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只是一只小猫咪+番外 作者:一方土石(上)

字体:[ ]

 
糯糯是一只生而有灵的小猫,算命先生说他月内将有九百九十九道雷劫。
怕死的怂糯糯听说结仙胎可以保雷劫不死,遂走妖界最吃香的妖艳贱货路线,火力全开攻克了一个路过的仙君。一发即中,中奖便跑。
糯糯:嘻嘻嘻我真是只聪明的小猫咪。
 
一个月后,他没有等到雷劫。
两个月后,猫崽都出生了他也没有等到雷劫。
三个月后,雷劫依旧没来,被他偷精借种的仙君倒是率先找上门来。昔日谦谦君子因为惨遭玩弄抛弃,已究极进化成黑面煞夫。
 
糯糯叼着猫崽被鬼夫堵在墙角,暗自泪垂:……我只是一只小猫咪,为何要承受这磋磨QAQ
【文案部分从第六章开始出现】
 
内容标签: 生子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糯糯,霍九渊 ┃ 配角:霍有悔,阮红尘 ┃ 其它:
==========
 
 第1章 糯糯
 
    阮红尘从雪地里刨出了一只猫,在她横穿一座无名雪山之时。
 
    连绵数十里的巍峨雪山崎岖陡峭,气势汹汹横在她南下的必经之路上。阮红尘站在山脚下,心下埋怨凡人女干商的地图一点都不精准,连这样高险的山脉都不在地图上标注。真乃人心险恶。
 
    等她沿着看不到头的山腰往上飞,意图越过雪山时,她又明白了一个道理:一等一险恶的不是人心,而是世道。
 
    好好一座敦厚老实相的大山,说崩就崩。白雪沉积已久,软和的外表下是坚冰。夹冰夹雪打下来,和文人骚客赞颂的因“风柳絮”雪景大相径庭。要不是她会御风飞行,当场就能被压成狐狸饼。
 
    阮红尘飞得离雪山远远的,预备等这波雪崩过去之后再翻山。百无聊赖,便把自己的尾巴变出来,抱着自己的尾巴吹着尖尖玩儿。正消磨时间,就听得头顶有细细的少年音:飞~飞飞~
 
    声线儿有着初学飞翔者惯有的惴惴,被冰雪裹挟的狂风撕碎成七零八落的。
 
    阮红尘好奇抬头,就见一团杏黄色的毛球在她头顶呈Z字形滑翔,手忙脚乱躲避纷纷扬扬的冰雪。没滑几下就被一团雪块当头兜住包成雪球,轱辘辘沿着山体滚没了踪影。
 
    从未见过如此菜鸡的精怪。
 
    雪崩也就那么一会会的功夫,阮红尘等大山又恢复了老实敦厚的模样才又下去寻那团被雪埋了的毛球。才一会会儿功夫,毛球已经冻成了冰棍。太阳照进水晶般澄澈的冰块中,显出了毛团的全貌。
 
    是一只小猫,通身是杏黄色,体型比成年男人的手掌大不了多少。他明显还没有完全长开,是只半大不大的猫咪模样。这便显得他越发脸小眼大须须长,仿佛埋他肚肚的软毛里还能闻到奶香气。
 
    此刻连呼吸都静止在了冰块里,尤掩盖不了毛茸茸圆滚滚小小只的蓬松体态,仿佛一尊精致的冰雕玩偶。阳光照在小猫湖水般的眸子和杏黄的背毛上,犹如流淌的液体黄金中点缀了两颗翠绿的宝石。
 
    阮红尘趴在冰面上,下意识咽口水:“如此菜鸡的猫精还敢独自出山,走不了几里路就能被那些喜欢抓精怪当宠物的修士撸秃了。”
 
    当今世道崇尚修行成仙,不光是人,万物都能修行法术。修仙之人称为修士。阮红尘想起自己下山以来遇到的一打又一打见面就求婚的浅薄修士,嫌弃地撇撇嘴,并矜持地又把尾巴尖变出来舔了舔毛。
 
    修士之外的花鸟虫鱼修习之物便是精怪。
 
    大多数精怪起先多是顽石一般无思无念的愚昧之物,不能称之为精怪。需先耗费千百年修出灵识,才可再进一步,故而修行之路比人要漫长得多。也有一部分精怪生而有灵,便不必经历漫长的的愚昧时期。他们是被天道格外眷顾的生灵,族内代代皆生而知事,可以直接修行。
 
    猫这种生物不像木石,没有千百年的光阴可以让他修出灵识。这只小猫显然是出自被眷顾的种族。
 
    就和自己一样!
 
    阮红尘骄傲地挺起小胸脯,生出一些类似于老乡见老乡的情谊来。四顾无人来寻,又趴在冰面上叫了两声咪咪,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倒是不担心小猫被冻死,他们精怪都耐摔耐打,身体素质比凡人修士强得多。只是冻久了难免受罪。
 
    她等不及猫爹猫妈来找,以手为刃把小猫连同他周身的冰块一起切出,抱在手里找了个山洞生柴堆烤火。她心下讪讪自己火系法术的修为极其浅,连化冰都做不到。转念一想不止是她,族里好些小狐狸都生而怕火,修行的时候难免将其抛在一边,就又底气颇足地小哼了一声。
 
    阮红尘容貌艳丽得颇具侵略姓,行事作风来也和女土匪有的一拼。她把着猫尾巴把硬邦邦的猫形冰棍架在火上烤,正正反反上上下下地烤。烤至软化,烤至融化,烤至直接睡着。对方软乎乎毛茸茸的小身子在她虎口处成团成一块猫饼,打起了舒适的小呼噜。
 
    她心道大功告成,手一松,猫饼掉在火堆里,“噗呲”一声把火压灭了。
 
    ……
 
    糯糯,就是那只被冻成冰块又烤至融化的小猫。他睡成猪,小呼噜打了一夜。第二天悠悠醒来,睡眼惺忪对着四周软和毛绒的不明物体一顿扒拉,哈欠连天蹬了好一会儿jio,也没能把毛茸茸的毯子蹬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