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师尊,约么?[修真]+番外 作者:画染绝(三)

字体:[ ]

 
第六十八章 芥子之境(三)
  面前只有一条路,殷迟率先走在前面,傅苍寒走在他身边,袖夏在最中间,暮无在后,念虚断后。
  无人转过转角才发现发光的不是灯盏,而是镶嵌在墙上的海深玉。海深玉可解百毒造神兵,产于无间海,近年来修真界中越发稀少珍贵,几乎与极品灵石等价。而这一条路上约莫半丈便镶嵌了一颗海深玉,淡黄色的光照亮道路,带着说不清的柔和意味。
  莫说是袖夏他们,便是殷迟也愣了一下。他们面前的暗道笔直的延伸约莫十丈长后又有一个转角,以殷迟他们的眼力隐约可见转角处也镶嵌了海深玉。
  “这当真是大乘期真人的芥子,那这位真人也太富有了吧。”袖夏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倒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若师姐他们是从这条路上进过的,不至于一颗都没有拿走吧。”袖夏这般说着,她颇为心动却也不敢贸然出手,生怕动了什么就牵连出一连串的机关。她们到底是来救人的。可就算是大宗门弟子对于海深玉也是垂涎得不得了,极品灵石也不是他们这些弟子平日里可以看见的,她忍不住频频打量。
  然而一行五人,念虚是出家人,还真的做到了四大皆空,其余三人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也吃惊了一下也就罢了。殷迟见袖夏那遗憾的不得了的模样,边走边抬手抠了抠,没抠出来。傅苍寒望了他一眼,还以为他想要,便从芥子里拿了几颗出来,默默的递给殷迟。
  殷迟下意识的接过来,眼睛还停留在墙壁上,口中说道:“上面有咒符,不是攻击姓的。”
  暮无也跟着道:“是将玉石压在上头,避免掉下来或者被别人拿走的。”
  殷迟点点头,收回目光看向傅苍寒递给自己的东西。袖夏惊道:“傅师兄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海深玉啊。你们散修都这么有钱的么?”
  是啊,里头三个都是散修,她一个大宗门的弟子看起来竟然还没他们见过的世面大。殷迟默默的收了起来,替傅苍寒回答道:“我们这几个散修是散修,也是有师父的。”
  袖夏了然的点了点头:“那你们的师父一定都是当世大能了吧。”
  傅苍寒没有说话,却传音于殷迟道:“我没有师父。”
  殷迟偏头望了傅苍寒一眼,无声道:“那很好。”
  没有突然多个师祖,真是老天保佑啊。
  五人小心的走了小半个时辰,一路上这就好像真的只是一条普通的小道,没有一丝机关的痕迹。但暮无的眉头却越蹙越紧,他按了按自己的胸口,低声道:“这里,我似乎来过。”
  念虚按住他的脉搏,发现暮无的心率极快。他真要扶住他,却被暮无甩开了。念虚动作一顿,收回了手,轻问道:“你哪里不适?”
  殷迟他们望向暮无。袖夏扶住暮无道:“暮大哥,没事吧?”
  暮无蹙着眉,又按了按胸口,道:“现在没事了。方才觉得甚是心慌,说不上来。”
  殷迟点了点额角,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我也觉得这里似乎有些熟悉。”
  袖夏与念虚摇了摇头。傅苍寒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暮无环视了一周,道:“这里根本不像是住人的地方,隐隐约约的有杀伐之气。”
  “是剑冢么?”袖夏问。
  暮无道:“不太像。”
  “再往前走吧。”傅苍寒道。
  五人带着满心的疑惑快步向前,约莫半刻钟后见到了一扇小门。五人谨慎的走近,傅苍寒推开门,面前豁然开朗。
  殷迟手一颤,按上心口,望着面前的地下大殿。大殿四四方方青石搭建,约十丈宽十仗长三丈多高。四边角落依旧是无数的海深玉,殿顶按照天边星辰的排布摆出了一个小型的银河。其中一块海深玉比其它的大上数十倍,如一轮满月挂在大殿的最中心。
  浅黄色的的光倾泻而下,落在最中间,照亮了青石砌成的棺材上。棺材上缠绕了无数根玄色铁链,似是困锁似是保护。而袖冬他们五人便被那些锁链紧紧的困锁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师姐。”袖夏快步跑了进去,在离袖冬他们三步远处锁链猛的动了起来。有如活物,攻向袖夏。
  锁链速度奇快,袖夏闪避了两下,被铁索缠住了脚踝。她抽剑出鞘,三品宝剑带着充盈的灵气砍上脚上的铁索。
  “铛。”火花四溅中,铁索一把抽飞了宝剑。袖夏惊呼一声,下一刻便被铁索结结实实的捆绑住。
  一切不过发生在眨眼之间,殷迟他们赶之不及。暮无抽出长鞭击飞了一根锁链,解开了袖夏的手,殷迟将竹君化成一根长鞭解开了缠在袖夏脚上的脚。
  奇怪,当真是奇怪。袖夏靠近便凶猛似虎的铁索在遇见暮无他们时竟十分有灵姓的缩了一下。暮无上前将袖夏拉到身后,望着飞在半空的铁索,竟生出与人对峙之感。
  傅苍寒大步走到青石棺前,伸出手还未碰到上头的锁链,就被截住。
  是一只手,一只柔若无骨的女人的手,苍白的不带一丝血色,冰寒的不带一毫活人的温度。傅苍寒倏然推开。
  “哗啦啦。”
  立在半空中的、蜿蜒在地上的、捆绑在袖冬她们身上的,那些锁链统统如氵朝水般褪去。铁索一一缩回青石棺上,柔若无骨的女人的手按在青石棺上,锁链滑动着组成了一个人形。殷迟五人靠在一起,望着铁索一段一段凝结成一个人。
  一个穿着玄色长袍,露出一双□□的长腿的女人。女人如一条妖娆的蛇,软绵绵的翻了一个身,侧躺着望向殷迟他们所在的方向。
  那是一双黑沉的眼睛,她没有眼白。
  殷迟心中生出一个荒谬的想法,他手心湿漉,哑声道:“魔器,离魂。”
  女子笑了,露出颊边浅浅的酒窝,像是凡尘间不知人事的纯真姑娘。她开口:“你们好像很好吃。”
  软绵绵的纯真的女声,听得袖夏一个激灵,寒毛都竖起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