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天道求你走上人生巅峰 作者:萧泠风(下)

字体:[ ]

第55章 
  因为季芜修身份证和户口本的事情, 卤蛋醋得要命。林徽真无法, 只能想办法让卤蛋黑猫的身份落户到他家。
  当然, 任何一个政府机关都不可能承认卤蛋一只猫的合法居住权,更别提给他发个居民身份证, 这不是在搞笑吗。
  但林徽真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卤蛋再次自闭, 至于跟卤蛋解释, 其实他根本不是什么猫妖,只是元神寄居在了一具猫的瓷偶身体里。因为这是骨瓷, 瓷器里混入了妖骨, 所以会有一些猫
 
科动物的本能。再加上自我认知对行为上的误导, 卤蛋才会坚信不疑地认定自己是一只猫妖。
  这个不太好解释, 再说他又听不懂卤蛋的喵叫,现在也只是连蒙带猜的。一个弄不好,卤蛋以为林徽真在糊弄他, 离家出走了怎么办!
  他到现在都摸不清卤蛋和季芜修之间的切换方式呢。
  林徽真只得给钱琮澜打电话,让他再办一份身份证和户口本。当然,不用以猫的形象真给卤蛋到公安局的户籍处那里落户,这是再有权有势有人脉也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但是, 弄一份虽然政府机关不会承认, 但各个细节都很正规, 足以以假乱真的文件资料, 钱琮澜还是办得到的。
  于是, 就有了新一份身份证、户口本和档案袋三件套, 看似手续齐全公章盖着很是正规, 实际上,这些只是用来哄猫的。
  有关正式大名上,卤蛋这个名字,当然不那么……好听。所以,林徽真很是委婉地表示,要不要考虑一下无白这个名字。
  卤蛋小眼神十分鄙夷地拒绝了,他非但要叫卤蛋,还要给自己冠上林徽真的姓氏。
  林卤蛋!
  林徽真都不知道该激动于卤蛋亦或是失忆状态下的季芜修居然主动随他姓,还是复杂于他竟然对卤蛋这个上不得台面的名字认同度那么高,还是感慨于林卤蛋这个名字竟然还挺朗朗上口
 
的。
  不管怎么说,林卤蛋这个名字已经上了新身份证,看卤蛋的表情,不能再满意了。
  林徽真憋笑得几乎全身无力。深呼吸两次后,林徽真拿过那个红彤彤的户口本,放在卤蛋的面前。
  卤蛋的尾巴尖十分轻盈灵动地翘来翘去,明显心情极佳。他转头看向户口本,抬爪翻开。
  户口本的第一页,理所当然是户主林徽真。
  第二页,依旧是林徽真。
  到了第三页,嘿嘿,林卤蛋,没有那个讨猫厌的季芜修!
  都不用再看看那个档案袋,这只黑色的小奶猫转头就扎进了林徽真的怀里。卤蛋人立而起,后腿绷直踩在林徽真的小腹上,两爪则按在林徽真的锁骨上。
  “喵~喵~”卤蛋一边又甜又嗲地叫着,一边热情地用脑袋对着林徽真的下颌蹭来蹭去,深碧色的猫眼半眯着,软乎乎的肉垫一下一下地按着林徽真的锁骨。
  林徽真的身体僵了一瞬,旋即放松下来。
  这可真是……这可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也不知道等成年季芜修的意识占到上风,看到今天的记忆,那位血河派的掌门会是个怎样的表情。
  哦,对了,他忘记了,季芜修正假装没有变猫记忆的呢。
  林徽真勾了勾唇角,抬手拍了拍卤蛋的脑袋,道:“好了好了,别撒娇了。”
  卤蛋:“喵~”
  开心。
  林徽真失笑,他抬手点了点卤蛋的小脑门,道:“小笨蛋。”
  卤蛋对于林徽真的评价也不恼,他窜上了林徽真的肩膀,更加卖力地蹭来蹭去,从左边肩膀踩到右边肩膀,喵喵声直飘。
  林徽真将林卤蛋的身份证三件套收拢好放在沙发上,由着卤蛋在他身上蹭来蹭去。他就那么驮着卤蛋走进了书房里,目光落在墙角处那个倒塌的猫爬架。
  这两天没怎么进书房,都快忘记了这个坏掉的猫爬架还没有处理掉。
  说起来,他当初在网上买的那批东西,除了冻干罐头逗猫棒被他匿名送到了猫狗收容所以外,一些给卤蛋磨牙磨爪子的,基本都没能承受住猫妖陶醉的一口或是一爪子。
  那个猫薄荷棒棒糖,嘎嘣脆,一口碎。
  那个据说耐磨耐操的猫爬架,一挠就倒。
  所以,他应该给卤蛋准备一个更加结实的东西当猫爬架兼猫抓板,普通质地的东西根本承受不住。
  若有所思地揉了揉卤蛋的小脑袋,林徽真想到了。
  “卤蛋。”林徽真将小黑猫抓在手中,道:“带你去个地方。”
  卤蛋:“喵?”
  下一刻,林徽真和卤蛋就从房间里消失。
  片刻之间,天地偷换。
  卤蛋嘴巴微张,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高山荒原流水的情景,无论怎么看,都已经不是他们家里的那个房间了。
  林徽真掂了掂卤蛋,道:“走,看看你有没有喜欢的,拿回家里当抓板。”
  卤蛋:“喵喵?”
  说话间,林徽真带着卤蛋,瞬息间出现在高山上的府邸里。
  玉阆仙府的别处没有什么好看的,差不多就是荒山野岭,但这仙府里面堆了不少好东西。而林徽真带卤蛋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那些以着不同材质不同手法炼制出来的树木。
  挑个当猫抓板正好。
  于是,林徽真就带着卤蛋挨个试庭院里的树木,每一棵都上爪挠一挠,看看有没有合乎手感的。
  卤蛋左顾右盼,虽然对这里很好奇,但他没有到处乱窜,而是老实地留在林徽真的身边,认真地试木。
  最终,卤蛋在那棵缀满了纯白花朵的玉兰树上多挠了两爪子。
  卤蛋:“喵!”
  这个手感不错!
  “喜欢这个啊?”
  林徽真拍了拍这棵也就三米高的白玉兰树,这棵玉兰树当然不是活树,甚至连真正的玉兰树都算不上。让卤蛋青睐的树干应该是用檀香紫檀木炼制成的,缀满枝桠上的白色玉兰花则是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