下。
  话说,他为什么要觉得心虚?为什么不敢和老五直视?
  梁夕偷偷摸摸地在旁边看着,突然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来,躲在时谦的背后捂着嘴偷笑。嘻嘻嘻,他发现了一个秘密!
  颇有些没心没肺的梁夕很快就将他那个渣爹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反正他现在有哥哥,还有两个叔叔,他什么也不怕了~
  回到了事务所里,还不等梁夕冲进厨房打算好好看一下今早离开之前巫黔做了什么好吃的,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
  白衬衫领口和袖口都有些邋遢地微微泛黄,高大的背部微微有些岣嵝,看起来竟然好像比之前几天要老上十岁一样。
  林业看见他们总算回来了,立即打了个招呼,虽然依旧有气无力的,但是看起来精神总算是没有那么差了。
  “怎么回事?你去哪里惹的一身阴气?”巫黔几乎不用开天眼看,都知道林业现在的精气神差到极致是因为他沾染上了不该碰到的东西。
  “巫大师,有些私人的事情,想找你帮个忙。”苦笑了一声,林业抓了抓头发,他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悲伤,要不是最近这个案子接触到了巫大师,他可能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吧。
  “嗯,去你家吧。”巫黔想了一下,没有把人往事务所里带。毕竟林业现在一身的阴气,没有解决他的问题把他往里面带,他最近在里面设了一个阵法,正好是克林业身上这种阴气的,会对他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也去。”时谦抱着双手站到了他的身边,用实际行动说出了他的想法。
  你去做什么……巫黔话到里嘴边,却发现时谦瞪了他一眼,莫名心虚了起来,下意识换了一句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