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王府后院有条龙 作者:夜LR

字体:[ ]

 
  文案:
  小王爷纵横花丛十几年,不想自己竟栽在了一条龙手上。
  这龙还是个雄的?!
  小王爷捂住自己扑通扑通的小心脏: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拯救一下
  龙笑了:我觉得不行。
  外表温柔内心扭曲腹黑龙x天真单纯小王爷,HE。
  内容标签: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龙
 
 
第1章 第 1 章
  晋王府的老王爷薨了。
  老王爷是与先帝同母的亲兄弟,当今圣上的亲叔叔,跟圣上是再亲不过的亲戚。在这普天之下,若论到富贵双全,除了圣上以外,他若认第二,便没有人敢认第一。说来老王爷的年纪也不算太老,身体一向强健,前几天京中的人还看见老王爷乘着轿子去赴宫宴,这还没几天工夫就去了,任是谁也要道上一声可惜。
  唯一不觉得可惜的,是老王爷的世子小王爷。
  京城之中的王爷很不少,世子少说也有十几位,但在京中被人不带名号直接称为“小王爷”的,却只有他一人。不仅因为他身份特别尊贵,还因为晋王府的老王爷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京城的诸位亲王世子之中又数他年岁最长,算是头一号人物。
  按理说,像老王爷这样的人,本该姬妾成群,有十个八个儿子一点也不奇怪。但实际的情况是,这位老王爷虽然身份特殊,却有些不可说的爱好,府中并无许多姬妾,硬着头皮生下这么一个儿子之后,就再也不肯和王妃同房了。
  这小王爷从小娇生惯养,从未受过什么约束。长大了便成了京中头一号的纨绔子弟。整日介与一群浮浪子弟一起,呼卢喝雉,斗鸡走马,嫖妓宿娼,无所不为。老王爷看这小子虽然不大成器,终究不过是爱玩而已,闹不出什么大乱子。况且他家本是帝王宗亲,自有世袭的王位,也不指望这小子中什么状元,平常也就不深说他,只是偶尔碰见了面,要瞪他一眼表达不满。
  小王爷不像那些怕老子的孱头,他可从来都没怕过老王爷。他知道老头子只他一个儿子,又不想再费力造第二个出来,只要他不自己作死闹出大乱子,老王爷无论如何不会动他的。不过老头子没事总是瞪他,这让小王爷不太高兴,那老头子比他还要荒唐得多,哪有什么立场瞪他了?
  小王爷早嫌他碍事,如今死了,死得正好。
  小王爷虽然不太佩服他那老子,丧仪却总还是要办得风风光光。在外人面前,也确实要掉几滴眼泪。小王爷着实忙活了好些天,直到把老王爷下了葬,将宾客送走,抹干了眼泪,才腾出空来好好盘点府里的这点财产。
  京中的大小铺子,郊外的田庄之类,这些都在明面上,账本写得明明白白,暂且还不需要太费心,只需年终再看账簿一项项核算即可。至于金银财物之类,全都存在库里,出库入库都登记在册,虽然也需要清点清点其中是否有错漏,不过这是个麻烦活儿,倒也不急在一时。
  小王爷真正感兴趣的,是老王爷藏在后花园里的“遗产”。
  这二十年来,老王爷年纪越老,做事也越发古怪,平常的时候总在书房里和几个宾客密谈,还常常独自一人跑到后花园一间小房里,一呆就是大半天。那小房常年锁着,老王爷从来不许下人靠近,尤其不许后宅妇人接近半步。就连这亲生儿子小王爷,有一次跑到那附近试图偷看,也被他狠狠揍了一顿。他越不许人看,小王爷也就越好奇,然而他趁着老王爷不在家去那附近看了几次,到底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只好就这么算了。
  老王爷去那房间时从不空手,每回都让人准备了酒菜,亲自端进去。由此王府里的人大约知道里面恐怕是住了个人。只是那人从不曾出来,也就没有人见过他。
  老王爷的荒唐尽人皆知,府里下人之中便传出些流言来,说里面住的那人是老王爷出钱包下的小倌,倾城绝色,天下无双。老王爷花重金包了那小倌,便不肯再让第二人看见他的容貌。因此将他关在此处,连阳光都不得见,真是可怜。
  有些在王府待得久的老仆知道的事情多些,听见这传说便要摇头,只说房里那人不是什么小倌,其实本来是良家子,甚至还是个有功名的秀才,王爷看上人家美色,刻意跟他交好,将其骗至王府,落下一把锁锁了房门,就此把他困在这里,再也没让出来——这可真是作孽。府中的老仆都知道,那人刚被关进房间里的时候,每日里都不安宁,一直大吵大闹,后来就没了动静,许是认命了。
  这两种说法不太一样,不过无论是哪一种,大约都坐实了那落锁的房间里的确住了个绝色男子。不过从那门上锁到如今,大约也有二十年光景,可以料想得到,那人当年无论是怎样的绝色,如今大约也年过四旬,该是个半老头子了。
  小王爷知道他那老子的德行,心知下人们的猜测恐怕和事实相去不远。对于老头子做出来的荒唐事,小王爷隐约也知道不少,没少在心中骂过他老不正经,不过老王爷既然不管他的事,他也就不去管老头子的闲事。按他的话说,他们父子是各行其是,互不干涉。
  不过这会儿他既然死了,轮到小王爷主事,这后院里男子的去留,就得由他来定夺了。
  小王爷虽然是个纨绔,心肠倒一点不坏。打算着看那男人如果真是被迫留在此地,便赔偿他些银子把他放了,也是积阴德的事;倘若是买的小倌,如今年长色衰,确实无处可去,毕竟伺候了他爹二十来年,好歹也该给人家准备间院子,起码也要让人见见阳光。
  小王爷甩着从老王爷身上摸出来的铜钥匙正往后院走,忽然想起他那老子死了几日,这几天里都没人给那男子送饭,恐怕那人要饿坏,就先折到厨房要人煮了一碗馄饨,装在食盒里亲自拎了去。
  小王爷平日里做的事全是瞎胡闹,今日里偶然做了一次好事,心里很是得意。他到了那后院小房,拿出铜钥匙开了锁,打开门扇往里一看——
  这房间并不像是小王爷原本想象的安乐窝,这里无桌无椅,无床无榻。只有几个蒲团散乱地放在地上,地上还铺着一卷破草席,上面……蜷着一条青龙。
  没错,就是龙,活生生的、真真的一条青龙。听见开门的声音,那青龙懒洋洋地睁了眼睛,向着小王爷这边瞥了一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