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师尊,约么?[修真]+番外 作者:画染绝(四)

字体:[ ]

 
第二十四章 有匪君子不可谖(四)
  殷迟坐立不定勉勉强强的在屋子里呆了两天。第三天早上随着暮无与念虚出了芥子,堪堪在永夜谷门口站定便听一声娇唤在耳边炸开。
  “暮哥哥,你怎么才来。”一个娇小的少女一阵风似的挤进了殷迟和暮无的中间。她抱住暮无的手臂笑声清脆,像是殷迟在凡间买下的那串风铃。
  然而,姑娘,你抱的人是不是不太对?
  暮无熟练的抽出自己的手臂,脚下一转躲到了念虚的身后,身法利落全然不复平日半死不活的懒模样。他指着殷迟道:“袖夏姑娘,这位是殷迟。殷迟,这位红袖宗四脉剑之一袖夏真人。”
  红袖宗,以女子为主,宗下分四峰四脉。听说此届红袖宗四脉坐下各大弟子各个天子不凡,其中以烈阳峰座下袖夏为最。上一品天资,虽比之暮无念虚犹有不如,但也已经是极为难得。
  殷迟合扇施礼,“袖姑娘,久仰大名。”
  袖夏大大方方的打量着殷迟,嫣然一笑,抱拳道:“原来是殷真人,我才是久仰大名。袖夏是靠丹药提升才勉强有踏入永夜谷的资格,殷真人还比我小一岁呢,根基便远在我之上,袖夏自愧不如。”
  这姑娘倒是坦率的可爱。殷迟轻勾唇角,“姑娘谬赞了。”
  他一身白衣不染一尘,外纱之上红梅点缀,君子濯然。他敛眉垂目,声音清朗,风过处拂起青丝白衣,当真是公子如玉,翩翩俊雅。
  暮无难得没有嘲他,反而是缩在念虚身后,努力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他巴不得殷迟吸引走袖夏的所有的注意力,最好袖夏永远都别再想起他来。
  多俏丽的姑娘,至于怵成这样。殷迟笑意吟吟的望了暮无一眼。暮无眨眨眼,先帮忙。
  殷迟了然,正要开口与袖夏再聊两句,便见袖夏一手捉住暮无的袖子。“暮哥哥,待会儿谷门大开我们走近些,莫散了。宗里的兄弟姐妹都是商量好了的,以安全为重。”
  “你身为四脉剑之一不需照看师弟师妹?”暮无推辞道,“我一届散修,哪敢蹭上红袖宗的大船。”
  袖夏嘻嘻笑道:“便我这个实力也护不了什么人,宗里有袖冬大师姐呢。你放心,我不会拖你后腿的,届时你只管走就是。”
  暮无牙疼,还欲再言,“袖夏姑娘......”
  “铛”“铛”“铛”
  三声古钟敲响,噪杂的人声霎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向谷口处。
  那里凌空搭了一座云台,上首分别入座一门四家六宗的带队长老。云台之下各宗门弟子列队整齐,垂手静立。
  殷迟扫了一眼念虚,暮无问站在他身边毫无动静的袖夏,道:“袖夏姑娘不去么?”
  袖夏笑:“我早同大师姐说好了,我同你一道。”
  她似乎是个十分爱笑的姑娘,颊边有一个深深的酒窝,笑起来的时候更显活泼明丽。被这样的姑娘的喜欢上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情,可对于暮无来说简直头疼透顶。他不能直接对袖夏说他心有所属。因为袖夏一定会问那人是谁。他不说清楚袖夏便绝不会放弃。他不愿伤了袖夏,却也不能牵着念虚说,这是我的心上人。
  头疼,麻烦啊。
  暮无无言对应。云台之上,一禅宗明嗔长老住持此次开谷试炼。黄僧衣红袈裟,白眉白须,面目慈祥。
  “老衲一禅宗明嗔,话便不多说了。今日永夜谷试炼大会,自谷口入,收录前十名抵达终点者。谷中生死,一概不论。试炼大会就此,开始。”
  一个富态慈祥的老者,说起话来倒是严肃庄严。他起手震响四周鼓,“铛”,锣鼓声响彻四野。云台随着锣鼓声高升,露出黑黢黢的谷口。入口处自中心缓缓化出一圈圈涟漪,形成一个圆形的似湖面的大门。
  有些许个散修按捺不住率先冲了过去。各大宗门弟子站在最前面也立时进去。殷迟四人随着人流往里走,待全部人进入后入口倏然消失。
  殷迟摇着竹君打量着四周,他们正身处在一个石洞之中。石洞呈半圆形,他们这一堆人挤进来也不显得拥挤。石壁两边设有油灯,沿着石洞往前,一眼望去看不到头。众人各自与相熟之人聚在一起谨慎的往前探索。
  走了半刻钟后,依旧望不到油灯的尽头,山洞之中毫无动静。殷迟眉峰蹙起,越是这样越像是风雨欲来前的平静。他暗自握紧了竹君。
  也不知道是谁嘟囔了一句:“难不成还真是让我们比速度,谁先通过这条隧道就算赢?”
  一点微小的声音在绝对的安静中都会被无限放大。他自言自语的一句话,一下子传入道众人耳中,让四周凝重气氛微不可见的散了一散。恰是此时,耳边乍然响起“隆隆”之声。
  殷迟一惊,方欲侧耳倾听便绝脚下震动。殷迟下意识的一跃而起。
  “轰隆”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山洞在眨眼间四分五裂,炽热的岩浆凑过地脉深处磅礴汹涌喷射而出。
  四周瞬间杂乱,殷迟连回头看一眼暮无的时间都没有,连连躲避飞溅而起的岩浆,脚下在转眼间化为一片火海。耳边是喧杂慌乱求救之声,殷迟御剑躲过一股岩浆的同时,一道无形的压力骤然降下。竹君嗡鸣一声,殷迟身子一沉,直直下降,竟然还无法御剑。滚烫的岩浆离殷迟越来越近,热浪扑面而来,不难想象一跌下去人就熟了。
  殷迟连忙向着岩浆猛击一掌,借力上升。耳边突兀的传来声声惨叫,殷迟眼神一扫发现不少人惊吓之下坠入岩浆之中,片刻间便消失了。殷迟咬牙,手下反掌不断,勉强保持不至于掉下。
  岩浆渐趋平静,“隆隆”之声再度传来。殷迟眼尖看到一根根石柱自岩浆下冒头,密密麻麻倒是有不少,恰巧有一根在殷迟脚下,殷迟顺势落下下去。
  脚一站稳,石柱猛的一颤,岩浆又发了疯往上蹿。殷迟一跺脚,刚要往旁边的石柱躲,结果脚下的石柱“卡拉”两声裂了个彻底。殷迟在这瞬间借力上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