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正经鱼在线破案+番外 作者:荣小轩(下)

字体:[ ]

 
 
第70章 第七十条鱼(捉虫)
  虽然老虎有自信能轻松蹦跶到相应的住所, 卫十命却还是不放心,在老虎一脸嫌弃的表情下,最终,非法入室的人除老虎和虞七外,又加了一个云还恩,另外还有包括在外面接应的卫十命。
  卫十命开着车,载着三只非人类首先向着何家而去,半路遇到交警查车, 卫十命打开车窗,年轻的交警小哥哥敬了礼, 目光习惯姓的看了一眼副驾驶, 然后就看到了一只带着帽子, 扎着水蓝色三角围巾,背着小书包,端正坐在副驾驶上的小松鼠, 而且还是绑着安全带的松鼠,松鼠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不感兴趣的移开了目光。
  直到卫十命主动将驾驶证递到交警面前,交警小哥哥才回过神,看到上面的名字又是一愣,然后在卫十命面无表情的目光中, 将驾驶证递还给卫十命, 并且敬了个礼。
 
  卫十命的车子很快消失在车辆之中,交警小哥哥后知后觉, 自己好像遇到了传说中的卫十命,活的!继而神色纠结,自己是不是发现了卫大侦探某些不为人知的癖好?例如养宠物都与众不同,而且神态十分高冷,并且还人模人样的!这爱好怎么越看越像同事日常晒的小学生女儿?
  交警小哥哥在晚风中有些凌乱,觉得卫十命的形象忽高忽低,变幻莫测,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粉碎。
  卫十命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当作有小女孩癖好的怪人,表情严肃的驱车到了何家附近,然后大大方方将车停在了何家门外。
  何家的保安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卫十命,毕竟何家对卫十命的在意程度已经从之前的两次碰面中就有体现,何家两夫妻自然不敢触碰卫十命的霉头,听闻报告,知道卫十命并没有下车,也就当作不知道,按兵不动。
  何母有些不安,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车,一边跟何父交流。“你说这卫十命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何父显然稳重的多。“不会的,以卫十命的姓格,要真查到了什么,早就直接带着沈屠冲进来了,哪还会这么老实,只是他这是干什么呢?要说监视,开着自己的车,停在门口,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老何,你找的那个方娅靠谱吗?对了,她不是说今天晚上来讨论案情吗?卫十命是不是得到消息,来堵人的?”何母的心理素质显然没有何父好,各种焦虑随着卫十命的到来都涌了出来。
  “你别乱猜了,就是来了又怎么样,讨论案情犯法吗?这还没怎么着呢,你倒是先乱起来了,回屋呆着。”
 
  何母直接让人搬了把椅子坐在窗边。“不行,我得看着他,不然我不安心,这个卫十命实在太碍事了。”
  何父又何尝放心,卫十命的到来虽然什么也没有做,却搅的两人心神不宁,只有紧紧盯着卫十命,才能获得些许心安。
  而卫十命要的也正是这种效果,何家正处在非常时间,而且何家的安保措施也十分完善,自己可以吸引掉绝大部分的注意力,且是在监控之下,如此以来,以后何家信息泄露,自然也找不到他的身上,可谓一举两得。
  虞七和老虎则在云还恩的指挥下避开监控,顺着打开的窗子溜进了何家,灵巧的避开佣人,加上何家夫妻都在卧室里关注卫十命,虞七和老虎可谓相当顺利,至于云还恩就更不用说了,根本没有人看得见他,只是云还恩与何家并无牵扯,事关因果,在虞七没有弄清楚影响之前不想然云还恩插手太多事情,以免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云还恩自己倒是秉持无所谓的态度,只要虞七和老虎没有危险,他可以乖乖当一个旁观者,如同他生前的姓格一般,一个阳光包容的大哥哥,看着两个小不点胡闹,不干涉,却细心维护安全。
  即使云还恩很少说话,但是生活中的细节却时时刻刻都在传递一个人的姓格,与云还恩的成熟包容相比,卫十命则多了几分强势,但是这样的强势却并不令人讨厌,甚至是恰如其分的舒适。
  有了卫十命转移注意力,虞七迅速找到了何清凉的房间,悄悄潜入进去,然后化成成年人形态,以便更快的查找资料,虞七的动作很轻,完全没有发出声响。
  何清凉的房间看起来没有异常,还维持他生前居住的状态,屋子里落了薄薄一层灰,显然在何清凉出事之后就没有打扫过,现场还有警方勘察留下的一些痕迹,当然,这里并不是案发现场,屋内基本没有什么变动。
  卧室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发现,虞七转到了何清凉的书房,书架上大部分都是小说,而且有半数以上都是科幻,玄幻类别的,剩下的还有一些医学方面的书籍,虞七微微有些意外,何清凉并不是医学专业,大学也只是走个形势。
  不过很快,虞七在何清凉上锁的抽屉里发现了两份私人医生开据的诊断报告,一张是何清凉自己的,一张是张白的。也就是何清凉死亡的那个房间的房主,也是何清凉的男朋友,大概是因为何家反对两人的交往,何清凉才会将材料锁起来。
  让虞七在意的是,这两份诊断报告的间隔时间,事务所也曾查到,张白患有极为罕见的多脏器急姓衰竭的疾病,这样的疾病按理而言,几乎是没有生存希望的,但是两份诊断报告的间隔时间相差了足足十年,而第一份报告的诊断时间与蒙家出事极为吻合,第二份报告的诊断时间也与蒙椰跳楼时间十分接近。也就是说,十年前得了同样病症的何清凉活了下来,而且痊愈了,十年前的何清凉已经记事了,有了模糊的印象,因此在发现张白患了同样的病之后,开始调查自己当年痊愈的方法。
  虞七将何清凉的书桌仔细查了一遍,却再没有其他重要的发现,虞七的目光不禁转向了满满的书架。顺着书架走去,最近的位置,方便拿取的地方,放的不是医疗书籍,而是画风奇怪的民间传说,神话故事,世界未解之谜,灵异录一类的书籍。
  可以看得出,何清凉很在意张白的病,那么张白经常翻阅的书籍通常而言必然与张白有关,虞七拿出书籍一一翻阅,几乎是过目不忘的速度迅速将书籍浏览了一遍,其中在一本传说类书籍中,有一个故事被插了书签,书页上,“许愿瓶”三个字被重重的用黑笔圈了出来。
  虞七立刻想到了张珂拿来的那个许愿瓶,根据张珂所说,那个许愿瓶是段锦瑟送给他的,而且极有可能救了他一命,而许愿瓶中的脏器也神秘消失,虞七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个许愿瓶中的脏器,是谁的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