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朋友又被鬼盯上了怎么破 [参赛作品] 作者:昔我有梦(四)

字体:[ ]

 
第86章 86.入V第六十四章
  面无表情地听着上面传出来的动静, 程弥生找了张沙发坐了下来,头顶上辣眼睛的两个毛屁股还在前后动作, 他决定选择眼不见心为净了,反正身边有另一个人在盯着。
  罗冠虽然也觉得非常的辣眼镜, 但是他对这个嘛,还确实有点兴趣。
  王安康那是谁啊?一个私生子。
  但是自从他被认祖归宗了之后, 这么一个私生子飞扬跋扈起来比他们这些正牌的富二代还要嚣张。
  他也好几次因为这个王安康失了面子,可以说就算是在他们这种纨绔子弟的心里面, 王安康也得不到他们什么好印象,可想而知, 王安康有多么不会做人多么的张狂了。
  现在难得能看见王安康受辱的画面,那就算是再辣眼睛!他也要看下去啊!这可是一个出气的好机会!
  于是, 程弥生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面, 时不时感觉到屁股下面做到不对劲的东西,掏出来一件又一件。
  而罗冠则是开始喃喃自语, 对着辣眼极了的画面啧啧称奇。
  “没想到他还真的是只有这么一点啊, 话说古人可真会形容的,天阉, 啧啧啧……”
  “哇哦~这一位坤大师的技术不错嘛,这个姿势, 可以可以, 需要公狗腰才能办到啊!”
  “卧槽?这么快就哔——了?难怪他心理变态了, 真的是有够可怜的了。”
  从头到尾品头论足了一番, 罗冠只觉得这些年憋在胸口的闷气都撒了出去, 心情顿时那叫一个大好。
  虽然是变态了一点,但是这么一看,还真TM解气,难怪那个王安康会变态成那样了,原来是真的挺解压的啊。
  不知不觉中变态了的罗冠自己没有察觉到,他躺在水床上面看着看着,上面显示着那个坤大师的脸,忽然朝下看了下来。
  他心里猛地一阵,下意识想要逃跑,转念一想,哦,不对,这玩意儿设计的就是上面看不到下面的,方便偷窥用。
  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罗冠继续躺在水床,想了想,冲着上面那张脸露出一个贱兮兮的笑容,还冲着他招了招手,他眼角不经意地瞥过了这个坤大师脱在一旁的衣服,目光一顿,那个看起来有店像枯树枝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TMD,你带人来了?”坤大师猛地骂了一句粗口,粗暴地拔了出来把人推到了一边,立马穿起了衣服一边从里面掏出什么东西来。
  身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疼,王安康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动作,神情里还有些恍惚——那个玩意儿的功效确实挺不错,他如今有些找不着北了。
  “我说下面有人在看着我们!”
  坤大师大声怒骂,这个蠢货居然还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总算摸索到了一串佛珠,口中喃喃念着什么奇怪的音节,那珠子上顿时飘起来一个黑色的身影,呼啸着冲着楼下的罗冠而去!
  罗冠这时候还在纳闷,怎么楼上的‘不继续播了’?沙发上的程弥生却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他直接打了个滚滚到了地上。
  “喂喂喂!我不搞那什么的啊!”罗冠被吓得大叫起来,双手不自觉抱在胸前,整个人好像被逼良为娼的良家妇女一样,让刚刚救了他一命的程弥生忽然想把他扔给那个小鬼吃掉得了。
  “滚开。”程弥生不想和他解释太多,手里的桃木剑往他身上一扔,师傅做的这把剑给普通人虽然没太大的用处,但是好歹能够防止被小鬼近身。
  罗冠手忙脚乱了接住了桃木剑,顿时觉得安心了不少。
  不过,小天师把这把剑给了他,他用什么……
  “砰!”一声巨大的响声,罗冠只觉得刚才好像有一道罡风从他耳边擦身而过!他磕磕巴巴地扭过头往墙上一看,居然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再哆哆嗦嗦地扭回头,他正好看见程弥生蹙眉在活动手腕,似乎对刚才的力道不太满意。
  用的力道有点太散了,还是应该在集中一个点上用力。而且刚才打中的地方也不是要害。程弥生看着那个小鬼摇摇晃晃地又冲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个嗜血和兴奋的表情,脚下微微一用力,玻璃镜面的地板顿时出现了蜘蛛丝一样的裂纹,他冷笑一声,直接和那小鬼的张开的大嘴撞在了一起。
  被药汁泡过的骨头在这时候发出莹莹的白光,一张巨大的嘴巴就在眼前,程弥生冷哼了一声,猛地蹲身闪过,追上小鬼的身后,在他看见那块木牌上面狠狠一群砸下去!
  “不!”坤大师猛地扑在地上,一只眼睛闪烁着蓝色的奇异光芒,他痛心疾首地看着那块木牌在这个小兔崽子的拳头下被砸得粉碎,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跟着碎裂了。
  那个可是他耗费了整整五年的功夫才养出来的小鬼!
  浑身向外疯狂散发着黑气,坤大师那只蓝色的眼睛看着程弥生,脸上写满了疯狂和恨意!居然敢让他的心血毁于一旦,他会好好收拾收拾他的!
  他忽然从身上掏出了一口只有巴掌大的小鼎,在旁边有些浑浑噩噩的王安康一看见这口小鼎,脸色一变浑身打颤,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堪的东西,整个人开始哆哆嗦嗦起来。
  坤大师哪里会分心管他,他打开鼎盖,将刚才罗冠看见的那节枯树枝一样的东西放了进去,然后虔诚地将小鼎放在了桌子上,神情肃穆地冲着小鼎跪了下来,口中开始振振有词,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王安康却在一旁越来越觉得心惊胆战,这一幕,他曾经见过的!
  他当时要取顾晴那个贱女人的姓命的时候,坤大师就是这样请了这个小鼎,跟着他就看见一面水镜里面,顾晴那个贱女人魂飞魄散了!
  但是、但是请出这口鼎的条件……
  坤大师的仪式似乎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他咬破手指将自己的一滴血滴进了小鼎里面,里面顿时传来了尖锐的婴孩哭叫声,他阴沉的脸上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想了想,又扭过头看着王安康。
  “不、不!我们可是有交易的!你别忘了,事成之后,我还有一千万会打到你的账上!”王安康看着他如同看蝼蚁一般望向自己的眼神,哪里还不明白这个坤大师的想法?他是要用自己来祭拜里面的那些‘东西’!
  他可是曾经亲眼看见,被用来祭拜的人会被里面爬出来的东西生生被吃掉的!
  双手双脚并用往后疯狂退开,王安康只恨刚才自己为什么要要那一颗东西,以至于他现在因为太快于快活手脚都已经发软没有半点力气了。
  坤大师看他向往后退,阴沉的目光已经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了。
  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了一把刀,那刀刃看起来锋利无比,只要轻轻碰上皮肤,也绝对能够割伤露出鲜血来!
  桌子上的小鼎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里面传出来的婴孩哭叫声越来越凄厉,那小鼎也开始颤抖起来,里面的东西似乎在疯狂的想要冲出来,将小鼎撞到咚咚作响。
  “不、不不!”身体里也不知道突然哪里来了力气,王安康忽然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朝着门口疯狂冲过去!
  只要跑出门,他就安全了!一定会有人来救他的!
  “真是不乖,我和你说过的,不管什么事情,都必须要听我的话。”坤大师冷冷地看着他想要逃走,手腕一翻,手上的刀瞬间化作一道迅捷的刀光,直接捅进了王安康的后心里!
  “噗通。”王安康一口喷出鲜血,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坤大师得意地看着他,手指微微一动,那刀顿时乖巧地倒着飞了回来,仔细看去,竟然是有一根透明的丝线连在他的手腕和刀把上。
  王安康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会对自己出手,狠毒的目光顿时扭向坤大师,“你、我爸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分钱也拿不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谢谢提醒。”坤大师却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缓缓在他身前蹲下来,“我们国家有一种神奇的术法,可以CAO控一个刚死去的活人,让他像是一个正常人一样活动。虽然只有几天,但是我觉得几天里要拿到你的所有钱,已经足够了。”
  “等你死了,我会好好的,像是你对付那个女人一样,把你的灵魂给——呼~”他把手掌放在嘴边轻轻吹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变态中带着一丝得意,“就像这样,保证一点儿都不会剩下来的。”
  王安康的眼神里顿时充满了绝望,不!他还不想死!他还没有,明明只差几步了,他就能够得到关浩,他就只差一点点了!
  “走吧,再看下去,人就真的要死了。”巫黔站起身来,手一抹,眼前的水镜顿时消失不见。
  徐魍和时谦很听话地跟在他身后站起身,关浩的表情却扭曲了起来。
  好半天,他才阴沉着脸,低声说道。
  “就让他这么死了,不好吗?”
  三个人已经走到了门口的步伐全都停顿了下来,徐魍扭过头看着关浩那张充满了阴郁的表情,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了晴晴死了的真相之后,老实说,他的脑子里面,也无数次想过这个想法,但是至少现在这一刻,他看见王安康的样子时,他没有。
  就算是王安康死了,又能怎么样呢?他想要的,是还晴晴一个清白,而不是让这个人渣就这么便宜的死了,而晴晴还要继续背着骂名。
  人们说起来晴晴的时候,只会觉得她活该,是该死,是她自己不遵守规则被撞死的,而没有任何人同情她,她是被人撞死的,而撞到她的人,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而不是仅仅二十万,就买下了那样一条鲜活的生命。
  “关浩,走吧,晴晴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只是千言万语到了最后,只化作了这简单的一句话,徐魍嗓子里带着一丝沉闷,劝解道。
  “不、不、不是这样的!”关浩却猛地摇起头状若癫狂,“如果晴晴知道了,她一定不希望这样的人渣还继续活在世上!他应该去死的!他这样的人渣,凭什么还能继续活着!”
  王安康怎么配活在这个世界?他就是一个垃圾、人渣、臭虫!他害了那么多人,还抢走了自己晴晴,他就应该去死!
  他的双眼里面充满了血丝,脑子里除了无尽的愤怒和仇恨,已经看不见了其他的东西,徐魍看着他这幅模样,既觉得心痛又觉得失望。
  “那晴晴的清白呢?如果王安康死了,谁来证明晴晴的清白?你要让晴晴连……了都要背着这样的罪名吗?难道晴晴在你心中,就这么不重要吗?”
  “不!我没有!”关浩扭过脸拼命反驳,他不是那种人!他只是、只是、不想看到这样的人渣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根本不应该被救!他不值得被救!
  徐魍对他很失望,“关浩,我以为你很爱晴晴,但是现在我觉得错了。”
  如果真的爱,怎么会知道了对方的来头惹不起,就这样简单放弃了?自暴自弃将自己锁在家里,不过是给亲人徒增担忧,却连多为晴晴做一件事也做不到。
  如果深爱,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唯一一个能够证明晴晴是清明的凶手去死?那么晴晴就算死了,也要永远背上这个罪名,晴晴何辜?
  “你其实也不过是和我一样,更爱自己而已。”徐魍失望地看着他,摇摇头,扭过头看着巫黔和时谦,郑重地说道。
  “还请大师把他救下来吧,我绝对不会让晴晴背着这个不应该背的骂名的。”
  巫黔点点头,到底还是有个清醒的。
  “这是自然。”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王安康被邪门歪道给害死,王安康就算再怎么不该,他犯下的这些错误,自然会有法律可以惩罚他,也可以还给晴晴女士一个清白。
  而那个泰国的黑衣降头师,既然胆敢跨过界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别怪他今天替天行道了!
  房间里,王安康只觉得身体渐渐地变得冰冷起来,眼前也开始变得模糊一片。他能够察觉到,有好几个婴孩般哭叫着的东西在他的身边,贪婪地大口大口吸食着他的鲜血,他的身体也渐渐变得更加冰冷起来,就连心跳声,都仿佛在慢慢地消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