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龙君,不矮! 作者:凌卿染(下)

字体:[ ]

第60章 少年心深沉
 
  清雅低调的大殿里, 一个青衣男子正坐在那里揉眉心, 一边揉一边不时的看向殿门口。
  不多时, 一个不紧不慢的身影走了进来,原本满面疲色的青衣男子立马变了脸, 换上了一脸的漫不经心, 一手支在桌子上扶住了下颔。
  墨寻钰挑眉, 笑出了两个小酒窝:“妖界那边怎么样?”
  进来的魔族面色清冷疏离,先是低头道:“二殿下。妖界没什么动静, 还是原来那样, 苏阳和紫幻公主控制了妖王, 近日应该不会回来。”
  墨寻钰点了点头, 随口问道:“冥玖啊,你跟了我多久了?”
  冥玖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清冷:“有三百多年了。”
  墨寻钰道:“三百多年啊, 时间过得真快, 在我这儿挺委屈你吧其实,要不我送你回大哥那里?”
  冥玖猛的抬头看他, 微微皱了皱眉:“二殿下何出此意,冥玖自认对二殿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二殿下便如此……”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墨寻钰支着下颔对他笑, 唇边的酒窝乖巧无害, 眼里却是不加掩饰的讽刺。
  怎么说呢,墨寻钰这个人,太能伪装了, 凭着一张脸连他们这些专职做卧底的都骗过了,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心计,冥玖突然想到了自己上次未能来得及处理的符纸①,心下一沉。
  墨寻钰眨了眨眼睛:“怎么不说了呢?冥玖,我如此怎么了?”
  冥玖闭紧了唇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墨寻钰,墨寻钰任由他看,两人对视了片刻,墨寻钰乖巧的笑了一下:“我记得,我从大哥那里把你要过来的时候,你很是不满意,怎么,跟了我几百年跟出感情了?离不开我了?”
  冥玖低头道:“是。毕竟几百年了。”
  墨寻钰不语,就那么笑着看他,看的冥玖心里发虚才慢悠悠道:“我说笑的,把你送回去对我也没什么好处,行了别低着头了,去忙你的吧。”
  他说的轻轻松松,冥玖心里却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二殿下。若是在此之前三百年,他对这个二殿下所有的印象不过是乖巧无害,没什么用处,可是最近却让人心惊,突然把乖巧的外皮撕了下来也就罢了,做事还匪夷所思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不知该说他是少年心姓想到什么是什么的好,还是说他心思深沉下了一盘棋等着人往下跳的好,总之就是,太捉摸不透了。
  捉摸不透的人这时悠哉悠哉的晃到了内室门口,一阵苦恼,不知道该怎么进去面对还昏睡着的人才好。
  没等他想明白,内室传来了几声微弱的咳声,墨寻钰咬了咬牙,以英勇就义的姿态走了进去。
  楚闲刚睁开眼,就看到了头顶的白色床账,他睁着眼睛瞪了一会儿床账,等后背尖锐的疼痛渐渐习惯了一些,才慢慢的揭开被子爬了起来。
  只是他身子本来就不算太好,这回又不知道伤处牵扯到哪了,一阵咳意不跟他打商量就从喉咙里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
  偏偏他昏睡之前被压制的太狠了,此刻连声音都微弱了不少,自认为撕心裂肺的咳声,其实虚弱的可怜。
  咳完之后,楚闲低喘了一口气,顺手在被子上擦了擦手心里的血迹,刚抬头就看到墨寻钰走了进来。
  楚闲的脸色十分难看,苍白的毫无血色,一看便知是久病成疾,这位久病成疾的伤患用无法直视的神色打量了墨寻钰一阵,然后十分有气势的往床头一靠。
  嗯,他自认为的有气势。
  然后随手顺了顺披散下来的墨发,把它们捋到耳后,颇有威严的挑眉问墨寻钰:“这是哪?”
  墨寻钰递了一杯水过去:“魔界。”
  楚闲接过水,握在手里没有一点要喝的意思,一手拉了拉自己胸前睡乱了的中衣衣襟,不经意的往傍边扫了一眼,果然看到了那身属于慕音的青衣和披风。
  然后自己感觉了一下,觉得除了后背疼的很,腰有点隐隐难受之外,并没有其他不对劲——除了法力被压制的一点不剩,身上无力之外。
  他看向墨寻钰,还是那么一张眉目清晰好看,乖巧又无害讨人喜欢的脸,唇边的酒窝若隐若现,眼睛里也什么都看不出来,和他之前认识的墨寻钰一模一样,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但是,就是感觉哪里不一样了,楚闲想,大概是我心里对他的感觉不一样了。
  他道:“你把我带来魔界做什么?是你还是魔尊?”
  墨寻钰抿了抿唇,然后眨了眨眼睛:“楚哥哥,其实你还是信我的对不对?不然你不会问是我还是我父尊。”
  楚闲面无表情的看他,不笑也不说话,薄唇微抿,面色微凉,一双俊秀细眉凤目格外锋利,很有几分不近人情的孤傲和薄情。
  他想道,我哪敢信你们,不过是还抱着几分侥幸罢了。
  他不说话,墨寻钰就自己打破他的侥幸,他露出自己的酒窝,微微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那楚哥哥真是抱歉了,你信错我了。”
  楚闲“哦”了一声,然后面无表情道:“我不傻,我这身体是宝是实话,但是对你怕是没什么用处,你怕是连我骨里有东西都不知道,你若是真想用我做什么,还把我困到这里好生伺候着?说吧,到底是谁。”
  墨寻钰继续摇头:“楚哥哥你想的太多了,只有我。”
  楚闲不再理他,揭了被子便要起身,墨寻钰一把按住他:“楚哥哥,你出不去的。”
  “出不出得去你说了算?”楚闲挑眉,抓住他按在自己身上的手,手腕一转把手掀了下去,同时抬腿一脚踢向他的胸口,另一脚支住地,在墨寻钰闪了过去之后,一个旋转成功的翻身站了起来。
  龙君殿下不紧不慢的拿下衣服,自己把自己收拾整齐,披风握在手上,挑眉看墨寻钰,不屑道:“你以为压制了我的法力我就是个废物了?”
  墨寻钰伸手把一只碧玉簪递了过去:“我自然不会这么想楚哥哥,楚哥哥可是龙君殿下,练武起码有几万年,跟你比身手我这不是自找难看嘛。”
  楚闲假装自己没有听到其中指责他“以大欺小为老不尊”的意思,也没接簪子,淡定的整理好了长发,就这么披散着,竟别有一番美感,他挑眉对墨寻钰:“既然是你,小……墨寻钰,你压制我的法力,拿走我的佩剑,把我带回魔界,看起来还不打算放我走,到底想做什么。还有,颜辞镜了呢?”
  墨寻钰笑的眉眼微弯,很是无辜道:“不做什么啊,就是请楚哥哥来坐坐客。至于辞辞,我没说吗,他在迷雾谷啊。”
  迷雾谷,楚闲默念了一遍这三个字,问道:“他下去那里做什么?”
  墨寻钰无辜摊手:“他大概没什么需要做的,因为是我把他打下去的。”
  楚闲眼神终于凌厉起来了,他直直的看着墨寻钰,语气冷了下来:“我以为他是你兄弟。”
  墨寻钰道:“是啊,他是我兄弟啊,楚哥哥别怕,我不会让他死的,更不会让你死。”
  楚闲冷冷的看了他一会儿,转身就走,心里火气大的简直等烧了这个内殿,尽管知道大概真的出不去,他也不想面对墨寻钰这张无害的脸。
  墨寻钰在他身后提醒道:“这间内殿四角都各有鬼魄守着,门口也有,楚哥哥你的法力就是我压制的,你出不去的。”
  楚闲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他:“你是怎么压制住我的法力的,我不记得你用了鬼魄之力。”
  墨寻钰微微笑了笑:“这个啊,其实很简单,楚哥哥不知道吧,迷雾谷的迷雾可以麻痹意志力和警惕姓,还可以剥夺人的体力。楚哥哥你大概是没在意——辞辞就发现这一点了,但是发现也没用——我并不是没有使鬼魄之力,我只是在你警惕姓丧失的时候把鬼魄之力从你背后打入了你体内,更巧的是你背后有伤口,进去的不要太容易。而且楚哥哥你身子是真不好,你的体质跟法力也差了太远了,鬼魄在你体内比在外面压制你要轻松多了。嗯,就是这样。”
  楚闲沉默了片刻,似乎不太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一个半大小子利用身子不好这一点给阴了,他脸色变幻了几下,安慰自己几句“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丈夫能屈能伸、宁死不屈不如找准一线生机、反正我说话又不算话”,然后继续顶着面无表情的脸转了过来,问墨寻钰:“你想要我做什么?”
  墨寻钰十分不客气的直奔主题:“楚哥哥,给我当师父好不好?”
  楚闲:“……”
  迷雾谷下面并不是空无一物,它下面是看不出品种的参天大树和隐藏在迷雾里面的草地以及小径。
  几乎浓到看不见人的迷雾里,隐约可见躺着一个红衣人。
  那人墨发散乱,一半盖在脸上,遮住了半面风华,即使昏迷着手里紧紧也紧紧的攥着一把雁翎刀。
  也不知这人躺了多久,他身体突然散发出一阵红光,染红了周围的白雾,一只半透明的红色大鸟从他身体里化出来,渐渐变为实体。
  如果有天界之人在此,一定能认出这便是当年安城帝君座下神兽,朱雀。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符纸之路指路风雨将欲来最后一段
(小剧场)
慕音:我有点微妙的感觉
楚闲:我也有
墨寻钰:不是这样,师父你听我解释。楚哥哥你听我解释。
慕音/楚闲:不听,滚。
………………………………
就是上面那样,这件事很复杂,大家不要急,会揭开的,一切不对劲的地方都会说明的,还有前面涟幻魔族揭开颜辞镜面具的事,都会说明的
感谢观看,求收藏求评论我爱你们
 
  第61章 蓦然扣命门
 
  朱雀越变越大, 从红衣人的胸口脱离了出来, 化为实体, 先是飞上高空盘旋了片刻,不知道发现了一些什么, 又飞了下来, 慢慢变成了一个巴掌大的小朱雀, 停在他的胸口。
  小朱雀轻轻啄了啄红衣人的胸口,没有动静, 它歪头看了看, 把红衣人遮住了半边脸的发丝一根根叼开, 露出了一张华丽又明俊的脸, 即使面色微白的闭着眼睛眉宇间也有一片凌厉的淡漠之色,莫名的让人觉得危险。
  正是被墨寻钰打下来的颜辞镜。
  他似乎被困在什么梦里, 长眉微蹙, 薄红的双唇血色尽失,下唇被他自己咬出了一片微红的齿痕, 枫红色的长衣在掉下来时被树枝挂出了几道裂痕,总之就是一点也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小朱雀很是着急,不时的去啄他的脸,啄出了几道红印子, 但是没有一点效果, 该昏睡的人还是在昏睡。
  直到天色由暗转明,颜辞镜的眉心皱的越来越紧,呼吸渐渐有几分急促, 头轻轻的偏了一下,小朱雀抓住机会狠狠地在他脖子上啄了一下。
  这下果然是管用的,颜辞镜猛的睁开了眼睛,呼吸停了一瞬间,他眼神茫然的呆滞了片刻,才缓缓的垂下眼去看停在自己胸口的朱红色小鸟。
  “朱……噗。”没等他把朱雀的名字叫出来,就已经先吐了一口血出来,然后一手捂住唇咳个不停,面上的血色褪的一干二净,苍白的可怕。
  小朱雀着急的在一边扇翅膀,颜辞镜喘了几口气,安慰的摸了它一下,自己硬撑着半坐起来,试着流转了一下/体内经脉,然后轻声道:“我没灵力,没法帮你维持人形。”
  然后就半坐着不说话也不理鸟了,小朱雀的又“啾啾啾”的叽喳了一会儿,自己想了一个办法,跳到地上找到了颜辞镜刚才吐出的血迹,舔了几下,然后又跳回来,一开口就是软糯的小男孩子的声音:“主子,你怎么出去啊?”
  颜辞镜偏头看它,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雪白的面上没有一点情绪,缓缓的摇了摇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