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朋友又被鬼盯上了怎么破 [参赛作品] 作者:昔我有梦(五)

字体:[ ]

 
第110章 入V第八十八章
  “小夕。”
  程弥生的脸色忽然阴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 他的声音仿佛像是风雨欲来一般。
  “嗯, 哥怎么了吗?”梁夕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反而像是以往一样自然的将毛巾递给了他哥,就这么大咧咧的在他面前盘腿坐了下来。
  他微微向前低头, 正好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而那上面却有一枚特别醒目的红色印记。
  捏着毛巾的手指微微颤抖着,程弥生他自己也不知道费尽了多少力气才将那股无名怒火压下去。
  他像往常一样轻柔的控制力道, 给梁夕擦着满是水气湿哒哒的头发。
  梁夕浑然不觉周身忽然变冷的气温, 反而一脸享受地接受他哥和他的亲密, 毕竟他每次不擦头发就跑出来, 不就是为了这个瞬间嘛?
  一阵寂静,程弥生眼底的血丝稍微散去了一些。
  小夕绝对不可能谈恋爱了, 他每天和自己在一起, 哪怕是一点点轻微的变化, 他都看在眼底,所以绝对不可能的。
  那这个痕迹是……
  “哥, 哈哈哈,好痒啊, 你在干什么嘛。”
  手里的人忽然乱动起来,整个人笑得胡乱颤抖着, 将程弥生飞远的思绪给强行拉了回来。
  他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自觉地摸在了那个印迹上面,轻轻地揉两下,梁夕就被他弄得痒痒的, 忍不住就笑倒在了他的手心里面。
  程弥生忽然就不想想太多了,弯腰低下头看着梁夕的小脸,手指像是捻起一片纸一样轻轻地揉搓了几下那一片地方,才淡淡地开口问。
  “这里,是谁弄的?”
  “嗯?什么?”梁夕停止了笑声仰起头看着他,有点看不真切他的模样,扭过头,顿时察觉到了程弥生的心情不佳。
  “这里?”梁夕想要低下头看一下,但是却无济于事,脖颈的部位他没有办法看见,只好干脆问他哥。
  “哥我脖子上面有什么东西吗?”
  为什么他哥问谁弄的?
  “这里,有痕迹,小夕不知道?”程弥生随手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拍了下来,他的手机是时谦送给他的成年礼物,因为一些工作上的特殊要求,像素格外的高,拍出来也格外的逼真。
  “这是什么?”梁夕看着手机照片里面有点紫红色的印迹,瞪着眼睛看了好久,倏地红了耳根,急急忙忙的扭过头和他哥解释。
  “我不是!我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不就是他经常会在黔叔叔和时叔叔身上看见的吻痕吗!为什么他脖子上面会有这种东西?
  “小夕不知道?”程弥生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危险的意味,但是梁夕却不觉得害怕,狠狠地点了点头,嗓音也反而带着一丝丝的委屈。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真讨厌,到底是谁做的,要是让我知道了,我一定要把他打成猪头!”
  这种印子,他只想让他哥在他身上留的,任何人,其他任何人都不行,真讨厌。
  心里又委屈又生气,梁夕眼巴巴地看着哥哥明显心情不好的脸,只觉得自己真的超级委屈的,他真的没有做过。
  程弥生看见这双充满了委屈情绪的双眼,顿时冷静了下来。
  那就一定不是小夕背着他偷偷地和别人谈恋爱,但是,这么明显的痕迹,显然留下这个印子的人,就是在堂而皇之地告诉世人,他在小夕身上留下了特殊的痕迹。
  这个人,会是谁?
  程弥生的脑子几乎从来没有这么好用过,他在脑海里面快速翻找起梁夕会这样不设防备被人弄到这个地方的可能姓,但是想来想去,除了他自己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到有别的什么人。
  没有了擦头发服务,他哥还生气了,梁夕也在努力地跳动脑海里面所有的记忆,不找到这个人,他怎么能安心?
  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梁夕才有点不太确认地说道。
  “我好像,就只有中午睡觉的时候……”
  但是他住的是单身宿舍,其他两侧也都是其他的老师,他们也没有自己的宿舍钥匙啊!梁夕疑惑无比地把这件事情和程弥生仔细分析,后者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有些焦急的神色。
  “小夕,师傅给你的符你是不是又忘记带了?”
  梁夕微微一愣,摇摇头,从胸膛里掏出来一个小瓶子,“没有啊,我一直带在身……上。”
  他呆滞地看着瓶子里面的符灰,忽然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钻进了程弥生的怀里去。
  “哥!哥!我是不是,是不是又被那些东西缠上了?”
  他说得哆哆嗦嗦的,回忆里满是那些让他觉得眼前一黑的镜头。
  “别怕,小夕别怕。”微微一用力,像是抱孩子一样抱梁夕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岔开腿坐着,梁夕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程弥生已经用大手抚摸着他的后背拥他入怀了。
  就、就这么一下下,梁夕红着脸想着,他确实有点怕,就、就抱一小会儿!真的!他有点小心翼翼地用手试探姓抱着程弥生的腰肢,没有被拒绝!他这才安心地把头靠在程弥生的肩膀上面,双手紧紧抱着程弥生的腰,感受着难得的亲近。
  误会了梁夕是因为害怕才会变得这么小心翼翼地,程弥生更加用力地抱住了他,几乎是恨不得把梁夕整个人都嵌进自己的怀里面一样,力道让梁夕有点稍微喘不过气来,但是他却甘之若饴。
  好久没有和哥哥抱在一起了呢,歪着脑袋闻着熟悉的气息,梁夕想到。
  “你今天还去过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抱了好一会儿,觉得小夕应该没有那么害怕了,程弥生才稍微松开了一点,露出梁夕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来。
  五官微微皱在一起沉思了几秒钟,梁夕摇摇头,“没有,我今天一样,上课,回去宿舍休息,上课,然后回家了,没有什么特别的……”
  他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迟疑了一会儿,程弥生知道他想起什么了低头看着他的鼻尖,“想到什么了?”
  梁夕有点不太确定,他也不知道是不是……
  “我中途有一个男学生来喊我,说是老师喊我有事,我就去了一下办公室那边,但是老师没有在,我以为老师临时有事走了,我就回来了。”
  现在想想,那个男学生完全是生面孔,他从来没有见过不说,而且当时办公室的模样好像也有点怪怪的?
  “哪里奇怪?”把人一只手抱起来,程弥生一边走到浴室里面去拿吹风机,低沉地问。
  居然有人在他眼皮子下面对小夕对手?他居然还没有察觉到?简直是太失职了。
  下意识抱住了他哥的脖子,梁夕忽然才察觉到,他哥锻炼了这么多年,是真的很厉害啊!居然只靠一只手就能这么稳稳当当地抱住自己!简直太厉害了!
  不过心里赞美归赞美,他还是没忘记他哥在问他的话。
  仔细想了一下,梁夕很快从记忆中搜出来了几处让他觉得有点不太一样的地方。
  “办公室那边的空调坏了好几天了,一直打电话喊人来修,但是一直没有人上门来修,我本来以为是空调修好了,现在想想,老师们都挺节俭的,没有人在里面的时候,都会顺手关掉空调才对,但是我有感觉到很凉的风。”
  他脑子里又闪过一个画面,继续抱着程弥生的脖子说下去,“还有我当时明明是在老师的办公桌面前站着,但是我老是觉得眼前有点花花的看不清楚,然后老师台上面和师母的合照也没有了。”
  当时他急着下班回家见哥哥,倒是难得的忽视了这些异常,但是如今想起来,真的处处都是让人觉得诡异的地方。
  “明天我过去你那。”
  程弥生黑着脸听完,目光始终在梁夕脖子上面转来转去,胸口一口郁气始终没办法散去。
  不管是人是鬼,竟然敢在小夕身上留下这样的痕迹,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梁夕偷偷摸摸地看了一眼他哥的表情,一边觉得有点美滋滋的,一边提前替那什么东西点一根蜡烛,他哥平时不生气还好,一生起气来,那真的是太吓人了,他都不敢随便惹他哥生气的说!
  “不早了,睡觉去吧。”
  脑子里面已经开始上演了十大酷刑,但是程弥生脸上却是一如既往挂着最明显的柔和表情,他伸出手摸了摸梁夕的头发,已经干透了,这么睡着也不用担心会头痛。
  “不。”
  梁夕一扭头扎进了他的怀里,撒娇似的说道,“哥,我今天怕,今晚和你一起睡好不好?”他眨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起来就像个孩子一样,撒娇的功力几十年如一日,程弥生一个不字在喉咙里面转悠了好半天,硬是说不出口。
  “哥最好了!”
  梁夕猛地在他脸颊上面亲了一口,吧唧特别大一声,他自己都吓到了,赶紧钻进被子里面,把自己蜷成一条毛毛虫,只露出一张巴掌脸嘿嘿嘿地傻笑着看着他哥。
  ……,算了。程弥生摇摇头,他总是拿梁夕没有办法的,而且,他私心里面,也确实有点担心小夕会受到今天的事情影响,不过就是睡一晚上,以前那么多年都睡在一起了,也无所谓这么一晚上。
  把这条害羞的毛毛虫抖了两下抖出来,程弥生很自然地顺手一搂,把人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再拉过被子一盖,很快就睡着了。
  身边全是最让他安心的熟悉气息,想不睡着都很难。
  倒是梁夕过了好一会儿,窸窸窣窣地从被子里面钻出来一个头,在夜里等了好一会儿,眼睛适应了黑夜,这才看见了他哥这张熟睡的脸。
  “真是的,这么容易就睡着了。”
  他悄悄伸出手戳了戳程弥生的下巴,有点扎手。哥今天是不是忘了刮胡子了?要不,他明天早一点起来给哥悄悄地刮了?
  但是,他好像从来没有比哥早起过啊……梁夕刚才脑子里面兴起了这个念头不到一秒钟,立即又被自己给否认了。
  他和程弥生一起睡了好多年,一直没有比他早起过,每次都是睡得迷迷糊糊地被他哥给叫醒的。
  要不,明早试一下?梁夕一脸兴致勃勃地想,早点起来,顺便偷拍一下哥哥睡觉的模样?
  心里面打定了主意,梁夕双手像小时候一样窝在程弥生的胸口前面,没过一会儿,就沉沉睡去了。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程弥生的眼皮微微动了动,然后伸出手把露出了脑袋的人把自己的胸膛上一按,熟悉的气息顿时和他身上的气息融合在一起,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像是放心了一样,程弥生很快又睡着了。
  第二天。
  “唔……”好刺眼啊,哪里来的太阳光?
  梁夕挣扎了好一会儿,确定这一抹阳光不会因为他的躲闪没有,才不得不坐起身来,头发乱糟糟的,整个人都还有点迷迷糊糊的不太清醒。
  “啊对了!”等到阳光洒在他的眼皮子上面,暖洋洋的感觉终于唤起了他内心的回忆,他要看他哥——他一扭头,床上已经没了人影。
  再仔细一听,浴室那边传过来一阵阵淅沥沥的水声,显然里面有人在沐浴。
  “哥!”梁夕没穿鞋就跑下了床,“哥你这么早就洗澡吗?”
  难道是昨天晚上没洗澡?但是好像他记得是洗了吧?还是说,他哥习惯早上洗澡再出门?以前他哥也没这个习惯啊?
  “嗯,怎么了?”里面的水声忽然停了下来,程弥生低沉的嗓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梁夕总觉得,他的中气好像有点不足?
  “没事,我就是问问,那哥你快点,我好急啊。”昨晚他一定是水喝多了,现在总觉得有点急。
  “……嗯,你等等。”程弥生松开握住灼热部位的手指,他不确定如果发泄出来,等会儿小夕会不会察觉到什么,想了想,程弥生拿起淋浴头调到冷水,硬生生把早上的一股无故火气给强行压了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