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反派他有位白月光 作者:灞陵不挂剑(上)

字体:[ ]

 
  文案:兰羡,姑苏兰氏家主养子,一个曾在修仙界引起血雨腥风的男人。
    此番逃出修罗道,定又会引起红河血祸。
    姬无羡了然,听这风评,自己此时若死了,倒是会大快人心。
    但世间早无兰二公子兰羡,当初为白月光逆天修鬼道,如今背负污名也无妨。
    诸君料我多狂狷,我笑世人看不穿。
    付出全部真心后,白月光却来了一句:好友,我驴你的。
    恶鬼从不惧沉沦地狱,只是恶鬼心爱之人,尚在人世。
    他要找到那个人,问一个真正的答案。
    兰羲之(攻)x姬无羡(受),1V1,he
    心机腹黑美艳攻VS邪魅狂狷纯情受
    随手掉落刀和糖,佛系写手,去留随缘。其实还挺好看的,嘻嘻。
    谢绝伏地墨相关,谢绝ky,谢绝掐挑,若有疑问可前往加精评论了解。文评区一直是桃源净土,和谐有爱,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勿随意破坏。以上。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羲之,姬无羡 ┃ 配角:帅哥美人小狼狗各款 ┃ 其它:低魔仙侠,爱情的骗子我问你
 
 
第1章 云梦谈
  鼓楼传来慢十八音时,金陵正值傍晚,碧空中卷云飞霞,余晖洒金,暮色里的秦淮河畔已然热闹非凡。
  有道是:自古金陵繁华处,巍峨城阙水云间。秦淮河畔云梦楼,朝闻丝竹暮管弦。
  作为金陵最有名的酒家云梦楼,生意自是好得不行,宾客往来络绎不绝,人声鼎沸言笑晏晏,三尺红台上的布袋戏时而引来满堂喝彩,谢幕后,琵琶声响,又是新开一曲评弹。
  二楼云梦长廊是个看戏听曲观秦淮的好地方,价格自然不菲,未到秦淮河畔华灯璀璨的时点,现下只有两桌客,倒是闹中取静,那桌上珍馐佳肴不少,却唯独没有云梦楼的招牌佳酿君莫笑。
  “客官久等了,这是你们点的君莫笑。”语落,正是小二穿堂而来。
  “小哥新来的吧?我们几个都不饮酒的。”此桌共四人,看来都是常客,见他送酒来,皆相识而笑,其中一位少年还不忘打趣道。
  少年身着紫衣,衣上绣有金线莲家纹,腰上系了水晶莲花坠,孔雀石花金鱼佩等叮叮当当各种华丽挂件,看起来很有钱的世家小公子。
  “啊,原来是谢小公子,”新来的小二阿乙端着托盘,有些疑惑:“这……可堂倌说是云梦木廊上莲花桌号客人点的啊。”
  “我们是莲花桌号没错,但木廊上桌号是并蒂莲,我们常坐七瓣不邀蓝莲号,你的酒,该是邻桌九瓣不邀碧莲号那位客人点的。”有位身着月白锦衣的男子和善提醒道。
  “邻桌吗……这,抱歉!”阿乙忙行礼道歉。
  “没事啦,快送酒过去吧!”小公子容颜俊俏,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虎牙。
  说完,又将目光投向邻桌,是位独客,说是邻桌,因二楼云梦长廊空间大,因此两桌之间隔了十数来步远,那人也并未坐着,侧身抱臂倚柱而立,目光望向楼外的辽远的虚空,似乎在发呆。
  是个身姿挺拔的年青人,蜷曲的乌发高束,垂落如浓密的海藻般,项上挂银璎珞,手戴银护腕,身着红衣,佩弯刀,刀鞘纹饰华丽,与那身银饰都刻有桃花纹浮雕与镂金的蝴蝶纹交错,足蹬鹿皮靴,看起来是华丽贵气的异域打扮。
  他脚边趴了只正在打盹的细犬,狗子有着乌黑发亮的皮毛,看起来十分精悍,听见脚步声,双耳立起,警觉地抬起头,见是小二托盘而来,又趴了回去。
  “客官,您的君莫笑。”阿乙红着脸道。
  “多谢。”红衣青年转过脸来,笑着对他点点头。
  是张平平无奇的面容,看起来有些疲倦,一双眼睛却是明亮如星辰,阿乙看着那双金色的眼眸,呆了呆。
  “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红衣青年笑道。
  “没,没事,只是难得见到来自西域的客人,小的一时晃神,对不住。”阿乙回过神来,脸更红,对方只是笑着摇摇头,没再说话。
  “那我把酒放……”他尚未将酒坛放到桌上,青年却伸手将酒坛捞了过去,拔掉酒封,仰头灌了起来。
  “……”
  “还有什么事情吗?”那青年喝了几口酒,见阿乙还在原处,掂着酒坛笑问道。
  “没……没事,客官慢用。”阿乙忙行了个礼,匆匆离去。
  “哈哈,倒是趣味。”红衣青年一手抱臂,一手拎着酒坛,垂目望向楼下。
  虎牙少年顺着那人目光望去,瞥见街上路过几位身着统一校服的修士正进云梦楼而来,露出饶有兴趣的目光。
  “城里似乎来了不少仙门中人。”月白锦衣者代替少年发问。
  “最近不是各地都在闹活傀尸灾么?但凡有人提到句姬无羡造的孽,就会有一群活傀尸蹿出来,疯狗般见人就咬,活傀尸都是活人,又多如腿毛,不发疯时又是无害良人模样,要处置他们吧,亲友还会出来抱屈叫可怜,众仙门对此很是头疼。”同桌瘦瘦的蓝衣人站起来,扒着栏杆望了眼楼下,又见几位身着青衣白绶的外地修士神情严肃而来,犹疑道:“不会吧,难道金陵城也有活傀尸了?可怕!”
  “若真有活傀尸群祸害金陵,看小爷不打爆他们狗头,活傀尸那些亲友也不是好东西,平日里嚷嚷是仙门联合迫害姬狗子的就是他们,装瞎看不到活傀尸造成的伤害就罢了,还一个个墨鱼仔似的到处吐墨抹黑各大仙门,甘霖娘。”谢家小公子愤愤道。
  “诶,少御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可以这样讲。”锦衣男子制止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