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捉鬼师,千里追妻![重生] 作者:青茶木(下)

字体:[ ]

 
第60章 因祸得福
  “这位大侠中的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万幸他内力丰厚,你们又及时封锁了几大穴道,这才捡回一条命。”
  鬓发苍白的大夫连连感慨,说邵慕白是他这辈子见过最惊奇的体魄。
  “寻常人碰上此等毒药,七步之内必定丧命。这位大侠不仅能活下来,甚至还能谈笑风生,委实神奇。方才我已将毒血放了,又配了解药,你们回去用热水蒸一蒸,明日应该就能起身了。”
  邵慕白一面笑着点头,一面将他的话记在心里。毕竟段无迹站在一旁,看似严肃认真,其实多半都在走神。可怜他堂堂捉鬼师,中毒之后居然如此落魄,只能自己将这些记着,不然,他恐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不过么,尽管他记得仔细。但有些医家术语他还是不明白的。
  “先生说......蒸一蒸?”
  老大夫颔首,“就是拿烧烫的热水沐浴,浸泡约莫两个时辰,促进体内筋血流通,排除毒素。”
  邵慕白颇有疑惑,问:“先生,既然我体内尚有毒素,那血液流通之下,万一毒姓侵入心脉了,可如何是好?”
  大夫笑着摆手,“大侠放心。我已开了解药,内服外用,一应齐全。让你蒸汽沐浴,是为了让解药的药姓流通全身,这才能将毒素祛除干净。”
  邵慕白大悟:“哦——原来是这样,多谢大夫!”
  大夫慈眉善目地将药方子折起来,递到他手中,“大侠客气。这办法用起来简单,你只消坐在桶里,让人添热水便成。若是嫌加热水换热水什么的太麻烦,也可加炭火。反正只要能维持水温,什么法子都成。”
  邵慕白将药方放入怀中,笑道:“多谢大夫提点。”
  他付了诊金,随段无迹在一家客栈住下。然后,问题就来了——
  “无迹,能不能烦请你,帮我脱一下......裤子?”
  他无助地坐在木椅上,下半身跟变成了石头似的,半点不能动弹。就算他力大无穷,也不能自己把自己搬起来再脱裤子吧?
  但是......要这有洁癖的小魔头帮他脱裤子,好像......更难。
  “或者你把这家店的小二叫来,让他帮我,这个办法也成的。”
  时下已经入秋,风里的暖意也渐渐消散,透着些许清凉。
  段无迹将袖子挽起,用布带固定在臂弯处。
  “不必,我可以。”
    诶?邵慕白一下子受宠若惊,但他怕惊扰了这份为数不多的关心,便强压着没有表现出来,只兀自在心里狂喜。
  段无迹却是不知道他心中这番思索的,只让邵慕白自己撑着坐起,他再一面用内力辅助,一面伸手一剥,长裤便嗖的褪下,只留了亵/裤。
  邵慕白见他没有半分厌恶,心里仿佛落了一颗小石子,漾开一圈接一圈的涟漪。
  “无迹,你这样帮我,我委实受宠若惊。”
  段无迹没有抬头,弯腰收拾着沐浴要用的工具,淡淡道:“没了腿的人最不方便,我还没小气到要跟你计较这些。”
  邵慕白心口一陷,是了,没了腿的人最不方便。前世,段无迹就这样不方便了数年,万千愁苦只压在心中,不与人说。
    那时,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该有多无助?
  小二刚在桶里加好热水,此时屋内热气翻腾,云雾绕缭,如天上人间。段无迹在屋内忙碌,分明只是抬凳子试水温这些寻常活计,却让人觉得是腾云驾雾的上神,身形儒雅,衣袂翩跹。
  雾中看人,更美三分。
  段无迹抬眸的瞬间,朱砂痣红得正艳,烨烨生辉,如皎洁月光中的胭脂。他的睫羽又长又密,眼帘一掀,便如舒展花瓣的夜合欢,静谧动人。
  在沐浴的这两个时辰里,邵慕白只字不言,生恐打破了这份美好。
  直到浴汤的颜色变暗,毒素排得差不多了,段无迹才把人搬出来。只是,亵/裤被水一泡,里里外外都湿透了,再穿着恐会染上风寒。段无迹二话没说便帮他褪了,换上一条干净的。
  不过么......这亵裤是最里头的一条裤子,一旦脱了,某人就赤/条条光/溜溜的了......这突然的“坦诚”相待,二人都还不是很有准备。
  放在寻常关系的人身上,自然一瞬间就能完事儿,甚至还可能说两句玩笑话,比比大小。
  但坏就坏在,此刻某人心里都有点别样的心思,且感情再纯,也总有点儿“欲”沾在里头。
  段无迹尚算正常,只是在不小心瞟到某人胯间之物时顿了顿,耳根一红,下意识往自己腹下看去,再没什么了。
  但邵慕白就不一样了。他本就对段无迹爱得不行,方才这人帮他沐浴,滚烫的浴汤煮得他热血沸腾,他已经拿出吃奶的力气才未失控。现在他□□,好巧不巧段无迹就蹲在他身前,正正对着他腿/间。这等情景,恐怕柳下惠来了也把持不住的吧?
  于是,某人即便一动不动,即便两手已经在太师椅上抠了几个指印,但胯/间那行货,还是不可避免地站起来了。
  “邵慕白,你属龙的么?”
  龙生九子,生姓最- yín -。
  某罪魁祸首抬手捂住胯/间,脸色愧然胀红,“这,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段无迹甩他一记眼刀,“自己憋下去。”
  “这怎么行!”邵慕白已经满头大汗,“无迹,咱都是男人,你也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憋回去的对吧?”
  “所以呢?”
  “所,所以,你先帮我穿好裤子,给我点儿时间,待会儿它就下去了。”
  段无迹愣了愣,“好。”
  他方才一下子以为,这丧尽天良的变态要自己帮他弄出来。
  咦!
  真是跟这人待久了,思想也变浑浊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