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汉字师 作者:石头羊(下)

字体:[ ]

 
第33章 第终回
  四楼住院楼层内, 爆裂的灯丝正在天花板上方闪烁着。
  身着护士服, 变装躲在人家医院更衣室内的两个广协下属正各自蹲在阴暗的楼道边,手上则拿着手机在一戳一戳地玩着手机游戏。
  发光的手机屏幕上, 各种动物造型的消消乐在眼前一一爆开, 这两个乔装打扮过混进来的护士服大叔也是咧着嘴角玩的热在其中。
  在此之前, 他们已经在这儿守了有大半个晚上。
  要不是身后没几步就是那个鬼新娘准婆婆的病房,他们副会长这个人有时候又实在太恐怖了, 按照以往的情形, 他们俩早就躲到旁边去偷懒打游戏去了。
  此刻,手机上的时间眼看着就快要指向零点了, 这两个广州字师这本来就不怎么集中的注意力也有点开始跟着飘散了。
  其中一个广协下属在望了眼前方后, 随手也借着楼道里的光在手掌里唤了团金光出来, 又一脸犯困地打了个呵欠,并用广东话和同伴交流了起来。
  “困系咯困系咯,都已经快十二点钟了,勒个女鬼嘢点还乜睇啊……”“哎, 副会长讲等, 嗰就等了吧,咪咁多抱怨啦, 好好睇着人……”
  “好啦好啦我几道,你唔要讲我啦……那你站在这儿看着病房, 我带着「乀」去楼道前面看看……”
  他们俩这对话因为彼此挨得近所以都压得很低。
  而与身旁的同伴交代完这番话后, 那其中一名广协下属也拍拍自己蹲久了有点麻的膝盖,唤出自己那闪闪发光的字灵「乀」一道往前方漆黑一片的医院走。
  “咯——咯咯——”
  从墙体中化作巨大虫足模样爬出来的「乀」在黑暗中指引就着人的方向, 陆三二上次和他们交手时就曾经见过这种「乀」。
  ——「乀」,同‘符’音,从左向右斜下,亦称捺。
  相传它在黑暗中有夜视的能力,古人常用它来助人行走,旧时在广州一带,字师们擅长驯化因环境氵朝湿而从虫卵中孵化出来的「乀」,因此无论男女老幼家中都有驯化此「字」。
  眼下这广协下属也哼着小曲,一晃一晃地就跟着自己的「乀」走在两边惨白色的走廊上。
  可才离了病房没几步又刚刚走到半道上,这一身护士服,还挺猥琐的扭着屁股的广州字师就听到了一阵不太对劲的奇怪动静。
  等他察觉到不对,又面色渐渐变化就试图从黑暗中往旁边试探着挪动步子。
  可还未等他的头探出楼道口,他背后的电梯灯就发出‘叮’的一声。
  随之一阵夹杂着阴风的红光从他身后冒出,一双血淋淋的红皮利爪也一下子伸出来又将爬在前方下意识反击的「乀」给撕扯烂了。
  “——啊!!!啊!!!”
  这来自于同伴的凄厉的惨叫声,把那位原本帮忙守在病房门口的广州字师给吓了一跳。
  他站起来就想往走廊尽头快速跑去看看情况,想想却还是先布了团金光笼罩在彭老师的病房前再说。
  而驱使着自己手中发出金光的另一只「乀」,就踩着两边楼梯一步步跳上来,才一赶到,这广东字师顿时就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傻了。
  “……!!”
  视线所及,四楼的探视窗口前,办公室桌上的那台电话机被撞翻在地上,发出忙音的听筒和电话线悬挂在桌角不停地跳动。
  被活生生击碎的门和玻璃正化作一团碎裂散落在地上,连那个最开始值班的女护士也是被活活吓晕过去倒在了一旁的地上。
  “我,我……我回来了……我活过来了……我老公,我婆婆在哪儿……彭蔡……彭春花……这对母子在哪儿……”
  因为跳楼身亡导致脖颈皮肤软塌塌的女鬼驱使着身体,就试图贴着面前的玻璃窗探进去。
  她披散开来的发顶若隐若现地依附着一群蠕动着的红皮小鬼,那挥舞着双臂的红皮小鬼面目狰狞,笑声凄厉。
  头七之夜,阴尸还魂。
  可在这起死回生的女尸之中的,其实早已并非那死去者本来的灵魂,而是「字」带给生灵的另一重奇异的生命。
  而真要是追溯起这一切,其实也正是这名为「乇」的妖物,才会促使她在这头七夜重新回到医院来寻找死前与自己有所关联的亲人。
  “乇——乇——!!”
  口中并不会说人话,那群拥挤地爬满了墙壁地上的「乇」那阴森到整个楼道里都听得见的蠕动声却也令人万分毛骨悚然。
  而在堵住整个住院大楼的那团红光中,正见那先前过来查看情况的广东字师被这发疯的女尸掐着脖子摁在墙壁上啃咬着断裂的伤口,口腔中还传来一阵类似鸭脖被咀嚼的声音。
  目及之处,满地都是血浆和人挣扎之后的血手印,飞溅在墙壁上的鲜红色血沫子一道道地往下淌,场面一时间也是血腥恐怖到令人作呕的地方。
  这,这……不行,一定要快!得快找副会长!
  这系「乇疫」啊……今晚医院里根本不是一只「乇」这么简单……这是一群「乇疫」把他们给团团包围了啊!
  “这……这该死的……老王!!”
  这一嗓子把那刚刚被袭击,导致活生生被撕扯开「乀」的广东字师的神志也勉强唤醒了。
  他们俩本就胆子不大,以前在广协跟在杨逍手下时,也顶多是在收收下面保护费的半吊子字师,因为字术低微,时常帮不上大忙,这次也是因为公干外出才跟来杨逍身后打酱油的。
  可如今遭此大劫,那被咬住脖子的广州字师却是满口鲜血,捂着胸口壮着胆子大喊了一声。
  “啊……你别管我啦,你先快跑……你……你别管我啦!找副会长!快啊!”
  这一声,令本欲施展字术救自己同伴的另一名广州字师一下子意识到什么又脸色一变。
  可谁想他才欲施展出「乀」脱身,那些爬满了女尸毛孔皮肤的红皮小鬼就像是流动的血浆一般密密麻麻地沿着墙壁朝这蔓延过来
  那本来还有基本人形四肢的‘鬼新娘’也是睁大血窟窿般的一双眼睛,又咆哮着如同一滩膨胀开来的血块肉块般朝他嘶吼着猛扑过来!!
  “——!!!”
  一阵轰鸣声伴着风从那目瞪口呆的广州护士大叔的头顶飞过,他眼见一团黑气从对面电梯中迸发出来,当下只觉得眼睛前面都被刺得发黑发花。
  等他再睁开眼睛,就见眼前只剩下一个被活生生吞掉一截断臂,嘶吼咆哮的‘鬼新娘’,两边白纸一样被撕扯开的电梯大门,以及,一个满脸恶咒,身穿快递服,正冷漠抹着自己嘴角血迹的男人。
  “你系……你系……拉个……”
  目睹这一切,广州字师嘴里一时间竟像是发不出任何声音,这脸颊上布满了恶咒的黑发男人看模样倒有张不逊于他们副会长那般英俊狂傲的脸。
  此刻沿着某一个方向缓缓流动的黑气笼罩在他的身后,眼眸中带着浓烈被封禁在底层的杀戮之气,手掌间也有一团不断涌现流淌到地上的黑气。
  但与此同时,这个疑似字灵的家伙骨子里邪恶,躁动与欲念却又影响着这人的气息流动。
  而随着这生吞掉半截「乇」的手臂的恐怖男人的一步步出现,楼道口里原本因为「乇」所带来的尸臭都被一股霸道强盛的气息所压制,更是将那脑子当机了的广州字师弄得条件反射就对着楼顶大声抱头鼠窜了起来。
  “夭……夭寿啦!副会长!!你快来啊!南京人也吃人啦!你有乜听到啊!!副会长!!”
  ……
  此刻的医院顶层天台,漆黑的夜色之下,今晚这场关乎「乇」的比试的两边倒是都到齐了。
  相对于杨逍这边,循着彭老师儿子口中最后一丝线索终于确定「乇」今晚出没此地的陆三二这边一时倒显得正常多了。
  刘罘虽说今晚也和他一块来了,但是刚刚两人实际进入这个已经被「乇疫」所包裹缠绕的医院前,他们还是先一步兵分两路了。
  刘罘:“不准赢那个妖人赢得太慢,打完这次记得一块请我吃饭。”
  陆三二:“相信我啦,我还是有一点点实力的。”
  刘罘:“我觉得很普通,还很逊。”
  陆三二:“哦,那阿罘你真的很严格诶。”
  进来前,率先嗅到气息不对的刘罘冷冰冰和他说完这两句话就先到住院楼救人去了,陆三二则为了赴杨逍的约先一步来了这儿。
  而仔细说起来,关于今晚这与杨逍的五日之约,这两天陆三二也一直在寻找着具体应对的对策。
  ——「象形」一脉与「会意」一脉。
  不得不说,在此之前,一向继承了他们老陆家不爱惹事,就是惹也低调的惹姓格的陆三二可从没有干过这次这么冒险的事。
  只可惜,这次这个从广州来的邪派字师杨逍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冲着找事来的,头顶着自家爷爷,自家老头名声的陆三二自然也就无法再装死了。
  诚然,他这快二十多年都是得过且过的。
  读书,上学,工作,做人他都做的平平常常,勉强及格,但在从自己爷爷和老爹那儿继承的「字师」这一门上,他确实一直缺乏一点实际的东西。
  很久之前,他以为自己缺乏的是他人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天赋,后来他又以为自己缺乏的是前面半生缺失的那些经历。
  因为字术总因为他那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无法精进,他也就一直抱着得过且过心思。
  想着一辈子当个半吊子字师,在这人间当个寻常人上上班,将来正常地结婚生子也挺好。
  ——可如今反思之下,其实一直不曾试图往前迈一步的人反而……一直是他自己了。
  只是人活一世,或多或少也都会想将脚步踏进那更神秘,更奇妙的世界去。
  字界,字术,还有那些隐藏在这个凡人世界深处的许许多多的「字」本就是他心中所追求的的一片神秘所在。
  那他自己心中的「字」与「道」究竟又是什么呢?
  这个念头令那一晚穿着秋裤,躺在床上陆三二一时面对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就默默陷入了沉思,翻来覆去似乎都有些睡不着。
  他在思索着一些他自己都不太清楚结果的东西,关于他心中的「字」,也关于他心中的「道」。
  恰好当时他的微信在手旁边亮了一下,也促使陆三二翻了个身就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而下一秒见屏幕上出现的那句晚上好居然是好几天都没和他聊天的小猫姐。
  他顿时手上也一顿,又在片刻的思索后,忽发奇想地就把他此刻心中所想就和对面那仿佛总是对有些事有独特见解的‘女网友’聊了几句。
  谁想本是无意的举动,表现出出奇耐心的对方倒好像是确实想和他认真说什么般停顿了好久。
  甚至就在陆三二几乎意味他家‘小猫姐’不打算理他时,对面的人才发来这么一长串明显打了半天的话。
  【小猫莉莉】:
  陆π,你做字师那么久了,有没有在心里想过,什么是真正的「字」?
  【632】:
  真正的「字」?
  【小猫莉莉】:
  嗯,在「字」作为被创造的最初,「字师」就赋予了「字」不一样的含义。
  这不仅是指一个简简单单的方块字,还有掌握「字术」的人本身内心所代表的东西,「字」即「道」,每个「字师」心中的「道」。
  【632】:
  ……
  【小猫莉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