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普天之下皆仇敌 作者:一丛音(上)

字体:[ ]

 
  文案:
  三界沦陷的第九年,活尸遍地,寸草不生。
  边陲城一朝沦陷,容不渔被迫远走他城,路遇几个队友。
  众人商议:
  “那咱们先去南边避避风头吧。”
  容不渔:“不行,那城主是我仇家。”
  “那去西边找个山头隐居?”
  容不渔:“不成,那里的大佬是我宿敌。”
  “东方中央主城?”
  容不渔:“不可,天道第一人在那,他是我仇敌。”
  众人:“……”
  妄图组队的队友肃然抱拳:打扰了,麻烦了,告辞了!!!
  容不渔:上了我的贼船,还想下去?想什么好事儿呢???
  #众人:溜了溜了#
  #请问你是如何做到一下得罪这么多大佬的,牛批啊#
  cp:懒癌受X小奶喵天然黑攻,有马甲,年下,1V1,HE。
  1、全文设定属于脑抽风的产物,拒绝考据党,别问,问就瞎扯淡。
  2.剧情慢热,中二病晚期。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不渔,二七 ┃ 配角:时尘,温犹襄,阿姐,楚秋社,夙有商 ┃ 其它:
  ==============
 
 
第1章 末行之日
  清河城已经许久没有下雨了。
  烈日炎炎,城外一望无际黄沙漫天,就连护城河也干涸龟裂,裂纹蔓延,宛如密密麻麻的蛛网。
  夕阳西下,一个约摸十三四岁的少年背着一张弓逆光朝着城门口跑来,一身粗布麻衣破破烂烂,白净的小脸上还有两道刮痕。
  他兔子似的一溜烟飞跑而来,不远处的荒原上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尘土飞扬地朝他追来。
  少年满脸惧怕,边跑边回身哆嗦着将木弓拉开,直到拉至满弓,指尖凝出一股真元,瞬间化为一道虚幻的箭羽。
  箭羽呼啸一声,猛地朝后面射去。
  身后怒吼的声响更大了。
  少年:“啊!”
  城门口的巨石旁躲着两个人,瞧见少年连滚带爬地奔来,顿时怒道:“就你那准头,乱射什么箭啊,把他们引来就成了!”
  少年飞快跑着,喘着粗气还要反驳:“我我有箭!我还是能射准的!”
  巨石旁背着大刀的女人骂道:“五百次能射准一回,嘚瑟个什么劲,赶紧跑过来——老三,符起。”
  巨石后一个男人比了个好的手势。
  此时少年已跑到了近处,直接往前面踉跄一扑。
  清河城的透明结界骤然打开,少年纤瘦的身体就像是撞入了水面上,虚空中一阵水纹涟漪微微荡漾,瞬间消失。
  而在他身后穷追不舍的“凶兽”却接二连三撞在了宛如护盾的结界上。
  砰砰一阵巨响。
  女人立刻道:“起!”
  负责符咒的男人立刻一挥手,地面上无数黄符骤然从灰尘中炸起,如同被一条无形的线牵引着飞跃上前,围绕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将追来的东西围困在一起。
  灰尘中的怒吼声更凶恶了。
  少年瘫在地上急喘气,脸上全是汗水。
  四周弥漫着甜腻的花香,他偏头打了个喷嚏,才气若游丝道:“下回我绝对不要再做诱饵了,刚才一个没跑稳,险些被吃了。”
  瞧见那“追兵”被男人的符咒困住,女人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摇曳生姿地走上前。
  灰尘散去后,露出了被符咒困在中央的“追兵”。
  追少年的是一群如同行尸走肉的人——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人了,浑身全是腐烂的伤口血肉,灰白的脸上全是狰狞之色,涎水和着血水从口中流下,时不时含糊地发出刺耳难听的嘶吼声。
  女人伸手数了数,点了个数,才道:“这回收获颇丰,若是运气好的话,勉强能度过下个冬日,还能把我这刀给换了——三爷,您不来瞧瞧吗?”
  她朝着巨石后喊了一声,没人应。
  “小子,把你容叔叫醒,这都该分赃了,他怎么还睡得这么沉?”
  缓过气的少年忙背着弓,飞快爬到了巨石上,冲着巨石下道:“容叔,容叔啊!快醒醒啊,他们要卷东西跑了!”
  巨石下长满了毛绒似的枯草,再加上有凉荫遮着,这位容三爷已经惬意地躺着睡了一觉了。
  容三爷一身白衣不染纤尘,墨发几乎比他还要长,流水似的铺在枯草上。
  他被少年吵醒,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睡眼惺忪地看了半天,才懒洋洋道:“时尘啊,你当诱饵回来了?”
  时尘撇撇嘴:“别提了,差点被吃了——容叔你快别睡了,起来分赃啦。”
  容三爷长相极其俊美,两只眼底还坠着两颗泪痣,头发未束衣衫不整,一副睡颜惺忪的倦怠模样。
  他懒洋洋道了声好,却没起身,眸子半阖着,似乎又要睡过去了。
  时辰拍拍石头:“容叔!”
  容三爷这才挣扎着起身了。
  这位容三爷在清河城极其出名。
  他一不靠修为,二不靠钱财,只凭借自己非人的美貌和惨不忍睹的气运在清河城中备受瞩目,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首要谈资。
  不过说美貌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在末行之日,就算长得再美,若是没什么本事,照样沦为活尸齿下的亡魂,和其他人金贵不到哪里去。
  城中的老人都道:容貌带泪痣的人往往命苦,而容三爷好事成双,竟一下点了两颗——命苦得几乎带煞,气运薄弱得也几近没有。
  每每出去随人一起去城外诛杀活尸,将尸首化尘后,旁人都是得到各种稀奇珍宝,就单单他,每一次都是一束花,无一例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