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朋友又被鬼盯上了怎么破 [参赛作品] 作者:昔我有梦(三)

字体:[ ]

 
第63章 63.入V第四十一章
  “你想让我继续查那个婴儿?”
  饭后没多久,本来还在和时谦亲亲我我的巫黔突然被老大林重使了个眼色, 跟着出来之后, 林重就和他重新提起了那个婴儿的事情。
  “对。”林重点点头, 随手从茂密的草丛里面拔了一根草,叼在了嘴里。
  “为什么?”
  老大既不是圣人也不是天师,为什么会对这件事这么的在意呢?
  “我不大放心, 按照那个大哥的话,那婴儿什么都没干, 但是她确实是袭击了我和老三,万一呢?万一下一次老四他们在这边也被袭击了呢?”呸,这草可真苦。
  使劲把嘴里的草都给吐了个干净, 林重看着巫黔还是说了心里话, 他也不是什么圣人,但是老四是他们兄弟, 他说这个事不担心那绝对是假的。
  而且他刚才还听那个傻小子在说, 说是以后要多多回乡下来住,也真是个缺心眼的, 不帮他盯着点, 怎么能放心得下来?
  巫黔明白老大的想法,想了想,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也就点头同意了。
  说实话, 他对这个事情也不太放心, 不然也不会下那么一道追踪符了。
  乡下的夜晚来得很快, 他们几个男人吃完饭没多久,夜色就降临了。姜叔叔的老婆也从娘家那边回来了,带着他们收养的儿子,一看见家里来了这么多人还十分热情地邀请众人留下来吃饭,不过大家都很有眼色,大过年的也不愿意多叨扰他们,就一窝蜂告别回到姜龙那房子里去了。
  因为吃得很多,也不算饿,就由巫黔稍微摘了些青菜弄了点好消化的吃了些,这里夜晚也没有个信号什么的,很快大家都决定,还是先睡觉,等睡醒了,再说其他了。
  巫黔和老大心里都藏着事,两个人默契地早早闭上了眼睛,但是直到身边的呼噜声一起一伏的,他们也还是没有办法放下心头的疑惑入眠。
  戳戳。
  时谦悄悄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巫黔的后背。
  “怎么了?”哑着嗓子,巫黔到了夜里说话都有点含着沙子似的低沉得听不清楚。
  “你和老大,今天在说什么?”时谦伸出手从上面绕过去,抓住了巫黔的手指把玩。
  自觉地把那冰凉的手指裹住,话说阿谦到底是什么身子?怎么不分昼夜手指都是这样凉凉的?心里头疑惑了一会儿,巫黔嘴里不紧不慢地回他,“没说什么,就是那个婴儿的事情。”
  “婴儿?”时谦借着力蹭到他的背后,呼吸和声音在巫黔耳边轻轻的,比外面的虫鸣声听起来好听得多了。
  “嗯。”微微一翻身,巫黔转过身来和他抵着额头,“睡吧,明天再说这个事情。”养好精神明天再一次姓解决了事情,家里还有两个小的在等着他们回家呢,总不能让小孩期待落空太久。
  “好。”时谦往下蜷缩了一点,然后把自己塞进了巫黔的怀抱里,巫黔也抱住他,两个人靠在一起没多久,就一同进入了梦乡。
  老大林重在旁边干瞪眼看着天花板乌漆嘛黑的一块,在心里疯狂地吐槽起来,老二真的是不靠谱,大半夜的,发了这波狗粮给他,他怎么睡得着?
  心里想着睡不着的林重,结果没过多久之后,就光速打了自己的脸,呼呼大睡了起来。
  夜深,姜龙家附近突然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初三的月色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依稀从身形上看得出来,大概是个壮实的汉子。
  林重感觉自己睡得有些不安稳,要说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他在渔船上的时候,晃晃荡荡的,一刻也不能平静。远处好像还有什么海水在拍打的声音,吵得他几乎是才睡下没多久,就被这阵仗弄醒了。
  迷糊间他感觉着忽然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晃动着他的手臂,只是意识昏昏沉沉的。那力道渐渐变大,他的耳边也开始传来吱吱吱的声音,听起来焦急又慌张,好一会儿,他才总算回过神来,这可不是和那个婴儿的叫声,差不多嘛?
  他猛地瞪圆了眼睛,一双让他既陌生又熟悉的眼睛顿时出现在他面前,那一点点瞳仁竟然还会发亮一样,这么咋一眼看过去,差一点没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吱吱吱!”那婴儿看他醒了,扯着他的衣角就要往外跑,林重一急,伸出手拉住了她。眼睛左右扫了一下,还好,都没醒,还睡得很沉。
  “别急着跑,你把我叫醒是想干嘛?”
  他捏了捏那和婴儿完全不一样的小手,他家里那个小的刚出声,他也摸过,小手软软嫩嫩的就像是棉花糖,一根一根手指头可爱得不得了,让他全家的人都爱不释手的。
  但是面前这只手却完全不一样,摸起来干燥粗糙,除了骨节几乎摸不到一星半点的肉,而且指甲也很长,像是这么多年来就一直没有剪过似的,这让林重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为人父对这一点有些在意。
  “吱吱吱!”那婴儿发现自己的爪子被抓住了,嘴巴裂开到耳边,尖声叫了起来。慌慌张张想要把手给抽回去,但是林重力气大手也大,一巴掌起码能握住十只这样的,哪里是她能抽得动的?
  “怎么了?”揉了揉眼睛,赵兴荣打了个呵欠带上了放在一旁的眼镜,一扭头正对上女婴那双眼睛,好悬没当场直接去世。
  “阿谦、阿谦、醒醒。”巫黔和姜龙也先后醒了过来,一看见这场面,姜龙呼吸一滞,好悬没跟在赵兴荣后面鸡犬升天。
  他愕然地推了推巫黔:“我现在是在做梦吗?你们怎么都在我梦里?”
  巫黔还在努力地把时谦给叫醒,没有空闲理会他的胡言乱语,过了好一会儿,时谦才眯着眼睛坐起身来,他起床很大,一看见面前张牙舞爪的东西,差一点直接一拳就直接砸了出去。
  “!”林重一看那还得了,手一使劲就把那女婴给提溜了起来,在空中悬悬地躲过了一劫。
  “卧槽?什么情况啊这是?”姜龙一看这势头,忍不住大惊小怪起来。
  “看起来,她好像是要和我们说什么?”时谦回过神了,脸色还是很难看。不管这个东西是想要和他们说什么,大半夜的,其实他都没有什么兴趣。
  “走吧,看样子,她是想亲自带我们走一趟了。”看懂了那小东西的意思,巫黔第一个站起身来,总之醒都醒了,他对这个东西确实有点在意,还不如干脆去调查一下。
  “嗯,也好。”赵兴荣推了推眼镜点头赞同,这大晚上的,不闹明白,他也不可能再睡得着了。
  一直躲在外面鬼鬼祟祟地身影冲着里面看着,发现里面的人都醒了之后,才转身悄悄地离开了,只是那背影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匆匆忙忙的,看起来似乎很慌张。
  女婴感觉到那个人类走了,挣扎得更加厉害了,她的眼睛里泛着的光更加的耀眼了,看起来也更加摄人了。
  “老二。”林重看着看着,心里也有点毛毛的,喊了一声巫黔。
  “放开她吧。”巫黔说道,“她跑不到哪里去的。”
  虽然一直在休息,但是他一直有关注她的行动。
  不过意外的是,这个女婴并没有在很远的地方行动,反而像是眷恋着什么一样,一直在附近打转不肯离开。
  多想无益,不如直接跟过去看看,巫黔打定了主意,和老大林重使了一个眼色,林重就放开了那个女婴,跟着上前看看,她这么大半夜的来到底是想做什么。
  被放开之后,女婴的速度很快,她四肢在地上像是动物一样飞快前进着,一双眼睛在深夜里就像是两盏探照灯似的,特别的明显。
  巫黔哥几个速度也不慢,都跟在她后面,巫黔想了想,更是直接给每人上了一张符,减轻大家赶路的负担。
  等到那个女婴终于停下了脚步,他们也跟着停了下来,不知道走了多少公里了,近处连一点儿灯光都看不见了。
  “啊!这不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那个地方吗?”姜龙一拍脑袋,这场景他贼熟悉了,不就是老地方嘛!
  “是这?”巫黔走了几步,这个地方不对,和他白天看到的根本不是一个感觉,现在这里这个地方,阴气简直重得不可理喻!
  “不像是同一个地方。”时谦也直觉察觉到了什么不对,走到他身边说道。
  “嗯,白天这里那么干净,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巫黔点点头,为防万一,他还是让哥几个都往后推,只和时谦两个人一前一后跟在女婴的脚步后面,朝着不远处那个人形的东西靠了过去。
  那女婴靠近了,突然吱吱吱地开始叫唤起来。
  真别说,荒山野岭的,被她这么一叫唤,再加上前面站着个人形的东西,姜龙和赵兴荣瞬间鸡皮疙瘩就起了一地,没忍住,两个人干脆抱在了一起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巫黔没忍住回头瞪了他们两个一眼,都这样了,能不能要点脸,别在后面上牙齿和下牙齿打架?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
  “阿黔,你看。”时谦突然扯了扯他的袖子,指着面前的一幕喊道。
  巫黔扭过头,离得近了他这才总算是看清楚了这个假人的真容。
  这不是个假人,而是一个鬼魂,一个女人的鬼魂,而且能够看得出来,她死前一定是个貌美如花的女子。
  她的怀里,那个女婴正像个孩子一样在她怀里打滚撒娇,时不时和她要一个亲亲,完全没有了之前他们看的那股子凶相。
  “这……有地缚灵的味道。”巫黔轻轻嗅了一下,肯定地说道。
  他和时谦双双抬头看着这个一脸母爱的女人,难道她是地缚灵?如果是这样,也不会让人觉得太过于奇怪了,毕竟她的执念不需要猜测,都能看得出来,就是她怀里这个女婴了。
  巫黔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如果这个女人是地缚灵,那女婴就是她派来寻找自己的使者了。
  “你找我们,是有什么话要告诉我们吗?”地缚灵通常只想要知道一件事,就是怎么摆脱地缚灵这个身份,毕竟不过是人是鬼,自由,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缺少的权益。
  大概是听到了巫黔的话,那个女鬼微微抬起了头,脸上绝美的五官顿时暴露在大家面前。只是她脖子上明显还有着一道很粗的手指印,不难看出,这个是被人掐死的时候留下的。
  “我……”那女鬼正要争嘴,一道黄色的光芒突然从夜空中激射而来,紧跟着的,是一个雄浑的声音,“女鬼休想害人!”
  那道符像是什么厉害的招数一样,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就已经落在女鬼的长裙上面,点燃成为一把火光。
  那女鬼像是碰到了什么最让她觉得害怕的东西似的,凄厉一叫,那声音像是尖锐的物品划在玻璃窗上一样,瞬间让大家忍不住纷纷捂住了耳朵。
  “我的天,这声音简直要了我的老命了。”姜龙抱着头蹲下来,忍受不住地说。
  那边飞奔过来的人影渐渐露出了他们的身形来,为首的人还没走近就厉声喝道,“你们是哪条村的?是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禁忌还是怎么的?不是都已经说过了,这个地方不许随便来吗?”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面容也渐渐露了出来,是个披着大衣的老头,大概有六十来岁了,不过身子骨挺硬朗的,一点儿看不出来是这么大岁月的人了。
  确定了地里空无一物,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惋惜的神色,不过扭过头望向巫黔几人的时候,又迅速恢复成严肃的模样,直接拉下脸来开口就要训话。
  “我们是城里来了,最近在亲戚家里住着,睡不着就过来走走,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巫黔直接接过话头,实力上演了一番睁眼说瞎话。
  其他哥几个都默契的没说话。这是他们在宿舍时候就养成的默契了,一个人站出来说话的时候,其他人就绝对不哔哔,有事情可以事后大家再好好说道说道。
  而且……
  几兄弟都很有默契地对视一眼,刚才他们来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呢,怎么突然就冒出来这么几个人了?还说什么禁忌什么的,真要是禁忌,怎么还有人在这种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