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龙君,不矮! 作者:凌卿染(上)

字体:[ ]

文案
 
每天都有人黑本殿下的身高怎么办?
那当然是,往死里打喽!
传闻中龙君殿下翻天覆海无所不能,上敢弹如来脑门,下敢青楼找姑娘
但是……
能翻天的龙君殿下也有三愁
个矮 腰疼 仇家多
真的是愁死龙了呢
近日龙君殿下又多了一愁
楚闲:那个被本殿下打下碧海云天的少年他出狱了,谁来救救本殿下?!
颜辞镜:别怕,没人救你。
寡言少语只对受笑痴情美人攻×翻天覆海傲骨病体造作个矮受
 
小剧场:
楚闲:特么的那个出狱的混蛋把本殿下睡了怎么办?!在线等,特急!!!
颜辞镜:惩罚他多睡几次
楚闲:滚!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闲,颜辞镜 ┃ 配角:墨寻钰(花辞树),久凌帝君,慕音,墨清寒,七槿 ┃ 其它:强攻强受,年下
==================
 
  第1章 相逢不相识
 
  据说在涟幻境内有人曾看到有一条银色长影裹着狂风从天而降,看着像是一条银龙,在一片桃林上空突然消失不见。
  涟幻楚家派人去查探情况,却什么也没发现,只有一片被风吹的东倒西歪的桃林。
  因着在修仙界口口相传的传说里,全天下只有天上那位龙君殿下是银龙之身,故而涟幻的百姓大肆宣扬龙君殿下降世,修了多座龙君庙以来祈求龙君殿下的保佑。
  至于那位龙君殿下能不能保平安,这就是后话了。
  一片东倒西歪的桃林里,一位白衣公子长身玉立。
  这位公子身量颇高,身形却极为瘦削,白衣的袖间衣摆都绣有银色暗龙纹,一头墨发只用了一根银色发带高高束起,两鬓边留有几缕碎发,腰间配着一把银色仙剑。
  他细眉凤目,眉眼间透着锋利又肆意的气韵,肤色极白,或者说已经称得上有几分苍白,却一点也不影响他的笑意朗朗。笑起来的时候眉间锋利的气韵少了几分,只剩下了满满的肆意,一张俊美非凡的脸庞越发的好看,极为勾人。
  嗯,如果没错的话,这位肆意俊美的白衣公子大概就是那条从天而降又突然消失的银龙了,也就是天界唯一的那位龙君殿下,楚闲。
  这位龙君殿下随手折了一枝桃枝,“啧”了一声,懒散道:“久凌那里的桃子都可以吃了,这居然连花都没开。”
  随手把桃枝扔开之后,龙君殿下楚闲拍了拍手,双手合十道:“可算是出来了,闷死我了这些年,还是凡间好玩。”
  说完便抛下被他弄得东倒西歪乱七八糟的一地狼藉,转身就走。
  天界人人皆知,龙君殿下楚闲常年喜欢在人间游荡,很少回天界,不过近几百年龙君殿下却没有到处乱跑,乖乖的待在悯颜殿处理五湖四海各大龙王送来的公文琐事。
  当然,这不可能是楚闲转姓了,一方面是因为几百年前楚闲把自己的龙珠借给了他的妹妹清然上神楚夏,龙珠不在体内他也不敢离开天界,如果这期间出了问题可就玩脱了,另一方面则是骨伤未愈,楚闲也不是不拿自己的身子当回事,自然是要在天界养着的。
  至于还有一重原因,楚闲是怎么也不肯说出来的。
  但是让楚闲待在天界几百年不乱跑真的是太为难他了,龙珠刚归位的时候他就想下凡间来玩,只可惜他的好友兼妹夫久凌帝君不许他乱跑,借着养骨之名把他留在天界。
  本来他是可以在天界逗小外甥的,结果近些年小外甥脾气姓格都越来越像久凌,坑了楚闲不知多少次,楚闲一怒之下扔下没看完的公文,留了一张字条就麻溜走了。
  至于久凌帝君和清然上神现在有多无奈,龙君殿下表示,与他何干?
  楚闲每次下凡都有一个地方是必去的,就在涟幻城外,是一处庭院。这次也不例外,楚闲从桃林出来便直接向那边去了。
  那处庭院面临一片湖泊,周围被设了结界,一派春/色,楚闲每次回来这里心情都会好很多,这次也一样。
  如果结界口没有倒着一个黑衣人的话,他心情会更好。
  楚闲双手抱臂,伸脚轻轻踢了下那个黑衣人的小腿,纳闷道:“怎么倒在这儿了。”
  黑衣人没有任何反应,楚闲默默抬头望了下天,然后抬脚就走。
  谁知刚抬起一只脚楚闲就感觉到自己的衣摆就被拉住了,他转身去看那个黑衣人,道:“醒着?”
  黑衣人好像喃喃了一句什么,楚闲没听清,便蹲下来凑近了些,问道:“你说什么?”
  “救我……”
  这次终于听清了,楚闲默默思考了一阵,最终还是伸手把他抓在自己衣摆上的手拿了下来,另一只手环过他的后背把这人半扶起来。
  楚闲向来心软,从来就不是一条会见死不救的龙,眼见这人倒在自己家门口,若是这人没抓住自己就算了,但是人家已经说了救命,他是怎么也做不到就这样把人扔在门口。
  把人半搂到怀里后,楚闲还不忘抱怨一句:“看着挺瘦的,怎么这么重。”
  黑衣人不动声色的挪了下身子,压在楚闲身上的重量骤然轻了不少。这时楚闲才来得及仔细看看这个黑衣人,看起来倒是挺高挑的,身材也不错,但是有些单薄,倒像是个少年的身形,身上看起来没什么伤口的样子,那大概是受了内伤?
  楚闲一边瞎想一边看向他的脸,下颔线条优美,双唇薄红,应该是个很好看的少年,只是再往上就看不到了。
  少年的脸从双唇开始,以上全部被一张银色的面具遮住了,面具上雕刻着枫叶纹,只露出了一双眼睛,连眉毛都看不到一根。
  “苏沉。”少年突然道。
  楚闲“嗯?”了一声,再一次没听清少年说的什么。
  少年声音放大了些,音色清越,吐字清晰:“我叫苏沉。”顿了一下又道:“谢谢。”
  楚闲扶着他向庭院走,一边道:“若是想谢我,倒不如告诉我你是怎么倒在我门口了?”
  名叫苏沉的少年沉默了半晌,就在楚闲以为他不会说出原因的时候,突然开口道:“家里得罪了人,父母亲人都……不幸遭人毒手,我被仇人一路追杀至此,实在没力气了就倒在了这里,不想这竟是……公子的门口,是我叨扰公子了。”
  他说的可怜,楚闲十分同情,暗暗想道,要不就帮这少年一把,反正这种事他以前也少没干过。
  而且楚闲这个人天生就对漂亮的小少年没什么抵抗力,比如眼前这个,虽然看不到全脸,但是露出来的精致下颔和薄红双唇也足够漂亮,正巧命中楚闲喜欢的那种。
  所以他道:“行吧行吧,既然你倒在这儿了,也是跟这儿有缘,我就留你几天吧。”
  然后忍不住又问道:“你为何带着面具,怕被人看到吗?”
  苏沉还有几分虚弱,轻声道:“容貌丑陋,怕吓到人,所以就一直带着面具了。多谢这位公子收留,不知公子贵姓?”
  这话楚闲一点也不信,单看他的下半张脸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样貌,但是既然人家不愿说,楚闲也不愿多问,便不假思索道:“免贵姓……”
  说了一半他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姓,又想了想道:“我叫楚闲。”
  苏沉道:“多谢楚公子。”
  楚闲从来都被人叫做殿下,是以每次被叫公子的时候都不很习惯,他脚步顿了顿,突然想起了一个被尘封多年的称呼,神使鬼差般的道:“称不上公子,你叫我闲闲吧,闲暇的闲。”
  被扶着的少年唇角轻轻勾起了一抹笑意,连声音都温柔了些许:“好,闲闲。”
  久违了,闲闲。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楚闲:我这是串剧组了?
苏沉:这是专属于我们的剧组
楚闲:你能不能露个脸?
苏沉:我怕闲闲看到我的脸会害怕
楚闲:本殿下怎么可能会害怕,搞笑
染染:这样啊,他是……
楚闲/苏沉:亲妈闭嘴!
………………………………
啦啦啦,龙君殿下不收徒正式上线
注意,这不是演练,这不是演练,攻已上线,攻已上线,相信你们都猜得到他是谁
不要听苏沉胡说,戴面具不是因为丑,他老好看了,好看死了
日常跪求收藏和评论么么哒^3^
感谢观看
 
  第2章 收人不收徒
 
  转眼间,楚闲已经下界三天了,距离他捡到苏沉也有三天了。
  苏沉身上那点伤对楚闲来说并不算问题,第一天就被楚闲处理好了。
  当时楚闲本来想治好伤就送他走的,但是苏沉一直很失落,大概是因为家破人亡的缘故,无论楚闲说什么他都提不起来兴致。
  楚闲道:“你可知道追杀你的都是什么人?”
  苏沉摇头:“不知。”
  连追杀自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被弄成这样,楚闲顿时又多了几分同情,放柔了声音:“那你还记得家中情况吗,可还有人活着?”
  苏沉抿了抿唇:“好像上次伤到了脑子,不是很记得了,只知道家中无人活命,只余我一人。”
  也是很可怜了,楚闲“哦”了一声,又问:“那你可有地方去?”
  苏沉道:“没有。”
  楚闲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思,想了想道:“也算我们有缘,那你便先跟着我?等你想起来杀害你家人的是什么人了,再去报仇也不迟。”
  苏沉抬头看他,似乎笑了一下,也似乎没有,低声道:“多谢闲闲。此等大恩,苏沉却无以为报。”
  楚闲瘫到椅背上,摆了摆手道:“不必报了,我也是闲来无事,留你当个作伴,你现在言谢为时过早,我也不会帮你报仇什么的,顶多收留你一段时间。”
  苏沉垂眸道:“这种事自然是要自己来的,闲闲能收留我就已经让我感激不尽了。”
  他说话时声音清越,却总有几分低沉,让楚闲隐隐觉得有几分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他托着下巴道:“不过,你若真感激不尽无以为报的话,不如给我看看你的脸,我很是好奇。”
  他这话一出,苏沉先是低了头,而后道:“容貌丑陋,怕吓到闲闲。”
  楚闲不在意的笑了笑:“那有什么,我看过的东西多了去了,再难看都吓不到我,我不过是想看看是伤还是什么,说不定我能给你治治。”
  苏沉低声道:“不是伤,天生的。”
  这话楚闲是万万不信的,怎么可能,他下颔线条优美,唇形精致,从这里来看整张脸也不会难看到哪里去,除非有胎记什么的。
  不过他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就是了,只道:“天生的也不怕,不瞒你说,我是天上的神仙,天生的我也能给你治好,你喜欢什么样的脸,告诉我,我给你变。”
  苏沉并没有因为“天上的神仙”这个身份而表现出一点点震惊,依旧低声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楚闲没有父母,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也知道苏沉是故意不想给他看到脸,反而起了玩笑的心思,逗他道:“不能这么说啊,你想想,我给你变了好看的脸,你自己照镜子看着也高兴,我平时看着也高兴,两全其美。”
  苏沉似乎打定了主意不会让他看到脸,而且很好的抓住了重点,道:“闲闲喜欢好看的脸?”
  楚闲任由他转移话题:“爱美之心嘛。”神皆有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